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78章:非人哉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巍巍昆仑,浩大无边,有古木参天,高耸入云,亦有老藤如龙,压盖山崖;这是一片原始莽荒,纵是修仙之人,一眼也看不到尽头。

  群山之巅,云绕雾锁,氤氲着一股仙灵之气,令山中之一切都充斥着一股勃勃生机,使山中各类草木长势格外繁茂,碧油油的,活泼可爱。

  当朱智卿驾驭着一道电光银蛇遁破长空,自汴京大内行至此地后,仰望着面前那巍峨之群山,仿佛耸入星空深处。

  饶是他身为神霄派坐下二代弟子,得了有着王灵官之称的王文卿之真传,在皇宫大内更是见多识广,见惯了人间的富丽繁华,此时亦是难以抑制心中之震撼!

  昆仑山,号称天帝下都,一向有着万山之宗、龙脉之祖的美誉,昔日未曾得见昆仑风采之时,朱智卿还不甚在意……

  此时亲见那一座座充斥着天地初始之仙气,仿佛是巨龙匍匐,横陈盘卧,久而乃成……特别是在叶凝入主后,似乎忽然间诞生了“神”的巍峨昆仑山脉……

  朱智卿心中不禁感慨莫名,此地当真是一处腾龙净土,不可思议的仙家福地!

  神霄派虽并不精通地师之法,可他也看得出此地的卓尔非凡,那是万脉之祖,诸山之根,地势已达到了天地所允许之范围内的极致。

  再进一步,便可如蜀山一般,超然于世界之外,辉煌无尽,绵延无期!

  “如此之高深玄妙的雷道遁法,敢问道友可是来自于汴京皇城?”

  就在朱智卿感慨难言之时,距他不远处,一道定若老山之石的道人倏然开口,向他发问。

  “正是。”

  心中凛然一惊,朱智卿慌忙望向身侧那那立于断崖之上,不在他感应之中的道人,神霄派护身灵法于其掌心之际,悄然运转。

  “贫道青城神霄派朱智卿,师承冲虚妙道先生,奉圣上之令拜访昆仑山天墉仙城,不知道友唤我,所谓何事?”

  道人化作一道碧青剑光,瞬间自断崖之上行至朱智卿身前,“贫道守静,奉家师之命在此等候道友久矣,道友请随我来。”

  望着因守静道人突然行至身前,周身之上雷光烁烁,将自身完美笼罩的朱智卿,道人恍然开口解释道,“朱道友无需紧张。

  家师正是道友所要寻的天墉城之掌门,我奉师令,在此接引道友入山相见!”

  “原来如此。”朱智卿收敛体表之雷光,俊秀的面庞做恍然状道,“听闻令师极擅天机占卜之道,官家久慕其名,方才命我前往昆仑山虔请真人驾临汴京……

  今日一见,令师之术数,果真超凡莫测,贫道佩服!”

  守静道人微微一笑,心知对方并未放下戒备,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当下探手虚引道,“请。”

  “道友先请。”

  朱智卿赶忙道,“这昆仑神山贫道尚是初次前来,故为山中景象所迷,忘却他物……还请守静道友,莫要怪贫道怠慢。”

  “哪里哪里,此乃人之常情。”

  守静道人静静的开口,缓缓道,“既是道友之意,贫道自然从之,请!”

  言罢,守静道人骤然间化作一道碧青剑光,刺破天穹之上的阵阵清风、朵朵白云,不断向着前方穿去。

  朱智卿心中再度微松。

  遥望着前方那道穿云剑光,他目中惊艳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却是再度化身为一道蓝白电光,紧随着穿云之剑气,向着昆仑山深处行进。

  腾挪于天穹之上,俯视下方,昆仑神山更是艳丽多芬,有灵根古木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恍若一把撑天碧伞,遮蔽方圆百米,甚至压过了其侧之高山。

  古木根部,曲径通幽处,入目可见,有许多老药生于灵地密处,株株透亮,棵棵璀璨,丝丝缕缕之药香传出,令人心神皆清。

  那株老药绝对是灵药之中的上品,即便是放在自家师尊眼中都卓然非凡,价值连城,可在这昆仑神山之中,却无人问津。

  如此之豪富,如此之手笔,如此之气魄,实在令人心惊、心折!

  ……

  神山虽大,秘土虽远,但守静道人与朱智卿却也非是凡俗小道,一前一后、一追一逐间,碧青之剑气,已然落于山门台阶之下。

  朱智卿自是随之落于守静道人之身后,好奇的向上打量。

  玉阶无痕,历久弥新,碑亭紫幡,华丽端庄。

  似是感应到了朱智卿的好奇,守静道人回首淡然道,“这几阶石阶虽然简单,但却是敝派开山祖师亲手所凿,意义非凡,故此只能步行,还望道友体谅。”

  “无妨无妨,理当如此。”

  朱智卿呵呵一笑,似是随意的瞥了一眼那一杆杆了勾连大地、牵引天星秘力的紫幡,心间暗暗吐槽,这布置果然简单……

  不就是土豪吗?

