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8章:幽都(求订阅)(2合1)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烟霞迤逦影徘徊,宫殿参差晓日开;三千玉阶通神处,紫鸾飞起望仙台;临天峥嵘笼紫气,金渠玉砂五色水……

  立于天墉城山门之巅俯视下方,天墉城仿佛一座璀璨的明珠,矗立在昆仑群山之中。

  这颗明珠外有百丈城墙四方环绕,内有重楼殿宇千门万户,上出重霄;飞阁流丹,桂殿兰宫;处处画栋雕梁、绿瓦金檐,气象万千……

  在门内几处险地,延伸出数条长达数里的雄伟栈桥,栈桥的尽头,有着数座高塔,雕刻为巨大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神兽之形,尽显天下第一仙门的肃穆庄严与华丽高贵!

  近日,这座古老而华贵、气象庄严的昆仑仙城,一反过去的恬静淡然,自最近一批新弟子入门之后,纵然是这等仙家福地,

  亦难免为别有用心之人掀起了一阵阵风波……

  这一日,不知究竟付出了何等代价,幽都婆婆终于与函素真人协商好,自两日前将风晴雪和风广陌提出寒牢后,稍作休养,幽都婆婆便向函素真人提出了告辞之意。

  不过由于幽都婆婆至今伤势仍未恢复,而风广陌又失去了十年前的记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和前往幽都接收幽都婆婆允诺好的代价……

  略作商议后,函素真人最终派叶凝前去一趟幽都,而启程的时间,就在今日!

  ……

  “百里屠苏!”

  山门三千石阶之前,函素真人并未至此,倒是刚出关不久的紫胤真人来了一趟,代替函素真人送别这些幽都的好心来客。

  紫胤真人在此,陵越和百里屠苏这两个师兄弟自然也来了。

  此刻,在双方长辈互相寒暄之时,风晴雪一直低着头,耳畔听着幽都婆婆的告辞之语,忽然,她鼓起勇气抬起头,大声向着百里屠苏叫道。

  人群中,愈发显得沉默的百里屠苏,此时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却只见到风晴雪忽然抬头望他,在他愣神间,已然走到近前。

  “我就要和婆婆一起离开天墉城了,屠苏你告诉我,你是韩云溪吗?”风晴雪带着一丝期待与苦涩的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叫做韩云溪?”

  “韩云溪?”

  多么陌生的名字啊,自己以前真的是叫这个名字吗?这一刻,百里屠苏心里莫名的泛起了无数的想法,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应答。

  风晴雪见状,连忙追问道:“你是韩云溪,对不对?你就是我要找的韩云溪,你还记得不记得我,我是晴雪,风晴雪啊?!”

  “我……”

  这一刹那之间,百里屠苏状似恍惚,他想了很多,但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到,他怔怔的应声道:“我是百里屠苏,什么韩云溪,我不认识。”

  “韩云溪!”

  风情雪略为失落的低下头,但又很快抬起,“云溪你骗不了我,婆婆已经告诉我了,你就是我要找的韩云溪!你真的将以前的事全忘了吗?!”

  听着那一声声的询问,百里屠苏目光恍惚,少年时的一点破碎记忆,那残留的温暖,不住的再脑海中浮现,却又残破得不堪分辨……

  “晴雪!”

  在向紫胤真人告辞后,幽都婆婆面色微沉,当下她拄着神杖,向着风晴雪冷声喝止道,“本就是一次错误的相逢,既然已经屠苏已经忘记了,你又何必执着?还不快过来!”

