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宫殿五云间,羽服黄冠缀晓班。诏许群臣亲受籙,步虚声裹认龙颜。

  “咚、咚、咚……”

  文德殿内,来自昆仑的守静道人等人已然退去良久。

  然而神宗赵顼却依旧端坐于髹金雕龙木椅之上闭目沉思,久久不见离去,除龙案之前的紫衣内监李宪外,也未曾再诏他人前来服侍。

  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檀木嵌金盘龙御案,珠帘之后,赵顼面上不见喜怒,只是一片深沉与莫测。

  半个时辰之后,天光东移,于殿内洒落点点黑影,相较之于殿外的大日烛照,焚尽苍穹,阴凉而昏沉的文德殿内,便愈发显得深沉与冰冷无情。

  仿佛与外界,并不处于同一片区域!

  “启禀官家,朱提点请见。”

  又过了片刻,殿外终于传进一道阴柔而悦耳的声音,令得殿内的赵顼瞬间睁开双眸,停下了敲击着玉案的手指。

  “宣!”

  中气十足的一声轻喝,瞬间一扫文德殿内的阴凉,便是那紫衣宦官李宪,也不由在此刻抬起了他那再度低下的头颅,眸光锐利无比的向着外望去。

  “臣,钦天监提点朱智卿,叩见官家,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步跨入殿门之内,行至赵顼身前,口中高呼着万岁、万万岁之语,朱智卿便直接向着赵顼,以大礼参拜。

  “朱卿快快请起。”

  赵顼满意的伸手示意,不用他开口询问,下方的朱智卿在起身之后,便相当机灵地将自己一路之上在昆仑山、在天墉城中所亲眼目睹的状况,一一到来。

  “官家,臣奉诏驾驭风雷二气,行至昆仑山下后,便遇到了那位守静道人,据臣了解,此人便是天墉城之掌教玄都真人门下大弟子……”

  抬头挺胸,直视上方的威严帝王与那位精明的宦官,朱智卿没有添三加四,而是根据自己所闻所见之事,娓娓道来。

  “昆仑神山,龙脉奔行起伏,辉煌无尽,昔日高人所言的龙脉之祖,万山之宗,绝非妄言……天墉仙城所占之地,更是昆仑山之膏臾,虎踞龙潭,钟灵毓秀……”

  言及此处,朱智卿面上已然难掩艳羡与嫉妒,“天墉城内灵气浓密如雾,精纯如仙,是故人参、何首乌一流草药,在那里便如杂草一般丛生……”

  赵顼耐心听完朱智卿对于天墉城和昆仑神山的介绍后,心中思绪起伏间,难掩惊异。

  按这朱智卿之言,昆仑山、天墉城所占之地,不但不逊色于号称盘古之心的蜀山,甚至在于某些细致之地,还要更甚有余……

  这其间有几成真实,几成夸大?

  默默思忖了片刻,赵顼忽然问道,“朱卿此行可曾见过那位天墉城之掌教,玄都真人?此人道行何如?有何表现?”

  “官家,玄都真人之修为……”

  朱智卿迟疑了片刻,方才在赵顼那愈发凌厉的目光中苦笑着道。

  “臣实在看不出来,只知此人深不可测,观其坐关修行之异象,恐还在我钦天监那位老前辈之上!”

  “哦,有何异象?朱卿且细细道来,勿要有分毫遗漏。”

  赵顼精神一振,与那李宪一同炯炯有神的望着朱智卿,显然是想要籍此,大致判断那位玄都真人的实力境界。

  “喏。”朱智卿边回忆,边带着些许震撼的道,“臣之所见,因只是那位真人的一具化身,或许不大准……臣入临天阁拜见那位真人之时……”

  “未见真人,却是先见其法相顶天立地,头顶青穹,三垣四象二十八宿,苍茫浩远,星辰罗列而周流运转不息……”

  “其法相之体内则包罗万有,已然形成一方恢宏世界,春夏秋冬、花草树木、雨露雾霜……无不具备;法相之足,则没入黄泉,深邃阴沉不可见……”

  “李都知?”

  默然听朱智卿将已身之所见巨无细漏的一一道来,赵顼目中精光一闪,却是先看向御案之下的宦官李宪。

  便是朱智卿此刻闻言,亦是不由向那李宪看去。

  “头顶天穹、有星辰流转……根据我等已知之消息,或是因为那位玄都真人修行了星术,故可借星象推衍天机;

  至于体内蕴藏一方世界,或是因为掌握洞天之故,从中修出了壶天、服食秘术……而足下覆及鬼界幽冥……”

  李宪迟疑了刹那,“或是因为此人还精通通幽之术……”

  “星术,壶天,服食,通幽……”赵顼眉头一皱,显然对于这些不是朦胧便是模糊的信息甚不满意。

  “官家,玄都真人的星术当真可谓是神乎其神!”

  忆及先前在昆仑之累,纵然时至此时,朱智卿心中亦难掩激动与震撼,“真人推衍天机,几乎无有步骤,更不需借助外物,

  在臣拜见之时,玄都真人随意一衍,竟是于刹那间演化出无穷未来,推演出了臣于三日之后,将有一劫之事!”

  “臣先前不知,但在真人以以心印心之法点破天机之后,才猛然发现此劫之踪迹,便是来自于道箓司朝散大夫周点墨!”

  “哦?”

  赵顼瞳孔一缩,忽然抬道向着文德殿内暗处呵道,“可有此事?”

  黑暗中默默沉凝了三个呼吸,旋即便有一道非常平凡,简直毫无个人特色的声音自暗中响起,“回禀官家,却有此事……”

  ……

  “朝散大夫身拥五品官位,周点墨施此计之时,已然尽量遮掩天机,平日更是不出皇城,有龙气护佑,想推衍此二人之天机,难、难、难……

  此人之一身星术易理,当真是窃天地之道,穷理之所得,不逊天仙,真可谓是天下无双!”

  默然沉思良久,叶凝所行之事看似简单,可此刻细细思来,却是如此不可思议,便是见多识广的赵顼,亦是不由击节长赞!

  “官家此言,谬赞了,天下之高人不计其数,玄都虽通一二易理,却也难承官家如此之厚赞!”

  渺渺空无间,随着赵顼之称赞,却是忽有一道异音响起,传遍文德殿内。

  “来者……可是玄都真人?”

  赵顼瞳孔紧缩,面上一片肃然凝重,右手不自觉地轻轻落在御案之上,口中忽而轻喝,“真人既已来此,何不与朕一见?”

  “有何不可。”

  幽然四字吐出,忽见朱智卿眸中,忽然星光大亮,无数星光汇成一线,聚拢殿内之灵气,竟是转瞬间凝成一句略显透明的淡薄身躯!

  “真人好手段,好神通!”

  李宪微微躬身,护在赵顼之前,周身之气血汩汩流淌,竟似有长江大河在他体内澎湃一般,灼热迫人,可伤修士之阴魂。

  文德殿内四处,此时亦是不由有异响处处……

  一道道几乎与黑暗彻底沦为一身的影子,有人将赵顼彻底护于其间,亦有人隐隐将叶凝围于正中,蓄势待发。

  “退下吧,玄都真人既已现身相见,便为朕大宋之友,而等羞要摆出此等小人资势,令真人见笑。”

  叶凝未现身之前,警惕十足的赵顼,此时见他现身,却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随意晃了晃左手,示意一众黑影散去。

  “陛下之胆魄心性,当真令玄都心折。”

  葛衣竹冠,面如冠玉,剑眉朗目,意态闲淡的白发青年轻轻一笑,尽显道人的洒脱自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