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4章:第二个鬼面人(求订阅)(2合1)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焚寂!”

  借助地行之术,幽都婆婆整个人都仿佛瞬间融入了大地之中,从客房到剑阁,她竟只花了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

  转瞬自大地之中冒出,站在剑阁之前,幽都婆婆惊怒交加的望向二层楼中那一股愈发凶厉的煞气,当下,她一拄手中神杖。

  “砰——”

  大地一震,顿时,一道幽蓝色的幽都神力瞬间爆发而出,带着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威势,笔直的冲向剑阁二层楼!

  在这方古剑世界之中,女娲乃是大地之母,幽都一族身为女娲大神的使者,自然拥有部分操控大地的力量,能够调动或者说借助大地之力。

  此时此刻,剑阁之中好似空无一人,唯有带着与风广陌一般无二之面具的鬼面人,探手破开四极剑印之封印,催动焚寂之煞气,直接向着那一股幽都神力抵去。

  “轰!”

  一声巨响,气浪迸爆,纵使剑阁不凡,但在二者的碰撞之下,整座二层楼都差点彻底炸开!

  幽都婆婆虽然修为深厚,但毕竟年事已大,又有暗伤在身,怎能抵挡上古凶剑之锋芒?

  当下,在那股余波之中,她却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反震之力,整个人往后连退了数步,方才渐渐将之化解。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行此事?你可知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动了焚寂凶剑,天墉城和我幽都,定会将你追杀到死!”

  幽都婆婆冷喝一声,不顾自己身体尚未恢复,当即便是将身一折,直接破窗闯入剑阁,只见大殿之中,一名黑衣鬼面人竟是已将那焚寂之剑握在了手中!

  “黑衣鬼面人?你竟不惧焚寂煞气?!”幽都婆婆一惊,但旋即便是大怒,直接手提神杖,一身幽都神力化作腾蛇之形,直冲对方。

  “原来如此!你们拥有操纵这柄凶剑的手段……怪不得你们会灭了乌蒙灵谷,甚至敢连续入侵天墉城,说!广陌身上的禁制是不是也是你们弄的鬼?!”

  “呵呵,幽都婆婆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你老了,幽都的这一代灵女却已被天墉城打入囚牢,据说明日就要定刑,你不想办法去救他们,反倒来和我做对,当真是……”

  狰狞的鬼面具下,传出了一阵阴森森的得意笑声,随即鬼面人以秘法催动焚寂凶剑的力量,横剑一扫,顿时一股凶煞至极的黑红剑气划破虚空、浩荡波散开来。

  焚寂煞气纵横,肆虐剑阁,令得整座大殿都染上了一层凶煞,一剑之下,催山断流,幽都婆婆所凝聚出来的腾蛇法相、竟是瞬间便被摧毁,粉碎。

  “噗!”

  幽都婆婆身上的法衣也颇为不凡,但在此刻,却是连那道剑气斩破腾蛇法相后的余波都未曾挡下,黑红剑气直抵着幽都婆婆,生生撞在了一根紫柱之上,血洒长空。

  砰!

  剑气逐渐消散,幽都婆婆自紫柱之上落下,被斩裂的法衣中,一丝黑红剑气于其肌肤之内的肆虐不休,不断向外侵蚀。

  “放下焚寂。”

  倚着紫柱,面色苍白的幽都婆婆“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后,再次拄着蛇首神杖、勉力站起。

  即便此刻已身负重伤,可幽都婆婆却仍是站在那黑衣鬼面人之前,固执的令他放下焚寂。

  …………

  “掌门真人,看来那风广陌之事当真与幽都无关,只是青玉坛一力做下……既是如此,那咱们是不是,该出手了?”

  剑阁之后,四大长老与函素真人群正聚于紫胤真人闭关之所。

  此刻,传言中仍在闭关养伤的紫胤真人,看情况,身上不但没有半分伤势,反而正精神烨烨的以水镜之法,观测着剑阁之中的场景。

  “怪不得青玉坛费尽心思也想要得到焚寂,原来他们竟然掌握了控制焚寂之法!”

