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27章:阴阳玉佩,夙世因缘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望着明显心有触动,面露惊容的景天,黑衣人松了一口气,当下再添了一把火,道:“这就是三百天后的人间,你看看这些可怜的人……

  小兄弟,你看!他们都死了,渝州城甚至整个天下,都变成了……人间地狱!”

  “三百天后?你以为你是谁?蜀山掌门还是我太上道道主?“

  景天撇了撇嘴,迅速收起面上之异色,不无嘲讽与鄙视之意的冷声笑道,“你这画技虽是不错,只可惜说的却是子虚乌有之事……

  本城地近蜀山,又是唐家大本营,底蕴深厚。

  即便未来会发生妖祸又或着灾荒……也不可能在短短三百天内,就令整个渝州城化为无间地狱!”

  身为太上道弟子,对于窥测未来推衍天机之法,景天自然不会一无所知。

  想要如眼前这人所形容的那般,将一座城池未来三百天后之事,巨无细漏的一一说出,甚至描绘成一幅画卷……

  这等本事,估计纵然是谪世之真仙,也未必能办到!

  此外,精通推衍天机之法的高人极其稀少,而正因为稀少,因为推衍天机的困难,所以这等高人自是身份尊贵,为世人所追捧。

  像眼前这种穿着一身黑衣、脸藏在兜帽之中,行事鬼鬼祟祟,一看就来历不正之人,景天用屁股想都知道,对方的身份肯定有问题。

  连身份都有问题,那他的话,自然就更不能信了!

  思及此处,在开口的同时,一张出自地仙高人之手的符箓,已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手上,灵力充盈间,一触即可激发!

  “现在相不相信无所谓,毕竟那是未来,时间到了,你自然便会清楚。”

  黑衣人神色自若的任着景天的嘲讽,待其话毕,他才紧接着再度开口道:“记住了,小兄弟,从现在开始,你绝不能令这枚玉佩离身!

  因为在未来三百天后,它将会发挥不可代替的巨大作用。而你,在三百天后,也将成为拯救整个苍生的救世主。”

  黑衣人语气高昂、引人热血澎湃的说罢,右手似是随意的向下一招,画卷中,层层血腥与根根白骨顿时如烟云般散去,随后自动卷起。

  “救世主?呵呵,我不知道阁下究竟是听戏听多了,还是脑子出了问题。无论如何,我都只能说……你找错人了!”

  握有地仙灵符在手,景天顿时底气十足地嗤声笑道。

  “我不过昆仑一平凡弟子,何德何能受此重任?而天下高人何其之多,昆仑与蜀山雄霸仙魔二道,门内高人不计其数。

  像是太上道掌门、执剑长老还有蜀山五老……这一个个的,距离证就天仙道果恐怕都只差一线,若是联合起来,救世又有何难?”

  口中如是说着,景天右手紧捏着那一触即发的灵符,左手则摊手将掌中玉佩送出,“阁下,无论你所推演的天机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

  可我想,天塌下来,总会有个高的顶着,你说是不是?这枚玉佩确实不凡,你若想要,可随意取一物与我交换,我相信阁下的品德。”

  “平凡?你从不平凡!你所能做到的,别人很难做到!”

  黑衣人似随意又似肯定的话语间,其眉羽忽然一抖,如想到了什么般,当下,他身形一动,一步踏出后,便直接出现在景天面前。

  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景天面前简简单单的一划一勾……

  还不待景天于色变之下,反手催动地仙灵符还击,他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忽然失去了大脑的控制般,完全不听指挥!

  紧接着,在黑衣人的法术效果下,那枚自天而降的玉佩,已是自动落入了他的掌中,随着他一掌按在景天之腹部。

  那枚玉佩……却是无声无息地、随之没入了景天之丹田正中!

  “记住了,等到你真的急需那阴阳玉佩之时,诵念真言……它自会再度出现在你的身边!”

  将最后之真言密咒传出后,黑衣人望着身前那难掩青涩与稚嫩的景天,他忽然轻叹了一口气,似怜悯,似尊重,又似……

  如望子成龙般,抱着极大的希望!

  不过转瞬,叹息罢后,他便化作一道光芒,刹那间消失于蔚蓝的天空边际。

  ……

  “李逍遥……女娲神力吗?”

  踏着一叶扁舟,行于滚滚黄河之上,叶凝之化身若有所思的遥望渝州方向,景天先前所历经的一幕幕场景,尽在他眼中。

  无论是凭空而来的那一场流星之雨;还是随后的阴阳玉佩有灵、相互吸引,以至于轿子横天,悬于酒楼之上。

  便是景天亦无法摆脱两枚玉佩间的吸引力,不得不与唐雪见于大街之上共处一轿;还有随后、来自于未来的李逍遥的出现……

  这一桩桩,这一幕幕,尽皆逃不过身在黄河的叶凝之双眼!

