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95章:有邪修,炼尸成僵,吹气杀三人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银色的月华洒落在地面上,仿佛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正如古诗所言,明月地上霜。

  顾子复默默的站在窗前,月华如水,洒遍全身,一张宣纸正被它展开,摆在胸前,口中则不住地默念着那首诗与自己先前所得的道经。

  随着道经念动,他那带着些许恐惧的心再度缓缓静了下来,渐渐由静而生定,逐渐可感应到自己体内所拥有的那股神秘力量。

  此时他的五官之灵敏度度急剧扩张,他不但能听到隔壁传来的声响,更是通过五官的协调组织与及自己脑海的编译,

  再加上对面房间内突然层层暴涨的阴气,将其化作一幕幕场景!

  那幕场景,骇然是……尸变!

  ……

  月上中天。

  皎洁的月华宛如水银泄地般遍撒银辉,寻孔便入,不但照在了顾子复身上,更沿着窗棂,照进了周老翁停灵的那处小厢房。

  在月光的照耀下,躺在灵床之上、盖着纸被的周老翁的儿媳,却是因之而渐渐发生了异变。

  “嚓嚓~~”

  灵床之上,切切之细语声响得欲发嘈杂、讯急,蚊帐与纸被亦是随之而迅速震动。

  四名已经睡着的行商中,有一人正于朦朦胧胧之际还未完全睡熟,他睡得浅,此时听得灵床上嚓嚓有声响,

  不由得渐渐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向那处望去……

  此时此刻,但见灵前灯火通明,但却不再是先前的昏黄温馨,而是变得一片惨白,在其之下,那人入眼之处、所见之物,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蚊帐之中,此时突然探出一双雪白手爪,五指如勾,轻而易举地掀开被子与蚊帐,随后,一身白衣的人影,渐渐起身,下床站了起来……

  紧接着更如梦游一般,女尸摇摇晃晃的,慢慢走向了行商四人所在的里间……

  女尸那具僵硬的身躯在行走之时,摇摇晃晃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笨拙的孩童,只是再配上她那阴森恐怖的扮相,

  却不会令人感到可爱,只会带来无尽的恐惧!

  那名行商吓了一大跳,他用力搓了搓眼睛,随后再向那处望去,此刻,但见一具女尸身穿寿衣,面呈淡金色,额上扎着生丝绸子,渐渐向他们走来……

  打破迷糊,真正醒来的行商立刻便知道,这不是自己看模糊了眼,而是那具女尸,真的复苏了!

  脑海中如电光银蛇闪过般做出如此判断后,他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躺倒在床上,被子盖过大半面庞,只留一线在外偷窥,心脏跳得好似雷霆鼓动一般。

  在那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女尸的变化越来越大,如果说先前她还略具人样,面貌清秀,身材玲珑,那么此时,其面容便狰狞得逐渐向着鬼神进化!

  女尸原先伸出的手掌,只是苍白、僵硬如死人,然而现在,却是渐渐转变得漆黑如墨,那利爪在不断的生长着,流动着闪耀的光泽……

  被胭脂遮盖的、宛若金纸一般的面庞上,此刻却是渐渐透出一丝丝,越来越明显的铁青之色!

  她原本裸露在外的惨白皮肤,此刻有一根又一根、坚硬如铁的白毫密密麻麻地钻了出来,逐渐覆盖周身。

  所谓僵尸者,六道所弃,不入轮回,不在三界六道五行的范畴之内,乃是天地厌弃的不死之躯。

  又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僵尸的形成却是因为死去的人多了一口气,一口不平气堵在了心中,将死者的灵魂拘役在体内,无法进入鬼界轮回。

  那女尸本身应该非常不一般,此时再加上阴气汇聚的环境,又被月光照耀,吸收了月华之力,她竟是在那短短的几十个呼吸之间,

  一举化为了僵尸!

  僵尸的自然演化何其困难,何其漫长?天时地利缺一不可!然而这女尸却能在短短一夜之间,由刚死去的死人化为僵尸……

  纵然她本身有着不同寻常之处,但速度如此之快,仍是……

  不符合常理!

  显然,她的这般变化,定是有邪修在中间插了一手!

  不过在场的几人包括另一边的顾子复在内,都非是修行界之人,自是不明白其中之缘由究竟,

  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到铺前,俯身对着早已酣睡的三名商人,依次吹了三口气!

  在三人之后,方才轮到那名醒来的行商。

  此刻见那女尸逐渐靠近,那名行商早已将眼睛闭得死死的,更偷偷用被子蒙住头,连气也不敢喘,只是在被窝中,满怀恐惧的小心等候着女尸的到来。

  不多时,女尸果然过来了,就像吹前面三人一般,也向他吹了三口气,三道阴气随之而入,令他的身体,忽然变凉了三次。

  不过不同于早已睡死的其余三人,他一醒来,血气运转间,阳气却是更胜于其他三人,再加上女尸才刚刚僵尸化……

  因此,这三口气并未害了他的性命!