  紫胤真人望着水境之中的黑衣鬼面人,神色冰冷无比,“掌门真人,幽都婆婆已经撑不住了,再等下去,恐怕也不会有别的结果,动手吧!”

  “紫胤、函究,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函素真人面带微笑的答道,“虽说咱们早已在剑阁之布下了重重法阵,可没人居中调控终究不美……”

  “你是说……”

  紫胤真人一愣,旋即迅速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人身上,“陵端他现在就守在剑阁?”

  “不错。”

  函素真人矜持的道,“陵端如今已入人仙境界,所以我派他在剑阁之中操纵大局,他既然目前还未出手,那就是还没到动手的时候。”

  “陵端……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掌门,你教出了个了不得的弟子啊。”

  紫胤真人叹道,“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呢,要不是他的丹药,我也不可能现在就出关……还有陵越和屠苏,他都替我教的很好……”

  …………

  “嗤——”

  急速破空的剑声,凌厉无比的湛蓝剑光,还有一道宛若龙蛇一般游走不停的神杖……瞬息之间,便已跨越两地,来到鬼面人之前。

  此时此刻,忽然而来的陵越全力出手,掌中长剑之上,绽放出数尺天蓝剑光,如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鬼面人刺去。

  “呵呵,天墉城与幽都,也不过如此罢了,两位名气虽大,但盛名之下,却难负其实啊。”

  鬼面人冷哼一声,翻掌覆剑,无穷之黑红煞气铺天盖地,只听得“轰隆”一声炸响,一股庞然劲力随之衍生,如石破天惊般呼啸着席卷而去。

  “砰!”

  三方交锋,气浪迸爆,形成一道如水中波纹般的余波,轰得剑阁之中震颤不体,波散四周。

  这一刻,鬼面人展露出了超乎想象的恐怖实力,强如陵越与幽都婆婆之共击,却是在连焚寂剑气都未出动的情况下,便被一击而破!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能动用焚寂之剑,不惧煞气反噬?”握紧掌中之剑,陵越不顾自己虎口外溢的鲜血,只是冷冷的盯着鬼面人。

  “你虽以面具遮面,但我看你这身形,却也有几分眼熟,你究竟是谁?”

  “紫胤真人之大弟子果然不凡,至于掌控焚寂……”

  鬼面人低笑,一双眼眸在面具之中,却是显得腥红无比,周身裸露出来的肌肤之上,皆有黑气缭绕。

  “哼,本来便是属于我的东西,有何反噬可言?不过,毕竟尚未解封,到底难成大气……呵呵,这赤红眼瞳、腾腾黑煞,倒如想象中一般美妙~~~”

  “铮!”

  就在那鬼面人因口中话语,有一丝分神回忆之时,一道“铮”然之天青剑气,瞬间自鬼面人身侧迸发,凌目的锋芒,如电闪雷霆般的威能与极速,眨眼而至。

  鬼面人虽反应极快,但在这一剑之下,却还是没能完全避开,只听得“噗嗤”一声轻响,其右边肩膀之上,顿时几乎便被生生洞穿,鲜血飞溅而出。

  与此同时,于剧痛之下,鬼面人之右手本能放松,焚寂剑因之而脱手抛脱于半空之中,被一紫衣道人纳入掌中。

  “焚寂!”

  鬼面人神色一变,竟是连自已身上之伤势都不顾,就要凌空跃起,夺回凶剑,只是迎面而来的又一道剑气,再次将他打落大地。

  嗡!嗡!嗡!嗡!

  随着紫衣道人的出手,原先看似已被鬼面人破开的四极剑印迅速爆发,一道道锁链没入剑阁大地与穹顶之中。

  剑阁四方,四象之灵气集聚凝聚,化生四象神兽之图腾,由四名白发道人入主操纵,坐镇四方,联手以四象演化四方大阵,将整座剑阁上下四方彻底封锁。

  剑阁之上,紫胤真人大袖飘飘,坐镇天穹,将这四灵四象大阵镇压于下,虽掌中无有寸铁,但一身之气势却最是恢宏难测。

  转瞬之间,看似空荡无人,可任人来去自如的剑阁,便以生生化作一堡垒囚笼,将那黑衣鬼面,人囚禁于其中。

  ……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

  于如此之境地,紫衣道人叶凝,陵端,幽都婆婆分立三方,将他围于正中,周围又有大阵关锁,地仙、人仙坐镇……

  黑衣鬼面人面上却是不见半点惊慌,此刻竟犹若未知一般,狂笑出声,“天墉城的手段,我今天才算是见识了,这请君入瓮之计,用的果真不凡!”

