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姑娘……你怎么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一人在小道上赶路?你可知最近这天下不大太平,特别荒郊野外,那可是危险的很……”

  心中微松了一口气的王冒,快步走到那名女子身前,一见那是一个十几岁的漂亮女子,心中顿时好感大生。

  “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一个人赶路也太危险了!你这是要去哪?顺路的话,不如让我来帮你拿一点,你可以与我和先生一同上路,这样安全点!”

  身着朴素灰衣的女子转身撇了王冒一眼,就要继续上路,只是不奈王冒见此女相貌姝艳,因此又是一个转身,拦在了那女子身前。

  “妾与君从未相识,不过一陌路相逢之人罢了,君如此问妾,又有何益处?”女子顿下脚,眼波流转之际,自有万般风情,将王冒迷倒。

  “难道与君倾诉衷肠,君便能为妾分忧?化解烦愁?”

  “天下何其之大,你我能在次相遇也是缘分……你说,如果我能帮上忙,小可绝不推辞……”

  王冒闻言,顿时目光微动,不过顾及渐渐走过来的顾子复,他掩饰性的拍了拍肚子,做豪爽状笑道,“再者,正所谓一人计短,

  二人计长,你说说,说出来就好了,就没那么痛苦了!”

  那女子似也见到了不疾不徐、踱步而来的顾子复,眸中不禁闪过一抹诡谲,她随之低下头,用悲伤的语气,苦涩的道。

  “妾命多桀,苦不堪言!”

  “爹娘昔日贪图钱财,将我卖予村中富庶老翁当妾,那人年老体衰也就罢了,可他家主母实在太过狠毒……呜呜呜……”

  说到这里,那女子眼眶一红,似是忍不住了,几行泪水便随之而下,口中呜咽难言。

  “主母妒忌妾之容颜,每天早骂晚打,日复一日,百般折磨……昨夜之折辱,妾实在不堪忍受,因此于午夜自小门奔逃而出……”

  王冒闻言,心中怜爱之意更是大生,“世间竟有如此狠毒之人?竟如此虐待一弱女子?!姑娘,你莫要慌,有王某在此,绝无人再敢如此侵犯姑娘!

  不过,姑娘你既是趁夜奔逃,想来难以回娘家,不知姑娘未来做何打算,去往何处?!”

  女子微微抬头,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娇俏面庞,稍稍侧身对着顾子复,半是哭泣,半是哽咽,惹人心怜,亦引人心动。

  “妾平生未出家乡,只因昨夜无以忍受那般折辱而慌忙趁夜出逃,故以一腔勇气向前奔行,不曾回头,然时至今日,天地茫茫,妾却无有归宿……”

  自后方而来的顾子复,好似没看见那女子的暗示般,面上一派淡然,只是目光于其周身一扫,旋即落于那名女子怀中所揣着的包裹之上。

  那包裹分属锦缎,无论材料还是绣工,虽算不上上品,但也还可以,至少——绝非一般乡村富户所能拥有。

  此外,观这女子之言谈举止,显然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而她那白嫩无茧的手掌,更是表明她平日虽算不上娇生惯养,但基本也没干过什么重活。

  还有以那锦缎包起的大包裹,里边应该放了不少东西,但包的很整齐,一看便非是慌忙之下所为,而是早有准备……

  显然,这个女人在撒谎,她的身份绝对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

  顾子复如今一心求道,连自家亲戚都不打算管了,此刻又怎么可能不管这么一个明显在撒谎、几乎代表着麻烦的女人?

  因此对于那名女子暗暗求救的目光,他只是状若未闻,神色淡淡的,独自一人向前行去,同时在心中将对于那王冒的评价再次调低。

  “姑娘,这样……”

  王茂倒是没有发现顾子复乃至那名女子的神色变化,只是高高兴兴的道,“如今午时快到,不如你与我以及顾先生一同结伴前行,

  正好,再走几步便是我家,不如你去我家吃餐午饭,到时候再想想还有何去处?”

