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72章:地仙之道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韶光幽幽,风雨已静,天下各派皆瞩目于蜀山与昆仑,虽暗流汹涌,但明面上,却是越发平静,平静得压抑,平静得无人敢打破。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转瞬便是数月光阴。

  这一日,昆仑山深处。

  荒山,古潭,地下空间。

  淡淡烟霞笼罩着四方,一尊白发道人面碑而坐,神色肃穆,手上九字真言法印轮转无常,古碑通体深紫,唯有背上几个天书异字,依旧未曾改变。

  这尊进出昆仑洞天之神碑,乃是得天之造化、汲取大地之精华,自然诞生于此,衍生禁制。

  这禁制虽然异常复杂玄妙,但终究不若生灵所炼的神器,抗拒外人炼化,叶凝以《星命道藏》之上所记载的练宝之法,反复苦磨……

  今日,便要功成!

  点点紫气,深浓至红,自古碑周围不断向禁制深处浸染,此时此刻,便是那几枚天书奇文,都不由染上了几抹紫华。

  叶凝双手所结之法印,渐渐由六甲秘祝转向先天星云秘禁真法。

  这是鬼谷子留于《星命道藏》之上的秘禁真法,极有可能便是当年他用来祭炼这古碑之法。

  当下,叶凝双手轻点,勾勒出一大道星云秘禁,渐渐汇为完整之秘禁真法,敛成一点豆大白光,被他屈指一点,瞬间穿过重重物制,来到古碑之核心。

  叶凝先前留在古碑之中的那一道神念,此时便将星云秘禁种子接引、进入古碑核心的那一条天然禁制,化入其核心,消敛不见。

  如颜料入水,不断向外辐射侵染,互作影响,相互缠依。

  外界。

  异种材料所凝聚而成的古碑之上,二十四个呼吸后——

  忽然,绽放出无数紫气,大地之中凝结出一朵朵黄花,迷蒙无尽的紫气与遍布各处的黄花,将整片地下空间填得满满当当。

  甚至还有许多灵机不受约束,冲出了这处地下空间,将上方之清潭幽谷,乃至于荒山以及附近之群山,纷纷笼罩在一片片的紫气,一朵朵的黄花之中。

  在这尊古碑被叶凝彻底祭炼而成之后,整座昆仑山之中的地脉都开始渐渐偏转,隐隐向着这荒山幽谷,万龙朝苍!

  如斯之异象,瞬间便惊动了紫胤真人以及昆仑山中诸位高人,最后才是一众弟子,纷纷敬畏地观望着昆仑山中的各处变化。

  “地气在偏移,山中地脉在欢呼!”

  昆仑七派之百的昆仑派中,一尊地仙高人神色难看的,以自身之法力镇压着昆仑派下的地脉,同时向着派中几位长老传音。

  “这种变化……恐怕是,昆仑神山之中的那处洞天被“他”寻到了!”

  玉英派中也响起了一阵阵惊呼。

  各派高人纷纷向那无数龙脉“朝苍”之处望去,却只见一道明显带着琼华精义的剑气,如光如幕,隔绝内外,不令他人洞悉。

  毫无掩饰,显然,出手者,乃是天墉城的紫胤真人!

  “紫胤真人在此,那就是玄都老道了!”

  “玄都老道好大的本事,我到他怎么敢向蜀山挑衅,原来是,被天墉城寻到了昆仑洞天!”

  “有昆仑洞天在手,又有紫胤真人相助,说不得天墉城,日后还真能与蜀山剑派相抗衡,毕竟……蜀山虽然有洞天,可也相当于没有……”

  碧玉、紫翠两派之高人在镇压自家山下地脉之余,不禁面面相觑,蜀山身为盘古之心所化,自然也有着一方洞天。

  那方洞天更是强的不可思议,远超其他洞天福地,不逊色于一方世界,其名为——里蜀山!

  为妖怪之乐土!

  阆风派掌门苦笑着收回被剑气刺的生疼的目光,无奈的道,

  “天墉城拥有一座洞天,确实极占优势,可蜀山也不是吃素的,身为盘古之心所化的圣土,即便没有山中洞天,那也是一等一的福地!”

  “算了,神仙打架,我们还是不插手吧,反正天墉城得了这座洞天,还有谁能灭得了它们?!”碧玉派高人叹息一声,话语间,带着些许无奈。

  “也是。”

  ……

  随着古碑被彻底炼化,昆仑洞天入手,叶凝不由微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留在碑中禁制之上的那一抹神念烙印,却是瞬间拉着他进入了一种奇妙境地。

  那是一点灵光,浮沉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其中似乎包罗了一个微小的世界,正演化不定。

  当叶凝的神念没入了灵光之中后,顿时只觉一片黑暗。

  忽然间。

  一缕白光骤现,劈开黑暗!

