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的九道地禁虽说同是一件法宝的地禁,可若在此际真正催动法宝的话,须先将九道地禁分别催动。

  如今九道地禁于相互沟通间化为一体,催动法宝、便相当于同时催动九道地禁!

  九道地禁联合演化,一道漩涡出现在青铜神鼎之内,鲸吞龙吸一般,迅速席卷了整座青铜神鼎内所有的天地元气乃至各种灵力。

  不过数个呼吸间,上至天星、下及地煞,中有天地元气……

  此刻尽皆被迅速消耗一空!

  与此同时,外界的叶凝浑身裹在一层玄光之中,面色威严肃穆,双手连连掐动印诀,一道道玄光牵动鼎内宝胎。

  随着他手中印诀变动,来自于昆仑洞天之力渐渐浸染至其中,宝鼎之内顿时迸发出一道道雷鸣,那声响逐渐变得宏大,声传八方……

  鼎外,有仙光夺目而耀眼,轰鸣声时强时弱,远远望去,宝鼎之外似乎有风云变幻,红黄蓝绿青白紫诸般颜色变化不定。

  鼎内,那同等于天仙级的洞天之力,浩大而绵绵不尽,仔细计量起来,它虽只一亩大小,但看去却显得无边广大,仿佛一片灵元之海压落而下!

  神镜浮沉于那片洞天之力的正中央,此刻它之吞吐,已然化作一阙来者不拒的漩涡,不断吞噬那进入青铜神鼎的洞天之力。

  与此同时,神镜之上渐渐浮现出一道先天灵光,这先天灵光通天彻地,照耀着青铜神鼎内的虚空。

  灵光中映射出九道地禁之虚影,九道地禁宛若一体,蜿蜒间阐述身之道;灵光悠悠,渐渐延伸至无远弗及的虚空深处。

  在那道灵光出现之时……

  青铜神鼎上忽然冒出一股股绚烂彩光,幻化成天光花雨,流光点点,花雨缤纷,洋洋洒洒。

  似有佛陀说法,天女散花,紧接着,随着天花出现许多飞天幻影,满空花雨愈发纷繁,随着天女出现,一座座仙宫楼台,魔鬼夜叉,怨毒修罗……

  善的、恶的,一切事物都在天光中显现。大千世界,光怪陆离,许多事物都出现在层层幻境中!

  无穷无尽的诱惑,自那幻境之中传出,直引得外界之人想要投身其中,飞入仙宫楼台,享受极乐世界中的诸般好处。

  “法宝之劫!”

  法宝,法宝,法之宝,此宝本不应来到世上,只是人力强为,方才显现在世上。

  世间之上乘法宝,本就是夺天地之造化,穷大道之衍变而成,每一件法宝都会阐述或者说泄露一部分的天地奥秘。

  如斯之事,天地自然不允,因而宝有灵劫,在宝物之胚胎凝聚后,天地势必会降下重重之劫难,欲坏法宝之正身!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此际,叶凝心念移动,当下头上隐隐显现出三朵莲胎,虽未花开、却也出具雏形,此青莲一出,只把一干幻象都视作虚无。

  三朵莲胎相生相克间,一蓬阳和紫气扩散扩散开来,连同青铜神鼎也被玄光与紫气罩定,诸般幻想被玄光所阻,哪里能落得下来?

  鼎中此宝胚胎初具之时,可谓是最为虚弱之刻,要是这时被诸般幻象侵扰到,出了差错,以后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那时,不但灵宝可能会被毁掉,连叶凝自己也要被魔头反噬!

  青铜神鼎内,虽有叶凝出手抵挡诸外魔侵入,但鼎内却并非安然无恙。一件上乘法宝炼制功成之时,不但有外魔来临,还有内劫衍生。

  适才炼宝之时,一番地水火风演练后,那一滩神液固然是最中心,可除此之外还有一团纯清之气衍生,世间有清便有浊……

  在那清气相生之际,一些炼宝途的残渣与碎气,则化作一道浑浊之力,此气与纯清气相伴而生,一旦宝胎被浑浊之力沾染,定然会灵性大跌!

  青铜神鼎中,原本炼宝时产生的浑浊之力不知潜伏到什么地方去可,此时忽然凭空冒了出来,一道浑浊漆黑的气流忽然冒了出来。

  这道浊气充塞整个鼎炉中,幻化成一团团张牙舞爪的狰狞魔头。

  凄厉的呼啸声从鼎炉中传出来,隐约传到鼎炉外。

  顿时间,外面的诸般幻象绕着鼎炉开始旋转,其中无数仙人天女,修罗恶鬼,佛陀菩萨……纷纷直扑鼎炉与叶凝。

  叶凝早有准备,把手一指,头上现出云光,清亮如水,云光之中,此际托着一枚黑白两仪金丹,阴阳相生间,一蓬紫气浩浩荡荡。

  如天河倾泻,混合清亮云光,隐隐有水涛声哗啦作响。

  云光紫气仿佛长虹贯日,天河下倾,投进了鼎中,随后一声震响,宛如凭空打了个霹雳,虚空震荡,波纹荡漾,一圈一圈散开来。

  其所到之处,鼎内尽皆呈现出一片混芒景象,随后演化成地水火风。只是被紫气一压,渐渐沉淀下去。

  一声霹雳震响,所有幻象一扫而空!