  拿钱砸人,谁不会?

  有钱了不起啊?

  还明晃晃的摆在这里!

  望着那遍布于石阶两侧,这几十杆只需随意一扫,便能让他这位练神还虚之高人魂飞魄散的紫幡……

  我还是当我啥都不知道吧!

  朱智卿于心间吐槽之时,还是老老实实的从了心,跟着守静道人一步一步的向上迈去……

  登临于石阶之上,带着几分从心与慎重之心思,朱智卿好奇地向着三千石阶之上,门庭之内,真正的天墉仙城望去。

  只见,那里一派祥和,其间有浓密之灵气隐隐凝聚成雾,亭台楼宇辉煌而风姿各异,佳木灵草点缀于其间,祥光千道,瑞彩处处。

  仙鹤飞舞,灵禽出没,便是在石阶之上,亦能听到有灵泉汩汩流动,生动而自然。

  至于一座座高楼大殿,神塔木阁……瑰丽而壮观,掩映得整尊仙城超凡而脱俗!

  纵然只是在石阶上轻轻一瞥,朱智卿也能轻易判断得出,这尊天墉仙城极度的不一般,远在自家的青城山以及神霄派驻地之上!

  “大师兄,你回来了,这位是?”

  一身灰衣,手拿竹枝扫帚,面目憨厚,看上去与自家仆役相差无几的一名中年男子,在守静道人引着朱智卿行至身侧之时,忽然开口叫道。

  朱智卿愕然,眼前这道人他自然早已发现,只是此人体内并无法力流动,看上去也与一般之仆役相差无几,因此他之前并未将之放在心上,只一掠而过。

  但现在看来……这人似乎乃是自己身前,那位深不可测的守静道人之师弟。又一个能几乎完美的瞒过自己感应之人……

  看来,这灰衣扫地人也很不一般啊!

  守静道人自是不知朱智卿心中之震撼与惊诧,因此只是笑笑,随即温声道,“嗯,为兄奉师尊之命,前往山下接引这位朱道友上山。”

  灰衣道人恍然点头,当下退开两步,任二人通过数阶石阶,他方才继续在下方挥动扫帚,打扫三千石阶。

  ‘真是个怪人。’

  一直未曾开口的朱智卿心中嘀咕一声,这石阶分明不染尘埃,干净无瑕,有何打扫可言?这人究竟是无聊,还是故意威慑?

  心中暗暗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体魄远超凡人的二人很快踏尽石阶,迈入天墉城之门户。

  一入天墉神城,一股浓郁而充斥着活泼之意的仙灵之气,顿时自体外、城中各处向着朱智卿周身毛孔倒逼而来。

  “好一方福地圣土!好浓郁、精纯的灵气!”

  深吸了一口城中极为活跃的灵气,朱智卿顿时称赞有加。

  不愧是官家所惦记的仙家福地,道门胜景!

  此处当真是极其超凡,门庭之内的天墉神城,有些地方被铺以白玉石阶,但大多处却仍是天然的昆仑山之原形土地。

  然而整座神城之中,便是荒露于体表的大地之上,亦见不到半分尘埃与碎石,一切都是连成一片,闪动瑞彩光泽,超凡脱俗!

  天墉城内部,亦有葱郁遍布于四处,但却难寻一株杂草。

  在这般福地仙土中,寻常的藤蔓草木根本无法生长,能够成长成才的,都是老药、灵药、宝药!

  有药香飘逸,亦有灵光凝于其上,与宝药共辉,还有青衣弟子,小心翼翼地于其侧,仔细打理这些灵根妙药。

  不远处,几头仙鹤,灵禽正对这些宝药虎视眈眈,却被两三名黄衣弟子所阻,这几名弟子一边阻其吞噬灵药,另一边却是在喂养与清理这些仙鹤灵禽。

  看上去,青衣弟子似乎是打理草药之仆役,黄衣弟子则是专门用于伺候那些仙鹤灵禽。

  不过有了之前小觑那名灰衣弟子之教训,在好奇的打量这些弟子之时,纵然无法感应对方之灵气波动,朱智卿心中却也再不敢妄过评判。

  “大师兄。”

  “师兄。”

  “守静师兄,你回来了。”

  ……

  果然。

  这些青衣以及黄衣弟子在见到守静道人之时,顿时面带笑容,纷纷开口开口,轻轻呼唤,或言辞不一,或是先后不等。

  守静真人尽皆是一一函首,微笑应是。

  从双方之语气与神态来看,很显然,这些干着仆役之活的年轻或是中年修士,竟大都是与守静真人一辈,与他是师兄弟关系!

  ‘干着仆役之活,却是与掌门大弟子一辈……而且这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左一群、右一群……天墉城,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朱智卿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随即便全部集中于身前的守静道人,面上看虽是一脸的平淡自如,可在其心中却是疯狂吐槽。

  “朱道友可是在奇怪,我这些师弟为何体内无有灵气波动,还干这些杂活?”

  忽然间,似乎是感应到了朱智卿心中那狂野的吐槽,平静了一路的守静道人忽然开口,淡然陈述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