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22章:春滋之钥,此界隐秘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眸光悠悠地注视着自己掌指间那枚春滋之钥,大衍易术于无声无息间缓缓运转,穿破层层命运之雾,自身之视线不断拔高……

  不过须臾后,似独处于天地苍茫之上、遍揽八方的叶凝,顺着冥冥中的那一丝联系,便已然窥见了这枚指环所联通之处,

  那是一处极其神秘的所在,似乎不在三界之中!

  毫无疑问,那处神秘所在应该就是炎帝神农洞,洞中之物、即此方世界的灵力源头之一,神农九泉中的春滋神泉!

  点点滴滴、精纯而宏大的灵气正不断从那神秘所在之中传出,再至这枚春滋之钥匙之中,渐渐流入叶凝的体内。

  可以说,有着这枚戒指在手,即便不去寻找着那早已隐遁于三界秘地之中的神农九泉。

  光凭从这枚戒指中源源不断传出的精纯灵力,便足以将一个人的修为从无至有、推至仙道,甚至还可在其中继续行走!

  须知那神农九泉在上古之时,可是以九泉之力支撑起了属于上古时代的辉煌大世,而今虽然只是通过九泉之钥的一点微薄泄露,

  但用来供用一人,还是绰绰有余!

  眸光微转,叶凝没有继续执着于向那神秘所在之中窥视,而是在自身之视线从高处缓缓跌落之时,

  迅速借着指环与春滋神泉之间的联系,直接锁定了那处神秘所在之位置,顺便还寻到了一条通往春滋神泉之路。

  “巴山北麓的一座小山。”

  铭记下炎帝神农洞的位置后,叶凝很快便主动散去大衍易术。

  道衣轻振间,白发黑眸、面容俊秀的他长身而起,随后大袖一拂,青铜神鼎便极速缩小,直至没入叶凝的袖内。

  下一刻,一尊化身继续端坐于此处,默默做修行之状。

  而叶凝之本尊,却是自入主昆仑洞天后,首次出了昆仑山,甚至化作一道无色神光,向着东南方极远处纵横飞去。

  ……

  “炎帝神农洞。”

  不过些许光阴后。

  这位立身于人间修行者之巅峰的太上道道主,便已然自天际化作神光坠落,一步迈入了巴山深处,进入了先前他所锁定的那座小山。

  此刻,他脚下所踏之处、便是其先前所推衍之所,即一座非常平凡的小山。山上枝叶青青,山间溪水潺潺,除此之外并无他处。

  纵然用叶凝的法眼来看,这里无论是灵气、风水还是气数,都非常的平凡,平凡到与附近其他几座小山,几乎毫无异处!

  然而偏偏就是这座荒野小山,却承载了远古三皇之一、属于炎帝的神农洞……

  此时此刻,自叶凝携带着那枚春滋神泉之钥匙迈入此山后,它便在不断的颤动着,甚至欲要主动从叶凝的手上脱离!

  “嗡嗡嗡……”

  伴着阵阵绵密的震颤声,脱手飞出的指环,在震动的同时、引动了空间,使得叶凝眼前原本平凡的景象发生了些许模糊……

  原先山地之位置,此时却化作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岩浆海,在那滚滚热浪中,一块又一块的黑色石柱连起来横贯两方。

  那是一条路,一条极其凶险的通往炎帝神农洞的崎岖小路。

  石柱下的岩浆与翻滚间热浪汹涌、极致可怖,虽然岩浆浪潮一直未能摧毁黑色石柱,但热浪滚滚间,那滔天之凶威……

  便是地仙之肉身,都难以承受!

  滚滚岩浆,有浩大而神圣的神力在其间鼓荡,这是其能淹没地仙肉身最为重要之依凭,感应、见证的这一幕,

  纵然叶凝都忍不住有些怀疑,这片无边无际的岩浆海,或者说这片封印,如此可怖,莫不是当年的地皇神农亲手所下?

  甚至……

  是地皇神农的力量所化?!

  在那条崎岖小路的尽头。

  叶凝感应到了宝物与灵药的气息,二者皆尽非常庞大,那应当是地皇神农昔日之遗留,留给那些没有钥匙、却来到此地之人。

  正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一线生机。

  这些黑色石柱所形成的崎岖小路,想来便是地皇神农给予未能获得九泉之钥的众生的一线生机吧!

  “嗡嗡嗡……”

  指环之震动愈发剧烈了。

  在此番震动之同时,它又开始吸收起了天地间的灵气,周遭方圆百米内的所有灵气,在短短几个呼吸间,便被它吞噬一空。

  “嗡~~~”

  青色的木质指环腾跃于半空之上,在灵力的支撑下微微旋转着、不断放大,最终,俨然化做了一方巨大的圆形门户!

  “怪不得这枚指环被称作九泉之钥,原来它还真是一枚通往神农九泉的钥匙啊!”

