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天墉城内,有曦光挥洒天地,有清风吹过道台,有古树生长于后崖,亦有道人常坐树下,悠然飘渺、自在清静。

  大地如黄玉,古木撑天,郁郁葱葱而灵机浓郁,枝叶如盖,密不透风,道人独坐其下,定光定风,愈显深不可测。

  绿荫下,刚刚遁出元神,入梦教导顾子复,授其修行之法归来的叶凝忽然神色一怔,不禁侧首,肃然而庄严的向着洛阳方向望去。

  此时此刻,天地皆静。

  此静非彼静,而是一种大清静,天上地下无弗远界,尽皆充斥着一种淡然宁静的意味,至小至大、至简至易、至精至微、至玄至妙!

  点点紫气自洛阳而出,混杂着一股飘渺之道音,于无声无息间便将整片天穹都染为淡紫,天上地下皆充斥着一股祥和的气机。

  “世间万事,无非数理在其中。遇吉凶悔各有其机,祸福可先知。

  五行金木水火土,生克先为主。青黄赤白黑五形,辩察要分明……”

  又有经文曰:“以天地之始数言之,天一,地二,始合而为三。此太极分阴阳两仪,左奇右偶,数之根乎?”

  “以元经会,三百六十运,十倍其策。四分之,各九十,因乾九也。以会经运,二百四十,运亦十倍其策……

  揲策策数,倚此而起……非拘泥天地之正数。要皆依拟其正数以生。故倚者拟也,凭蓍策以拟天地,而毫厘不失……”

  …………

  漫天紫气之中,一卷玄奥渊博的经文悠悠传响,纵然是叶凝,此时亦不由侧耳细听。

  那清越温润的声音仿佛演绎着天地至理,令叶凝忍不住全身心地沉浸入其中,大有所获。

  《皇极经世书》!

  不多时,一篇蕴含着一尊将成天仙之大能者的巅峰感悟,亦是其证道之作的经文颂毕,仿佛清泉石上流一般,

  没有在世间包括叶凝在内的任何人心中,留下丝毫的痕迹!

  任凭众生如何回忆,随着弥天盖地的紫气渐渐淡去,道音飘渺消散……遂再无法回忆起这篇经天纬地的经文中的任何一个字。

  一切的一切都宛如一场梦境!

  但众生在这场异家之中的所得却让所有人知晓,这绝非是梦境!

  没有天花乱坠,没有地涌金莲,这些都无以形容天仙级数之大能的尊贵,唯有一股馨香,非凡香、非体香,而是一缕道香……

  缠绕于九州之上,久久不去!

  正如那代表着那位证道者——

  安乐先生邵雍所领悟的天仙之本源的弥天紫气般,这清香亦是其一生智慧之精华而成,九州之中,无论富贵还是贫贱,乃至于花草树木,鸟兽蛇虫皆受此机缘!

  未来,每个生灵都将有悟得道法、修成正果的机缘,甚至在不久之后,众生必将是一个崭新的辉煌大时代!

  ……

  叶凝一边默默地感悟着《皇极经世书》,一边抬头,眸子中忽然射出两道纯紫剑气,洞穿长空,直刺洛阳区域。

  瞬间,他在那里见到了龙腾虎跃、仙鹤翻腾、瑞气祥云,更有一气八卦八相之推衍,绵绵无尽,繁衍无极,浩大无穷!

  在无数异象的正中心,一具凡俗之肉胎手中托着一卷宝书,在那肉胎之上,一气元神演化周天易术,由一至万象,再由万象复归于一,凝结成型!

  那名天仙强者、清俊中年男子模样的元神真身忽而抬头睁眸,无数符号与易术在其眼中一闪而逝,瞬间天旋地转,一切消失。

  人世间所有窥测者,尽皆在这一刻失去了目标!

  又过了片刻,重重雾气退散之后,那名天仙强者的真身——元神法象消失不见,唯有肉壳凡胎不悲不喜,淡然而坐。

  在来自于四面八方之强者的第二度窥探中,那具肉壳却是忽然间自动散作无数光羽,纷飞于九州各地,圣洁而非凡。

  每一片光羽,都是证道者以自身之智慧和大道所凝结演化出的一枚易术符号,更是一道道大道纹络之承载者,蕴含无上奥秘。

  只是这光羽仿佛存在于有与无之间,虽然在九州之上,存在了数个呼吸的光阴,但在那之后,这根本触摸不到的光羽却是瞬间散去,

  无一踪迹!

  矗立在昆仑山上,一株苍天巨木之下,叶凝心中一动,瞬间计算出那光羽总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之形态,一羽一形态,共合一元之数。

  每枚光羽都是一元数的基本之结构,而这些光羽彼此之间,又能叠加、组合、不断排列,足可形成无量种玄奥斑斓道纹!

  以先前之所得为参照,在以这一元之数的光羽所承载的奥秘不断排列、重组,片刻后,叶凝渐渐于心中酝酿出了一篇锦绣文章……

  一点虚无深处,随着叶凝的那篇锦绣文章书就,忽然间,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降了下来,肉眼凡胎虽是难以望见,

  但冥冥中的威机,却令人隐约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

  叶凝睁开法眼,仔细看去,却只见天上有一朵透明无色的火焰,仿佛灯花一般,飘飘荡荡自自己头顶而落。

  与此同时,连金丹也迸发一点阴火与之相应!

