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天者,洞虚内观,内有灵府……清虚之东窗,林屋之隔沓……真洞仙馆也,通达上天,贯通诸山,或有真仙潜藏修行。

  福地者,即得福之地,居此地可受福度世,修炼成仙,《道迹经》云,“居月弗地,必度世,见太平”,多为地仙、真人所主宰,是次于洞天一级的仙境。

  巍巍昆仑,壮阔浩大,乃天下龙脉之祖,又有天帝下都、万山之祖等的美誉,在这等神山之中所孕育出的,自然也是一等一的洞天。

  若天墉城能得此洞天,日后才真可谓是无忧亦无怖,再无需畏惧以后将要到来的种种劫数。

  毕竟有了一方洞天,届时洞天一闭,便可自成一方天地,管他外界冬夏与春秋,劫数与杀戮,天墉城都将安然无惧,并可传承不断!

  ……

  昆仑山深处。

  一点灵光横贯长空,自此地迅速聚散成形,化而为一尊白发道人,身背长剑,披紫衣,肌红面白,似少年而白头者。

  “守真拜见师尊!”

  正静观白鹤炼化内丹的守真见此道人聚散成形,化作玄都之状,当下慌忙俯身下拜,口中如此战战兢兢的道。

  “做得不错,能得此通灵白鹤认主,你倒也有些福缘。”

  叶凝大袖一拂,瞬间便有一缕紫霞将守真托起,旋即叶凝掌中法印一变,紫气朦胧弥散,瞬间将此地笼罩,化为一缕春风,一场秋雨。

  此乃妙法楼三层神通,春风化雨之术,此风非凡风,此雨非凡雨,乃是仙风灵雨,功能随修士之修为而变化。

  此风此雨在叶凝手中,瞬间便将那白鹤体内残存的些许伤势化解,既而助白鹤迅速炼化妖丹,去除其中妖气,顺便为守真与白鹤洗髓伐脉,增益修为。

  可落在守真手中,他施法便要数息时间,继而成型的也只是沾染了些许灵气的凡风凡雨,无甚大用。

  片刻后,待风消雨散,白鹤通灵,向着叶凝一声轻吟,旋即连连俯首,继而守真醒来,恭声道,“多谢师尊施法,为我与白鹤洗髓伐脉。”

  感受着自己那几乎漫着些许灵光的身体,以及颇有进步的法力,守真此刻几欲欣喜成狂,先得通灵白鹤,后有师尊施法洗髓……

  自己今日当真是吉星高照,鸿运当头,看来以后自己出门都得多翻翻黄历了!

  “这头灵鹤颇为不凡,你回去后需用心培养,日后定能成为你的一大助手。”

  暗中施法,取来一缕灵鹤身上之气息后,叶凝目光深邃的一面运转大衍易术推演,一面向着守真道,“行了,回去吧,你要寻的东西,已经在你房内了。”

  “多谢师尊厚赐!”守真顿时大喜,当下急忙道,“师尊放心,我待这灵鹤,若弟若友,定不会辜负师尊之厚望!”

  “嗯。”

  淡然开口间,心中法诀算定,原本凝然落实的道体,瞬间又散作一莲紫雾,化有行为无形,消失在这天地间,向着昆仑山更深处挺进。

  “弟子恭送师尊!”

  见此,守真长身一拜,直至紫雾彻底消失后,他方才起身,探手抱起白鹤,白鹤顺从的立在他的肩上,旋即只见他手中灵光一闪,

  双腿之上立时便被贴了几张神行符,御风符,当下他奔行如风、行走无影,瞬间化作一道狂风,踏着来时的荒道,向天墉城而去。

  约摸一刻钟之后,抱着白鹤返回自己所居住之精舍的守真,径直踏入里间,旋即带着几分期冀的张目望去——

  但见里间木案之上,正放着一整株碧青灵草,枝叶间,犹泛着一滴晶莹露珠!

  “多谢师尊!”

