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83章:诏许七真亲赐禄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朕偶得玄元真君之灵启,始知西方昆仑山上,有天墉仙城,城内玄都真人道行高深,体合自然,神通广大,是故欲亲承仪范……”

  赵顼微微一叹,似是满目失望,“想是机缘不足,今日未能得见,不知诸位高人可知,玄都真人何日方有闲暇,能与朕一见,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怀?”

  守静道人等七人当即不由眉头微皱,自家师尊(掌教真人)是何等身份与修为,又岂会下山来见曲曲一寿难全百岁的凡间帝王?

  若非那玄元真君之故,便是他们,也不会履及红尘之地,此刻仍在山门之中静修求道!

  不过此刻自己等人身在虎穴之中,自然不可能以此言语、挑衅这位人间帝王。

  “启禀官家,自吾师入主昆仑洞天之后,便极少出山,一心参慕惯仙道果,平时纵是在门中行走,也大多只是元神化身,故此……”

  守静道人微微上前一步,不急不徐、不卑不亢的解释道,“故此若非门中又或人间有大变,乃至吾师证得天仙道果,师尊恐难以出关入世……”

  “入主昆仑洞天?!”

  赵顼闻言,不由神色未变,似不经意间与下方的青年紫衣宦官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却早已肃然至极,福地往来地仙真人,洞天可出天仙真君……

  原来那玄都真人,不,玄都真君竟是一尊握有一方洞天的大能,如此之高人,怪不得能与玄元真君这等大能相交!

  “不知官家欲请吾师来此,所谓何事?守静虽不才,却也修得些许神通,愿为官家效劳。”

  就在赵顼与那名紫衣宦官眉眼传讯之时,守静道人的话语已然言至最后,律景、律言六人亦是随之而轰然道,“贫道,愿为官家效劳!”

  六人合声,顿时将赵顼自思绪间惊醒,当下,他微微一笑,面上分毫思绪不露,“朕欲请玄都真人至汴京,其一是当今天下妖患再起,

  我大宋虽实力强大,但因疆域太过广袤,修道有成之道官严重不足,近些年来多处区域都曾受到妖魔侵扰袭击……”

  “其二,朕自幼慕道,道门更乃我大宋之国教,是故欲请真人至汴京传道讲法,去伪存真。”

  “其三……”

  ……

  寥寥几语,却尽皆言之有物,处处有理,以赵顼的手段与心性,轻而易举的便将此事之真正原因糊弄了过去。

  “妖患再起?”

  守静道人等七人顿时瞳孔一缩,“家师昔日也曾推衍天机,算出二十七年后人间将有一场大劫,人间皆在劫中……

  想不到,此劫之征兆,竟出现的如此之快!”

  “哦?玄都真人竟曾推演出人间将有一场大劫?诸君可知此劫之究竟?”赵顼面色微微一变,当下示意一众宫女、内监退去后,方才如此询问道。

  时至此刻,他才明白那位与太祖皇帝交好的天仙真君,为何着重言及那位玄都真人的术算之数。

  二十七年后,蜀山出大魔。

  兹事体大,赵顼虽未将自己所知之事倾盘托出,却也在某方面着重提点并要求钦天监,结果时至此刻,钦天监内众人虽然占卜出消息无错……

  但除此之外,一切尽在迷雾之中,纵使钦天监内一众高人联手推衍,却始终以失败或模糊告终!

  然而,远在昆仑天墉城之中的那位玄都真人,却是以一己之力推演出了如此之天机,纯以易术之道,此人之手段,恐怕已足以与天仙媲美!

  律景、律言等人望向守静道人,守静道人则是回忆着摇了摇头,但摇了一半,却忽又开口道,“关于此劫之事,家师并未细说,只是曾在传道之时,

  曾以此激励吾等,但从师尊与诸位师叔言谈之际,便可知此劫着实非同一般,恐有魔染天下之危!”

  “守静道友。”

  龙案之前,明面上唯一未曾退去的那名紫衣宦官李宪,忽然开口问道,“听道友先前所言,天墉城似是掌握有一方洞天……

  届时大劫在降临之时,尔等进入并封闭洞天,隔绝内外,又何惧魔染之危?”

  “道友何出此言?”

  律景道人神色一肃,“吾等身为修道之辈,当知修道先修心,值此大劫,心不存济世之意,救民之心,还谈何修仙、求何长生?”

  “太上曰:积德累功,慈心於物。遏恶扬善,推多取少。”

  师从于紫胤真人麾下的玉阳亦是道,“道友此言,未免也太瞧不起我天墉城了!敝掌教与家师早已议定二十七年后的救世之事……

  若非如此,在朱道友相邀之后,掌教真人与师尊也不会命我等直奔皇城!”

  一时间,众人纷纷向着那紫衣李宪怒目相视。

  若非此处乃是皇宫大内之禁地,人间帝王之前,恐怕此刻已经有人要向他出言挑战,以维护天墉城之声威!

  “子范!”

  神色幽深,端坐于髹金雕龙木椅之上的人间皇者轻叱一声,令其止言低首,再不开口,“诸君真乃道德崇高之真修士也,朕为诸君,为我大宋贺!”

  “诸君……

  我大宋亦有高人推演出二十七年后,将有一以邪念修成心魔的魔头为患天下,只是一直无有克制之法,不知玄都真人与那位紫胤真人可曾想出灭魔之法?!”

  一直显得很冷静的守静真人再次开口言道。

  “启禀官家,离山之前,家师心中虽有些许谋划,其但还不成体系,还请官家且再等上些许时日,吾师定会令人呈上克魔妙法!”

  “很好!”

  赵顼心中大喜,虽不知那克魔妙法究竟有何功效,但仅凭其出自一尊精通易术的地仙高人之手,为其呕心沥血之作,便绝不容小觑!

  “诸君皆出自天墉仙城门下,想来皆是神通广大之辈,只是朕对天墉城了解甚少……我大宋有皇家供奉、钦天监、道箓司、镇魔司……”

  “距魔劫真正降临,尚有二十六年有余,诸君既已下山入世,不知愿入我大宋哪一司哪一道修行,除魔卫道?”

  守静道人七人相互对视一眼,旋即同时拜道,“贫道与诸位师兄弟自幼便在山上修行,不履尘世,一切愿听官家喻令。”

  “哦?既是如此,不知诸位各善何法,可否诉之于朕,朕好分辨诸君所去之司?”赵顼神色不变,淡淡的如是道。

  守静道人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道,“贫道颇擅推演之术,稍通符道,但不如守正师弟精通,玉阳师弟御剑之术已臻至化境……

  律景律言两位师弟则擅长咒法秘术,云流师弟的风云遁法,颇为不凡……”

  赵顼微一沉吟,当下道,“既是如此,守静道人你可入钦天监修行,守正、云流二位可入道箓司。

  玉阳,律景,律言三位皆可去镇魔司,均暂授七品知宫观事之位,从事郎行守阙校仪南昌郎之职。”

  “谢官家!”

  守静道人等七人虽不明各官、职之意,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自是齐齐下拜,恭声谢恩。

  “下去吧,诸君与朱提点早已相识,一会便让朱提点送你们分别前往钦天监、道箓司镇魔司,各归各位、各履其行吧。”

  眉宇间皱出些许疲惫,赵顼淡淡的挥手,随意的道。

  “喏!贫道……告退!”

  ……

  【求月票(?)推荐票】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