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被乌云遮蔽,宛如深闺女子因羞于见人裹上了一层黑纱,月光在深沉的乌云中挣扎,云来云去,始终难以彻底摆脱云层的纠缠。

  在一帘月光的映照下,一家小店孤独地耸立于官道之上,周遭荒无人烟,阴风阵阵,却始终月华不断,受其之沐浴。

  店内阴气腾腾,如鬼蜮一般寂无人声,唯有一人、一尸仍保持着清醒,并即将开展殊死搏斗!

  就在女尸破门而入,即将向着顾子复扑杀而来的刹那,在顾子复体内全部神秘能量的贯输之下,这张宣纸似是被激活了般……

  墨光流转,威能冲霄,隐有刀鸣铿锵!

  蓦然间,那张宣纸于顾子复的手掌之上直立而起,锋芒冲斗霄,如同诵经一般,在仰头顺着宣纸锋芒向上之际,顾子复鬼使神差般,

  于口中低吟:“斗,牛,女,虚,危,室,壁……”

  此刻,深邃夜空中虽有乌云朵朵,亦难以遮掩这满天星斗,攒簇成团的星辰,宛如一条银河横贯漫天乌云之上,尽显星空之浩瀚与深邃,神秘。

  顾子复口中所吟唱的,正是今夜最明亮的一片星斗,北方玄武七宿,在那片星域之中……

  一颗颗晶亮庞大的星球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律缓缓运转,无数的星辰隐隐组成一个龙头,龟身,蛇尾的玄武法相!

  此时此刻,随着宣纸的牵引,北方七宿中无数星辰运转,横跨银河的庞大玄武法相似乎在缓缓舒展身体,摇头摆尾。

  一股冷冰无情,极尽锋锐,阴煞肃杀的罡煞之气,带着丝丝冷幽幽的星芒,突然自九霄而落,没入宣纸!

  刹那间,顾子复手掌一颤、瞬间松开,极致的冰冷与锋芒,瞬间令他骤觉浑身冰冷,寒彻骨髓。

  原先尽显逍遥之意的宣纸,随着此时汲取的北方玄武七宿星力……

  瞬间于墨色流转之间,自动化作一弯透着滔天锋锐与杀气、如冷弦勾月般的寒煞神刀!

  此刀一出,在滔天锋芒的威慑之下,那名女尸瞬间便如被定住一般,虽保持着前扑之状,然却是再也不敢有分毫靠近之动作。

  “嗬嗬嗬……”

  随着僵尸化被破坏的女尸之面孔上,明显有着迟疑与恐惧,它于喉咙中,不住地发出阵阵嘶哑的吼声,似是恐惧的前提,又仿佛是在威慑!

  命保住了!

  顾子复于心海中掠过一抹狂喜,但很快被压下,在这种危机下,他必须保持冷静。

  原本令他寒入骨髓的宣纸,随着化作神刀之后,便再未给他此感与危机之意识。

  这让他心中迟疑着,却是不禁缓缓探出颤抖的手掌,想要操纵或者说影响到这柄神刀!

  ……

  此刀,北宿三阴戮妖刀!

  这是道门中的一门杀戮秘法,修炼起来并不困难,但威力不小。

  此法讲究的是沟通玄武七宿,接引星光入体,快速贯通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经,手少阴心经这三大经脉。

  三阴之名便由此而来。

  三阴贯通后,便能将玄武七宿的煞气化成刀罡,储存在这三条经脉中,挥手之间,刀罡煞气纵横,无坚不摧,斩鬼摄神。

  戮妖刀者,屠戮一切妖异之物,两者合二为一,便成北宿三阴戮妖刀神通。

  这是叶凝在知晓顾子复离家求道之时,于无声无息间,在昆仑山上隔空烙印于宣纸之上的一门速成神通,为的便是保护顾子复。

  ……

  “去!”

  此刻,带着几分惊喜的,顾子复尴尬的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掌,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竟隐隐能够操纵这柄北宿三阴戮妖刀!

  ‘原来这神刀可以用意念操纵啊,这就是仙家妙术吗?我还以为是飞刀呢……〣(??Δ??)〣……’

  在震惊与尴尬之际,他撇了一眼那僵立于原地、畏缩不前的女尸,目中闪过一抹厉色,直接以话语和意识同时下达命令。

  嗖!

  一弯如上弦勾月般的神刀带着阴煞肃杀之气,瞬间破空而出、一闪而逝,无需任何牵引,便精准无比的直接没入女尸的眉心正中!

  哧!

  女尸做势欲挡,可其手还未抬过下颌,北宿三阴戮妖刀便已没入女尸之眉心,随即,一道酷烈无比的北宿罡煞之气……

  宛如出闸凶兽一般,带着极致的破坏性自眉心而外,在女尸的体内横冲直撞,无比地粗暴,无比的凶残……

  直似无数的钢针在其眉心之中发生爆炸、向外攒刺,瞬间便将女尸的大脑乃至体内五脏六腑以及经络通通摧毁!

  在这一过程中,女尸体内之残魂以及其所汲取的月华阴气,乃至于那无名邪修于其体内所布下来的种种手段,于之同时通通被撕成粉碎……

  不见伤痕不见血,一点锋芒破体出!

  北宿三阴戮妖刀无声无息的再度出现在顾子复的掌心,悬浮于凌空三寸之上。

  女尸则无力的仰面倒下,虽无有半分鲜血流出,但周身之僵尸化的种种异象,随着其体内阴气被摧毁,通通恢复如常。

  此时此刻,从外表上看,除了她额上所扎的生丝绸子于眉心正中处,有着一丝隐不可见的裂痕外,一切便尽如尸变之前!