  那女子微微颔首间,见顾子复渐渐远去,眸子中一抹不甘一闪而逝,但口中却是千娇百媚的谢道,“多谢王公子。”

  王冒顿时一笑,口中此番却是带着些许欣喜与自在必得,“姑娘换我继之即可,何必这么生疏?来,包裹给我,我替你背!”

  “妾出阁之前姓朱……”

  随即,二人便于这光天化日之下、官道之上,稍稍打情骂俏几句,这才向着快要走远的顾子复疾步行去。

  ……

  这王冒之家,便在官道之旁的一座名为“瑾村”的小村子之中,正如他先前之所言,路途并不遥远,在午时之前,三人便已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顾子复在这村中转了一圈,便迅速了解到——

  这座村子中的村民大都姓王,分数一族,王冒身为秀才,在村子中地位不低,不过风评一般……

  至于王冒的妻子陈氏,相貌虽是一般,但却着实是一位贤妻,家务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对于顾子复亦是相当尊敬。

  甚至就连王冒一回家,只稍稍与她和顾子复寒暄一番,便与那名朱姓女子一同钻入书房,直至午餐之时方才出来……

  陈氏的面上,却依旧不见半分怒色。

  或是习惯,或是心胸开阔,无论如何,在这时还能将王冒服侍得一无巨细,不出半分疏漏的,这陈氏,确实是位贤妻!

  望着桌子上丰盛的食物,再瞥了一眼一边眉眼之间、隐隐阴郁湿润的朱姓女子,以及面色略带苍白却难掩春色的王冒……

  顾子复摇了摇头,彻底将这王冒的评价拉至谷底,同时对于那朱姓女子些许疑惑,此时亦是一扫而空,看其这般姿态。

  此女要么是是大户人家的陪嫁女,要么就是个爬床的丫鬟!

  “先生,您真不该那么早就从书房离开,朱姑娘虽未师从大家,但琴棋书画、古今杂谈,均有所通晓,而且性情娴雅,与我有缘。”

  王冒苍白的面容上涌起一抹红霞,“我与她先前在书房论道之时,总能谈到一块,且颇得所获,朱姑娘,当真是我的良师益友……”

  “哦。”

  顾子复闻言,倒是不由目光一动,向那低下头的朱姓女子望去,却只见对方此时忽然略略抬头,眼眸澄若琉璃,肌肤苍白若雪。

  其抬手抚鬓之际,更是风情万种,宛落画中美人!

  “原来顾先生便是大名鼎鼎的鹤机先生,妾之学问在先生面前,实不值一提,继之如此夸赞,当真羞煞妾矣。”

  朱姓女子抿唇一笑,略带羞涩之意的望向顾子复时,更显俏丽多姿。

  顾子复正待转首,却是忽觉那朱姓女子脸若桃花,眉弯新月,朱唇皓齿,娇媚万般,竟隐隐令他有所心动,难以移开目光……

  只是在这时,他怀中那一纸书帖隐泛光泽,有一股冷冰无情、极尽锋锐而浩大阳刚的冷流,及时透体而入,瞬间驱散些许梦幻……

  复眼再看,美人依旧是美人,只是再无先前那般勾人魂魄之娇媚,亦再难以动摇顾子复之心防!

  顾子复心中如瀚海卷波涛,心念百转间已是骇然至极,只不过面上却不见半分神色外显,而是一派恬淡自然、恍若无物的移过目光。

  顺便做势,继续侧耳倾听王冒的夸赞。

  这般摄人心神之邪异手段,还有书帖的异动,难道……眼前那千娇百媚之女,竟是阎王殿内恶鬼,虎狼穴中妖魔?

  心中思绪急转间,顾子复迅速便自那朱姓女子身上寻到了数个破绽,再回眸望了一眼面色苍白、明显精元大损的王冒……

  顾子复心中更是大动,先前身在局中,是故从未对其产生过如此之质疑,因而一直虽隐隐有所察觉,但却未能真正明了。

  此时石破天惊,跳出局外,那妖魔之手段,在此时看来,便如掌上观纹,自无半分疏露!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