  虽说还有不少天光花雨纷纷扬扬,那些面目狰狞的修罗夜叉却统统消失不见。甚至连天女幻影也被紫气一冲,消散殆尽。

  青铜神鼎中的浊气为玄光紫气一炼,立刻便被叶凝炼成虚无。

  震响过后,鼎中忽然从剧烈的轰鸣声中突然安静下来。

  一尊伟岸的神镜矗立于层层元气之上,千重宝气冲霄而起,顿时惊动洞天上下,那神镜一阵鲸吞龙吸,顷刻间便将丹室附近之元气吸收一空。

  便在那核心之地闭关的紫胤真人此刻可谓感受最深,只因他就在那丹室之外,故此神镜甫一出世,宝光灵光便惊动了他。

  紫胤真人自闭关深处,忽然张开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孔。

  其眼眸深处,分明倒映着一尊玄妙莫测的神镜之虚影,这尊神镜面衍八相,背镶天书,镜面青光蒙蒙,其中幽深无际。

  倾目一望,镜光悠悠,似有道生于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道蕴,演化于其间。

  “好一面仙镜,好一件性命交修之宝,吾友啊吾友,十数年不见,不曾想你已铺好了那天仙之道啊……”

  话音艰涩而沧桑,似乎数年未曾开口,但很快便恢复如常,紫胤真人也随之而再度闭上眼眸,渐渐陷入了修行深处。

  除却紫胤真人外,太上道其他高人此刻也因之而动,在那洞天核心之外,议论纷纷。

  “这究竟是何等的仙道奇珍,又或是上古至宝?竟然显化出了如此惊人异象?”

  “道主当真是好大的机缘,看这满空异象,纵然不如那些上古之神器,想来也是一件上乘法宝罢!”

  “道主有此机缘,正是我太上道气运鼎盛之兆,日后仙道第一家之名,恐怕就要换个名字了!蜀山,也该挪挪屁股了!”

  诸位弟子、长老心思各异的看着满空异象,于议论纷纷之际,不经各抒所见,各有所言。

  …………

  昆仑洞天之中禁制处处皆是,特别是那核心之地,护山大阵与护山禁法具都非同一般,此刻两厢合力,很快便将那异象消磨殆尽。

  叶凝目光悠悠的端坐于青铜神鼎之侧,此时洞天之权柄早已被他炼化,在这洞天之中,他可耗费一定的代价,发动天仙级数的攻击!

  望着那青铜神鼎,感应着鼎中略显火气的“昊天镜”之胚胎,叶凝右手五指微曲间,一面铜镜忽然悠悠浮现。

  此镜看似真实,实则纯粹由元气所聚,其中之能为,更是叶凝仿自自家徒弟手中的那面铜镜,不过在此基础上,他另有所推衍、延伸。

  相较之于那面铜镜母体“昆仑镜”之威能,自己新炼的这面“昊天镜”,纵然融入了一些铜镜之威,但论及威能,还是差之远矣。

  实在,难以令叶凝满意!

  “神农九泉……”

  心中思绪起伏间,叶凝忽然侧目望向了外界的人间大天地,自己之力终究有所穷尽,难及那些上古大神乃至天地本尊。

  若以那神农九泉淬火,以泉中之魂为洗礼,自己这面“昊天镜”之威能,定然可再上一层楼!

  心下暗暗计量之际,叶凝右手之上的那面铜镜已然散去,此时出现于其间的,却是一枚小小的、平凡的指环。

  此环乃是先昆仑八派中“昆仑派”之收藏,早在八派合并之时,便为叶凝有意所收取,其之名曰:九泉之钥!

  相传,在太古神农大神诞生时,天下伴有九泉相生。这九座神泉又称为天地九井,乃是滋生万物的源泉。

  九泉中凝聚了世上最浓厚的灵力之水,为天地灵脉之枢纽!

  若以“天地人”来看,天为伏羲、人为女娲、地为神农,神农本就类似于大地之神。

  九泉因神农而生,后来又经神农千百年辛劳疏通,逐渐成为这个天地中最重要的生命灵脉。

  在九泉面前,众生平等,无论是神骏奇丽的灵兽仙禽,还是丑陋不堪的凶兽毒虫,都在九泉的滋养下享受这方天地。

  因为神农与九泉的紧密渊源,这九泉也被上古三族——神、兽、人统称为“神农九泉”。

  所谓的神农九泉,即:照胆、寒髓、热海、无垢、雾魂、春滋、炎波、毒瘴、龙潭,这九口滋生万物之源泉!

  除却本身各赋异能外,神龙九泉更是这方世界、最为重要的灵气之源泉!

  至于九泉之钥……

  却是上古神、兽、人三族,因九泉之异能而心生贪婪,连连爆发大战,因九泉为天地灵脉枢纽,乃万物滋生之关键。

  为防九泉因三族之战而损毁,殃及天下生灵,上古三皇之神农穷尽神力,为九泉施加以极其强大的结界,使之遁形于天地之间。

  因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为予世人一线生机,神农又取天地之灵物,制成九件手环,是为九泉之钥。

  九泉之钥共有九枚,每一枚钥匙都可通往一泉!

  “春滋之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