  叶凝观此赑风、阴火之能,心中之警惕感瞬间暴涨至极限,《西游记》中菩提祖师所说的三灾利害,立刻便出现在他心中。

  【祖师道:“……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而是唤做‘赑风’。

  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自己借安乐先生成道之机更进一步,想来是冥冥之中天机自有感应,劫数自发降临,引动风火大劫,欲将他烧炼成灰。

  此乃是身内之劫,感应天机所降,无法躲避。最好不要以法宝、符篆抵挡,凭自身之功行定力抵挡劫难,方为上上之选。

  他能知这一番劫难因由,也是道心自发感应所知,故而并不畏惧,只是定心静神,以自身之力默默坚持、抵挡。

  只是此火有形无形皆不是,能直入心灵,如同无相天魔一般变化无端,还能引发人之心火等诸般内火,使得人内火焚身,化作灰灰!

  是故,想要抵挡……诸火交加与劫数之下,修士只能凭本身大定力,大毅力,大智慧参悟心灵,才能消灭此无形心劫火!

  ……

  随着那无形劫火进入元神、肉壳,叶凝只觉心中一动,于恍惚中内照自身,却忽然见到,自己心灵中忽然出现一团火焰。

  这火焰灵光迸发,似乎把自己的心念都照透,念头中许多杂念都被煅烧得一干二净!

  在这无形劫火煅烧叶凝的杂念之同时,也随之而引发了叶凝本身的阴火。

  一股热气自涌泉穴下腾起,穿足心,过经脉,一点点向上烧去,令他顿觉五内俱焚,只是心中劫火燎燎的他,对此毫无感觉。

  然而若是让这阴火继续燃烧下去,恐怕真如传言那般,直透泥垣宫,四肢皆朽,五脏成灰,把千年苦行,化为虚幻!

  “太阴真水!”

  在心念于劫火中煅烧之中,叶凝忙口诵咒言,调动自己所修出的太阴真水包裹自身,同时化入那劫火之中,解其凶威,消其阳毒。

  待到心中杂念被焚烧殆尽,那一层薄薄的太阴真水,早已被这劫火灼烧的滚烫!

  只是在与此同时,这劫火也被他洗去了本身的暴戾之气,使得这股劫火之中的力量能够被叶凝轻易吸收化纳,调和自身的坎离之气。

  随着体内之阴火被化解、收归己用,叶凝顿时微松了一口气,开始倾神于心中之劫火上,不过须臾,早就得见本心的他,

  在焚尽杂念之后,很快便以大毅力扛住了劫火焚烧。

  但就在这时,忽然平地生出波澜,一股微风轻轻刮来,仿佛凉风拂面,忽然从天上将落下来,刮在叶凝身上,令得他的心神都不由为之稍稍一倦!

  叶凝很清楚赑风之危,便在于能于无声无息间瓦解人之心灵意志,仿佛春风拂面,人都生出一股慵懒之意。

  若是意志不坚,被赑风一吹,浑身上下倦怠慵懒,于不知不觉间骨肉消疏,肉身消解!

  既是先有警惕又知其能,在稍稍一倦之后,叶凝很快便警惕起来,抱神守一,不动如山,精气神三者浑然如一物……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两厢交加,劫数重了何止数倍?

  一颗滴溜溜转的太极两仪金丹在这风火二劫之中不断被焚烧冶炼,虽是体积不断缩小,但其性质却是愈发的纯一、璀璨!

  赑风之后,又是一道阴风起于叶凝之体内,此风非凡风,乃是叶宁体内的后天杂质与内魔,诸如心魔,五蕴魔,五阴魔……

  诸般潜藏身内的魔头都被阴风吹拂而出。这些个内魔平时修行时潜藏于修炼者体内,伺机发难,毁坏修行者道基。

  此时经此阴风吹拂,内魔尽去,外加赑风吹拂、劫火煅烧,这些个内魔尽数在风火中化为灰灰,金丹则在风火中愈发璀璨耀眼!

  太极两仪之金丹不朽,叶凝亦是心如大地平沉,虚空粉碎,整个人的心灵透发出一股明净,纯粹,无暇的光辉。

  默默超然于劫数之外,把握风火二劫之力,烧去旧珂尘杂,去旧迎新,于劫数中涅槃重生……

  性光发现,清净现前,抱含守一,劫数不生。

  渐渐的,叶凝体内的无形劫火,杂念乱风,都在光辉中消融。

  那赑风悄然缩小,阴火也如潮水退却,缩回涌泉穴下。

  光辉照彻周身,赑风同阴火顿时齐齐消灭。

  经此一番风火煅烧,将他身中诸魔燃烧殆尽,此后叶凝不再受心魔业障遮掩,智慧定力生发,境界更上一重楼。

  三劫渡尽,天仙在望后,叶凝只觉身上一轻,顿时少了一层束缚,这让他不禁慨然睁眼,起身作歌曰:“此丹非凡物,得之永不朽,

  此身为鼎炉,何用金石煅,

  三宝精气神,大药自非凡,

  丹成龙虎现,不容鬼神侵。”

  吟闭,叶凝面带微笑,指间摩梭着阴阳二气,脑后慧光大涨,一圈圈灵光扩散开去,简直如神佛谪世,画上菩萨临凡!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