  紧接着,一道清气、一道浊气相互纠缠,呈鸡子之形。

  俄而两气分开,清气上浮,点点星辰,风雷云雾霜雪雨种种天象变化显现,浊气下沉,连绵群山,山石风雷水火土,沉凝显形。

  五灵五气运行间,一片空荡荡的世界渐渐成形,整方世界除生命之外,一切事物都已具备。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方小小的世界摄虚空无数元气,甚至是地心深处的诸般地煞气,地火,阴火,浊气,戾气……

  小世界以之为基础,转化灵气,诞生灵物,蕴育奇珍,有日月运行,黑白转换,四季流转,风霜雨雪,渐渐俱全。

  仿佛一瞬,又似乎千百年后。

  一方缩小版的天地,就此……彻底成型!

  不,这不是天地!

  福地和洞天不是一回事,洞天和小世界又是另外一回事。

  福地即是有福之地,必须依托人间世界,而洞天则是由福地升华而来,是天地大循环之中的另一个小循环,虽隔绝于人间,无需依托,实则内外法理仍然相同。

  故而福地洞天可以作为修炼之地,却无法躲避天劫,即便是洞天,也只能压制自身气息、稍稍推迟天劫到来之时间。

  何谓世界?

  包含时空,独立自主,方能称为世界!

  故而洞天不能叫世界,洞天只能称其洞天,若是洞天也能做到独立自主,不假外求,完全隔绝外界大天地的影响,那才是一方洞天世界!

  恍惚间,心中一点灵光闪过,劈开朦胧迷雾,得见一点真知,脱离那般幻境道境。

  还不带叶凝深入思索这一大奇遇之因素,他先前旁观世界开辟,随着世界衍化,无数符文,图像……千奇百怪的种种奥秘知识,

  此刻纷纷涌入识海,恍若无数燃料一般,在摩擦之中迸发出最为美丽的火花。

  “洞天开辟,周流运行……原来,那是昆仑洞天!”

  恍然间,叶凝于冥冥之中瞬间了然,原来自己先前所观看到的,便是昆仑洞天从无到有的开辟、运转之史!

  蜀山之中的洞天形成了一方小世界,昆仑身为仅次于蜀山的神山,为天下龙脉之首,自然强大异常,距离真正的世界,只差一线!

  恍恍惚惚,洞天开辟乃至于运行之法,已然流淌与叶凝心间,虽欲与难言,但却实实在在的,已然为他所明悟!

  入神反照,一颗圆坨坨,光灿灿的黑白丹丸悬在丹田虚空中。

  细细感应,只觉有一股勃勃生机酝酿于其中,仿佛蕴育着一尊元胎,如造化之主宰一般,无形无相,神秘莫测。

  此刻,随着叶凝观昆仑洞天而明悟洞天开辟之法,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体内的那一枚两仪太极金丹一转,灵光绽放,

  霎时间,黑白旋转,如两仪归于太极,太极返于无极,化作先天一缕混芒。

  忽而,混芒之景分开,再次演化出太极之形,那两条黑白鱼忽而向外吐出青白二气,青气上浮,演化日月星辰,风霜雨雪;白气下沉,化作山川河岳,土石金矿……

  还不待太极两仪演化地火风水以及五行,这般妙境圣景,便瞬间崩溃破碎,两仪太极金丹灵光中演化出的天地景象,重归一片混芒与朦胧。

  随即,混芒分解,阴阳二气,周流运转,易与不易,不断前行。

  “这是天地演化之景象……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此时此刻,叶凝心中灵光大照,顿时迷雾尽去。

  “金丹!金丹!缘是此理!”

  金丹,金丹,以金喻其不朽之性,以丹比喻其圆满之形。

  如今得洞天开辟之法,见证金丹演化,叶凝方才知晓自己为何修出了这一颗金丹,也已然明悟,为何许多道家真人,将金丹称作不朽之根基!

  金丹演化天地之象,乃是夺天地造化之机的象征,如何求的不朽?以自然为师,学习自然演化,再超脱于自然,如此方能求得不朽。

  在很多世界之中,金丹都只是前期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但在叶凝此刻之心中,方才恍然明悟,金丹,这一步,对于自己而言,当真是重要无比。

  甚至,关乎于自身日后之道途方向,金丹出,道途定!

  这一颗金丹,对于自己而言,不是他人筑基之金丹,而是自身之道果仙葩,正待成长,开花结果!

  ……

  地下空间。

  古碑已然消失不见,端坐于黑暗空间之中的叶凝,目中射出两道奇光,照亮了整方空间。

  虽一直未曾明言,原来,在他心中,对于自身之未来,早已有了选择,甚至在地仙之道上,他已经走了一段距离!

  地仙之道,以己身之道反哺于天地,取天地精华而成就己身,原来如此……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