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洞天。

  昔日除却精舍一间,再无他物、空旷而蛮荒的昆仑洞天,如今在太上道一众弟子的布置下,已然多了几分仙气、人气。

  仙禽、灵药乃至属于太上道的核心弟子以及一众长老之庐舍,而今依规据分列于洞天内、各处灵穴之所,灵气氤氲。

  唯洞天核心,诸阵劳锁之地,方圆百米,无人敢进!

  此时此刻,便在昆仑山两仪道宫那尊紫衣化身与壶公交谈之时,远在昆仑洞天之中,昔日那间精舍之外,正有一座丹室巍然矗立。

  丹室通体以玄铁所铸,灵光万道,耀眼生花,周遭篆有两仪、四象、九宫、八卦之图、点,乍看并无异状……

  实则却是一座兼顾攻击、蕴灵与防御的上乘大阵,上可牵引周天星力并洞天灵气,下可沟通地煞之气并镇压元磁真气!

  两厢一加,更可与此处外界的重重大阵联通,使得丹室之防御牢不可摧,危机重重。

  若是不通阵法、贸然闯入其中,这阵法引来三光神火与元磁真气,不但能将来人困住,还能镇压闯入者的法力神通。

  若是强行破阵,这阵图还会将闯入者压入丹室中,由丹室中重重仙法禁制与阵法磋磨闯入者,便是一个地仙来了,也要受困丹室阵法不得解脱!

  此时此刻,叶凝之本尊,便身在这座丹室之中!

  这些年来,他少有外出,每日与此室中一面炼化洞天,一面籍此反哺修为,一面以自家之收藏,炼就性命交修之器。

  如今十数载光阴转瞬而过,佳时已到,一切功夫与修行,尽皆将水到渠成矣……

  ……

  环顾四野,此间之四方皆是黑沉沉的铜墙铁壁,丹室顶上镶嵌这许多水晶珠玉,还有灵珠照明,如斯总总,游移不定,尽皆排列成一方星阵!

  丹室顶上的灵珠,将整个丹室照耀得通明如昼,纤毫毕现。

  而靠近墙壁的四周,则安置着几个高大的架子。

  整个架子通体以玄玉雕琢而成,晶莹玉润,触手生寒,用来保存采摘的灵药最好不过,能防止灵药灵气与药效流失。

  丹室中央,则矗立着一尊大约一人多高的青铜神鼎,材料莫测,但神威凛凛,观之定非凡物。

  这座两耳神鼎之下有三足支撑,其下燃烧着的、似乎是那终古不熄的真火,这火里有星辰之真火,也蕴含着乾天真火与地肺真火的气息。

  显然,这是这些年来,叶凝采星辰真火、乾天真火与地肺真火三种真火,耗费一番心思,方才将其练做一种的三光神火!

  神鼎外有几个用来打坐的蒲团,其中之一便被叶凝所占据,另一处之上则虚悬着一面阴阳风火扇,此扇一煽,鼎下便真火狂涌。

  有烈火随之熊熊而生,炽焰滚滚,热浪滔滔!

  与此同时,叶凝则在一旁念动咒语真言,手里掐起印诀,仔细调节真火真水,调配阴阳坎离,运转两仪四象,升降三才五行,分辨八卦九曜。

  鼎内时而黄尘滚滚,浊浪涛涛,时而飙风怒旋,烈焰滚滚,四大混芒,仿佛正在进行一场开天辟地的景象。

  入鼎之灵物与元气,尽皆化作一团混芒。

  值此神物将成之际,青铜神鼎之上一股股斑斓之雾气,在顶盖上渐渐凝聚出种种意象,有麒麟腾跃、亦有百鸟朝凤,万兽朝苍……

  诸般异象久久不散,竟似天地自然交织而成,呼啸间隐隐有龙吟凤戾之声。

  又过片刻,青铜神鼎之上又有白光幻化天花光雨。天上花雨缤纷,洋洋洒洒,乱坠而下,瞬间又消失无踪,如露亦如电,犹如梦幻泡影一般。

  此番愈是神物将成,叶凝便显得愈发小心谨慎,他在练器(气)之同时,偶尔也张开法眼,观测鼎内之动静与气机之纯粹。

  不过时至此刻,纵然是他,也只能看到鼎内犹如天地开辟一般,地水火风,四大飙旋,地水火风每一次翻腾,都似乎要从其中诞生出一种奇妙物质。

  而这种物质则被汇聚于一处,炼作一件与叶凝性命交修之物!

  时光缓缓流淌,待到第三个日头,地水火风翻腾的势头已到了巅峰时刻,过了峰头,便开始下滑,地水火风翻涌之势渐渐平息。

  那等神秘之物质以及地水火风,则都开始逐渐沉淀下来。

  随着地水火风之沉淀,一汪神液渐渐于青铜神鼎之正中心,凝成一团,其色宛若晴空,深邃飘渺,其中隐隐有点点星光也似的光华……

  这一汪神液,正是叶凝炼制淬炼诸多天才地宝,耗费无数心思方才化成了一滩神液,接下来他便需以此物承载叶凝自身之道,

  再千磨万击锻造成型,复精雕细琢乃至去除火气,一件与他性命交修之神物方才算是练成,只差最后性命交修之蕴养!