  “你此刻已入绝境,还不束手就擒?有何可笑?!”幽都婆婆拭尽嘴角之血迹,沉声喝道。

  她先前还有些埋怨天墉城的手段不给力,以至于有如今之祸。

  可现在,望着将这剑阁封锁得纹丝不漏的恐怖大阵,幽都婆婆的心中,此刻已只剩下了震惊!

  幽都婆婆很清楚,这大阵防的不仅仅是那黑衣鬼面人,或许在这之前,同样也是为自己而立,剑阁防守看似空虚,实则不过是请君入瓮。

  若非自己刚刚之表现,恐怕现在,自己如晴雪和广陌一样,已经沦为了阶下之囚……

  “生死安足道,有何不可笑?凡人生老病死、转瞬即逝,活着时已经经历太多苦难,种种追寻,不过是渴鹿逐焰、人心迷妄,皆是镜中花、水中月。”

  黑衣鬼面人收起笑容,口中淡淡的道。

  “生死于我,不过小事,况且此时还未至那等境地,为何不笑?我笑那天墉城机关算尽,布下此阵,可却偏偏留了个如此之大的漏洞,放在我面前!”

  “你便是那天墉城之大师兄,下一代掌门人?以双十之龄证得人仙,果然一代豪杰。只可惜这把剑我拿得了,却是不知你受不受得住焚寂之煞气?”

  口中述说着如此之语,黑衣鬼面人大袖之中的双手结印,一连数变,同时口中“咄”的一声,印出剑气动!

  霎时间,本就有些暴躁的焚寂凶剑,此刻顿时化作暴风雨来临中的海面,已经开始爆发的火山,无穷无尽的黑红煞气,自焚寂之中疯狂向着叶凝倒转。

  “有何不可。”

  叶凝轻语。

  此刻的他,身上属于人的部分越发淡薄,整个人越来越超然,不过短短数息,便再无一丝一毫的烟火气息,就仿佛庙堂之上的神灵,漠然看着世间。

  太上忘情,非是无情,忘情是寂焉不动情,若遗忘之者,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一言。

  此时的叶凝,或是当真已窥那太上之至境,不为情染,看破红尘,万物不萦绕于心,纵使焚寂之煞气凶厉,肆虐纵横,亦难动摇他心。

  紧握着焚寂之剑,任那煞气蚀体,叶凝亦只当做寻常,双眸淡漠无比的望着鬼面人,不过短短片刻光阴,

  焚寂煞气在他身上留下来的侵蚀之痕迹不但没有增多,反而越来越少,直至最后消失于无,甚至焚寂剑之中的煞气都能逐渐地为他所引导,乃至于……

  操纵!

  横握着焚寂凶剑,漠然的目光淡淡的望着黑衣鬼面人,忽然间,叶凝的身上迸发出蹈天煞气,滚滚如天河倒卷,磅礴似火山爆发……

  “不可能,这不可能!”

  纵然先前身处绝境,被天墉城强者包围,这黑衣鬼面人也未曾露出过半点怯色。

  可在这一刻,见叶凝身上焚寂煞气滔滔而起,却仿若未觉般,甚至能操纵自如,这黑衣人虽带着鬼面看不清面色变化,

  可从他嘴中吐出的那短短七字,却是蕴含着他心中太多的不可思议,难置自信!

  “焚寂之煞气何等可怕,你连地仙都不是,为何不惧煞气侵蚀?连……韩云溪都不可能动用得了焚寂,你为何能动用?这怎么可能!”

