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03章:梦中见过往,御剑下昆仑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幕降临,半轮明月挂在天边,月光透过香木窗棱照射进屋子内,洒在屋内的青石地板之上,反射着莹莹的光芒。

  已经开始着手接手永安当的景家少掌柜景天横躺在床榻之上,神睡而意不睡,口鼻间隐有白光与外界澄澈月华相呼应沟通。

  呼~吸~

  呼~吸~

  呼~吸~

  在重重呼吸声中,他体内的浊气不断被排出体外,澄明而柔和的月华则不断涌入体内,积蓄力量,令景天睡得愈发的惬意。

  点点灵力与景天识海之中,渐渐构成了一方梦境,在这梦境之中,他梦到了一座山,一座从未见过但却恢宏无比,仙气腾腾的亘古神山!

  在神山极高处,有大殿蔚然悬于虚空之上,恍若仙界之物,云遮雾绕于其间。

  道蕴悠悠,明月如水,披洒在殿中道人身上,使之飘渺而出尘。

  恍惚间,梦境之中的景天端坐于那座仙殿中的高台之下,幽远莫测的道人屈指一点,便有一面水镜立于殿间。

  景天好奇的望去,此刻,那面镜子之中,显现出了一幅幅宁静而平和的古代国度作息图。

  陌生中隐隐带着一丝丝熟悉的国家,还有那种种早已埋葬于历史之中的习俗、风气、景物……立刻便抓住了景天的目光。

  安宁的国度稍稍一转,仅于数个呼吸后便轰然化作战火连天,邻国大举进攻之际,这方小国,已然濒临灭亡边缘!

  前奏一闪而逝后,正式的故事从小国之中的皇宫之中开始。

  无悲无喜无怒。

  默默观看着这诸般景象,景天静静地从中看到了,长得与自己非常相似的小国太子,也看到了与其感情深厚的公主。

  看到了她们幼时的欢乐生活,也看到了后来的兄妹情深……

  为了守护家国,不得已之下,小国太子不得不亲自率军出征,以自己卓越的军事天赋,连番挫败邻国进攻。

  只是,双方国力相差甚大,小国,终究还是被战争渐渐给拖垮了……

  景天看到,那名似曾相识的小国公主,与自家兄长兄妹情深,即便是知道了战争的恐怖,也无惧死亡之危,欲要与哥哥一同上战场,守卫家国……

  而小国太子则为了自家妹妹的安危,竟狠下心打断了妹妹的腿,独自出战……

  在妹妹的腿被打折的一刹那,心中一直有种朦胧而模糊之感的景天,忽然由心底发出一种悸动,他暂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但这种悸动,却令他的心在抽搐!

  终于,在大兵临近之下,除却国都之外,小国疆土尽为邻国所夺,公主为了铸就能够守卫家国的魔剑,在城破前纵身一跃,

  跳入了烈焰熔炉,铸成了一把旷世魔剑!

  只可惜,在魔剑还未铸成之时,小国太子便已战死沙场,魔剑出世之后,这柄寄托有兄妹俩安邦保国之念的魔剑,

  虽破灭了都城外的邻国大军,但终究……

  国殇而兄妹二人阴阳相隔……

  种种场景,如露亦如电,变换得极快,最终出现在灵镜之中的,是一座枯败的古城,残破不堪的城门显然是被人以暴力撞破……

  红褐色的城墙上坑坑洼洼的,洒满了殷殷血渍,还有着点点白斑,有一段城墙早已彻底倒塌,只剩下一片荒砖碎石于其间。

  在这古城之前,却是连绵不绝的向日葵花海,透过那古门,甚至可以看到,便是古城中也遍地皆是那向日葵……

  令人隐隐可从中窥测出,这座古城昔年的盛况。

  忽然间,镜光耀于残破不堪的古城之上,那里的两枚古字虽稍显模糊,但依旧可以辨认,至少景天一眼便认出,那两个字是……

  姜国!

  ……

  王兄,我们来世再见……

  废墟之中,向日葵花海间,恍惚中有一道凄楚中带着丝丝期许之色的声音悠悠响起。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飘渺,恍若鬼哭,却又这般坚决,已至于时光难灭,至今仍存!

  姜国,龙葵……

  ……

  “龙葵!”

  闭目躺在床上的景天口中呼唤着龙葵二字,忽然满头大汗的翻身自梦中惊醒、坐起,目光渐渐由无神聚焦为有神。

  “又做这个怪梦了?”

  口中轻轻呢喃一声,景天心神不定的擦了擦额间的汗水,目光无神的望向窗外。

  他年纪虽然不大,但饱受父亲教导,心性颇为成熟,这偶尔一梦还算不了什么,但连续半月皆是如此,却令景天不得不心生疑惑。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一连数日都会做此噩梦?而且每日所梦之物尽皆大同小异,姜国、龙葵,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景天穿上鞋,一边向着门外踱步而去,一边细细思索,“看那水镜之中的小国风俗人情,至少是一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

  “不,这不是最重要的!”

