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24章:参大道以修行,截天机以取利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岁月长河浩浩殇殇,弹指刹那间,一度春秋过。

  不得不说,这炎帝神农洞当真是此方世界之第一等洞天福地,无论是灵力还是道则,便是盘古之心所化的蜀山也未必能及。

  若说外界大天地、有着天地大道地流露与显化。

  那么在这里,此方小天地内的一草一木、一泉一树,便根本就是这方“仙道”世界内道的化身,道之形体,朴素间蕴藏无尽玄妙!

  因此。

  这一度春秋以来,叶凝任凭昊天镜在那春滋神泉的泉眼之中渐渐孕育圆满,自身则是在这洞天之中参悟此间大道,一时间泠然忘返。

  待得一年期至,他还尤未有知,此刻正盘膝端坐于参天古木前,一如既往的专注于解析其中之道,参悟其间之理。

  在这方底蕴深不可测的仙道世界内,相较于许多老牌强者,叶凝对于道的感悟在同境界之中、其实勉强算是一个弱点。

  毕竟自他修成地仙算起,到如今距天仙只差最后一步,细细数来,也不过几十春秋而已,自是难以及得上那些积年的老牌地仙。

  不过如今有着这炎帝神农洞内的修行,此后在道之感悟上,他虽不敢说一枝独秀,但想来也能勉强追平历代之前行者了……

  “吱哑~~~”

  沉寂了一年的茅草屋之大门此刻倏然再度开启,与一年前完全毫无区别的地皇神农氏徐步从中踏出,面容平静的向着叶凝道:

  “一年光阴已至,按照规矩,太上门徒,你可以离开了,当你离开这座小洞天之后,春滋之钥会离你而去,寻找下一个有缘人。”

  正于洞天边缘,盘膝端坐于古木之间的叶凝闻言,不禁从从容容的退出道境,起身转向地皇神农,温声问道:“地皇前辈,晚辈于此参玄悟法一年,

  心有一惑,不知何解,敢问前辈,是否神农九泉相通?纵然只有一枚神泉之钥,若能得到前辈之认可,是否便可以集全九泉之力?”

  此言一出,原本平凡得令人过目即忘的地皇神农,此刻眸中陡然闪过一抹精光,其浑身之气势,瞬间由老农变作了苍茫无尽之大地。

  厚重而浩大的气机,发至于这片小世界内的一树一水,一沙一石,沉重得凝固了万物之运转,日月之更易。

  ‘力量出至于这方世界,而非本尊么……’

  硬撑着这道惊天动地的神威,神色自若、身长玉立、似乎完全不落下风的叶凝眸中一动,便已然从中窥见了身前这位地皇之本质。

  ‘看来,眼前的这位神农并非是此界真正的上古三皇之一,地皇降临,而仅仅只是他留在这片世界内镇守神泉的一尊化身……’

  浩大的气机,镇压了这方天地之运转一个刹那后,便如潮水倒涌般,很快就通通没入了地皇神农那苍老的躯体内。

  “太上之门徒,果然心有七窍,不过你就此询问我,意欲何为?”

  地皇神农的目光垂落于叶凝的躯体上,眸光一反先前之平淡,而是显得深邃而沧桑,充斥着神灵那浩瀚苍茫的神性光辉!

  这一刻,他再也非是先前那平凡慈祥之农夫,而是一尊执掌天地本源权柄之神明!

  “这一载光阴,此界内所发生之事,想来皆在前辈眸中。”

  叶凝微微一笑,此事既是未被地皇拒绝,想来如今已成一半矣!

  “晚辈二十余年前曾以通天地之神算,卜得未来一幕,见证蜀山出大魔,祸乱苍生,因而欲要炼就一尊法宝,既与自身性命交修,

  又能降魔克敌,扶正袪邪……”

  “蜀山将出大魔,霍乱苍生?”

  神农一怔,他平日常于茅屋之中修行,从不外出,而今早与外界脱节,此刻还不待他沟通外界大天地之天道,叶凝便坦然相述道。

  “此魔非凡魔,实自一心起。因心有邪,至净成魔,可超然于六界之外,汲取苍生之邪念为力量源泉,打破天地秩序。”

  “邪念若剑,得道成仙,故其名曰——邪剑仙!”

  邪剑仙三字一出,此念融于天地九大本源之春滋神泉中的地皇神农,瞬间沟通大地权柄,对于一切之前因后果尽皆了然。

  眼前这位异界来客,太上门徒之言,确实为真,不久之后、将会席卷至天下苍生的那一场大劫,的确发至于号称正道之魁首的蜀山。

  而那大魔邪剑仙,更是蜀山五老以至净法于登仙之刹那,排除的至净之邪念,因天时地利人和齐具而威能极度不凡,天生超然……

  此刻虽尚未孕育圆满,却是已然有了颠覆三界之可能!

  “蜀山,至净法?排除一切邪念,至净登仙?糊涂啊!”

  地皇神农蹙眉微叹,“天地众生皆是盘古子民,众生相争亦是天道常理!蜀山本是人间名门,何至于修此禁术,以至于霍乱天下?!”