  片刻后,待到那脚步声逐渐变淡,行商于心间暗暗计量着,自觉那女尸应该已经走出了房门,又听到纸被再次传出细微的声响,

  这才带着几分恐惧的、慢慢伸出头来向外偷看。

  时至此刻,他的身体已然回暖,只是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这一过程他却是浑然不觉。

  慢慢探出头,偷偷窥测那灵床的行商,却是正好见到那具女尸,正如先前他们初进这间厢房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再无变动……

  呼!吸!

  尸变,这是尸变!

  呼!吸!

  缓过一口气,自觉逃过一劫的行商,面色惨白泛青,此刻紧捂着自己跳得几乎就要炸裂心口,脑海中却是不断的环绕起来那两个字,

  昔日见过与听过的种种与之有关无关的惨相,与此刻一同扑面而来,吓得他缩在被窝中不住地颤抖,却又不敢出声求救。

  片刻后,恐惧略淡了些许的那名行商在被子底下,悄悄用脚,轻轻蹬了其他三人几脚,只是那三人却依旧如睡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这让他心中更为焦急与恐惧,当下,他再度稍稍用力的、不断的向着三人蹬去,在这一过程中,他的力量不断加大,

  直到那灵床之上,似乎又有异响泛起,这才令他瞬间屏起了呼吸,缩在被窝中,一动不敢动!

  又过了十余呼吸,女尸未曾再来,那三人也无半分醒来之感。

  恐惧达至极限的行商,再不敢叫唤他们,只得准备独自逃走!

  行商悄悄起身,只是当他刚拿起衣服,嚓嚓声,又响了!!

  行商赶忙连带着衣服把头缩入了被子里,背对外面,片刻后,随着声音不断靠近,他隐隐感觉到那女尸又走到了自己床前,

  这次连续向他吹了好几口气,才缓缓退走!

  女尸吹出的阴气,近乎冰封了他的躯体,但因恐惧而急速跳动的心脏与流转的血液,却是逐渐使之回暖,而在这恐惧之状况下,行商的大脑却是半分也未曾察觉。

  少倾,又过了一会儿,待到那灵床之上,再次传出异响,并且渐渐停歇,行商此番已然知道,这应该是那名女尸再次躺了下来。

  当下他将头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只是慢慢的在被子中摸到衣服,随意的穿戴好,默默等候。

  此番,片刻光阴之后,当行商心脏的跳动与血液在体内流动,几乎就要迸裂、传出之时——他猛然一跃而起,跳至通铺外

  不管不顾的,直接光着脚就像发了疯一般,向外面拼命的跑去!

  “嚯!”

  女尸瞬间起身,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面庞再度变得一片狰狞,做出种种恐怖之象,简直如恶鬼在世,阿修罗显威!

  不过,纵然她再不凡、再诡异,但也终究也才是刚刚化身僵尸,因而等电离开帐子时,那名行商早已推开房门跑了出来!

  “救命、救命、救命~~”

  倒吸着迎面而来的狂风,行商一边跑一边狂呼大喊,求人救命,然而此刻,这店内的一切,都如鬼蜮一般毫无回应,

  只是一片的黑暗与死寂!

  如此再三狂呼,救命之人没到,但那句狰狞的女尸却是跟了出来,原本准备去摇醒店主周老翁的行商回头了这一幕,

  顿时吓得魂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再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与浪费,直接推开大门与篱笆,疯狂的向着阳信城、县城之方向狂奔而去!

  只是当他在黑暗中跑得腿都快要断了、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之时,偶然回首之刻,他却是突兀的发现,那具女尸,竟并未跟上!

  “**,俺干你***”

  松了一口气的行商,于恐惧与疲惫之下破口大骂,不但是那女尸上下十八代,便是周老翁也被他骂了个狗血淋漓。

  行商渐渐减缓速度,却仍不敢停下,继续向前跑步,最终慢慢减至步行,他没再去县城,而是向隐隐可听到诵经之声的道观行去。

  ……

  在行商狂奔出逃之刻,女尸出了小厢房后,原本准备追去的“它”,却是忽然转身,面向顾子复所在之地,

  不住地迸发出,阵阵沙哑粗粝的吼声!

  顾子复刚刚步入修行之殿堂,历经灵气冲刷身体,此时正默默尝试调转体内神秘力量的他,周身血气旺盛而沸腾。

  在女尸眼里,如果说行商是一盏油灯,那他便是火炬!

  火炬之光,瞬间将那油灯照射出来的光芒覆盖,女尸便渐渐随之而来,本能的向其行去……

  厢房内。

  感应着较之于先前再度暴涨了数倍的阴气,此时在那小厢房内走动数周之后,随着一名行商的狂奔外逃,女尸却是向他而来……

  顾子复神色微变,但旋即恐惧便被它压下,此时此刻,恐惧于他而言,有害无益!

  下一刻,引他入道之道音,毫无掩饰的被他大声诵起,同时体内的那一道神秘能量,被他拼命地向着手中之宣纸输去……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

  那股原本并不怎么听他使唤的神秘能量,此时亦似乎是察觉了他的危机,随着他的意志,不断的流向宣纸,使得宣纸之上光芒大放,

  湛湛如玉,墨色流转如龙蛇!

  “轰!”

  大门被暴力推开,一具狰狞得已不成人形的女尸,带着阵阵之阴风,向顾子复飞扑而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