  在幽都婆婆那严厉的目光下,风晴雪低着头,谁也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但在一阵沉默中,她还是乖乖的退了回来,退到了幽都婆婆身后。

  “紫胤真人,真是抱歉,晴雪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望着风晴雪,幽都婆婆微叹一声,旋又振作精神,向着紫胤真人道。

  “无妨,晴雪还小,只是缺少历练而已。”

  紫胤真人淡淡一笑,虽然对于风晴雪这一系列的举措,他不敢苟同,但平心而论,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

  ——当然,相较于外人,他自然还是更加关心自己的弟子,望着神色迷茫而复杂的屠苏,紫胤真人轻喝一声:“屠苏,前尘已散,何须执着。”

  瞬间,百里屠苏心神一颤,似是想明白了什么,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坚毅,他低着头道,“师尊,我明白了……”

  “云溪……屠苏……”

  幽都婆婆身后,风晴雪怔怔的望着这处,神色复杂。

  “晴雪,屠苏师兄在天墉城过得很好,不论是或不是,你又何必执着呢?”

  站在另一边的欧阳少恭开口,仍是一如既往的贴心,“屠苏身负凶剑煞气,只有天墉城才能够助他压制煞气,

  倘若你不能够消除煞气给屠苏带来的痛苦,我想,你最好不要去打扰他。”

  “我——”风晴雪言语一滞,但转瞬之间,脸上却又透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坚毅神色:“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

  “但愿!”

  欧阳少恭声音低沉的开口。

  这一次离开天墉城的,除了幽都三人组还有叶凝外,欧阳少恭也准备走了,数日以来,对于那距离自己只有一线之隔的真相,他已经实在忍无可忍了。

  在天墉城里这几日他也曾想去问过叶凝,只是叶凝一贯神秘,即便他寻到了,也一直笑而不答……

  现在想来,自那日后,他在天墉城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那聚形炼魄丹之丹方了!

  欧阳少恭驻世上千年,阅历手段相较于当年不知高了多少倍,他只是稍动了一点小手段,便顺顺利利的被贬下山,发配到琴川城外,一间属于天墉城的偏僻道观。

  当然,除此之外,在道别陵越和百里屠苏之时,他的借口是——

  既然在天墉城找不到他想要学的复活仙法,那他学那些练剑之术也无用,他要到别处去继续找起死回生之术……

  ……

  “也许以前是我想错了,我以为只要他能够一辈子清净修行,就能够摆脱焚寂之剑的命运纠葛,但现在看来……”

  望着已然告辞,顺着台阶向下走的幽都三人,再看向百里屠苏,紫胤真人轻叹一声,“陵端,你的建议是对的,让屠苏祭炼焚寂之剑,

  这条路虽然看似颇为凶险,但有你传下的灵诀相助,又有我们在侧……或许,这才是最安全的!”

  “也许吧,但究竟能如何,屠苏能否炼化焚寂之剑,一切都还是个未知之数,我虽然是如此向执剑长老建议的。”

  叶凝淡淡的道,“可,想要抗衡焚寂之剑的煞气侵蚀,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紫胤真人笑了笑:“世间之事,谁又能真的有十成十的把握呢,与其让屠苏在煎熬之中等死,不如奋力一搏,终究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罢了。”

  言及此处,紫胤真人忽又皱起了眉头,“焚寂之剑被封印八年之久,如今一见血光邪火之力,恐怕难以平息!况且这八年里,残余于屠苏身上的一半剑灵也在成长,

  如今已经与屠苏形成共生之态,我与掌教真人设下的空明幻虚剑剑印,虽然能够阻断煞气,却不能阻断剑灵引发的心魔,屠苏想要抵制这心魔之力,只怕十分困难。”

  听到此处,紫胤真人身后的陵越顿时心中一慌,当下慌忙道,“师尊,大师兄,那该如何是好?”

  紫胤真人道:“你大师兄所传传下来的灵诀,确实玄妙非常,以之修炼,想要踏入焚寂煞气亦不能影响己心的境界,并非没有可能,只是太难、太难……”

  “倒也并非没有办法!”

  叶凝徐徐道,百里屠苏的心境和意志的心境确实远还无法与他相比,但,仅仅只是为了抵御焚寂煞气的侵袭,何不依靠外物之力?

  陵越连忙道:“大师兄,那该如何?”

  叶凝沉声道:“陵越,你莫非是忘了,我们天墉城乃是天下清气鼎盛之处,后山禁地更是清气交汇之所在,这清气乃是凶煞之气的克星!

