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65章:妙法楼(求订阅)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落于西山之下,日升于东海之畔,黎明刺破黑暗,照亮长空,一时半刻间,天地一片大白。

  笼罩在晨曦之光下的天墉城别具一番韵味,不过刚得真传的内门弟子杜昊,在翻身起床之后,却是并未有闲暇欣赏。

  此刻,只见他在简单的洗漱之后,面对着日出的方向,盘膝端坐于蒲团之上,便开始了今日的打坐修行——吞吐日出之时所挥洒出的一缕先天紫气。

  运转天星采气法,杜昊张口一吸,便有一丝天地初生时的先天紫气,绵绵如长线,不绝如缕的向他汇聚而来。

  朦胧的紫气,氤氲缭绕在杜昊的身周,将其衬托得仿佛神仙中人。

  这一缕紫气是天地阴阳转换时的一股妙韵,精纯而刚正,宏大且养生,又蕴含着朝阳蓬勃之意,令修行者可以借之洗练阴魂的阴气……

  对于初修者而言,这紫气,实属天地自然所诞生的一种宝药!

  一日之晨,是最适合打坐修炼的时间,此时翻身下床、对日打坐、吞吐紫气的,并不只有杜昊,天墉城内几乎绝大多数的弟子,在这一刻都会如此而行。

  此时之天际还未彻底通亮,恢宏的神城在这昏暗的天光中,静谧而又冷清。

  随着红日渐升,那一缕紫气逐渐淡略至无,杜昊缓缓起身,停下采气后,他便入内换了一件天墉城内门弟制式道袍。

  在上山之前,杜昊乃是人间皇朝一久试不第的士子,虽称不上是潦倒落魄,但也一贫如洗。

  相较于在科举之路上的不顺,对于修行,杜昊却具备着不弱的修行天赋,再加上为人忠良而身世清白,因此,在几经考验后,

  他便被一位在山下行走的天墉城长老收归门下!

  杜昊自踏入这如仙境一般的天墉神城始,虽然仅仅只有旬月光阴,但他在山下,却是随着那位下山办事的长老,早已打好了基础。

  此刻一上山,其修为便颇有突飞猛进之势!

  相较之于一般的普通弟子,饱经失败之后的他,对这份仙缘远远比他人更加看重,每日修行不缀之余,他唯一的爱好,便是看书。

  这爱好,是他自小养成的,即便如今身在仙家福地,再不需忧心科举之事,也未曾断绝,反而被他渐渐发展为修行之余的放松之事……

  行走在宽约一丈,两侧遍植花草灵根的白石大道上,杜昊带着几分欣喜与满足的穿过殿宇楼阁,渐渐行至妙法楼下。

  妙法楼乃是一幢宝塔型的木楼,整体由灵木制成,形态古朴,周身上下遍布朱文云篆,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显得简朴而干净。

  抬头仰望在四层楼上高悬着的匾额,其门日三个龙飞凤舞的云篆文字中,隐有雷光流动。

  杜昊曾向自家老师了解过那三枚云篆,它们既是字,也是一道了不得的符,据传出自仙人之手!

  由于自家掌教真人的命令,自数日之前开始,妙法楼的两扇铁木大门便再未关合过,无论白天黑夜,每时每刻都任人进出。

  当初那条命令初下之时,妙法楼很是热闹了一段日子,每日都有数不清的弟子前仆后继地进入其中,翻阅群书。

  不过这些人大都只是在一楼稍作翻阅,便全部涌上二楼,仔细研究各种仙法秘术的考核难度与他们的功用性能之比。

  像杜昊这般能老老实实的在一楼看书的,倒是极少。

  这几日,二层楼中收藏的仙法秘术,估计也差不多被一众弟子翻尽了,不少弟子都开始向自己心仪的法术发起挑战,进行考核。

  一时间,来妙法楼的弟子倒是少了不少,妙法楼又恢复了久违的清净!

  ……

  脚踩着属于妙法楼的木质地板,杜昊再度踏入了妙法楼一楼,仅站在门口,便有一股墨香书香迎面而来。

  “这里,当真是我的……圣地。”

  杜昊望着一楼之中满屋子的书架,其上所有序的摆放着的各色书籍,相较于望而生畏的常人,他却是见之欣喜过望。

  辛字架中二层一百二十一册,《大隋太师.第一卷》

  杜昊那带着几分欣喜与迷醉的目光随意扫过面前的几个书架,这些书架之上都被贴有相应的标签,分别以甲乙丙丁等数命名,又被细分为数类。

  其中书架又细分为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都有小分出两层,每一层竖直有序的摆放着一本本线装古籍。

