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呵呵!”

  和尚面孔狰狞,此刻厉声笑道:“爷爷纵横巴蜀之时,你小子还在你娘老子怀里吃奶呢,究竟是谁不知死活,等下你就知道了!”

  话至一半,还未说尽之时,和尚微翘着嘴,轻轻抬起手中铜镜,同时目中一点血光闪过,一柄无柄窄刃之细剑瞬间破空暴涌,

  其疾如闪电霹雳,伴着“嘶嘶”之声响,向着顾子复,迎头飞斩而去。

  顾子复眸光一厉,眨眼间挫指成刀,瞬息后一刀斩出,一道宛如上弦之月的刀光,透着滔天锋锐与杀气,浮光掠影般后发先至,

  巧之又巧的将那一点血光,一一挡下!

  北宿三阴戮妖刀!

  上及浮光、下至清涛之中,一道墨色弯月,一点血红剑光,此刻之两者,犹如两条匹练在半空盘旋飞舞,看上去格外悦目。

  和尚心中又惊又怒,这两缕光辉在外人看来只若起舞,但他身处局中,却是非常明白那道墨色弯月之可怕。

  他同血河剑早已修得心神相连之境,此时的他分明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血河剑上的血煞之气在不断被墨月斩去,威力也越来越弱……

  毫无疑问,自己先前的推测出了问题!

  对方挥手间斩出的一道弯月飞刀,能与他的血和剑争锋,甚至更胜一筹……显然,眼前之人绝非只是一个幸运的入门者,

  而是一尊不下于、甚至还在自己之上的高人!

  当然,他更没想到的是——顾子复挥手斩出的不但不是那件异宝,甚至连法宝都不是,那,仅仅只是顾子复斩出的一道刀光而矣!

  ‘艹,失算了!八十岁老娘绷倒孩儿,终日打雁,今日却被大雁啄下了眼!’

  和尚心中暗骂一声。

  当下,见情况危急,他也再顾不得其他,连忙毫不犹豫的将手中铜镜掷出,那铜镜形制古朴,有八道裂纹分列四野八荒。

  舍此之外,上有神仙之文,下刻饕餮之图,隐隐沟动空间……

  唰!

  铜镜旋转着飞出后,晶莹而无一丝杂色的镜面上,忽然似与一束银色光芒产生了折射般,镜面上银光流动,如空间于此发生了膨胀与收缩……

  下一刻,银光一闪,瞬间向那墨色弯月打去。

  只“唰”的一声后。

  银光与墨色弯月碰撞处、瞬间化神奇为腐朽,北宿三阴戮妖刀随之消隐无踪,而那件青铜镜内,则是忽然闪过了一抹刀光……

  “空间?”

  顾子复目中光芒大动,心下骇然之余,毫不犹豫的将身纵作一抹虹光,于刹那间分化数影,同时掌中再次飞出一抹黑刀。

  如果说刚刚的北宿三阴戮妖刀如上弦之月,那么此刻便似月落大荒崖,带着无尽的杀机与垂暮之死气,以更胜前番的速度,

  无声无息间,便已没入和尚眉心!

  和尚面上喜色未尽。

  突然,一股剧痛自眉心传来,渐渐从中淌出的缕缕鲜血与骨骼碎裂之痛,让和尚的面上不禁再次凝聚出了一抹诧异与震惊!

  但随后,一切还来不及深思与熟虑,便尽皆陷入了黑暗与混沌,枯瘦的尸身,无力的在“砰”的一声后倒落大地……

  ……

  这面铜镜乃是昔日一位相当厉害的地仙强者,仿造数百年前隋末之时所出现的一件上古神器,历时数十年方才打造出的一件异宝。

  此宝一出,只需些许微薄法力便能发射出一道移天神光,凡神光所笼罩之物,尽皆都会被瞬间拉入镜内空间之中,将神物化作泡影!

  有如此惊天动地之神通,此宝自然非凡,不过受限于其材质以及炼宝之人,此宝无法转移神器,更不能移地仙高人性命交修之物……

  除了这两个令其价值大跌的主要原因外,这件宝贝秉承道家之法,还有着使用限制,一件只能使用九次,九次之后便再无效果!

  正因为有着这诸般缺点,这面铜镜固然有些贵重,但却算不上什么极为紧要的宝贝,因而那和尚通过师门关系,

  以毕生之大半收藏为代价,便成功从一位高人手中换来了此物!

  可这和尚至死都没想到的是,他所谋划的顾子复不但是修为更甚于他的高人,刚刚与其飞剑对敌的也只不过是其所修出的一道刀芒!

  固然。

  第一道刀芒被那移天神光所移走,但那紧随之而来、甚至速度更胜于其的北宿三阴戮妖刀,却是紧接着在刹那之后,便令他在困惑中丧失了性命!

  …………

  巴蜀之地。

  有山名凌云,山形峭拔,风景秀美,山重水复,美不胜收,数十里地界皆是灵气逼人,端的是个修行的好去处。

  近些年来天机混乱,随太上道之声势愈发显赫,蜀山便愈发寂寥,而今在那巴蜀之地、蜀山之外的凌云名山上……

  有一名修行邪法的恶僧,却是成功入主此山!

