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如意飞的不快,其周身那七彩流光看上去虽高贵而华丽,但实则却予人一种温暖柔和之感,无有半分威势,只是光芒璀璨。

  不过当那七彩之流光,渐渐将地牢内霹雳堂一众笼罩在内后……

  堪堪行至半空的如意之上,七彩光辉忽然交织闪烁,一道庄严清净之气突显,镇住了生死,定住了空间!

  只在一刹那间,原本还耀武扬威地罗如烈乃至霹雳堂一众几人,使如入琥珀一般瞬间僵住,再无人能动弹半分半毫!

  流光再转,七彩之光忽而汇成一色,包括罗如烈在内的霹雳堂众人,此刻瞬间崩解坍塌,如摧枯拉朽般迅速腐朽成沙粒,

  随风消散,不复存在!

  玉如意又或三千道尘之威,籍此可见一斑!

  ……

  瞪大眼睛,张开嘴巴,景天的面上,尽是无穷无尽的震撼之色!

  对于这玉如意,景天先前感知过其之不凡,也曾对其有所猜测,但此刻在那真正之战绩面前,却还是让他震惊得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一击之下,渝州城中数位大名鼎鼎的人物,瞬间化为尘埃齑粉!

  在自己这一小小凡人手中,这玉如意便有此威,若是那些御剑飞仙一流的剑仙人物握有此宝,岂不是开山断江,不过翻掌之间?!

  景天忽然打了一个机灵,此宝既有此威,且可自动护主,那永安当中的那位老者,又是如何沦落至如今这般下场。

  甚至将此宝交易予他?

  大名鼎鼎的罗如烈在那宝光之下,都不过倾刻之间便化为齑粉,而隆县罗知县,不通武道,又如何能奈何得了永那位老者?

  虚托起那慢吞吞的、自动归来的玉如意,景天眸中的恍惚、郑重与疑惑之色愈发深重,但他却一言不发地收起玉如意,

  斩开所有牢门,转身而去。

  …………

  永安当.茶室。

  景逸翘起嘴,带着些许骄傲的向着相对而坐的顾子复笑道,“子复,我儿如何?”

  “不错。”

  顾子复轻托茶盏,细抿了一口这幽冥珍品后,方才淡然笑道,“能引动这玉如意,再加上他先前之表现,已足以拜入我师门下!”

  “哈哈哈……”

  景逸闻言,便是他这端方君子,此时亦忍不住大笑,“昔日尘念锁心,我虽失了那番仙缘,但我景天,却不弱于人!”

  顾子复亦是淡笑,为自家好友感到欣喜,“小天正在回来的路上,待他归来后,我便一同将那昆仑修行正法传于你们父子二人……”

  “有劳子复费心了……”

  ……

  永安当外。

  景天神色恍惚的缓缓穿行于大街小巷之中,向着永安当而去。

  此时此刻,他虽是在黑暗中行走,一手过于怀中玉如意上,但心却早已飞向了永安当,飞向了那老者的真实身份……

  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蓄意设计?

  总不会是此宝先前一直明珠暗投,直至遇到自己后,方才尘尽光生吧?!

  思及此处,鼓荡起体内不知比先前精纯了多少倍的法力,便是景天自己面上,亦忍不住勾起了一抹难以置信的苦笑。

  无论此事究竟如何,但若只是在此空想,终究无用!

  心念一动,景天眸中坚毅之色一闪而过,旋即他加快脚步,向着永安当行去。

  ……

  “老大!”

  刚迈入永安当,一直守在此处的茂茂便迅速迎上前来,一边促眉示意景天向内处看去,一边道,“景叔让你回来就立刻去茶室。”

  “老头子?”

  景天一愣,旋即迅速回过神来道,“知道了,茂茂,你先去睡吧,我过去了。”

  老头子这些年不是一向都在那鹤机书斋吗?今天怎么突然来了,还让我一来便过去,是这几天做的事被他发现了,还是……

  心中思绪光转,但景天却仍是毫不迟疑地、向着永安当内的那间茶室走去。

  “还不快点进来!”

  刚穿过后堂,一道熟悉无比的话语,便迅速自茶室中传出,令景天在加快脚步的同时,不由于口中轻哼了一声。

  “知道啦,急什么!”

  撇着嘴,大步踏过石径,迈入茶室的景天正欲抢先开口,但当他的目光落在茶室内,与自家父亲相对而坐的一位年轻道士身上时……

  景天的嘴巴,却是不由再次吃惊无比的张大。

  虽然皮肤、面容完全同那位与自己交易的老者完全不同,但细查其轮廓.面目乃至身上之道袍、以及自身心中冥冥的感应……

  在景天的心中,却是第一时间将其定义为那位老者,只是其年轻的面庞,却又让他困惑无比!

  年轻道人似是明了他心中的困惑,此刻微笑着抬头,虽然道袍整洁,颈上、手上之皮肤白嫩,但那映入眼帘的面容,却正是——老态龙钟!

