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历阳城北,小巷深处,一间木屋,某个百姓家中。

  那头几乎与外界环境彻底融为一体的蜥蜴精,此时在地面间缓缓蠕动着,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木屋之中,趁屋内百姓正于睡觉之际……

  它那鲜红的妖瞳中掠过一抹凶光,旋即,蜥蜴精张开血盆大口,一条鲜红的舌头从中弹出,向着躺在床上的葛衣百姓电射而去!

  此妖,正是听命于那千年狐妖手下的,蜥蜴精!

  这条猩红的“舌剑”亦是它的一大天生神通,在此之前,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丧命在这条“舌剑”之下,心脏被夺走,精血被抽干……

  蜥蜴精感觉,有了娘娘法术的加持,成功潜入此处后,这一次,应当也不例外……只是,这一次,却偏偏就发生了意外!

  “当当当……”

  云层之上的顾子复并没有急于出手,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这十年来,对于斗法,他虽不敢说熟练无比,

  但也屡遭磨练,小有所成!

  此刻,端坐于虚空之上的他,屈指连弹于手中拂尘之上,一道道仿若铜钟敲响般的苍劲高昂之音,不断从中传出、响起!

  钟声于浑厚中带着一丝神秘,清越而又庄严肃穆,仿佛起自于深山巨谷之中的道观佛寺,不染一丝尘埃,而令人清心寡欲。

  只是诡异而又特殊的是,这钟声并非响自于外界,而是突然从蜥蜴精的心灵之中响起!

  晨钟暮鼓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梦人!

  这莫名而非凡之钟声,对于其覆盖范围内的贫民百姓、巡逻卫兵秋毫无犯,甚至令他们愈发精神,但对于那正准备杀人挖心的蜥蜴精……

  这钟声却是如同佛道圣地之中饱经香火、众生膜拜的法钟之音一般,道韵禅机自然流露,震动天地,渡化红尘。

  就仿佛是少林寺的某个大和尚将寺中的“晨钟”炼化,并携带着此钟来到此处,立于那蜥蜴精身后,欲以一腔慈悲之心,

  敲响“晨钟”,渡化此妖!

  “当当当……”

  苍劲有力,清越高昂的连绵钟音,将那蜥蜴精本就不算聪明的小脑子,瞬间骇作一团浆糊,色变当场。

  这钟声里虽然所附带的杀伤力并不算强大,但却无比诡异的,仿佛蜥蜴精的心跳一般,准分准秒的准时响起,震撼着它的心灵,祛除着它心中的邪念……

  先前探出“舌剑”后,所生出的杀意与种种恶念,此时在那钟声之下,便宛若冰雪消融一般,瞬间化解!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取了他的心脏、精血,不想活了吗?”

  就在蜥蜴精因杀念消融,准备收回腥红舌剑之时,一道冰冷中带着几分蛊惑之意的声音,悄然自它耳畔响起。

  因漫漫岁月之压迫而积蓄下来的沉重畏惧,瞬间打破了它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点善念,原本柔软的舌尖,再次笔直挺立,向那榻上百姓刺去!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一声幽幽轻叹,忽然传入蜥蜴精与隐藏在背后的千年狐妖耳中。

  下一刻,不待二者回神,清越之钟音瞬间转变得恢宏而森然,正大而阳刚,与此同时,蜥蜴精的心脏随之而急速喷张、跳动、爆裂……

  直至蜥蜴精七窍流血,软软的瘫倒在地上,魂飞魄散的前一瞬,他方才猛然觉晓,知道这句话,不是对自己说的。

  浩月银辉之下,一道挺拔如剑的身影倏然凭空浮现在街道中,道衣泛紫,面色红润而冰冷,一根拂尘闻风不动,道蕴悠扬。

  三千道尘一振间,此地附近的所有百姓,便迅速陷入了极为深沉的梦乡!

  “何方妖道,竟敢杀本宫麾下之妖,坏了本宫好事?!”

  话音未落,远方骤然卷起一片乌云,狂风席卷间遮星蔽月。

  阵阵阴风挟裹着惊人的妖气,还有几分甜香的气息,如浮云掠影一般迅速来到此地。

  黑云妖风中,一道婀娜的身影隐隐而立,正是那……

  千年狐妖!

  依旧是倾国倾城,魅惑苍生的绝美容颜,只不过此刻,这位披着画皮的千年狐妖,看起来心情并不太好。

  不,应该说是,很不好!

  秀眉轻蹙藏怨,粉面含霜带煞,常日里的柔媚气质中,此刻却带着森然的惊人杀意!

  打狗也要看主人,更别提先前的蜥蜴精怪,就快要将她所需要的心脏与精血取到手……

  然而就在那时,却忽然遭逢顾子复的辣手,这自是让她异常地愤怒!

  “兵尉夫人?”

  顾子复悠然侧首,口中含着一抹淡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兵尉夫人?奴家芳龄二八,正值云英未嫁之身,这位道长的话,奴家怎么听不懂呢?”

  千年狐妖深深的望了一眼顾子复身上的紫色道袍,旋即却是倏然展颜一笑,令那阴晦的夜空,仿佛都明亮了几分。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此妖之美,纵是自三十岁之后,便一向清心寡欲,近十年来更是入山修道的顾子复,在此刻,都不由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披了近乎完美无瑕的画皮异宝,在兼之千年狐妖的魅惑之力,这种感觉,几乎已然达到了不分种族,不分性别的全方位aoe魅惑,从来没有人能够抵挡……

  顾子复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恍惚的只是刹那,十数年磨砺出的心境修为,令他很快便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提起防御。

  却正值此时,顾子复下意识的防御未能完全祭起,千年狐妖眸中掠过一抹失望与冰冷之色,紧接着,她使毫不犹豫的,直接动手了!