  片刻后,定下心神的他,转身向外,向着昆仑山深处长身久拜。

  …………

  元神之躯,聚散无形,无同阶乃至更高的手段,通行无阻。

  此时的叶凝便仗着此躯,以那一缕白鹤之气息为指针,大衍易术为罗盘,不过数十时光,便走过白鹤所留气息之各处,来到一座断崖之上。

  此时此刻,白鹤气息之指针所指向的,便在崖下云雾之间,半空之上!

  此崖乃一灵地,面对群山,下临绝涧,松涛泉声,交相掩映,崖上繁花如绣,碧苔浓肥,崖下一层浓雾如盖,隔绝上下,似天生而无一瑕疵,又若人为而恰到其处。

  紫雾凝然,化作一道光束,瞬间穿空而下,破雾而入,侵入一方与世隔绝之福地灵谷。

  山下之谷,荒无人烟,四面环山,很是隐蔽,方圆虽不是很大,却贵在清静,只中央那一潭浊水便占去近三分之一。

  崖下亦有林木小花,片片黄叶纷飞,落入潭中,有黄花红果,遍于潭边,此处也有些许灵气,稍胜于他处,是故花过时而不败,但仍不及崖上。

  展目四望,此地平平无奇,枝叶绿而不碧,花红而不娇,果大而无灵,潭中一泓泉眼,时时吐出新泉,泉水甘甜而芬芳,但依旧一片寻常,只是凡物。

  叶凝的目光在山谷内一转,便缓缓归于潭中泉眼之处,此地确实非常平凡,并无出奇之处。

  但潭水是由中间的泉眼喷出,然经年久月也不曾注满水潭,可见这座水潭因颇有奇异之处,而那一点泉眼,又分属生机之所……

  是故,此行若能有所收获,必在此处!

  玄天指间霞光蔚散,瞬间整个人都化为颗颗紫沙,落入这一潭幽水之中,溶解消化,遍散于其间,笼罩整潭幽水,并不断下沉。

  神识亦于其间形成网络,不断向下搜罗,转瞬间便向下深入数丈有余,触及潭底,虽水面浑浊,但神识却不受限制。

  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潭底之下,亦有水流声不断传来!

  叶凝呵呵一笑,若是他自身下达潭底,或许还要寻路,但以元神之能,却完全无需顾忌这些,当下,随他心意一动,元神瞬间不断自沙粒之中下沉。

  又过了一二息光阴,约摸下沉了一丈左右,紫霞聚散成形,却是进入了一段黑暗通道,这条通道又向前延伸了三、四丈,皆被水力布满。

  以元神穿过通道之后,叶凝眼前的景象豁然为之一变,却是在那通道的末端,突然显现出一方十分宽大的地下空间来!

  一条地下暗河向着远处不断蔓延伸长,而这片地下空间之中也并非漆黑一片,而是自正中心处,有物迸发光彩,将这片地底极深处的空间,照得犹如黎明黄昏一般。

  光源来自于泉眼的正下方,有一方古碑巍然而立,其质非金非石,亦非玉器,碑立于此,与此处地脉相连,不可撼动。

  古碑之背,有四枚古老文字,烨烨生辉,其形似蝌蚪文,又有云龙奇鸟之形,看似隆起,摸上去却又无痕,非刻非绘,深没入骨。

  叶凝一见便知,此乃上古真文,赤书云篆,为古时巫师祭天地之文,他在心中默默以大衍易术推演,直至一时半刻之后,方才艰难地洞悉其意。

  这四字之意,正是昆仑洞天,而且是无主之洞天!

  其上所流溢而出的光华,含而不露,随时转幻,变化无穷,透过河水投映,将整个地下照得透亮。

  当下,原先聚拢成型的紫霞再次如雾飘散,不断向那古碑之中涌入,破其禁制,炼化其核心。

  所谓的破其禁制,其实就是以自己的智慧和大衍易术将这些禁制一一渗透,待寻找到古碑的核心之后,再利用法宝的核心反过来祭炼这些禁制。

  这些禁制虽然禁锢了外人动用这座古碑,但它们也是整座古碑本身的一部分,不将这些禁制彻底祭炼全了,叶凝使无法自如地掌握这件宝物。

  这座古碑看似寻常,只有一条天然而生的禁制,但想要洞彻并炼化却异常艰难,好在一时半会间,他并不急着将之彻底炼化,

  只需稍稍祭炼一二,能以之接引自己即可!

