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转瞬便是十数载光阴倏忽过,此时天下将乱未乱,将兴方兴。

  所谓天下将乱未乱,是指如今妖患渐重,虽名门正派乃至于朝廷都大力打击,但始终便如那原野之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至于将兴方兴,则是则是指……

  引来天墉城为靠山的神宗赵顼之改革,有前车之鉴以及顶尖后台后,颇见功效,宋庭朝纲微整,昔乎立根不正,自上而下,终究治标不治本!

  至于修行之界,随着大劫来临之征兆愈发明显,一座座洞天、福地乃至于小世界,渐渐封闭了与人间的联系……

  蜀山、昆仑,两极化之趋势则是愈发分明!

  近年来修行界最为轰动的大事莫过于昔日之昆仑七派,在数年前以天墉城为核心,先是组建联盟,随后一举并派……

  三年前,于多番商讨、玄都真人与蜀山高人隔空斗法,显露出自己当世罕有的绝世修为后,天墉城正式改旗易帜,更名为太上道。

  其中以玄都真人为道主,紫胤真人以及其他六派的顶尖高人为震、坎、艮、坤、巽、离、兑七府长老……此番动作,一举轰动天下!

  却说如今风头最盛的那太上道主玄都真人,早在数十年前便已名动修行界,精通天机术数,手段虽高深莫测,但极少有外人知晓。

  直至昔日之琼华残存者紫胤真人为其所邀,加入天墉城后,本就在玄都真人的打理下实力愈发浑雄的天墉城,一举腾飞,惊动天下!

  此后又得大宋皇朝之气运为臂助,太上道自成立后,玄都真人亲自出手破山伐庙,攘除奸凶,降妖伏魔,当真威风不已!

  昆仑山脉雄伟壮阔,纵然是昔日昆仑八派最为巅峰之时,也不可能将整座昆仑山脉都纳入囊中,一般都只是挑选灵气浓郁之山峰,为自家宗门之驻地。

  自天墉城崛起之后,玄都真人第一次出手,便是将整座昆仑山脉,乃至于附近群山之中非昆仑七派之道统、妖魔鬼怪、一一驱除破灭。

  自太上道诞生之后,得昆仑七派合力之助,蜀山亦稍稍显出颓势后,气势更胜的玄都真人与一众长老,更是直接宣布……

  昆仑山脉之上,不许任何非太上道又或其下属的道观、寺庙存在!

  随后,太上道主与七大长老更是于光天化日、观礼者众目睽睽之下施展神通,搬山弄石,建成一座华光万道、气势恢宏的两仪道宫,

  屹立在昆仑山绝顶之处,巍峨耸立,庄严浩大!

  …………

  这一日,昆仑山两仪道宫之中遁出一道灵光,直向雷州而去。

  灵光微而不弱,看似并不具备着太过强大的神通手段,但自其消失于昆仑山脉之外后,却是瞬间惊动了天下暗潮。

  一道道昆仑山外暗藏于此“观赏风景”的各派修士,顿时如沸腾的热水般,纷纷施展法术,向各自背后的势力传出一道又一道的讯息。

  上至蜀山,中至大宋皇庭,下及一些早已封闭的洞天世界、仅留下一个空壳子外门在这人间的各大势力,都不禁因之而动!

  雷州位于蜀山东南万里之外,那一道灵光遁出昆仑山脉、消失之后,却是仅用了数个时辰的功夫,便踏入了雷州古城!

  雷州城临海,乃是天南重镇。

  据史书记载,雷州曾属越国,楚国灭越后,在此开城建楼以表其界。百姓多以打渔、捞珍珠维生,城中店铺繁多,繁华锦绣。

  此时雷州之刺史名为云垂野,此人颇具贤能,精明实干,自他上任后,一手将这雷州城发展到如今地步,在城中的声望极高。

  灵光踏入雷州后,立时便化作一鸡皮鹤发之道人,手拿浮沉,袖里揣着一张帖子,神态平淡地行走于人群之中,道意盎然。

  其所过之处,众人纷纷退避于不知不觉间,任他自然而然地行过大街小巷,来到刺史府前。

  与一般的刺史府不同,云府位于雷州城的一个偏远角落里,不属于雷州城的繁华地带,周围都是空空荡荡石板地。

  门口两只石狮子巍然而立,铁木红漆的大门,门上高悬着一块红木柄匾额,上书“云府”隶书大字。

  据城中人所言,这是因为云老刺史喜静不喜闹,淡泊名利,不愿与民争地,但灵光所化作的叶凝之化身,却是很清楚其之真正原因!

  雷州刺史之子,云霆出生之际,便有一颗雷灵珠随之而伴生,令他自带雷电灵力,出生时便累得母亲被雷电劈死。

  随着年龄的成大,云霆周身的雷电之力越发强大,其父怕误伤了百姓,这才将府邸建在此处,可饶是如此,碍于周身雷电之故,

  云霆一直不敢近人,离群索居。

  前些时日,因雷州之内有妖邪作崇,云霆在降伏妖魔之际,过度使用雷灵珠之力,以至于昏迷之后,浑身雷电缠绕,无人能够触碰、靠近……

  云州刺史云垂野当即慌忙四处求神拜佛,请人出手相救自家这唯一一位子嗣,云家传承香火之人,而此刻的叶凝,便是因此而来!