  平日里只需令屠苏静心在后山禁地之中修行,再复以一些特殊丹药、熏香,有此之助,再借助我传下来的太上定心诀,必能够事半功倍!”

  “是了!后山禁地之中的至纯清气,虽然无法完全消弭屠苏体内的凶剑煞气,却可将其减缓抑制!”紫胤真人顿时恍然。

  “若乘此时机,在辅以外物,让屠苏努力修炼这定心诀,说不定,真可以上你这般,踏入一念不起之定境,渐渐能抵挡煞气侵蚀!”

  说到这里,紫胤真人看着身后已然有所了悟的陵越和百里屠苏,当下吩咐道,“陵越,你即刻带屠苏前往后山禁地闭关修行,我去搜寻一些辅助修行之物……

  屠苏,你记着,若不将你大师兄将与你的灵诀修成,不得踏出后山半步!”

  “是,师尊!”

  陵越和百里屠苏这对师兄弟相互对视了一眼,立时一脑毅然、坚定的同时点头开口。

  “屠苏,为了你,你师傅师兄和我们可谓是费尽心思……如今,觊觎焚寂之人已被拿下,希望你能趁着这段时间平静的日子,努力修行。”

  叶凝望着百里屠苏,沉声开口,“希望你争取在出关之时,能够抗衡焚寂煞气,不被其侵蚀神志,这样……你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未来!”

  “谨遵大师兄教诲!”百里屠苏目中闪烁着些许灵光,他郑重应声,一字一顿,显然是已经将其记在了心间。

  陵越笑着道:“大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监督好屠苏努力修行,等你从幽都回来,我一定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屠苏。”

  “嗯,走了。”

  回望了一眼恢弘的天墉神城,说话间,叶凝一催剑光,顿时便化作一道通天青虹,向着幽都三人所在的方向纵天而去。

  …………

  幽都,地下大地之神所治也,处地下幽冥,故称幽都。

  古剑世界在大体上可分为三界,一为天界,在飘渺不可知之处,为上古众神之居所,天帝伏羲之治下。

  一为人间,便是天墉城所在的人世间。

  一为地界,在大地之下,传说有鬼物居焉,可行六道轮回,由阎罗主宰;幽都便是地界的更深更幽之处,此地四周皆是一片荒芜,故名为幽都。

  幽都之地,极为神秘,因为有传说之中的女娲大神之力笼罩,若无通行之法,即便是天界仙神也很难进入。

  这进入之法,名为“通幽”,乃是一门神异神通,通过这门神通再加上特殊密码,出天墉城的第二日,在幽都婆婆的带领下,一行四人,终于踏入了幽都。

  幽都整体可分为三个部分,中央是女娲居住的娲皇神殿,西边是龙渊族的聚居地,为上古大阵封禁,末得到允许者,外人一律不能进入。

  幽都之内,广袤的东边,便是女娲族的聚居地,一切供奉或者追随女娲大神之存在,皆可归于女娲族。

  龙渊族擅长冶炼,但由于一向与世隔绝,所用器物皆具有青铜器时代的特征,因此在场景风貌上,颇有几分殷商时期的风范。

  女娲族本是追随女娲的上古先民,他们的历史渊源远早于龙渊一族,因此他们在生活中所用的器皿更为古老,或可追溯到石器时代的原始风貌!

  ……

  中皇山。

  中皇山自古便留存有大能之法力禁锢,不能施用腾翔之术前行,一行四人进山之时,已至正午。

  这里终年积雪,偶有枯木,却不生寸草,寒风刮过,如冰刀拂面,好在四人一身修为菲浅,一路跋涉而来,也不觉得辛苦难耐。

  “一直往深处走,可以看见一座神庙,那里就是去幽都的入口了!”风晴雪走在最前面,当下略略偏过头向着风广陌以及……叶凝道。

  二人点了点头,正欲一鼓作气进入其中,忽然,一道劲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

  待风雪稍停,山崖上出现一只巨大的蛊雕。

  这怪兽雕嘴、豹身、独角,还生着巨大的翅膀,不过这只蛊雕呈现半透明的灰色,不似活物,倒像是灵力会聚而成。

  “好熟悉的一只大鸟!”