  由老到嫩、由嫩到老……

  如此三转之后,恢复年轻姿态的道人转过头看向景逸,二人忽而一同大笑,此时方才明晓自家师尊(玄都真人)昔日之恶趣味!

  伴着笑声,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的景天,终于回过神来恭恭敬敬抱拳道:“不知道长何人?”

  道人微微一笑,“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甚至连你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你说我该姓甚名谁?”

  景天之思绪在脑海中急转,却是始终无法洞彻分明,当下只好再度躬身一拜,道,“敢问道长高名大姓?”

  年轻道人笑眯眯的望了一眼景逸,景逸则恶狠狠地瞪着景天。

  “我姓顾,名子复,昆仑山太上道,玄都真人门下弟子。”

  年轻道人悠然道,“你可以叫我伯父吧,我跟你父亲是旧相识,想来他应该在你面前提起过我。”

  “顾伯父!”

  景天一愣,望着仍在瞪着他的自家老父,当下他毫不犹豫的先是喊了一声伯父后,方才在脑海中急速搜索顾子复三字。

  有名姓为牵引,此刻的景天不过须臾,便迅速回忆起了记忆中,自家老父常挂在嘴上的那位破家入山修道的兄弟……

  “伯父!”

  景天眼珠一转,当下再唤之时,便已将姓字化去,更显亲呢,“此宝原是伯父所有,怪不得能有这般神通,侄儿多谢伯父赐宝!”

  “你小子,功夫不高,花花肠子倒是不少!我在昆仑山中讫今修行已有十数余年,可不吃你这套!”

  顾子复屈指一点,那玉如意当即自动从景天身上飞出,落入顾子复的手中,化作一把拂尘。

  “你这些时日以来,所行所做之事,我与你父皆在此间看的分明。景天,我问你,你可愿拜在我昆仑门下,受昆仑之诫,持正辟邪?”

  景天一愣,不禁转过头望着自家老父,此刻之景逸正面含微笑,静静的看着他,显然,他早已知晓此事,正在等待他最后的判断。

  “老头子,你也拜入了昆仑山?”

  “你说呢?”景逸不无得意的道。

  “臭小子,我与你伯父相交莫逆,更曾亲自拜见过玄都真人,你伯父此次下山便是为度我而来,我自然早已是昆仑门下!”

  景天撇了撇嘴,迅速恢复了往日的大大咧咧,“连老头子你都能守昆仑之诫,我自然也能,也愿随伯父拜入太上门下,持正辟邪!”

  “很好!”

  顾子复满意的道,“昆仑之中有千般大道,无穷法术,持一便能修成正果,羽化而登仙,不过总而言之,皆需以一法奠基。

  我今日将此法传授于你父子二人,日后修有所成,再入昆仑妙法楼,择则取合适的玄功妙法转修。”

  景逸、景天父子二人闻言,此刻同时拜道,“还请子复兄(伯父)传法,我二人洗耳恭听!”

  “一阴一阳之谓道,一生二,阳奇阴耦,四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迥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明……”

  顾子复神色端凝,口诵真言,手中三千道尘一拂,景逸与景天二人,便立刻被拂尘间所蕴含的一种深沉的道韵引入道途,神舒体畅,心神皆静。

  如在梦中般,二人聆听着那阐述天地大道的箴言天音,聆听者其与自己之肉身乃至灵魂之共鸣……

  他们的灵觉在三千道尘的牵引下逐渐探出身体,不断延伸至躯体外各处,首次体会到了神游太虚的绝妙感受。

  “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道非欲虚,虚自归之,人能虚心,道自归之……虚其心,忘其形,守其一,抱其灵……”

  绝妙而不繁琐的修行之法,在道蕴的“引导”与“解释”下,本就修有叶凝所传之基本功的二人,迅速了悟其法并改换门庭。

  同时,顾子复掐印施法,玄妙的气机自他掌指间流动,带着一股莫名的牵引之力,瞬间引动八方之纯净灵力。

  点点莹光,晶莹如雾气中的细微水珠,却又无色无形……

  此时弥漫于此间茶室之中,渐浓成雾,为顾子复所驱使,萦绕于景逸与景天二人体表之外,供他二人吐纳修行。

  感灵明气,引气入体,这两道小关卡对于修有叶凝所传真妙法十数余的二人而言,并不困难,甚至在三千道尘与顾子复的帮助下,

  不过一二个时辰,那萦绕于二人周身的点点灵气,便仿佛受到了召唤般,通过二人运气之法的特殊途径,纷纷涌入二人体内。

  先是丝丝缕缕,但有二人本身修行多年的真气打底,在与外界绵绵不绝的灵力为支撑,二人迅速将真气转化为灵力小流,通流周身。

  灵力所流经之处,积秽皆去,伤病转轻。于那飘渺道境中,先觉肉身沉重如枷锁的二人,此刻渐有飘渺之意,更温而养魂……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