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5章:太子长琴(求订阅)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休走!”

  见那鬼面黑衣人跃崖跳走,陵越顿时急忙一声大喝,手提紫电灵剑就要紧追而上,只是他还未跳出栏杆,便被紫胤真人伸手拦了下来。

  “陵越,不用追了,即便追了上去,你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紫胤真人轻叹一声,任那那黑衣鬼面人逃走之后,他身影一闪,便直接出现在了剑阁之中。

  此刻,但见紫胤真人大袖一拂,一道红光便自其袖中腾出,如九天之炎,又似灼灼红玉,瞬间将剑阁内弥散着的黑红煞气一扫而尽。

  “师尊?您出关了!”

  陵越一怔,再思及先前那黑衣鬼面人盗剑之时,剑阁明显早有预备之事,顿时恍然。

  剑阁乃是自家师尊之道场,若无师尊亲自恩准,并且放松阵法,大师兄他们怎敢以此重地行请君入瓮之计?

  那黑衣鬼面人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触摸得到焚寂凶剑!

  须知,对于天墉城而言,剑阁本身以及其中的藏剑,论价值可是远在区区一柄不能用的凶剑之上!

  紫胤真人微微颔首,旋又再振左袖,紫蓝仙光升腾间,化作一道如云似水的清澈剑光,光华中倒映着亘古昆仑,碧郁青松,寒泉瀑布……

  一剑之下,清光漫卷,仿佛飞出的不是一道紫蓝仙光,而是巍巍昆仑,坐断万古,

  山中狂涛,无孔不入,瞬间全面渗透入那四灵四象大阵,将焚寂凶气、仙琴之力,通通分割绞杀至微末,再行驱逐!

  化作四灵神兽的四大长老顿时只觉周身一轻,一个个便立即自那神兽图腾之中退出,任其由真实之图腾被紫胤真人驱使着,再度化作了墙上的四道画影。

  四人先前承受了两股上古神器碰撞的余波,此刻虽称不上是个个带伤,但也绝不好受,只是在此时此刻,却非是自己等人的疗伤之机。

  戒律长老函究真人压下体内沸腾之气血后,顾不得问及那黑衣鬼面人之事,望着一动不动的叶凝,他率先神色严肃的问道,“紫胤真人,陵端现在如何?”

  “这臭小子,硬要逞英雄,有执剑长老和我们在此,何需他这小小孺子逞强。”威武长老函晋真人脱口大骂了一句后,同样紧张兮兮的望向紫胤真人。

  不只是他们,此刻大殿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幽都婆婆,都忍不住流转于那名周身有黑红气息缭绕的青年与紫胤真人之上。

  “放心吧,陵端无事。”

  紫胤真人沉声道,“虽然我不知他动用了什么法术,竟然不惧焚寂煞气侵蚀,但观他此刻之情况,应该是在消除煞气和化解伤势,问题不大!”

  “那就好。”

  紫胤真人此言一出,整座剑阁中原先那颇为凝固的气氛,都不由为之而渐渐缓解,一向为人严肃的凝虚真人更是长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叶凝在天墉城,甚至在他们自己心中的地位,那可都是——不容有失!

  他们这些人早就老了,叶凝,可以说就是天墉城的未来,有这个天资妖孽的弟子在,天墉城之未来,必然辉煌无尽!

  ……

  “紫胤真人,函晋真人,函究真人,凝虚真人,还虚真人,那黑衣鬼面人如今逃下山崖,伤势非浅,是不是立刻派人前去搜查?”

  幽都婆婆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似乎并无动作的众人,当下,她急忙开口建议道。

  “派人搜查了又如何?以那人的手段,他若是不想让人发现,些许修为浅薄的弟子,谁能发现得了?即便是发现了,又有谁能将他捉拿回来?”

  还虚真人无奈的道:“对方先前所召唤来的上古仙琴之影,还有其体内的那一股强横无比的仙灵之力……只怕比之执剑长老都差不了多少……”

  “没错。”函究真人叹了一口气,面色再度恢复至原先的古板威严,“反正我们已经弄清楚了那黑衣鬼面人的背景,此事又何须急在一时?”

  四大长老好说歹说,又以众人身上之伤势为借口,糊弄了大半个时辰,幽都婆婆终于无可奈何的被说服,由陵越将之送回客房养伤。

  …………

  “主人。”站在剑阁之中,望着搀扶着幽都婆婆逐渐远去的陵越,不知何时出现、化形的红玉,忽然沉声开口道。

  “我观先前那名黑衣鬼面人借以操纵焚寂凶剑的,似乎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吸灵、引灵邪术,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种手段应该类似于上古时代龙渊部族流传下来的巫术……”

  “吸灵,引灵……”

  对于红玉的身份,函究真人自然早有所了解,此刻听着她分析那黑衣鬼面人所动用的术法,函究真人忍不住轻声呢喃道。

  “看来,这事情似乎远比我们所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啊……”

  “确实复杂的多……因为一把焚寂凶剑,咱们应该卷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泥潭……”

  不知何时回过神来的叶凝,用着淡漠冰冷的语气,叙述着如此之语,令人心中发寒。

  众人愕然回首望他,但见他缓缓将、陷入地面足足半尺之深的双脚从地面拔出,口中继续平铺直叙的道:

  “那黑衣鬼面人所动用的仙灵之力虽然残缺不堪,但蛮荒而精纯,与当今之世迥异,论及境界级数恐怕还要在紫胤真人之上!