  此僧之名为法象,取自身法力如地上象力之意,地上第一。

  此僧性格偏激,一心想要成佛作祖,凌驾在芸芸众生之上,而他个人之修为又已证就罗汉金身,法力广大,因而至今无人能治。

  在这凌云山附近百十里。

  他强令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庙宇都臣服于他,同时驱逐属于道门的修行者,因其霸道之行为,此人又被称之为‘僧霸’、‘邪僧’。

  这位巴蜀之地大名鼎鼎的“邪僧”又矮又胖,相貌凶恶,此刻身穿着一件烈火袈裟,正手持一杆铁禅杖站在前殿之外。

  忽然间,似正默默修行的他瞪大了眼睛仰天骂道:“是谁在算计我,杀了我的徒弟?我要你不得好死,坠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

  伴着冥冥之中的一缕感应,这邪僧登时推衍天机,不过因顾子复身上有着三千道尘在身,他只能看到一道青芒对着自家徒弟穿胸而过。

  至于出招击杀之家徒弟的那个人姓甚名谁,一切却是面向模糊,辩不分明。

  “难道是蜀山上的那群缩头乌龟?”

  法象心中惊疑不定的想着,演算天机出了先前那般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对方是自己不认识的高人。

  且要么修为不在自己之下,要么身有神器异宝在身!

  在这巴蜀之地,有这般条件的,除了蜀山上那些一直在算计他的牛鼻子外,还能有何人?

  他本就是个人不犯我,我看你不顺眼,也要犯人的角色,思及此处,法象如何忍得下这口恶气?当下心中越想越气,越气越怒。

  “轰!”

  怒极之下,偌大的禅杖脱手而出,朝山下一扔,也不知道撞断了多少积年老树,同时下方茂密的森林,也是波涛汹涌。

  借之小小的出了一口气后,法象在心中记下此事,这才舒了一口气,转身回殿,当然,在他转身的刹那……

  先前被扔出的那件禅杖,也随之而化作流光飞回。

  显然,这也是件难得的上等法宝!

  …………

  汴水河畔。

  伏尸于此、为顾子复所杀的和尚俗名唤作‘宁业’,昔年曾在巴蜀之地坐那抢劫杀人的勾当,在某一日曾恰巧被那“邪僧”法象遇见。

  她法象从不是个慈悲和尚,他只认为平等是功,见性是德,只要念头通达,做什么恶事都算功德。

  因此在算出那宁业于他有段缘法后,他便直接将之收为弟子,传了他一些修行邪法、飞剑之术……

  此时的顾子复自然不知道对方还有个大有来头的师尊,当然,即使是知道他也不用在意,因为,在他的背后,同样也有着师门矗立!

  这便是身后有着大势力的好处之一!

  在那和尚被杀了之后,如今,顾子复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面又多出了一道裂纹,隐隐丧失了神能的铜镜之上。

  探手取过此镜,此镜显然乃是由青铜铸就,质地古朴,背后似是留有饕餮之纹,除此之外,上面还有着几道繁琐非常的铭文。

  这些铭文顾子复虽然不认识,但也略微了解一点,他知道——这乃是上古仙神所用的文字,其中具备着某种隐晦而神秘的威能。

  刚才那和尚扔出这枚铜镜,明显是认为它能够对付自己!

  当然,从眼下看来,这一切确实如此,自己所斩出的那一抹刀光,此时正被封于铜镜之中!

  “镜子……这种力量……空间……”

  顾子复于心下暗自思量。

  天下间有名的镜子类法宝只有那么多,而能转移攻击且与空间有关的,似乎只有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昆仑镜……

  或许,这面青铜镜就是仿制于那件消失于历史深处的上古神器,因此才具备着那件神器的些许微薄之能,能够移动空间,收取法宝神通!

  不过相较之于上古神器,穿梭时空之无上威能,这件限制极多的法宝,却是逊之远已,甚至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就在顾子复捏着铜镜,心下思量与判断之刻,不知何时,他忽然抬起头,然后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前辈在一边看了这么久,当真好玩么?”

  此时此刻,顾子复独立于渋水河畔,四下无人,如果是旁人,只当他在对空气说话,然而他自己心中却是非常明白,他周围有人!

  不只是他自己,此刻他怀中那面拂尘,同样也因之有所异动!

  以他之修为,还是靠着怀中的浮尘和冥冥中的感应,才能知道周围有人,却不知道那人身在何处……

  看来来者不但修为极高,还修持有高明之极的隐身法!

  思及此处,顾子复探手握住怀中的三千道尘,同时于心下暗暗将警惕提至最高。

  就在他暗暗蓄力戒备,张目四望之际,这清辉注满虚空的峰顶上,突然有人轻轻说道:“好厉害的小兄弟,你可知道你闯大祸了!

  你杀的这个和尚,他师父乃是巴蜀一霸,凌云山的邪僧法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