  此时此刻,只见地下空间之中,有一座昏沉的古碑被紫霞笼罩,渐渐渗透进入其中,神识浸入其中,在这座古碑里,便是一层禁制。

  当紫霞碰到那一层禁制后,立刻便加大力度,继续向着禁制中渗透,约摸五六十息的功夫,便将整层禁制只表面彻底染成紫色!

  紧接着叶凝一鼓作气的推动紫霞,穿过表面,立时便碰到了一层好似乌龟壳一般、由后天戊土之气凝聚而成的厚重禁制。

  炼化这条禁制表面的难度和其内部相比,简直有着云壤之别,不过暂时做到这一步,便足以!

  古碑之中禁制一动,顿时碑上霞光转换,青云片片,瞬间汇聚于一股,于昆仑洞天四字正中迸发出一道光华,将叶凝之元神化身卷入其中。

  被裹在那一道光华间,叶凝只觉天光转换,自己无声无息的穿越了一层薄膜,紧接着他便现身于另一片神秘所在。

  首先映入叶凝眼帘的是一片鸟语花香,山清水秀的洞天福地之胜景,胜景周遭,一股股灵气化作灵雾四处升腾飘散。

  抬头望去,天上有日月星辰排布分列,天穹之上的日月星辰在这一刻齐齐显现,迸发出耀眼的天光,将整个世界照得一片通亮。

  环顾四周,叶凝能看到这片天地有八百里方圆,若是从东到西,直径约莫也有千里左右,再往外就是一片迷蒙的雾气笼罩,看不出雾气背后有甚么景象。

  叶凝所在的位置有些古怪,他初进入之后,便身处这片天地的边界处,再加上他所粗略掌握的那条禁制,故此才能大略看到这片的天地一些轮廓,

  所以才能知晓天地的大小,若是真正进入到天地深处,哪怕以他的眼力,在这与真实世界一般无二的洞天之中,恐怕也难以看到洞天边界。

  相较于广袤的外界,这片洞天之中,稍显狭隘阴仄,但身在这片洞天之中,无论是天地灵气的“量”还是“质”,都要远超外界!

  自边界真正进入洞天,落入一处峡谷之中的叶凝,轻轻吐纳了一口这片天地间的灵气,顿时只觉身心一清,仿佛由人世间所沾染而来的红尘之气,都因这一口气而散尽。

  再无丝丝疲惫,也无半点烦恼,只剩下一身轻松自然!

  以神识观测这处峡谷,叶凝发现,这里与外界的那片山谷之地形极其相似,均是三面临山,上有云雾相缭绕,中有幽潭水静流。

  不过相较于贫乏的外界,这座洞天却是太过豪奢富贵!

  叶凝目光所至的正东方,生长有一片桃林,挂满桃果,香气四溢。

  背面则是一方水潭,约莫十丈见方,潭中水波当兴,水呈乳白色,不见底限所在,浓郁的灵气散发,令得叶凝一见便知,这水,必然是地髓之精华!

  水潭之正中,如外界“咕噜噜”的、不断向外喷涌着泉水的泉眼,在这片地髓精华之潭,亦有凝聚地髓精华之所。

  这地髓精华乃是大地的凝聚的精华,有着不可思议的生化妙用,对于地上生长的一切事物都有着极大的滋养效果。

  倘若一个地方失去了地髓精华的滋养,那么这个地方就会成为一片死地,寸草难生,生机不存。

  在外界,想要寻得地下所蕴藏的地髓精华,一般需要深入到地下数百丈乃至数千丈处,才能获得些许呈丝丝缕缕气状的地髓精华。

  就这,还是可遇不可得!