  相较于绝大多数排摆放有序的书架,在妙法楼一楼的几个角落里,则是被随意的摆放着各色书籍竹简兽骨,甚至还有一些带铭文的青铜器和烟熏火燎的甲骨……

  杜昊行走无声的在一层楼中稍稍转了一圈,便来到了他昨日所在的“丙”字号书架。

  “丙”字号书架,是一层楼中最大的一个书架,书架上所摆放着的大都是来自道经,不过都只是一些简单的基础篇章,如:《观想》、《练气》、《定心》……

  这些基础中的基础,大多是一些存想蕴养胸中五气,锻炼神魂,磨练心灵意志等一些没有杀伤力的简单道诀。

  杜昊每日花费一定时间来看这些书,并不是指望自己能从中收获多少,二是为了开阔自己的眼界,顺便深入的了解这个令自己着迷的修仙世界。

  “丙”字号书架左侧的“乙”字号书架上,大都是一些前辈修行者的体悟,和玄门道教的一些道书。

  包括人间皇朝编成的《万象道藏》、《正统道藏》,和一些上古巫道等的散碎藏书。

  这些藏书虽然没有具的修炼方法,大道真传,但都是历代高人自己所书写的、对于大道的感悟,不少更是出自于天墉城前辈高人之手,

  是修行的一把钥匙!

  而右侧“丁”字号书架上,则是一些修炼杂学、修行秘闻、洞府山川之类的东西,有《丹经》,《禁制》,《法术仪轨》,《符箓》等等共计三千六百卷,又有其余小道杂学无数。

  至于对面的“辛”字号书架,就摆放的更杂了,有人世间经史子集四部藏书,亦包括诸子百家著作和天文算法书、艺术书、杂书类、小说、诗文词总集和专集等等……

  深吸了一口弥散在妙法阁之中的书香,杜昊精神一振,当下探手取出书架间昨日存放的、看了一半的《洞玄》。

  “感谢掌门真人。”

  他先是默默赞美了几句智慧齐天、慈悲渡人、开放妙法阁的掌教真人,随后便聚精会神地翻开《洞玄》,忘却外界韶光流逝,一心一意的读了起来。

  …………

  天墉城后山。

  一身蓝白道袍,被整理的一丝不苟,面容清俊潇洒的七代弟子灵浩,一向不沾阳春水,只识吹箫弄墨的十指中,

  此刻正紧握着一杆由竹木支编成的粗糙扫帚,一横一纵地轻轻打扫着仅有几片落叶的后山山道。

  天知道,出生王侯贵族之家,平日奢侈潇洒的灵浩,是怎么在短短几日之内学会打扫山道的……

  至少时至现今,不少弟子在看到他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吐槽,这么一个清峻整洁美少年,跑来干这种粗活,灵浩与他手中的那杆扫帚,实在太不搭了……

  当然,外人如此认为,灵浩心中却未必这么想,特别是扫了几天之后,他的心中更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种厌恶之感。

  ——不能动用法术,以扫帚清扫后山山道。

  这是他所受到的考验。

  妙法楼开楼的第一日,他便在二层楼“乾”字号书架上,见到了一门令他极为心仪的法术,只可惜在那一排高高的书架,通通贴着一行大字。

  那便是想要获得书架之中法术的考验要求——不能动用法术,以扫帚清扫后山山道七日,可任选架上一门法术!

  清扫后山山道七日,还不能动用法术,看起来与修道者的高贵身份不搭,可身为天墉城七代弟子,深明法术之珍贵的灵浩——

  不但没有感到半分羞辱感,反而欣喜至极!

  虽然他之前并未干过这些粗活,可这考验,与珍贵的法术比起来,真简单!简直是白给!

  当然,真正脚踏实地扫了五天山道之后,灵浩自然不会与那些俗人一般,认为这些或是简单或是复杂的考验,是长老们的故意为难,

  更不会再以为自己这清扫山道的任务是白给……

  不用法力,只以扫帚清扫七天山道——这个任务,扫的不只是山道,还是在扫受考验者的本心!

  诸位长老别有用心的设置的那一门门考验,不是故意为难他们,而是在为他们好,让他们能从这些各种各样的考验中有所收获!

  …………

  后山剑阁。

  一株葱郁古木之下,两名白发道人正于其间对奕,深灰如玉的棋盘之上,纵横皆十九道,有白玉、黑玉棋子置于其间,互相攻伐,共演大道。

  一人身躯挺直,面如冠玉,正是紫胤真人;另一人背靠古树,神态慵懒,偶尔捏棋落子,均如清风拂面,自然而随意,但却丝毫不露下风。

  “老友,好手段啊。”

  屈指捏起一枚黑子,落于星位之上,不过紫胤真人的目光却并未放在棋盘,而是纵览全局,俯视天墉神城。

  看着那一个个精神百倍,刻苦修行,较之先前几乎是换了一副面容的弟子,紫胤真人的面上,满是赞叹之色。

  自步入地仙之后,自家这位老友,倒是愈来愈深不可测了!

  特别是对于天墉城制度的改革与重新设计,还有那些精致巧妙的考验,玄都老友,对于这些弟子,当真是用心良苦啊!

  若昔日琼华之掌门,也如自家这位老友一般,又岂会可来当年的覆灭之劫?!

  “紫胤,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再不小心,你可要输了。”

  叶凝轻轻一笑,手中白子却是毫不犹豫地落于左上角小目之位,隐隐窥测大龙……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