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26章:宝镜反哺,大幕将开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镜鉴天地一出,昊天镜可谓大成矣!

  此刻,叶凝矗立于宝镜之下,此番费尽心血炼就的昊天镜绽放出道道玄奇灵光,将他笼罩在内,同时又垂下一道纯青气流,

  自他顶门没入。

  浩浩荡荡的元气融入法力中,五百年,一千年,不过须臾便迅速膨胀至数千年之精纯法力,在数月之间,便为叶凝吸收、消化殆尽。

  昊天镜孕育之时,叶凝可是取尽太上道几十年积蓄下来的最顶尖之天材地宝,后又以此方世界,九大本源神泉相淬、地皇为助。

  再加上此镜所蕴之些许真义,乃是他观摩太上镜,又取三方世界之所长而成,是故,此镜之威能,却是万万不容小觑!

  即便只是宝镜在成型之时所吞噬的春滋神泉、被稍稍转换百分之一、二,也足以比得上如叶凝这般人间修士,修炼几千年所积攒下来的法力。

  而今,一尊地仙修行数千年的法力汇聚于一身,虽是未曾踏破天仙境界,但想来论积蓄、定然会在一般天仙之上!

  数千年的法力汇聚于一身……

  便是以地仙丹田之广大,也难以容纳得下,不过此时的叶凝并不担忧,他如今修为已足,境界不差,距天仙之道,已然只差一场功德……

  是故,在境界提升受限下,他便要借助那来自昊天镜的先天灵光来修炼本命玄光,将法力炼成玄光,此番手段,

  虽困难重重,但一旦练成,却百利而无一害!

  此刻,只见那来自于神器级昊天镜的先天灵光,自叶凝顶门灌入体内,灵光游走于四肢百骸间,渐渐汇聚于下丹田。

  此方盘古所开之世界,乃清浊二气所成,与遮天世界法则迥异。

  此界众生之体内,一“门”也无,自是无法修炼以打开人体“潜力之门”为主要目的的遮天法,即便强自之修之,不说规则差异……

  纯以此方世界人体潜力稀薄论之,遮天法于他们而言,便是修至巅峰,恐也难以成仙得道!

  不过若仅如叶凝这般参其道理,取其精华,即便只能略得一二,也是一桩天大机缘!

  ……

  此刻,随着来自于昊天镜的精纯元气源源不绝的汇于下丹田,叶凝的体内,渐渐自五脏间向外弥散出青赤黄白黑五色云光。

  片片五色云光,此时渐渐托起两仪太极金丹,无数精纯元气将那两仪太极金丹团团裹于中心,更有先天灵光向金丹内缓缓渗透而去。

  无形丹火自两仪太极金丹中迸发,一点璀璨丹光便渐渐由金丹核心散发而出,灵光亦随之而渗透至金丹之内,与本命之先天真一元气化为一体。

  丹光,灵光,法力,精气,元气,元神……诸多力量化合为一体,蜕变为一点本命玄光、自两仪太极金丹中升起。

  那地仙法力之中甫生一点玄光,立时便生连锁反应,无数紫色法力仿佛被点燃一般,化作一缕缕玄光汇聚在丹田。

  不多时间,叶凝浑身醇厚无比的法力,便被尽数化作一团玄光。

  这玄光清光透亮且纯粹至极,便仿佛那开天辟地时所诞生的第一缕初光,始光,具备有不世之能!

  此刻随着玄光的出现,那两仪太极金丹也渐渐向着玄光转化,化作一团金丹模样的黑白神光,聚可成丹,散可化光质……

  当玄光尽数敛入两仪太极金丹之中后,便是来自于叶凝之五脏、近些年修出的的五行玄光,也一同被收入了那两仪金丹之中。

  玄光一炼成,冥冥中玄光透彻虚空,照向虚空,昆仑山上,叶凝先前所修出的福地,倾刻间便向外膨胀出了数十倍有余!

  此刻,玄天的感知与玄光已然融为了一体,他心念一动,随意扫视虚空,便似乎看到了天地之中,有无穷无尽的元气充塞分布,

  还有各种各样的元气流转运化,这些元气有的可以给人体吸收,有的吸收了却大有害处……

  这些元气组合在一起,便成了世间上的山山水水!

  组成天地间各种元气的秩序,看似散则无形、混乱粗犷,实则其之变动与运转间,却是隐隐蕴含着一种神秘的规律。

  这种规律在此方世界,被大能统一命名为“道”,而这些“道”所组成之物,则被命名为“阵”……

  当两仪太极金丹彻底化为有无之间后,叶凝眼前的世界便再度有了变化,若前次的蜕变,像是一个近视的人戴上了眼镜……

  那么此番,便是在那近视眼镜之前,又摆了一幅显微镜,不但世界变得愈发清晰,叶凝的目光更可深入世界之细微层次!

  属于此方世界的天人合一之境,就这么简单的便被他修成了!

  毕竟有着在大唐世界的经历,虽然两方世界的天人合一之境有着些许差距,且在此方世界中,大都是天仙方能修成。

  但对于昔日曾登临过那等境界的他而言,此刻再度突破,有着昊天镜的帮助,便恰如境界跌落后重新恢复一般,并无太大的困难!

