“人间?太上道?有点意思,我记住你了!”

  重楼身上魔焰滔天,周身缭绕着狂热而凌厉的气机,与刚刚的冷漠截然不同,他双臂交叉于胸前,炎波血刃顷刻间使带着血光挥出。

  “魔尊说笑了!魔尊于魔界纵横无敌,便是昔日天魔境界的老魔尊也未能在你手下活过十招,贫道不过一区区人间地仙,

  世间胜我者无数,又岂会是魔尊的对手?”

  叶凝大袖一拂,瞬间将身前之杂物通通收起,同时一面大笑着道出口中之语,一面抬手向上,倏而五指结印、向下一引。

  轰隆隆隆……

  顷刻间雷云翻滚,电蛇隐隐,无数之雷电自云层深处而落,流转于叶凝五指之间,渐渐化作一抹深紫色的电光!

  此刻,面对着悍然斩破虚空的血红刃光,叶凝缓缓抬起右手,将手中之深紫雷电,不,准确的说,应该说是——

  一束深紫色、无形的闪电之剑,紧紧攥于手上!

  “若这一战是在这人界之外,又或是魔界之中,我必败无疑!但如今立身于人间界,面对的又仅是被人间意志压制得实力百不余一的你……”

  叶凝微微一笑,一面伸手握紧手中的深紫色闪电,使其进一步化作剑形,一面轻轻开口,“这一剑,我却未必会输!”

  最后一个“输”字落下后,恍惚间,周围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就连那呼号咆哮的黄河,此时都不由迎来了久违的寂静。

  恐怖的剑势,只在瞬息之间便如风暴一般席卷于黄河问面、汇聚在闪电剑刃之上,与此同时,剑中更释放出无比沉重的威压……

  令那柄剑之剑刃,仿佛具备着斩破空间、毁灭万物之能,无形之势,仅刹那间,便让所有的声音、都近乎同时蛰伏了下去!

  嗖嗖!

  面对着即将迎头斩落的腥红血刃,叶凝手中的闪电之剑,毫不犹豫地带着足可斩破山海一般、无可匹敌的气势,正面直斩迎去!

  这一刻,叶凝这具化身体体内的力量,甚至于天空中那朵乌云内所蕴含的雷力……通通在这一刻,凝聚到了极致!

  虚空间、黄河上,有浓郁的电光爆闪,强烈的光芒带着凌厉无匹的气息,在与血刃碰撞之时,天地都不由为之一片寂静。

  好似光阴在这一瞬间、凝滞了刹那般,直至几秒钟之后,二者正面交锋之处,方才爆起刺眼的异芒,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传出,

  片片血红与深紫震彻天地,这一刻,有飓风从撞击之处弥漫而出,席卷半阙江河,连汹涌而深沉的浩瀚黄河之水,

  于此刻,都不禁因剑势而被深深分割成两半!

  叶凝与魔尊重楼的身影,几乎同时迅速向前靠近,仅下一刻,两人便直接碰撞在了一起,此刻,剑刃交接,已不断传出“当当”的巨响,

  滔天的雷光与盖世的魔焰都不断冲击着,将天空都分成了两半!

  一面深紫如墨雷声阵阵,一面暗红如血魔焰滔滔,闪电与炎波血刃的斩击之处,彼此不断的碰撞摩擦,令得火光四溅,

  时不时的还有淡紫色、血红色的雷光从中闪出,仅在轰隆隆一声巨响中,便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数十丈深的大坑!

  当!

  魔尊重楼像是一阵狂风般冲来,滔天瘾气如潮水般冲至,血红色的魔气与血刃之力越来越大,时不时的带着无比狂霸的力量斩下,

  将虚空都震得猛烈摇动了起来,而叶凝更是时不时的被击退,身体不断虚化,但手中的闪电之刃却是愈发的锋锐与强大!

  “哈哈哈哈……来得好!只可惜你本尊不在此手中,手中也无有拿手神兵!”

  此刻的重楼再也不复之前的冷漠,他的身上似乎燃烧着一股狂热如火焰般的战意,其殷红的双目之中、更是沾满了不灭战意与狂热!

  炎波血刃自他双袖之中不断斩出,血红之刃更是弹漫天飞舞,直如那弥天细雨一般,将整片空间都笼罩在一片殷红之中……

  “形体,不过是束缚,雷电,才是我这一击力量盛放的正确姿态!”

  交战中,叶凝迅速移动位置,此刻更冷冷的开口反驳重楼。

  轰!

  又是一记正面碰撞,不过这一次叶凝却是主攻,强大的闪电之剑带着无可睥睨的剑势,无比沉重的斩在重楼交叉的炎波血刃中央。

  当即,两人的身体便在那轰的一声中,随着碰撞后产生的一股恐怖暴风、横飞了出去……

  叶凝脚下之小舟,早在先前的攻击余波中便已被灰灰了去,因而此时的二人在勉励停下身体后,只能悬空、相对而立在两处云端。

  闪电之刃上,深紫色的雷电此时已略有黯淡,在渐渐转为淡紫,而炎波血刃上的暗红魔焰,则依旧滔滔不绝。

  风仍在呼啸的刮着,令得那黄河河面之上,狂浪汹涌、水平面上的碎石、断木,更是到处都是。

  重楼没有再继续出手,就连他身上的魔焰也开始渐渐被敛入体内,望着身前的身前略显虚幻之人,重楼神色郑重的开口问道:

  “人类,你的名字叫做玄都?我记住你了,日后待你与本尊出世,我定会于人间与你一战!”