  景天想了想,忽然目光一亮。

  “最重要的是那座山,那座我从未见过却恢宏至极的神山,还有山上于云深不知处的仙宫大殿,以及殿中的那名道人……”

  “明天去鹤机书斋问问那老头子,老头子见多识广,应该知道那座山还有山上的道人……”

  …………

  昆仑*太上道。

  叶凝端坐在两仪道宫大殿内的云床之上,底下是一个清瘦中年男子,相貌算不上英俊,但面目清秀、身姿挺立。

  其浑身上下,有种中正虚灵的道韵流淌,显然深得道家经意。

  他便是当年的顾子复,入山后被叶凝收下的第五弟子,在其正式踏入道途第二关后,更是被亲自赐下道号,名为守玉。

  守为这一辈子的通用字,之所以道号后缀以玉字,便是叶凝希望顾子复能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玉的坚韧品质……

  如此方能在修行的道路上,不断打磨自身,走到最后!

  “守玉!”

  深邃而难以究其底境的眸光缓缓自渝州城方向移开,落在了正默默打坐的守玉身上。

  “你持我三千道尘下山一趟,往东方走,一路历练一路回渝州城,若是见到一名名曰景天之青年,便以此拂尘,度他入道。”

  叶凝口中之三千道尘,便是他手中所持之物,乃是他于近日以青铜神鼎炼化诸般奇珍而成,千变万化而威能非凡。

  今日,天机道行之修为愈发莫测的叶凝,终于算到时机已至,当下便立即派遣与景家关系菲浅的顾子复下山,前往永安当持此拂岂收徒。

  “是,师尊。”

  自入门之后,修为突飞猛进,早已跨入炼神还虚之境的顾子复,平静的睁开双眸,当下微微躬身,便领了叶凝的法旨,下山而去。

  ……

  昆仑之东,古道之上,清风徐徐而过,两岸衰草连天。

  下山之后的顾子复不疾不徐的沿着官道一路行去,此行却是风平浪静,来时横行无忌的妖魔阴鬼此刻早已销声匿迹,不见半点踪影。

  这种情形,在让顾子复稍感惊讶之余,对于那些昔日下山而去的太上道门徒之修为功德,也是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于日上中天之际,以远超来时之速离开昆仑的顾子复,便已然到了一方城池之外。

  “历阳城?”

  手持拂尘、一身道袍的顾子复心中一动,他来时曾经过这座城,但却过城未入。

  此刻,顾子复微眯着眼睛,略带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座与来时简直堪称迥异雄城……

  但见这历阳城,宛如一只庞然巨兽般屈服在平原之上,城墙之上旗帜飘扬。

  远远望去,无穷的煞气在城池之上凝聚成了一团无形无质,肉眼不可见的兵煞气场,一杆将旗伫立在煞云深处,猎猎招展,威风凛凛。

  兵家煞气,神鬼辟易!

  对于兵家煞气,顾子复并不陌生,他身为渝州城之名士,曾经在前往几座古今名城游历之时,便见过这种兵煞惊天,神鬼辟易的精髓之师。

  如,种家军!

  真正的精锐军旅,经过千锤百炼后千万将士的意志凝练成一片,令行禁止,杀气冲霄,如此方才可以形成兵煞之气。

  此乃军士心中的杀意,血气和信念凝聚而成,寻常阴邪妖鬼之流撞入其中,定然是死无全尸!

  此刻,这座历阳城之中的军卒论及精锐之处,虽然稍逊于种家军的精髓之师,但地处蛮荒,若是相较于十数年前的历阳城守军……

  二者间的差距,便又有天壤之别了!

  此时,只见那城墙之上,无数飘扬的旗帜下面,无数身披黑铁重铠,腰跨百炼战刀,宛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的精锐军卒。

  混杂着血煞之气和惊人杀意的精气狼烟冲天而起,形成了一片杀气腾腾的兵煞云气,神鬼辟易!

  煞云深处,随着一杆将旗猎猎展现,将这一切血煞之气都统摄到一起,散发着凛然兵威,杀气腾腾。

  “这历阳什么时候来了兵家之高人?竟练出了这般精兵!”

  顾子复心念一动,一时间不禁有些困惑。

  此刻,他无比地确定,在这历阳城中,绝对有着兵家高人坐镇,非如此,便无以能练出如此精锐的铁血之师!

  只是,天下间的兵家高人何其稀少,这历阳城又地处边荒,有昆仑太上道高悬于其上,无惧妖患,大宋皇廷为何会派遣这样的兵家高人来此?

  思念此处,当下,顾子复施法张开法眼,向那城上望去,这一望,顿时又另有发现,“咦?有妖气?奇怪!”

  除了这兵煞之气外,顾子复一眼便从中看到了更多,最为引他注目的,便是隐匿于其中的一道晦涩妖气!

  只见那威风凛凛的煞云深处,一丝微不可察的妖气缠绕在将旗之上,如丝如缕。

  那妖气虽黯淡,但确实存在!

  若非太上道法玄妙无比,而他又能以法眼通幽,具备洞穿幽冥的本事,否则,还真不容易发现这一丝微不可察的妖气。

  很显然,这只隐藏在历阳城中的妖孽应该是有宝物在身,又走了某些特殊关系,方才能够躲过铁血兵煞,进入城中!

  “兵煞滔天,威能不凡,明显是有兵家高人在此,然而在这滚滚狼烟兵煞之上,却有妖气附于将旗之间,显然是有妖孽混入军中……”

  顾子复轻振道袍,清秀俊朗的面庞上带有些许笑意,随即,迈动步伐,大摇大摆地走向城中,“这历阳城,还真是有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