  望着这怪兽,风广陌目中掠过一抹回忆与抗拒,当下,口中却是道出了一声惊叹。

  “哥哥,小心!”

  风晴雪提醒道,“这是阻止外人进入中皇山深处的蛊雕。”

  “我知道,这只大鸟一看便不好惹。”风广陌扛起大剑,向着前方的风晴雪笑道。

  那蛊雕甚是神骏,亦颇有灵性。风广陌话音未落,却只见他它展平羽翼走近,却是俯首,竟在向着风广陌行礼!

  望着这只隐隐有种熟悉之感的异兽,风广陌心中的异动,愈发强烈了,只是他一直在抗拒,在躲避那种感觉……

  一路走来,随着距离幽都越来越近,风广陌心中的那一股抗拒之意便越来越盛,他很想逃走,只可惜有叶凝和幽都婆婆这等高手在,他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

  这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虽然模糊,但却令他很清楚,或许……不,没有或许,恐怕他就是那位幽都巫咸!

  “婆婆。”

  前方小庙之中,站着几位幽都使者,此时他们尽皆向着幽都婆婆躬身行礼,恭敬而虔诚。

  “起来吧。”

  幽都婆婆淡淡的开口道了一句,随后便任他们打量风晴雪,叶凝与风广陌三人,自己则继续拄着神杖前行。

  显然,在回到幽都之后,对于函素真人先前狮子大开口之时,她还是非常反感与生气的,只是一直未曾开口道出罢了。

  对于驻守在这里的使者而言,风晴雪和风广陌,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未曾见过,但他们还是比较熟悉的,因此只是稍稍打量了几眼……

  所有人的目光便全部都落在了叶凝身上……

  擅自带生人踏入中皇山,越过蛊雕所守之界,在幽都之中是大忌,且罪过颇大,一般若是常人犯此罪,至少需在龙渊石屋中禁闭十年!

  “天墉城,陵端见过诸位。”

  迎着一众目光,叶凝平静的向着他们一礼,随即开口淡淡的介绍了一句自己后,便随着幽都婆婆继续前行。

  众多幽都使者继续看着叶凝,又望了望一言不发的幽都婆婆,最终,他们还是选择性的当做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幽都乃是一座地下城池,规模之大,更在天墉城之上,虽然飘渺恢宏处未必能及,但也远超凡人的想象。

  这座不见天日的地城分东西两侧,各自居住着女娲部族和龙渊部族,两族人看上去着装和气质都颇有不同,也很少往来。

  整个幽都的中心,便是娲皇神殿,传说中女娲大神的清修之地,也是如今的幽都居民,祭祀女娲大神之地。

  在这里,真正的幽都之中,天地间皆是蓝色灵光辉映,盘卷缠绕,更有草木生光……

  众人走上主坛,极目所视,空旷幽谧,远远有幽火勾出一座大殿的轮廓,迎风摇闪,似通人性,天际一条墨蓝流淌,发出水一般的波光,自西向东,缓缓而游。

  “天上那些亮亮的,似乎有点类似于死者的阴灵……”

  感知着上方的阴灵之气,叶凝目光一动,不禁转目望向风晴雪。

  风晴雪解释道,“陵端师兄好眼力,那便是人间传说中的忘川,是死者的魂魄会聚而成的一条河。”

  “晴雪。”

  就在这时,幽都婆婆忽然回过头,一只枯瘦的手掌便轻轻地按在了风广陌的肩膀上,“你带陵端去参观、参拜一下神殿,我带巫咸去恢复记忆。”

  “是,婆婆。”

  风晴雪低着头,轻轻道,看起来来自于天墉城那段时间的磨砺,令这个孩子倒是真的成长了不少,至少,她已经学会了能为他人思考……

  唰!

  幽都婆婆周身之上蓝光一闪,还不待风广陌开口拒绝,便瞬间拉着他,消失在主坛之上,不知挪移去了何处。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