  …………

  周家老店百米外,一处山坳洞穴之中,几点油灯悠悠泛光,竟是墨绿之色,点点腥红与尸臭横杂,令人作呕!

  一名身穿灰袍,颌下鼠须三缕的干瘦邪修,原本正端坐于法坛之上,默默掐诀念咒,此时随着那女尸被北宿三阴戮妖刀斩杀,

  邪修立时有感。

  “是谁动了我的……”

  邪修忽然睁眼,那双三角眼中射出不尽的疯狂与愤怒,乌唇黄牙开合间,忽见其眉心一点血光渐渐流下……

  紧接着,他那干瘦的躯体好似吹了气般疯狂暴涨,仅两三个呼吸之后,便在“轰”的一声中,那邪修以及身下的法坛乃至这个昏暗的洞穴……

  通通于星光杀气殛爆之下,炸成一团血肉模糊的残骸!

  轰隆隆的洞穴倒塌之声,彻底打破了周家老店的寂静,阵阵之呼噜声、梦话声不绝如过安,更有人因这而惊醒,但又随之而再次睡下。

  夜幕下的荒郊野外,不管发生了什么,可都不是他们这些小小屁民该管的,再睡会吧,明天还得继续干活呢!

  ……

  “吱哑~~”

  将那外表看不出什么伤痕的女尸搬回对面的灵床之上后,顾子复关上门,一连洗了三次手,又默默点了几根香,这才盘膝端坐床上,

  准备研究一下这柄神刀……

  从外表上看,这柄刀根本看不出与纸有任何关系,顾子复屈指弹于刀背之上,所发之音,竟是金属之嗡鸣!

  此外,其之锋芒,纵是吹毛断发亦难以形容其之无坚不摧!

  “仙家之妙术,果然非凡!”

  一番毫无所得的粗浅检查后,顾子复不禁满面喜色,赞不绝口。

  “再试试意念……”

  心中一动,顾子复以意念驱使神刀,北宿三阴戮妖刀瞬间化作一道道弧线划破虚空,他能听到一丝极细微的破空声,却见不到刀影!

  冷幽幽的煞气,随着神刀挥舞之间,令这间屋子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在以意念控刀的测试中,不久之后,顾子复再次告以失败,他的意念控刀仅仅只能对其进行一些粗浅的操纵,根本无法深入、细微。

  唯一之所得,便是试验出北宿三阴戮妖刀……其之速迅若风雷,其之利无物不摧,其之准随心而至!

  皱紧眉头,顾子复想了想,不禁再次施展起自己这几日最为熟练的念诗以及诵经之法。

  只可惜这种法门还不如先前,北宿三阴戮妖刀根本一无所动!

  “传说中的法力已经耗尽了,现在连诵经与念诗都不能奏效么……”

  顾子复仔细的回顾着自己先前的经历,思索了片刻后,他之眼前不禁忽然一亮。

  翻身下床,当下,顾子复将自己先前遭遇女尸之后的动作一一演来,可惜在神秘能量耗尽后,高冷的北宿三阴戮妖刀对之根本一无所动。

  “斗,牛,女,虚,危,室,壁……玄武神游过北冥,北斗七宿上我身……”

  神刀恍若未闻。

  “七煞真罡贯太阴,寒煞星光入我身,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赦!”

  神刀不动如山。

  ……

  “还是不行。”

  百般手段施尽,却依旧失败的顾子复轻叹了口气,望了望窗外的月色,便准备将此刀收起,再睡一会儿。

  可就在他心中升起那一抹收刀之念时……

  北宿三阴戮妖刀,瞬间化作一道冰冷无情而又锋锐酷利的肃杀气流,自手拇指尖端的少商穴,直接冲入体内。

  顾子复不禁打了个寒颤,衣衫之上,竞隐隐有寒霜凝聚!

  那股气流瞬间经过沿手部上游,过鱼际穴,到达列缺穴,在女尸体内霸烈无比的罡煞之气,此刻却乖顺无比。

  于冲关破穴之际,虽然是令顾子复疼得几乎就要惨叫出声,但却并未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股凶横阴冷的罡煞之气,此时宛如钻头般,强行在顾子复的经脉之中开疆拓土。

  “轰!”

  一瞬间,阴煞肃杀的罡气便接连冲破列缺穴冲破,最空,尺泽,侠白,天府,云门,中俯等大穴,直进肺脏之中。

  一入肺腑,这横行霸道的罡煞之气便如刀割般不断冲击,让他生出一种肝肠寸断的痛苦之感。

  旋即这股罡煞之气又穿过肺脏,过膈肌,下胃,环绕大肠,最后又游上,停在中焦,将整条手太阴肺经全部贯通。

  “噗!”

  一口辛辣滚烫的逆血喷出,浑身冰冷刺痛的感觉,令顾子复不禁生出一种自己的身躯早已千穿百孔的错觉,使他眼前一阵昏黑。

  但就在此时,所有之痛苦尽数脱离而去……

  这道罡煞之气,无需他人之运劲压缩,便自然而然的在顾子复之体内,凝成了一枚鸽卵大小的青黑色小球!

  紧接着,青黑小球之外,叶凝昔日书写那首道诗之时,所凝聚于笔下的癸水之气,此时随之而向外散逸而出。

  点点癸水之气,在手太阴肺经之中,将其凝炼成一枚柔和而坚韧的的“鼎炉”,仿佛刀鞘般将那无形玄刀、青黑小球约束在内。

  随后犹有余力、还剩下些许的葵水之气,化作一股湿润灵流游走周身,修补着顾子复身上、因强行冲关而出现的些许细微损伤。

  此外,还顺带着将顾子复的身体再度淬炼、温养了一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