  尽管在这方人界之中,他的实力受到了很大的压制,但能在今天,遇到这样一个和自己交手不落下风的人物,着实实属难得……

  说不定等待对方之本尊出世,再正式破入天仙,自己又能多一个像飞蓬一样的劲敌!

  “魔尊太看得起贫道了。”

  叶凝虽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可实际上却也没有拒绝。

  当下,他五指一捏,掌中的那板闪电之箭又随着印诀的转动,自动消散于天地之间。

  魔尊重楼……

  这绝对是一位在天仙境界中走到了尽头的强者,即便为人间所压制,可叶凝的这一具得力之化身,想要胜过对方,却也是不可能!

  就算他拼死一击、以废掉这尊化身为代价,恐怕最多也就能够在这位魔界至尊的身上,留下一道不轻不重的小伤口!

  无疑,这样的交换肯定是不值得的,再加上在几百里外,正有数十道气息在飞速靠近,不用想也知道,那些肯定都是蜀山的人!

  因而,即便是以重楼性子之孤高、叶凝之冷漠,在此刻,却也不得不因种种原因放弃了这一战……

  重楼魔角峥嵘,双眸殷红,此刻深深的看着叶凝,待将他的气息与模样牢牢记下后,只身影一闪,他便凭借着其独特之天赋,

  瞬间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

  “看这方向……应该是渝州么?看来这一趟是去送魔剑了……”

  叶凝深深的望了一眼魔尊重楼的背影,随即却又不由移向周遭不断接近的蜀山剑气,“五道境界极高地仙之气……

  啧啧啧,看情况这蜀山五老似乎都来齐了……也不怕被人摸家么……”

  口中似笑非笑的念叨着某些笑语,旋级他忽然将身一纵,便化作一道细微的电光银丝,正迅速向蜀山五老的方向离身纵去。

  ……

  就在二人刚离去不久之后,便远远可见,有数十道御剑飞行而来的身影,正迅速由远及近,来到黄河岸边,俯瞰那一江黄河之水。

  这一行剑修中,领先的几人,正是那蜀山掌门清微和苍古、净明、幽玄、和阳四位长老。

  “该死的,魔界如此广大,还不够你造孽吗?为何偏偏跑到人界来祸害我蜀山?!”

  感应着遍布于此的两股强大力量,还有那正面碰撞后产生的强大气机,以及黄河中央,此刻依旧未曾完全散去的狼狈余波……

  此时此刻,饶是在蜀山内气度古板、威严的苍古长老,在心下暗惊的同时,亦是忍不住开口,烦躁无比的怒斥重楼。

  “掌门,你说那魔尊重楼突然现身人间,还毁了锁妖塔,他会不会是想要……”

  这一刻,纵然是一向性格较为平和宁静的幽玄长老面上,也不由挂满了担忧之色。

  “不会的,魔尊高傲自负,对人间向来没什么兴趣,他这次只是为了飞蓬而来的。我现在更为担心的,还是和他交手之人究竟是谁?

  哪怕魔尊的实力受到了人界的压制,那也是人间所能发挥出的极致之力了。现在竟有人能和他交手不落下风,也不知此事是福是祸!”

  清微望着那黄河中依旧执着不散的凌厉电芒,不禁轻叹了一口气,仙风道骨之面容上亦隐泛愁色,“多事之秋啊!”

  ……

  蜀山.锁妖塔。

  方今之事,提起蜀山便必然会想起锁妖塔,锁妖塔如今可以说是蜀山仙剑派最具标志性的建筑。

  然而少有人知,其实它修建的最初之目的,并不是针对妖类,反而是为了对付蜀山上众多修士的。

  昔年,南朝皇帝梁武帝信奉佛教,诉蜀山为邪魔歪道,就召集无数高僧、法师上蜀山修建了一座佛塔,本意是镇压蜀山这群邪魔妖道。

  结果谁曾料到……

  在蜀山诸多修士反抗之下,梁武帝惨败而归,其修建起来的佛塔也被蜀山仙剑派接管,后改名成了“锁妖塔”,作为囚禁妖怪之用。

  再往后。

  神界嘉奖蜀山除妖卫道之功,赐化妖水,降下结界,塔中诸妖再难逃遁,而锁妖塔也就渐渐成为蜀山“神权仙授”的象征之一……

  化身于千丝万缕之雷光,隐遁于空气之中的叶凝,此刻横穿过万里山河大地,直攀蜀山高峰,向着后山锁妖塔行去。

  不多时,几乎与黑夜完美融合为一体的叶凝,便已然穿过层层蜀山弟子之防线,一人一影,傲然屹立于蜀山锁妖塔之巅,

  俯瞰周遭一片慌忙、混乱的诣多蜀山弟子!

  在这一种蜀山弟子之中,毫无疑问,最令他记忆深刻并一眼辨认出的,应该就是立于众蜀山弟子之中心,居中调度的蜀山大弟子——

  徐长卿!

  此子天资非凡,性格刚柔并济,除却情劫未度外,简直就是天生的道才,也难怪会丸清虚道长将之直接立为继承者。

  不过对于叶凝而言,此刻的徐长卿,还是太嫩了!

  瞥了一眼这位原著之中的第二男配后,叶凝便自然而然地收回目光,直接落于锁妖塔底层、

  那柄气息纯正,可照尽一个人的须眉肺腑;令小人照之胆寒,君子照之坦荡的照胆神剑上!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