  叶凝目光深邃,只是静静地看着黑衣鬼面人,漠然开口道:“任何宝物、无论其中蕴含何等力量,都不过是外物而已。

  修士之路,大道唯‘我’,以你的境界与神通、经历,竟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殊为可笑、可悲。”

  言罢。

  “铮——”

  焚寂凶剑之上,迸发出一声高昂剑鸣,叶凝一步踏出,瞬息风起云动,无穷无尽的焚寂煞气凝聚成一道剑芒,汇聚于剑锋。

  下一刻,一到黑红之电光如匹练般横扫而出,迅疾若奔雷电闪,带着滔天之煞气,破灭虚空,向着鬼面人绞杀而至!

  焚寂之凶威,超越凡人的力量,在那连空间都隐约为之而波荡的剑光之下,一展无疑!

  感知着那一道熟悉而又令人惊悚的凶煞剑光,鬼面人惊怒交加之下,再顾不得半点遮掩,一股惊人仙灵之力瞬间迸爆而出……

  叮叮咚咚,如环佩铃响,剑阁之内,忽而想起了一阵仙音妙乐,回荡在大殿之中,更在更在地仙境界之上的仙光,遍洒四周!

  忽然——

  一把古老仙琴,在霎那间朦朦胧胧的浮现在那鬼面人身前,仙琴以榣山之木为料,真凤之样为身,上有琴弦五十,各具异能……

  这把琴,此刻被召唤而来的虽然仅仅只是一抹虚影,但其中那不可更易的本质,却还在神器之上,因此即便一影,却仍具备着惊天动地改换山河的强大力量!

  这一刻,无论是幽都婆婆、陵越又或者化身四灵的四大长老,还是远在剑阁之上的紫胤真人,纷纷感到震撼至极、惊异莫名。

  谁也想不到,这黑衣鬼面人的来头竟是如此之大,居然能够召唤出上古神器之影,拥有如此之恐怖力量!

  此人,究竟是谁?

  他既然已经拥有了如此之仙琴,为何又去觊觎那极为不祥的焚寂凶剑?!

  就在众人诧异间,但见那一柄黑红古剑,却是在半空之中划破虚空,与矗立于前方上古仙琴,猛然交击在了一处。

  “轰!”

  煞气与仙音齐爆,震动了天地八方,宇宙六合,封锁了这剑阁的四灵四象大阵虽然也颇为不凡,可又怎能承受上古神器碰撞之力?

  当下,伴着那一声惊天巨响,在其余波之中,在煞气与仙音的共同作用下,四灵四象大阵如纸帛一般被瞬间撕裂!

  余威四溢,仍具备着磅礴之能,幸而紫胤真人在此刻出手,将最后一抹余波削弱、化解。

  场中,琴剑交锋的瞬间,纵然是叶凝,也感觉到了一股难以阻挡的恐怖力量,不过既然已有所察觉,自然也会解决之法。

  当下,但见他接连结印,不断的将那股力量重重削减、消化,逐渐降低减少……直至最后,落于他身上之时,在那股“仙力”之下——

  叶凝身子一沉,口鼻间隐有鲜红流露,同时他的身躯被生生陷入了地面半尺有余……可,也就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不过,此时的那名黑衣鬼面之人同样也不好过,纵然他有无上之神器护体,又有诸般手段加身,可遇到了叶凝这么一个怪胎,仍可谓是他倒了八辈子霉!

  论实力,叶凝自然不是他之对手,可他掌中的那柄焚寂凶剑却是极其不凡,可伤仙神之体!

  那黑衣鬼面人虽然身份玄奇,又有神兵秘法傍身,但在此刻,他也不过一肉体凡胎罢了,在焚寂煞气的撞击下,

  黑衣鬼面人此刻只感觉自己的五脏都受到了冲击,口中止不住的向外狂喷鲜血,其中竟隐隐有些许肝脏之碎片!

  不过他却没有如叶凝一般层层卸掉这股力量,这不仅是他并不擅长这种细微操作,更为重要的——还是在身剑阁险地,他根本没有如此行事的机会与时间。

  当下,望了一眼因为四灵四象大阵被破而受到反噬的四大长老,还有被先前一击之余波掀飞的陵越和幽都婆婆……

  黑衣鬼面人目中一定,当时借着这股力量向后暴退!

  仅短短一个呼吸间,他便顺着这股力量退出了剑阁大殿,最终化作一道流光破空,消失在了剑阁之外的山崖之下。

  【5200字(??)求月票,求推荐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