  此际,地水火风虽然沉淀,但青铜神鼎中却并未彻底平静下来,鼎炉中仍旧沸腾如同一锅乱粥,其中雷鸣不断,

  似乎正在演绎开天辟地之后那一段太古雷暴时代!

  过得一段时间,此时宝鼎内已化作一团沸腾的钢水,每一声雷鸣,就有一团东西跳起!

  叶凝伸手虚抓,运转法力玄光将之包裹住那团愈发纯正而古朴的神液,连续抓了九次,雷鸣声方才逐渐消失。

  待得最后一道雷音彻底消散,叶凝屈指一点,一枚枚穷尽他自身道途之精华的符文种子,一个接一个的融入神液之中,蜿蜒盘旋、浮浮沉沉。

  细细数来,共计九九八十一枚符文种子分列于神液各处,每一枚种子都渐渐向着其他之符文种子蔓延出一道道灵丝……

  八十一枚符文种子彼此相连,勾勒成一座繁琐而复杂的玄妙阵法又或者阐释天地之正理的符篆!

  这枚符篆起初并无多少奥妙,但随着叶凝以此演化自身之道法精华,那一枚枚灵丝与符文种子不断的排列重组、勾勒成线……

  却是逐渐串联起来,构成了一篇奇妙的“文章”!

  这篇文章非天而成,非地而作,不求天理,不论地道,而是叶凝此生对于道的感悟与自身道途的推衍,阐述的是他个人的道途!

  “文章”从无到有、到简陋、到繁华、到花团锦簇,便是他的道途从开始到奠基、再到逐渐成型乃至不断发展!

  终于,等到他自身之道被阐述殆尽,那八十一枚符文种子乃至其间之灵丝,则操纵着那由无穷灵物化作的神液,逐渐演化成一片灵光。

  灵光中,又显化出了一面神秘而玄妙的镜子。

  这面镜子不过初具规模,但却完全看不出是由什么材料铸造而出的,它非金非玉,非石非木,镜光一闪,便可映照大千。

  此际,镜子中点点灵光所映照、推衍乃至演化的,则由叶凝自身之道,开始慢慢转变为天道自然,乃至大道至理!

  层层叠叠的玄妙法禁,悄然组合变化,逐渐出现在镜面之上,化作一道人禁,灿灿宝光伴着玄妙道理,开始流转于镜面之上。

  随着第一道人禁出现,元气滚滚如天河倾泻,不断自四面八方流往青铜神鼎,又由青铜神鼎逐渐涌入那面奇镜。

  拥有足够的元气支撑后,无穷法理不断蔓延组合,渐渐化作一道又一道的人禁,罗列于镜面之上,吞吐元气,化虚为实。

  有着这一消耗大户,对于外界之元气,这面镜子来者不拒,一切元气但凡靠近,都通通被吸纳至镜面之后的“世界”中。

  那晶莹而无暇,似可映照一切的镜面之内,仿佛蕴藏了一方无穷广大的世界,任何事物纳入其中便消失不见!

  镜内容纳万物,镜外吞吐元气,演化人禁。

  待得九九八十一道人禁集齐,诸人禁之间各自泛起一道灵光,灵光相互交融,八十一道人禁于排列组合间融为一个整体,演化地禁!

  一道地禁中含有八十一道人禁、十二万九千道符文,这些符文组合成地禁后,流转于玄牝之门内,灿若星河,深邃迷人,随之隐去形迹。

  当第一道地禁孕育成型,此宝与先前,便大有不同!

  先前法理交织之镜,即便镜面炼制得再精美,威力再强,气势再宏大,也终究不过是一“器”尔,根本不能称之为法宝。

  唯有地禁方能承载道与理,诞生灵性,化为法宝,是故……地禁,也常常被称作宝禁!

  此禁一出,法宝初成。

  镜内开始渐渐蕴育出一方无边无际,无形无相,包涵太虚无极,隐现森罗万象的玄奥之处。

  诸天万象之万物万灵,无穷无尽之造化玄机,尽皆从中流淌而出!

  随后,叶凝屈指一点。

  正一起一伏随着呼吸煽动的扇子,此时逐渐放缓速度,炽烈的炉火也随之而慢慢降温,在叶凝调节下转为文宝之火,缓缓温养法宝!

  三光神火之下,一面以神兽为背景、点缀,天书符文为勾勒线条的神镜,正于孕育中不断增强。

  一道道法禁仍然在不断地自镜面之上浮现,组合排列成一道道暗合天地之理的人禁,人禁则在叠加与融合之下,开始衍生出地禁。

  待得叶凝之一切积累耗尽,足足四十九日之后,共计九道地禁孕育圆满,一道朦胧灵光悄然浮现。

  九,为数之极!

  随着第九道地禁圆满,所有禁止都开始发生了莫名变化。

  这面神镜乃是叶凝本命之宝,与他本身性命交修,因而此镜之上的每一分变化,他都知之甚明。

  此刻,那九道地禁随着后继无力与文宝之火的淬炼,各禁制之间不断圆融,已然开始从先前的泾渭分明逐渐磨合着走向一个整体!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