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初时,此界天地处于“混沌”状态,有“盘古”生于其间,因开天辟地而陨,其精、气、神分化成为伏羲、神农、女娲三位大神,被称为“三皇”。

  原本蕴藏在盘古身体内的“灵力”逸散,分解为水、火、雷、风、土“五灵”,散于天地之间。

  而盘古之心悬于天地之间成为连接天地的纽带,并与天界清气所钟之地连接,因清浊交汇而生“神树”,成为天界生命之源。

  因天地间生灵太少,三皇分别以不同形式创造“神”、“兽”与“人”。

  神居于天,人、兽居于地,另有“鬼界”作为人、兽等生灵的轮回中转之所,数万年来相安无事。后因人、兽过度繁衍,时有冲突。

  三皇之一的神农在人间暴毙后,兽族第二代统御者蚩尤率领兽族向人类开战,意图独占大地。

  人类取得神族援手,人神魔在大地之上不知混战多少岁月,方才击败蚩尤大军,而在那时,失败的蚩尤拼尽余力,

  将残部送至与天上与神界平行的反世界,蚩尤残部在异界之中逐渐修炼成魔,“魔界”也逐渐形成。

  蚩尤当年所打开的通道,被后世称之为“神魔之井”,那是是连通神魔两界的唯一通道,神魔两方在里面设有重重障碍,并派重兵防守,严禁两界生灵通过。

  至此,四界逐渐成形!

  昔日的蚩尤之所以能与神界抗衡,便是因为他经过修炼,激发出自身继承的神农力量,成为具有特殊能力的“妖”。

  而人类经过修炼也能激发出自身继承的女娲灵力,修成为“仙”。

  妖和仙的形成除了和天赋以及修炼有关外,还和地气有关。

  于是便有了“仙界”,目前的仙界还不同于神界与魔界,而是分散的存在于人间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之中。

  相对应的,虽然看起来妖类都是单独行动,但群妖聚居的妖界也同样存在,妖界之所在,乃是一处比蜀山更靠近盘古之心的处所,谓之“里蜀山”。

  除此之外,人间也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妖类聚居之所,例如幻瞑界等等,但规模都不可和里蜀山同日而语。

  而无论是里蜀山又或仙界,昊天界,山海界,云中界,桃源界,西方魔界,幻暝界等等,无论是实力还是地域范围都要逊色神魔人三界……

  大致梳理了一番此方世界的神话后,叶凝已然明悟,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混合世界!

  原先他所知的古剑世界之历史,同样存在于此界之中,只不过只是不起眼的渺茫一角而已。

  身处于一方“真实”的仙侠世界,仙剑和古剑的剧情都在五代十国之后,然在五代十国之前的唐,隋,三国,汉,秦,战国,甚至是春秋,周,商……

  伴随着早已消失在如今之时代的上古十大至强神器,同样也有过一段段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以及他们留下来的不朽传承。

  就如天墉城之开派祖师,便曾得到过上古墨门以及鬼谷的部分传承,而蜀山一门,春秋道家的传承在其中从未断过。

  当然,相较之于传承下来的,隐世不出的,更多的还是被埋葬在了那一次次的劫难之中!

  故此,天墉城之中,自创派之时始,大衍易术,便被列为掌门必修之术!

  ……

  “妙法(戒律)拜见掌教!”

  不知何时,天时轮转,月上于柳梢枝头,终于处理完传功之事的妙法、戒律两大长老,此时已然来到临天阁之外。

  “进。”

  感知着天墉城之中难以抑止的喧嚣,临天阁外两大长老带着几丝迫不及待与渴望的话语,叶凝渐渐将心神自此界苍茫史诗中抽出,回归于现实。

  或许是女娲娘娘的馈赠,当然也有可能来自于一个天机术师,本能的对于历史的探究与琢磨。

  从上古至今的历史与大事,此身或者说玄都真人,都颇有研究,当然,因岁月弥久,很多事都仅仅只剩下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但对于叶凝来说,这完全足够了,这绝对是一笔莫大的财富!

  轰隆。

  戒律长老伸出右手,在临天阁大门上轻轻一按,蓝色仙光一闪而逝,古铜大门顿时在轰隆之声中渐渐开启。

  “拜见掌教!”

  大步自门外踏入临天阁,行自叶凝身前,二人长身一拜,“恭喜掌教踏入地仙之境,并说服紫胤真人担任执剑长老!”