  叶凝如今以自身之法力修成的玄光,在此方世界亦有着仙光之称呼,其本身便有一种照彻万物的能力,在玄光普照之下,

  以前看不到的事物,而今在他自中,自可清晰无比的洞彻分明!

  而此时他所见之万事万事,皆由元气组成,这是他理解的世界形象。所谓仙人见炁,佛陀见性,天魔见力与变,鬼物见阴……

  诸人所修不同,所见亦是不同,端看个人对于世界理解罢了!

  炼成玄光之后,看到了世界一部分本质,叶凝的心情顿时大为舒畅,当下,他伸手向上一招,昊天镜便随之缩小而落于叶凝掌中。

  此刻,叶凝与面上一直古井不波的神农,同时向昊天镜望去。

  只见眼前之宝镜青光蒙蒙,古韵悠悠,其质非金非玉、非铁非石,但入手却沉重至极。

  镜面蒙蒙,可照万物,八卦轮转,千变万化,正从面看去,却又只能见其中青濛濛的一片微光。

  而定睛注视,镜内又隐有日月星斗、花雨缤纷、金霞片片、风云水火……于其间显型转化,随时转幻,变化无穷,显得十分深邃。

  至于镜背之后,则被叶凝刻有蝌蚪状的符文和那云龙奇鸟之形,看似隆起,摸上去却又无痕,非刻非绘,深没入骨。

  ……

  掌中虚托着昊天神镜,其间无穷之威能,便自然顺着性命交修之联系,渐渐传于叶凝身上,使他浑身上下隐约可见清光罩体。

  本就清俊潇洒的面容,此刻在那神镜与清光的笼罩下,直与得道古仙无异,超然于红尘之外。

  手托昊天神镜,叶凝深深向着矗立于一侧的地皇神农长身一拜,口中虽是未有言语,但一切之心意却尽在其间。

  神农抚须微笑,周身之浩荡神威早就于无声无息间散去,此刻,与老农无异的他,在微一颔首后,便再度回到了那间茅草屋内。

  身为一道意志化身,能于此地驻世长存、万万年不散,除却这方道玄只的乃是他亲手所辟之外,那茅草屋的特殊……

  亦是其中一大重要因素!

  默默在身后,静静地望着地皇神农再度迈入那间茅草屋内,叶凝稍稍沉默了片刻后,反手收起昊天神镜,随即右手手指骨节一松,

  那春滋之钥便轻轻松松的自他指间落下,没了这件春滋神泉之钥匙,此界顿时对叶凝生出一股极其强大的斥力,生生将他排斥出界。

  伴着叶凝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炎帝神农洞内。那枚本因落于洞天内的春滋之钥,却是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出了那方小世界,

  消失在外界大天地中,静静的等候它的下一个有缘人的发现……

  ……

  洞天内韶光更易,人间又几度轮回。

  那一夜,天降流星。

  漫天之流星雨铺天盖地而过,其间却有一枚恍若流星般的玉佩,自天空落下后,悄然没入了刚回渝州城的景天怀中!

  便在景天将那枚从天而降的玉佩研究了一夜,却始终未能探出个究竟、准备将它扔到库房之中后……

  永安当中,一道黑衣人影忽然出现。

  “小兄弟,这枚玉佩事关天下苍生之安危,你万万不可轻弃!”

  黑衣人影那自疲惫中透着丝丝敬畏的话语,瞬间惊得景天抬起头来,神色肃然的注视着眼前之人,“你是谁?你这话什么意思?”

  景天先前便感应到了那黑衣人影的出现,虽不知对方是如何逼近自己周身三尺之内,但他却认定,来人定是为了自己掌中玉佩而来。

  毕竟,这枚玉佩玄妙莫测,他虽依旧未能看清,但此物之坚固,却着实是世间少有,任他施展何等手段,都无法伤其半根毫毛!

  此外,此物从天化流星而降,定然来历不凡……

  就在景天脑中思绪急转,准备想方设法、从身前之人口中掏出那玉佩之来历时,对方之话语,却是令他面色微僵。

  “小兄弟,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记住,万万不能让这枚玉佩离开你的身边便可,除此之外,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都会知道。”

  黑衣人神色肃然,实际上他并不是此世之人。

  能够来到这里,是他曾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虽然对于未来将发生之事知晓很多,但却根本不能向他人泄露。

  感应着景天那鄙视而不屑的目光,黑衣人苦笑一声,左手向外一拂、一甩,一幅画卷便自然显露并自动向外打开。

  “你看……你,仔细看……”

  数尺之长的紫色画卷中,画的是一副渝州城百姓安乐之图,类似之景、对于生活在渝州城中的他而言,早就被看烂了。

  若是在他日,景天平日里恐怕连看都不会有兴趣多看一眼。

  但此刻,因为眼前那神秘的黑衣人之话语,再加之自己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他此番却是搅动脑筋,认真的仔细看了下去……

  慢慢的,在他的目光下,那幅画卷之中的场景,忽然变了……

  原本宁静祥和的城居图,此刻却在渐渐化为地狱,画中的人在渐渐变成了骷髅,正痛苦无比的仰天哀嚎,种种动乱不断发生于其间……

  除此之外,整张图都由先前的紫色逐渐为鲜红所染遍!

  哪怕景天对于眼前之人警惕十足、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话语,此时也隐隐感觉心中凉意顿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