  琉璃般的月光下,映照着她那张无瑕面庞,此刻,但见她红杏朱唇张口一吐,一枚渲染着淡粉之色的内丹便悬于其之胸前。

  无数月光之精华,自其出现后便不断为之所吞,无数的粉红妖力与月魄精华,尽数凝聚在那枚粉红内丹之外。

  使其看起来,仿佛突然膨胀了数倍!

  “道长~~”

  千年狐妖口中娇笑着,肆无忌惮地动用自己那惊人的魅惑之力,无比妖娆的的顾子复笼罩而去,欲要将他再次拖入魅惑之境中。

  下一刻,那粉红内丹却是瞬间化作一道宛如冰魄神光般的粉红剑气,虽艳丽妖娆,但也冰寒彻骨,凌厉如剑!

  这千年狐妖一眼便从顾子复身上的道袍中看穿了他的来历,畏于太上道在这些年来、一众弟子积累下来的赫赫凶威。

  她甫一出手,便是自身之得力神通——冰魄芬芳寒霜剑,此刻几乎毫无保留地倾力出手,汇聚了千年狐妖毕生修为所在,

  有她天生的魅惑神通,亦有她吞吐千年月魄之菁华凝聚而成的冰魄剑气!

  对于这一击,千年狐妖心中有着强烈的自信,往日里,被她魅惑后,不知有多少修为高深的修士都死在这一剑之下。

  当然,这一剑是她压箱底的神通,并不常用,平日之敌更多的还是死在了她的怀里,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所以……

  那些人,通通都变成了鬼!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以远超千年狐妖想象之速恢复过来的顾子复见状,不禁再度摇头轻叹,他没有动用三千道尘,毕竟,杀鸡焉用宰牛刀?!

  此刻,他并指成刀,收摄北宿寒煞星光而成、如今运用得愈发熟练精通的北宿三阴戮妖刀,瞬间应手而出,寒煞刀芒如勾如月,迎击而上。

  冷芒勾月,勾魂夺魄。

  千年狐妖这一记神通——冰魄芬芳寒霜剑之威能虽然不差,但却并未放在顾子复的眼中。

  妖族成道艰难,根基底蕴根本无法与他这等背景、身家俱是丰厚无比的修士相比,战斗力就更不必说了。

  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修炼数千年的妖怪,亡于人族修行数十年的修士手中。

  甚至,若是遇上他这等背景、宝物俱是不差的修士,哪怕只是修行数年的人族小修士,也未必不能战而胜之!

  妖族本就是一个大杂烩,种类极多,狐妖在那之中,从来就不是强势的战斗种族,他们赖以为生的大多是魅惑与智慧。

  这对于顾子复这段高门子弟而言,确实颇具危险,但顾子复之心境修为亦是颇深,再兼之有三千道尘在手,若是催动此宝,

  区区一千年狐妖之魅惑……于他而言,定然将会形同虚设,毫无作用!

  毕竟这三千道尘可是持于人间顶尖大修士,玄都真人手上之宝!

  ……

  “锵!”

  一道剑气,一抹刀光,便宛如针尖对麦芒一般破空而至、轰击在一起,下一刻,伴随着一声金铁交击之异响……

  刹那之后,剑气与刀光碰撞之处,冰魄芬芳寒霜剑剑锋之处,已然有着裂纹不断向着剑身延伸而去,直骇得那千年狐妖,花容失色。

  砰!

  如一抹上弦弯月的神刀,瞬间斩破冰魄芬芳寒霜剑,使之瞬间化作一团月华寒雾,四散而去,令得这片大地、房屋之上,

  迅速衍生起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嗖嗖嗖!

  穿破寒雾与虚空,一柄漆黑如墨的玄刀闪烁着北宿寒煞之星光,还不待千年狐妖回过神来,便已然缭绕着千年狐妖上下翻飞。

  一阵阵冻彻魂灵阴风挟裹着凌厉无匹的锋芒,穿行于千年狐妖体表之外,纵使狐妖修得千年之功,在这一刻,也不禁一连打了四五个寒颤,心中恐惧至极。

  因为就在顾子复那修长而如钩似剑的五指之上,正抓着一枚散发着冰魄气息的粉红玉珠,此物,正是那千年狐妖之内丹!

  很显然,这一场对决中,千年狐妖败了,败得极惨,甚至可以说是一败涂地,其之身家性命,都悬于顾子复的一念之间!

  “兵尉夫人?姓名,来历,原因。”

  依旧是先前那般语气的话语,冷然而简略,但此时却令那千年狐妖,不得不为之顺从。

  “妾身小唯,出自青丘一脉月狐旁裔,妾身偶然于这历阳附近得了一卷残法,其中所记载的一门邪功对妾身颇有益处。”

  千年狐妖小唯本就是极其狡诈之妖,深谙人为刀俎的道理,是以此刻低眉顺眼地有问必答,“为修得此功,妾身于数月之前潜入此城……

  不知道长有何吩咐?”

  “原来是青丘一脉……”

  青丘与涂山是狐妖两脉,可以说天下之间的狐狸,十有七八都能与这两脉扯上一点关系,因而对于小唯的话语,顾子复一无所动。

  只是眸光闪烁间,忽然问道,“观你先前之行径,莫不是想登临神位?”

  “道长说笑了,妾身修为浅薄,哪敢觊觎城隍神位?我们月狐一族与青丘之间虽有几分关系,但早已远淡,不敢高攀。”

  千年狐妖小唯几乎是有问必答,状似乖巧非常,只是隐藏于其眼眸深处的那一点躁动,却是那顾子复一眼便看穿其之本质。

  “不敢觊觎、不敢高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