  “那,究竟是命运的抉择,还是天上那一位的推动?还有那阴阳玉佩,号称可实现人之一愿,究竟是何人炼就?又或天地所成?”

  叶凝于心下浮现出此念,稍作思索后便将之沉于心底,转而投向另一件事。

  “李逍遥身上的女娲神力,与我所经历的那股女娲神力相似而不同,而且两者之间的差距,似乎……有点大啊……”

  若说以李逍遥身上那股女娲神力逆行岁月而来,纵然仅仅逆行二十到五十年,逆行者都会为命运所束缚,只能重演历史,

  而无法对其做出改变,甚至只会让时间成环……

  相较之于李逍遥,叶凝自我之经历却不同。

  他虽然同样也在那命运与时间之环中,但受女娲神力穿越两百余年时间而来的他,却似乎是在命运与历史之外……

  从某种意义上讲,以原著做对比,他似乎已经对这个世界,对历史造成了极大的改变!

  “或许,李逍遥所沾染的女娲神力,仅仅只是来自于这方世界的人皇女娲,而我沾染的,却是来自于那位至神至圣的洪荒圣人……”

  把酒临风、逍遥自在的叶凝之化身,此刻双目微闭,口中轻叹。

  “太上门徒,太上门徒……”

  “太上镜说选中我,还说是那位玄元大帝的唯一生机,莫不是……就是因此?在我的“过去”又或者“未来”,我成为了那位天尊的弟子?”

  “那位天尊一向甚少收徒,弟子极其稀少。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太上镜的选择,不多,而还未成长起的我,或许便是最佳……”

  心中思绪起伏如潮,而外界,叶凝驾一叶之扁舟,游于长江黄河之上,举匏尊以相属,看秋月与春风,可谓逍遥自在,畅快至极。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次回去后,我或许可以去试着,探探……太上镜的底……”

  诸念归寂,了结了心中又一大困惑后的叶凝,此刻一人一舟、一桌一酒,观遍大江长河,虽未生华发,心中稍感轻松的他,

  在遍览万水之后,于无声无息间,便已自然而然的理解了那“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之意。

  人生于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连孔夫子都说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古今多少帝王将相、英雄豪杰,多少辉煌史诗、不朽传说,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终究不过辉煌一世。

  百载、千载后,无论人与事,名与迹,都将付诸谈笑中,化为一胚黄土……

  问世人谁能长生不死,驻世永恒?

  唯仙道尔!

  以一叶之扁舟,行于黄河之正中,任两侧惊涛澎湃,掀起层层骇浪,叶凝只不动如山,抬手见昊日,举杯邀长空。

  旋即,杯中名酒,便已然被一饮而尽!

  下一刻,偏舟如剑,穿空破浪而去,消隐于河面之上。

  ……

  随着时间流逝,人间界愈发向着大劫起始之时靠近。

  原本还颇显混乱的人间名地,在这一刻,在那股来自于冥冥之中的威胁下,却是渐渐安静了下来。

  那大劫来临前、如暴风雨将至的恐怖压迫,无比沉重的弥漫于人间,将人间除了自封洞天外的所有存在,通通卷入劫中!

  此际……

  虽谈不上人心惶惶,但许多修行者却也敏锐的感觉到,一股莫名之恐怖,正渐渐向他们袭来,那将临之恐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因为,这一劫,虽是由人劫而起,却实属天人相犯!

  ……

  渝州城。

  随着世间奇物——阴阳玉佩的出现,毒人事件紧随着再度发生,不过这一次倒是与已经被景天灭掉的霹雳堂无关,

  反而全部来自于唐家堡、来自于唐家内部的权力斗争,来自于唐家七爷——唐益的野心。

  得了昆仑太上道之传承的景天,如今虽修行时日尚短,但放在这人间也是一个小高手,在他和蜀山大弟子徐长卿的合力之下……

  不过区区一夜,曾席卷大半渝州的毒人,便已然被二人解决。

  随后又因为唐门门主唐坤以及其他一系列的原因,景天、徐长卿还有唐家堡大小姐唐雪见,三人终究还是于摩擦碰撞间走到了一起。

  不过不同于彼世。

  这一界,此时此刻的景天,可是正统的、出自太上道门下向嫡传“剑仙”,徐长卿虽强,但他却也未必无有一战之资格。

  因为实力的提升,

  三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有着一些新的碰撞,不过景天与徐长卿二人皆非心胸狭义之徒,再加之又有唐雪见在中间磨合。

  故此,于碰撞间,几人的关系倒是愈发深刻。

  特别是景天和唐雪见之间,这二人本就有着夙世因果,一见生缘,三见倾心,有着太上道为后背、自身又具备着强大的实力……

  强势碰上更有底气的更强势,二人的关系除了初期的碰撞外,随后,便已然是水到渠成!

  (ps:向英雄致敬,向逝者致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