  生长在这潭地髓精华附近,受其滋养,这片桃林生长得颇为繁茂,果实丰硕,而潭边更有不少的野果生长,其中不乏珍奇异果。

  叶凝一眼看去,就见到南方生长了三四株朱果树,树上星星点点的挂满了朱果,足有十几枚之多,其中,更有数颗已呈紫红之色。

  且不说别的他物,单这朱果,已非凡品!

  须知,朱果乃三十年方开一花,又三十年花谢才结果,再三十年方才成熟,果实结而不落,每一百年,换一次颜色,渐渐由浅至深,至紫红之色,便有千年药龄!

  这奇果功可滋补精元魂魄,凡人吃了,百病不生,寿命可达致古稀,修行之人吃了,却可以增加功力,增强神魄,净化身体内的杂质,后天补益体质。

  这是世间少有的天材地宝!

  除开朱果外,尚有黄精、茯苓、何首乌、灵芝、人参等诸多珍奇灵药,似是受到地髓精华的滋养,都生长的格外繁盛,灵气逼人。

  这一潭地髓精华以及周围所生长的种种灵植,便是如叶凝这般见多识广的地仙高人见了,亦是不由为之一惊。

  纵然不算这一潭地髓精华,光这附近所生长的灵药,便是天墉城一时半会间,也难以拿出,甚至会因之而伤筋动骨!

  南去不远,另有一方足足数十亩大小的空地,上有荆棘密布那,同样也是一种灵物,只是这种灵物很少见,叶凝并不认识。

  空地三面山势都很高,高耸入云,难以攀登。

  往西则是一片竹林,这竹显然并非一般山竹,通体紫色,宛若玉石,乃是十分罕见的紫玉灵竹,亦是罕见的灵物。

  紫玉灵竹,每五年长一竹节,三年结一次竹实,竹实若玉,据传乃是仙家真仙酒宴之美食,此竹先天孕有灵性,可祭炼为上乘仙道法宝,神妙非凡……

  “好一方真龙吐珠之所,仙家之圣地!”

  立身于山谷之中央,叶凝四面环顾之后,亦是不由为之一声轻赞。

  再渐渐上升,几要入达云霄的叶凝之目光中,这座狭谷已然不是山谷,而是被一头巨龙含在口中的一颗龙珠!

  这座方圆八百余里的洞天之中,同样也有着龙脉的存在,龙脉中蕴含着的磅礴精气,正于地下不断运转,缓慢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发出来。

  这条龙脉重要无比,几乎可以说是昆仑洞天性命攸关之所,只要它轻轻一翻身,整座洞天都将处于地覆天翻的地龙翻身之中。

  而叶凝原先所在的峡谷,则恰巧生长在这条龙脉颌下的逆鳞之处,也就是龙脉蕴育龙珠的地方。

  在这龙脉的身上,最重要的地方又莫过于此了!

  立身于高天之上,俯视四周,不少山脉之上,都可见曾有人类活动之踪迹,亦有一片片废墟,来自于曾经之建筑。

  可其中的生灵或者说人类,却早已绝迹!

  这座方圆八百里的洞天,有高山,有平原,也有河络,但一切都是以自己身下这座象征着龙脉之头的山脉和龙珠的峡谷为核心,不断向外展开。

  自己身下这座大山之上,有一道星光瀑布从天空垂落,将山脉笼罩在其中,映得满山星光璀璨,不似人间凡尘!

  这座山间,有着不少早已被人规划好、甚至已开垦出来的药田,但如今早已在岁月之下模糊了痕迹,唯有聚成一簇的种种灵药,才可见证昔日洞天前主留下来的痕迹。

  在这处早已荒废的药田中,甚至还生长着一些成了形的灵药,诸如人参娃娃,芝仙,首乌一类的,都在山间建肆意奔跑。

  叶凝虽贵为一派之主,但即便加上玄都真人这百余年来的记忆,也未曾见过这等宝地,那田地中的灵药都是举世难寻的!

  并非是说——这些灵药有多么珍贵,而是成了精的灵药极为难得,世间罕见!

  【(??)近5100字大更求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