  收慑心神,望着虽是发自内心的恭贺,但却难掩对地仙境界之渴望的二人,叶凝缓缓道,“二位长老于我天墉城劳苦功高,若有事,何不直言?我必无隐瞒。”

  二老闻言,神色微微一松,当下互相对视一眼,彼此之间,隐隐有相互督促之意,又过了二三余息后,二人纷纷收回目光。

  戒律长老忽然嘿嘿一笑,面上原本保持着的严肃,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半是谄媚,半不好意思的道,“玄都师侄,你也知道。

  我和你妙法师叔自踏入人仙之境,至今百十年有余,人仙境界虽谈不上圆满,但也颇有所成,只是碍于宗门功法之故,一直未能突破……”

  “昔日紫胤真人在临天阁外的那次讲法,我们也曾亲耳聆听,只是根基已定、天赋不足,地仙之境,可望而难及。”

  戒律长老开口之后,妙法长老见他左旋右绕,始终不肯进入正轨,当下自己道,“我知掌门真人乃是结合紫胤真人所讲之法、与宗门传承自成一家,破入地仙,所以……”

  戒律、妙法两位长老,此时齐齐一拜,“还望掌教真人能传授我等突破地仙之法,日后我等必为掌教真人马首是瞻,言听计从!”

  “两位长老快快请起!踏入地仙之法,即便两位不说,玄都也必不会隐瞒,自两百年前的琼华旧事之后,我昆仑八派本就处于不断衰微之中。”

  望着一拜不起的两大长老,两缕霞光自叶凝左右双袖之中飞出,将长拜不起的二人托起,随后传至二人耳边的,便是叶凝诚恳之语。

  “如今天地之间,外,妖气魔氛愈重;内,隐有仙道第一之称号的蜀山,这些年来实力飞进。如今我破入地仙之境,又岂能一人独享?”

  “多谢掌门!我们二人以后一定齐心协力,为掌门分忧,为我天墉城之伟大复兴呕心沥血,不懈奋斗!”

  被紫霞托起的妙法长老面上微红,按理说叶凝所参悟的仙法,是否愿传与他人,外人皆不可干涉,只是出于对于地仙境界的渴望,

  妙法长老与戒律长老不可遏制的几乎同时来了临天阁,向叶凝求法……现在看来,掌门真人胸怀宽广,目光远大,并不吝啬于这等机密仙法外传。

  倒是自己二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叶凝淡淡一笑,虽然这两位长老与“自己”以往彼此之间颇有摩擦,但不论是自己,还是历史之中的六代祖师,均非胸怀狭隘之人。

  一卷突破地仙之法而已,不与他人,单放在那里,又有何用?只能于案上生尘!

  若妙法长老和戒律长老能因此踏入地仙之境,那才是真正的大赚特赚之正道,可大幅度提升天墉城之实力。

  “破入地仙之法,我本是准备于七日之后整理好再传与你们……”

  叶凝沉吟着,如此道:“既然你们现在如此心急,那先传与你们也无妨,只是这毕竟只是我个人的突破之法,你们可将之作为参考,但不可全信!”

  “明白!”

  妙法与戒律两位长老修行上百年,自然知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道理,“还请掌教真人赐法!”

  “可!”

  叶凝神态庄严,手捏行印,无碍无着,天地如一,我亦如一,彼此无分别,悟天地而不碍,观万物而不着,直行而不碍,循道而不迷。

  下一刻,两枚天墉城传承印记之简化版本的“地仙印记”,在叶凝一诀之下,瞬间凝聚而成,没入妙法长老和戒律长老眉心识海。

  这两枚蕴含着叶凝突破地仙时之感受与方法的印记,如同一个枚度浓缩的古篆真符,此时在妙法长老和戒律长老眉心之中微微转动,无数记忆知识,云流溢出。

  ”天地万物,莫不平常。所谓平常,一在平,二在常。平即平衡,天地五灵,人身五脏,阴阳脉气,皆在平衡之境,一旦失衡,非病即亡。”

  “常即恒常,天地万物,上至太阴太阳,下至草木竹石,无论如何变化,然而从天地循环看,却依旧是处于不易的状态……”

  叶凝半是讲解,半是如此思索道,“修道者修行之初,便是需要打破这种最为原始的循环平衡,根据个人的资质秉性以及所习仙法,

  或偏重于阴,或偏重于阳,或为火,或属木……强化一极,方能获得超凡法力,一般而言,修行者初期所修炼的仙法性质越极端,威力便越是强劲……”

  “如金乌真法,又或太阴仙法,蜀山至净法,皆有如此之特性,极于一极,然我等生而为人,无论如何修行,修纯阳之法中,必有一丝阴气暗藏;

  修太阴之法,依此类推,则同样有一丝阳气暗藏,这一丝阴气、阳气不但难以祛除,而且随修士修为之增长,愈发强大。”

  叶凝徐徐道,“尔等人欲要破境,或可从此入手,由太阴升华至阴,由太阳升华纯阳。”

  “当然,也可将纯阳(阴)法力中的最后一点阳中之阴(阴中之阳)彻底炼化为阴中之阴(阳中之阳),最终水火相济、阴阳相激……”

  【.午夜将掉落第三更,求双倍月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