  口中带着失望的轻轻叹息一声,神农的眸光却是向着同属九泉之一的照胆神泉望去……

  在那里,蜀山五老之首的掌门清虚,右手虚拖着一纯阳木盒,正行于黑柱之上,横渡炎浆之海。

  那枚纯阳木盒之上,虽然也刻有蜀山神纹、秘阵,但区区一凡物,又岂能阻挡地皇神农之眸光?

  不过一目之下,盒中那由五道纯净邪念汇聚而成的邪剑仙,其之根底究竟,此刻通通在神农的眸光下,被漏了个干干净净!

  “世间邪念不灭,此子难陨?”

  此刻,这位地皇神农的眸光在厚重的同时,亦是染上了一抹轻灵与通透,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幕幕,在他的面前几乎毫无遮掩。

  接下来,那位蜀山清虚掌门将会进入照胆神泉,取神泉之水浸润、炼制纯阳木盒,使得邪念本尊无法外逃。

  紧接着,待他返回蜀山以后,那邪剑仙与纯阳木盒,尽皆会被蜀山五老放入锁妖塔内,镇压尘封……

  “一步错、步步错,蜀山千年之声誉,终将毁于一旦……”

  神农摇了摇头,目光先自那蜀山渐渐移至人间昆仑太上道,随后又于人间之锦绣山河一扫,复望了一眼魔界、天界,便被收回。

  锁妖塔,天界之谋划,看似正确,但对于人间而言,实则是一个错误的存在,加之蜀山不论善恶的将天下妖魔关入其中……

  可以说,锁妖塔看似神圣,实则其中邪恶无比,而且还是被人为的、生生制造出的,一方至邪至恶之所在。

  蜀山五老将他们的邪念放入其中,便仿佛是将黄鼠狼放到鸡笼中,难道就因为被关入了牢房,黄鼠狼就不偷鸡了不成?

  可笑!

  无论他们于暗中究竟有着何等算计,最后必将功亏一篑,甚至会被反噬自身!

  在神农与天地的沟通间,他便已然明了,如今那邪剑仙已经获得了天地之垂青,他之出世并魔乱乾坤、已然成为了一种必然。

  时至现在,这已然是如今之人间乃至六界,所必须要经历的一重大劫,谁也无法阻止,谁也无法避免,这是天地的抉择!

  而蜀山……

  至净法、锁妖塔、千百余年积累下来的因果……

  蜀山,终将会为他们犯下的错误付出惨痛的代价!

  ……

  “你的意思是,你要阻止这场大劫,想用九泉的力量炼制那枚昊天神镜,去封印未来的‘末日杀神’——邪剑仙?!”

  地皇神农眸光悠悠,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位异界之来客,观此人目前之表现,倒还真有几分救世主之气度……

  叶凝微笑着坦然望向面前的地皇神农,几乎是毫无遮掩的道,“是的,我会去阻止他,不过不是现在,更不是在他出世之前。

  我会任由他在出世之时乃至其后吸收世间的一切邪念,慢慢等他吞尽邪念、将自己强化到极致后,再出手收拾掉他!”

  地皇神农静静的聆听着眼前之人那略显大逆不道的话语,面上不但无怒,反而露出了几分极其少见的欣赏,

  “果然不愧为太上之门徒,识天心顺天意,不过……等到那邪剑仙成长至巅峰再出手,这人间岂不是要任他霍乱,介时伤亡无数?”

  “此魔虽起自蜀山,但实则却是人间乃至六界自己过去酿下的苦果,我不过一凡夫俗子,又岂能阻挡那昭昭之天意?”

  “当然,在这之前我虽不会干涉,但我门下一众弟子却会出手,庇护苍生。”

  叶凝轻叹,“邪剑仙的出世,虽会对我人族乃至人间、六界造成一场极大的动乱,但对于这方世界和众生之未来而言……

  却是一件弊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叶凝悠悠轻语间,不无感慨的继续说道。

  “凡人会生病,那是他的体内聚积了过量的“毒素”。而一个世界会迎来终结,同样也是因为祂在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太多的“毒素”。

  这些“毒素”来源混杂,有因果业力,有怨念欲念,有煞气浊气……

  邪剑仙的出世,能够快速聚拢锁妖塔内的怨念、煞气,而随着他的成长与发展,六界之内的人心欲念乃至怨煞之气都会为他所吞噬……

  介时,当天下大半之毒素为他一人所聚集、吞噬,天道将再无需忧心其他后,便可一举诛灭邪剑仙,而待邪剑仙一死,

  这方世界便会如尘埃遍布的天空般,经雨水一洗,再度恢复干净与青春,想来待到那时,距世界终末之时间,应该也会被推迟不少!”

  叶凝的解释并不复杂,身为执掌大地之权柄者,神农对于此间之门道本就一清二楚,此刻一听,他便了然无碍。

  在这个世界,人心的力量对于现实的干涉非常强大,以至于凝聚出了几件可以逆转规则的奇物、至宝,如——原剧情中那件阴阳玉佩!

  而在规则力量中,人的心性乃至情绪部分,也在力量体系内占有一席之地。

  叶凝的话,简单点,就是有一个叫做天地的“屋子”里落满了灰尘,人很难在其中居住,因此,这个屋子需要一个抹布,抹去灰尘。

  而在未来看似凶威滔天,毁天灭地不在话下的邪剑仙,其实就是那个抹布,用完了就可以扔掉。

  只不过这个叫做“邪剑仙”的抹布比较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擦坏屋子……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