  想要进入神农九泉之一的春滋神泉,此世间只有两个办法:

  其一便是获得通往春滋神泉的春滋之钥,其二便是通过那条由黑色石柱形成的崎岖小路,获得地皇神农之认可,允许进入。

  除此之外,唯一的办法,大概便是以绝强的实力,突破地皇神农留下来的那片岩浆海之封印,直接前往九泉之所在。

  不过这片岩浆海中蕴藏着极其可怖的威能,而且作用非常特殊……

  它恰好封印在那春滋神泉之上,使得春滋神泉不再显露于世人眼中;而九泉的灵气,却会通过这方世界渗透到外面的世界之中。

  因此。

  那片岩浆海不仅是封印,蕴藏着神农之力,更是这方世界与春滋神泉之间的一个过滤器,里面的神泉灵气能出来,外面的人却进不去……

  叶凝心念浮动间,毫不犹豫地大步迈入其中,随着空间之变换,当他落足时,便已然出现在了一方崭新的黑暗空间之中。

  “空间通道?”

  叶凝一边继续在这片黑暗空间之中行走,一边心下若有所思,看来那春滋神泉的物理位置,似乎并不怎么简单啊……

  心中这般想着,不过须臾之后,这片黑暗空间便被他行到了尽头,黑暗中,在他前方不远处,似有泉水涌动之音,哗啦啦响起。

  炎帝神农洞,到了。

  心中浮现此念,脚下继续行走之时,叶凝忽觉自身穿过了一层温柔的水幕,紧接着便瞬间进入了另一方自成天地的小世界。

  探手一招,指环瞬间缩小,套在他指间,神威敛去,一切复归平凡,唯滚滚之灵流,依旧不息。

  侧目一望,这片小世界虽然来历玄奇,更是上古三皇中地皇神农所开,但这其间却并无什么复杂瑰丽、奇幻惊人的景象,

  反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平淡。

  整方世界虽然独立于外界大天地之外,但纵览四方,此处也仅有一小片农田、一处由泉水渐渐汇成的水塘,还有一座茅草屋。

  农田的周围均被种植成一片茂密的小树林,田中的植物乃至林中的花花草草,都显得非常的普通,普通到此方世界遍地皆是。

  在农田之侧、由乱草堆成的茅草屋之门前,一口如同地涌喷泉般的泉眼,正不断向外喷出纯净的水流,它流向了农田边缘的一口小水塘内。

  那方水塘很小,但泉水流入其中,水塘却始终,不增一分,不减一寸!

  泉水两边,栽有两株老树,斑驳的树皮昭示着它们的沧桑,一株枯朽将死,却仍在努力抽出新芽,另一株则半边开花,半边结果。

  “果然是世外之地,神农净土,炎帝神农洞……”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平凡,平凡的花,平凡的树,平凡的草,平凡的农田,平凡的茅草屋,平凡的泉水……

  但见到了这一切的叶凝,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容!

  因为,在他的眼中,那片平凡中却孕育着非凡,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是此方世界之大道规则毫无遮掩的显化!

  这里与其说是世外之地,倒不如说是大道圣地,恢宏而温润的生命之道,蔓延在每一片土地,每一株草木之中。

  那口叮叮咚咚的普通泉水中,除却最为纯粹的生命外,还蕴藏着初生之意、代表着原始,开端,起源的少阳之道!

  见到那口灵泉,叶凝心下便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天赐之名——

  春滋!

  春滋:长年散发阳和之气,能扭转天地间因“秩序耗能”法则而引起的破败肃杀趋势。

  这是上古神人对于春滋神泉的看法,也是其之所能,毫无疑问,叶凝眼前此泉便是天地九泉之一,代表了少阳与生命的春滋神泉!

  神物自晦,正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代表了天地大道的演化,代表了道之真义,所以从外在看起来反而显得普通之极。

  若真要用言辞来形容,想来“返璞归真”四字,应是恰如其分!

  就在叶凝惊于此地之景,以元神印证此处之大道规则时,一缕苍老之音,缓缓自那简单朴素的茅草屋内响起。

  “来到此处的有缘者,异界之来客、太上门徒,有春滋之钥,你可以在这里呆上一年。”

  在“吱哑”声中,茅屋那简陋的房门被人由内而外的缓缓推开,一名面目苍老、形似农夫的老者从中走出后,淡然言道。

  “切记,不可与此处破坏任何事物,还有,若是时间已到,你却还想在此处待下去,那么,每多呆一年,就须在这里种下一株花草!”

  叶凝悚然自无上道境之中退转回首,在他的感知中,此处舍他之外,再无旁人。

  然而推门走出的那名比之花草树木还要平凡的老者,却是打破了他的感应,或者说不在他的感应之中,不能为他所感应!

  老者身上,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便是那双如混沌般浑浊的眼睛,其次则是其满脸的皱纹,还有那粗糙如树皮纠结的双手……

  如果说此处之花草树木、叮咚泉水,叶凝还能看出不凡,那眼前这位老者除却不能为他所感应外,却是太过平凡,

  平凡得让他本能的有些忽视!

  然而无论是此老的表现,还是他那一言道破叶凝之本质的话语,都向他清清楚楚的表明,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平凡的老农。

  而是……

  “太上道玄都,拜见前辈,不知前辈是人族上古三皇,地皇神农氏?还是此方世界原本的兽族,现在的妖族、魔族之首领?”

  太上门徒,这四个字第一次出于幽都女娲娘娘之口中,第二次便是炎帝神农洞、这位地皇神农氏。

  太上门徒……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称呼,也是叶凝在此方世界中,将自己之道统立为太上道的原因乃至究竟。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