  若非此人肉身孱弱,纵然我有焚寂在手,也未必能胜他!”

  “比紫胤真人还强?!”

  函晋真人等天墉城四大长老纷纷为之一怔,待见待紫胤真人微微点头,一个个更是双眉紧皱,不知究竟如何是好。

  “论境界,此人确实在我之上,但他肉身孱弱、灵魂疲惫,若是不动用其他手段,单论战力,他应该不是我的对手。”

  紫胤真人回忆着先前的那一幕幕,沉吟着徐徐开口,倒是令众人心中那一股沉重的压力,稍稍缓解了些许。

  只是对方最后所祭出的那一抹仙琴虚影,却是令紫胤真人之话中所带来的安全感,大为削减!

  “来自上古的仙灵之力,上古仙琴……焚寂凶剑……”

  红玉呢喃着,不断的搜索着自己记忆之中的上古之事,虽然在上古时代,红玉只是一微末无名之辈,但相较于站在此地的众人……

  经历过上古时代的她,对于这些东西的了解,自然远在包括紫胤真人在内的众人之上。

  “焚寂凶剑,即便在上古也非是无名之物,这一抹仙琴之影,却能将之压下一头……虽然二者均不在全盛时期,但有此威能的仙琴,并不多……”

  叶凝一边淡然开口,一边将焚寂凶剑归鞘,放还于铜炉之上、四极剑印之中,“虽然先前只是匆忙一瞥,但我却记得,此琴形似神凤,有五十根弦……”

  听得有五十根弦五字,红云灵光一闪,顿时失声叫道:“形似神凤,有弦五十……难道,那是凤来琴?传说中由火神祝融亲制、女娲大神赋灵的太子长琴?!”

  “太子长琴?在神话中,不是说他与火神祝融等一众上古仙神离开人间,前去了天界?”

  还虚真人皱眉,“再者,既是上古之仙神,那这凤来仙琴之影,怎会出在那黑衣人手中?”

  红玉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古时代,人间仙神出没,强者如林,她所接触到的存在,哪怕是最强者“炤夫人”,距离真正的仙神也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哪里知道那么多仙神隐秘。

  不过思及炤夫人,又籍此忆起当年往事,红玉忽然道:“在我那个时代,我曾经从师从于龙渊部族的铸剑师姒父口中得到过一个消息,不知真假。”

  来自于龙渊部族……

  紫胤真人心中一动,当下开口道,“你且说来听听。”

  “是,主人!当年的姒父在以我铸造古剑.红玉之时,曾于无意间说过一些关于仙神之事。”带着些许回忆与思索,红玉缓缓言道。

  “在上古时代,水火之神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天大战,从而导致天柱倾塌,太子长琴在这一战中犯下天条,被贬为凡人,永世不得为仙……”

  “凤来琴在人间显出踪影,或许就是因为当年之事!”

  “凤来琴,一尊上古仙器,而且还是出自于上古大神祝融和女娲大神之手的绝世仙器,在世间留有传承,甚至很可能至今仍在于世间……”

  明显有些想歪了的函晋真人双眉紧皱,显然在与空气斗智斗力的过程中,将焚寂凶剑背后之事不断夸大,最终……

  …………

  外面弟子之住所,一间青砖小院内。

  一抹淡黄之影自远处而来,如电光疾行,又似随风舞柳,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那道黄影便无声无息的推开大门,迈入了小院之中。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我该称呼你为欧阳少恭,还是青玉坛的丹芷长老,又或者,传说中的,太子长琴?”

  飘渺中带着些许感慨的话语,在这一缕清风中渐渐消散,虽不曾外传,但却恰好落入了推门而入的黄影耳内。

  黄影一震,按在大门之上的五指随着话语渐渐握紧,根根青筋暴起,直至伴着吱呀一声,大门无声无息的关合,他才忽然低声吟道。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指云问天道……琴鸣血斑斓!”

  轻轻吟着这首满是无奈与悲愤的小诗,黄影迅速平静下来,他松开手,任由月光徘徊在他面上,显露出真正身形,

  黄影,果然,正是欧阳少恭!

  “区区数面,便能做到这一步,天墉城的大师兄陵端果然不凡,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

  欧阳少恭仰望着房顶,声音森冷得仿佛来自于北极之万载寒冰。

  【(??)求月票,求推荐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