  “站住,这里雷州刺史之府邸,闲人止步。”

  身处天南之地,云府门前的侍卫穿着举止颇具蛮族风俗,几名侍卫的腰间横跨着一把长刀,此时一人微微握刀,一人上前一步,拦住了叶凝。

  老道人淡淡一笑,旋即从袖子中取出一份帖子,递给了上前一步的那名侍卫统领,“贫道自昆仑受师侄玉阳之邀而来,乃太上道门下。”

  “玉阳?”

  那名雄武有力,左脸之上有着一道刀疤的侍卫统领一怔,但很快便回过神来,“难道是玉阳剑仙?”

  玉阳子身为剑修,虽非紫胤真人之弟子,但也受他教导,自出山之后授镇魔司之职,便迅速以一把仙剑,一颗侠义之心名动天下。

  这些年来,昆仑门下,斩妖伏魔数量最众者,非玉阳剑仙莫数!

  要是没记错的话,昨日,玉阳剑仙似乎受刺史大人的邀请,来过刺史府……

  思及此处,那名侍卫统领低头看了一眼那好像是自家刺史府发出去的帖子后,顿时慌忙拱手,神色恭敬的道,

  “原来是太上道高人,周某这便去禀报刺史大人,还请真人在此稍等片刻。”

  “可。”

  淡淡的允诺了一声,叶凝便闭上了眼睛,兀自闭目养神。

  而那名侍卫统领则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几位下属后,立刻便迅速向着府内行去。

  片刻后,云府正门轰然大开,在先前那名雄壮侍卫的带领下,一名身穿淡青云锦衣、头戴浩然巾的青年男子从中走出。

  这名青年男子年纪不大,不过十六七岁,但相貌英俊,五官刚毅,眉眼间带着的几许疲惫与落寞,更显风采。

  “不知仙长前来,云霆迎接来迟,万望恕罪!”

  云霆目光一扫,便不由自主地落于气度不凡的叶凝身上,当下他满怀歉意的微一拱手,语气温润有礼,神色平静。

  “云公子客气了,看你今日之症状,病情因是大有好转,看来老道这一趟倒是白来了。”

  叶凝化身的老道人瞬间睁眼,眼中精光一闪,瞬间洞彻玄机,在云霆的左腹之中看到了一枚紫华夺目,灵气狂暴的珠子。

  显然,那便是雷灵珠!

  “云霆之病情布有好转,但那不过微末之易、并未大好……仙长,请进,家父已在府中备好了茶水,还请仙长入府详谈!”

  云霆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眼底的一汪死水中,却是带着一丝细微的希望。

  从小到大,不知有多少名医高人被父亲请来为他诊病,但却没有哪个能治得好他的,反而是被他电死、电伤了不少……

  对于那雷电怪疾,他本是早就不抱什么治愈希望了,只是昨日的玉阳剑仙将他从昏迷中救醒后,更施法压下了他体表的电弧……

  虽然这也只是治标未曾治本,但还是令他对于治好怪疾,自死寂中升起了一抹希望!

  只是不知这位来自于昆仑山太上道门下的高人,究竟有何等本事,能为那玉阳剑仙推崇,被其邀请来为他诊病。

  心中思绪纷飞间,怕引来雷电伤到叶凝的云霆,身子刻意的向后退了一步,请这才侧身相请。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这云霆之人品,倒也不错。

  叶凝微微点头赞许,随后向前一步,轻轻拍了拍云霆的肩膀,“放轻松,不用担心,若是老道会怕这雷电之力,

  玉阳就不会请我来治你的怪疾了,你看……”

  红润有力的手指,在碰到云霆肩上之时,其腹内雷灵珠一动,瞬间便有一股雷电之力从其中传出,使得叶凝手掌微麻。

  这雷灵珠毕竟无主,即便其之等级、威力再大,可一无主之物的本能反应,又怎能伤得了叶凝?

  这点雷电,不值一提!

  “仙、仙长,你……你竟然没事?”

  被拍中肩膀后,云霆先是一惊,下意识的向后连退数步,但在见到眼前之老道面不改色,神色平静如昔后,这才放下心来。

  随即,反应过来的他,顿时面上尽皆化作欣喜与不可置信之色!

  叶凝微微摇头,淡淡的道,“你体内的雷灵之力虽然纯粹霸道,但毕竟只是无意识的触动,老道修行百年,这点雷灵之力,老道还不放在心上!”

  “这就好,这就好!”

  既然自己体内的雷电伤不了对方,而对方更有克制之法,那这位来自于昆仑的道长治愈自己的希望,可就大大上涨了不少!

  思及此处,加之久未与人如此亲近的云霆,顿时满面欣喜,在开口交谈时的语气,更是愈发亲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