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89章:斩却俗缘求大道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子复,昆仑距渝州路遥且远,妖患众多,你真要随那位仙长,抛却家私、宗族,入山修行?”

  眼见得叶凝化作一道紫霞,于这鹤机书斋之中消散无踪,再看着一脸虔诚的老友,景逸慌忙向前一步,疾声问道。

  “景兄,你看……云收雨霁,天晴了!”

  指着门前的晴空,顾子复轻轻地道,“景兄,你是知我的,人世富贵、纸上功名,于我而言,终不过花间露、水上沤。

  我上无父母,下无子女,身无累赘,两手轻轻,岂非正是寻道之时,求道之身?”

  言及此处,顾子复愈发兴奋起来,他凝声言道,“道长未来前,我便有所觉悟,只是那时天地茫茫,大道浩浩,我不知如何寻觅,

  因此寄情于山水之间,寻得一时逍遥,今日得道长箴言开示,却是终于令我明了前路何行,何为真逍遥,大自在。”

  遥望着门外被雨水冲刷得晴朗而干净的天空,景逸于心惊震撼之余,亦是难免哭笑不得……

  平日里饮酒作诗之时,怎没见你有这般困惑?还天晴了,难道你以前的人生,都是昏暗的雨中不成?!

  “子复!非是我阻你向道之心,只是……这世间岂有不孝之神仙?”

  轻叹一声,景逸直视着顾子复的眼睛,沉声道,“顾家在渝州城传承千年,虽不及唐家之富贵,却也长代簪缨,书香传家。”

  “顾家历代祖辈,辛辛苦苦传承至你,你真忍心断掉顾家列祖列宗之香火?别人入山修行,犹有苗裔留存,你总不能让你这一脉……

  连根都断了吧!”

  景逸是真的和顾子复交情极好,甚至将其当做亲兄弟,才会如此直言相劝。

  “若是如此,不论你修行有成也好,还是最终入土轮回也罢,你怎有颜面去见顾家的列祖列宗?!”

  “一子成仙,九祖超升。怎么对不过先祖?况且空到无根,是为太空……孤坟垒垒,难道尽是乏嗣之人?佳城郁郁,未必定有儿孙之辈。”

  顾子复眸光深邃,显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才道,“相传张公艺有九男二女,郭子仪七子八婿,窦燕山五桂联芳,刘元普双萼竞秀……

  这些人都是子孙繁盛之辈,然而到现在,又有几个儿孙在那里?依然凄风冷雨,荒台古墓,愁云满天,蓬蒿遍地,

  岂不是有无都归于空!”

  “顾子复!你连祖宗都不要了?”

  景逸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老友,简直难以相信这番话语出自自家老友之口,“那你这间鹤机书斋呢?

  难道也不管了?!又或者说与你顾家万贯家私一起,去喂饱那些贪官污吏之满肚肥肠?令亲者哭,仇者笑?!”

  “景兄!人生在世不过是数十年光阴,看似漫长,实则仅在电光火石之间,若须臾随起随灭,如梦幻非实非真。”

  顾子复沉声开口,速度越来越慢,思绪越来越急,显然这些都是他发自内心的话,并无半分虚假,“大厦千间不过夜眠七尺,良田万顷无非日食三餐!

  空有许多美味珍肴,枉自无数绫罗绸缎,转眼之间无常来到,瞬息之内万事皆休!时至此刻,荣华何享?金钱何用?能换生死否?”

  直视着眼前的好友,顾子复的目光炯炯有神,直到景逸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后,他方才松弛下来,微叹道,“若如此,当真枉自为人一场!”

  景逸长叹了一口气,复又敛去怒容,自己再三相劝,都不过这么一个结果,时至此刻,他终于知道自己这位老友已是打定主意,再无退转之心。

  “你之身躯,来自父母精血,祖先传承,既是入山求道,岂能断绝?”景逸心中思绪急转,既是劝不动好友,那他也只能为老友算计,料理好后事。

  “顾家尚有几脉旁枝,这些年来因你而显贵,若是能从中转一人为你之螟蛉……以庶入嫡,他们肯定愿意,如此,倒也可继承你这一脉香火、家私……”

  “景兄既如此为我谋划,子复又非狼心狗肺之辈,自然愿尽数听从之。”顾子复微微一笑,自家这位好友也是慧根深重之人,只是尘念蒙心,未能得见真知。

  “既是如此……”

  景逸蹙着眉头,当下将桩桩件件之事一一道来,末了才叹着气问道,“何处不是修行之所?难道就非要入山寻道不成?子复……

  你这一去,失了顶梁柱,这些年好不容易才兴旺起来的顾家,恐怕要因之而声势大衰,而唐、陈几家可不会因之而轻易放过顾家!”

  “无妨,德不配位罢了,早日收缩,名位、体量相配即可。”

  顾子复的声音很平淡,显然是早已看穿了一切,人情相见不如初,多少贤良在困途?堪叹眼前众亲族,谁人肯济急时无!

  再度深吸了一口气,景逸无奈苦笑,道,“真是不知出家修道,荒山野岭的有何乐趣,竟能让你如此之……癫狂!”

  顾子复大笑着吟道,“象简金鱼浑已矣,芒鞋竹杖兴悠然。有人问我修行事,云在青山月在天,君可愿随我行去?乘风自在逍遥仙!”

  “行了行了,你就别蛊惑我了,我不是那块料子。”

  景逸无奈地道,“此去昆仑,路途遥远,想来你也不急在一时,便等家事,处理好了再走吧……”

  …………

  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趁少年,瞬息之间,数日已去,在景逸的帮助之下,顾子复终于料理好了顾家旧事。

  顾家支脉因顾子复之名气方而逐渐显贵,此时听得主家嫡脉想要收一螟蛉义子,好传承家业,在那万贯家私的吸引之下,自是无人不可,无人不允。

  只是顾子复与景逸二人所需要的乃是传承顾家家业之人,因此在一中旁支弟子之中精挑细选,方才选了一位肯脚踏实地,忠厚又不乏精明之人。

  正所谓——金银财宝等恒河,不及道功值价多。财宝虽多终用尽,道功万古不消磨!

  顾子复本就是大方之人的,此时更是要出山求道,为避免招来豺狼虎豹,更不会吝啬些许财务,这些时日以来——

  他广撒财物,上下打点,为渝州城铺桥开路,又新建道观、养善堂,施粥场……

  如此一番行事,虽是令得渝州城内外权贵满目愕然,顾家众多子弟心疼不已。

  但待他正式准备外出“游历”之时,万贯家私传到那位螟蛉义子手上时,已只剩下顾家之祖业!

  这虽仍是好大一番财务,但竖起清名后,却已不足以引起渝州城之权贵的贪婪之心,已至于成杀人越货之事。

  如此一来,万般皆定,有他上下之打点和昔日之朋友照顾,想来顾家也是无碍,而那螟蛉义子得他手把手的教导,亦能承继家业……

  于是,便在那一日,他写了一封信,令螟蛉义子亲自送到永安当,自己则是在其之后,脱掉锦衣绸缎,换上一身青衣道袍。

  带着叶凝留下的那一纸小诗与些许换洗之物、两三银钱,便自正门而出,于门口处望着顾家匾额吟诗一首,随即头也不回的向西行去。

  “文章盖世终归土,武略超群尽白头。不如静坐蒲团上,炼就龙虎永无忧。”

  ……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