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3章:刑崖(求订阅)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艳阳难洒阶前地,狱底生春意。空负梅关团圆月,囚门深锁窥不得。故乡流水绕孤村,应有幽花数朵最销魂。

  戒律堂,顾名思义,乃是掌握天墉城一众弟子刑罚的一座庞然大物,其坐落于天墉城深处的刑崖之上,由天墉城四大长老中的戒律长老担任首座。

  在刑崖,崖上有一座庄严肃穆的神殿,它孤立于此,通体黑沉沉的,显得冷清而又带着几分阴森,完全不同于天墉城其他地方的祥和与自然。

  可是那座大殿,便是戒律堂众弟子及长老的办事之处!

  此时此刻,戒律长老函究真人冷着一张老脸,带着不知付出何等代价、才能来到此地的幽都婆婆站在大殿之外的崖前,俯视着下方。

  崖下,云遮雾绕,清幽飘渺,被重重大阵关锁,根本看不清究竟,简单地以肉眼凡胎向下观望,只能见得此地风景怡人,却不知崖下凶险。

  刑崖并不高,但山体下方早已被挖穿小半,以漩涡型深入地底,其中设有一处处粗糙简略的山洞,为戒律堂弟子所辟,关押违反天墉城门规之人。

  刑崖深处,有一脉寒泉,天墉城第二代戒律长老便据此在这一众山洞之中,布下了玄冥锁灵大阵,可大幅度的镇压山洞之中的灵气纯度以及入洞者的修为。

  故此,随着距离那一脉寒泉越近、牢房位置深入山体,越发显得粗糙的山洞,其威能便越为可怕。

  就如鬼面人风广陌所处的一处较深的山洞,其中不但有大阵关锁,更为可怕的还是寒毒缭绕,虽不至于要他性命,但——

  若无特殊功法应对,在此呆久了,却是会损害修为及根基,甚至侵蚀神魂!

  ……

  外围之寒牢内,风晴雪默默抱着双膝,垂头丧气的蹲在墙角一块稍稍凹出的、简单而粗糙的“石床”上,神态呆滞而茫然。

  显然,她又一次的魂飞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晴雪所犯下之罪,对于天墉城而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毕竟她在天墉城之中,所能接触并习得的都是最为基础简单的东西。

  由于翡翠谷之事,她和欧阳少恭都并未习得天墉城最为根本的剑术和诸般秘法,因此在通过一些手段得知想要的东西后……

  戒律堂的执刑之人,便直接将她扔到此处,不再过问。

  而从未受到过这般待遇的风晴雪,虽然在起初之时有些喧哗,但在这黑暗之中,很快便变得浑浑噩噩,成了如今这般样子。

  “哒、哒、哒……”

  在这被设有束音之法的地下山洞之中,忽而由远及近,渐渐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之声,最终停在了关押风晴雪的寒牢之外。

  “函究真人,可否让老身与晴雪说两句话?”

  此刻,神色略显疲惫,较之于当初之神气,而今更显苍老的幽都婆婆、默默望着石门之中魂不守舍的风晴雪,忽而向着身侧的函究真人低声恳求道。

  函究真人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后退数步,随后拱手示意,让幽都婆婆自便。

  幽都婆婆暗叹一声,自知理屈词穷的她也不好再过分要求,只得转身望上牢中的风晴雪,她以手中之蛇首神杖,重重地敲了一下下方之岩石。

  嘟!

  神杖之上,幽蓝之光一闪而逝,只是在其与地面交击而产生闷响之时,那一缕幽蓝之光,便直接被布置于地下之大阵,轻易化解。

  幽都婆婆面皮一抖,旋即口中喝道:“晴雪!”

  沧桑老迈之音,兀自蕴含着幽都音律之术,既无雷霆之大,也无春风化水之势,简单两字,却仿佛自风晴雪体内、如洪钟敲响一般,

  令其浑身一颤,自那迷茫之中醒来。

  “婆婆!”

  抬起头,风晴雪第一眼便见到了门外自己最为熟悉的那人。

  望着门外的白发老妇,小跑至牢门之前的风晴雪,此时的声音都有着些许哽咽,“您怎么来了?”

  “跪下!”

  望着面色苍白的风晴雪,幽都婆婆一改先前的担忧,反而是怒声喝道,“不声不响地偷偷离开幽都,你把我和长老们都吓坏了,

  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了?!”

  “婆婆别生气,晴雪知错了。”

  风晴雪慌忙跪向牢前的幽都婆婆,可怜巴巴的道:“我,我也是因为担心焚寂,担心你们呀,所,所以我出来后也没乱跑,就……”

  幽都婆婆指着风晴雪,面沉如水,“就怎么了?偷偷来到天墉城?成为人家的阶下之囚?!晴雪啊晴雪……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看着自己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如今这一幅可怜巴巴的凄惨模样,幽都婆婆心中纵是有再大的怒火,可在此刻,却也已被化为无形。

  只是思及自己自己先前所付出的代价,便是时至此刻,幽都婆婆心中仍有些肉疼,因此在最后一句时,声音又再度变得严厉起来!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前因后果,仔细的告诉我,不得隐瞒!”

  …………

  默默地端坐于碧波潭边缘,百里屠苏静静地望着眼前那一汪碧绿的潭水,因为这些时日的变故,他脑海之中,隐约间、正断断续续的浮现出一些模糊的画面。

  有的,是一个孩子生活在一片幽静山谷村庄之中的画面,有的,却是一个仙人在一片仙境之中奏乐怡情的画面,还有一条拥有神兽血脉水虺……

  过去的人生,自己在来到天墉城之前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

  一时之间,百里屠苏渐渐陷入了茫然,在大师兄向他告知部分幽都以及风晴雪之事后,他便愈发的想要寻回自己失去的那十年记忆。

  只是,时至今日,他却依旧毫无所得。

  “屠苏师兄,幽都的人来了。”欧阳少恭忽然自远方行来,回中带着些许探究的望向百里屠苏。

  “大师兄带那位幽都婆婆去见韩云溪了,只是那位婆婆好像对他并不认可……现在,他们应该是去了戒律堂……”

  “唉……”

  说到这里,欧阳少恭忽然叹息一声,满脸懊悔之色。

  “想不到,原来晴雪竟真的是幽都之人,我不该轻易相信她的,可笑我还一直以为她上山真的是为了找人的……屠苏师兄,对不起!”

  “你也是受骗之人,何必跟我说对不起。”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顾自转身离去。

  …………

  站在陵越安排好的客房窗前,幽都婆婆心事重重地望向窗外,望着那一轮圆月,先前的一幕幕在她心中不断回响。

  这一行,解开了她心中部分疑惑;可随之而来的,不仅是真相,更多的神秘与困惑,却因之而紧紧的缠绕在了自己身上。

  先前,在踏出关押风晴雪的寒牢,承诺很快会带其离开后,幽都婆婆心事重重的又前去寒牢深处,见了一眼风广陌。

  虽然天墉城甚至是晴雪都认为那盗剑的鬼面人是风广陌,可幽都婆婆对此却仍不敢完全相信,只是当她亲眼见到风广陌,

  再感知到其体内那一股熟悉的风灵之力后,即便心中再困惑,可事实俱在,幽都婆婆不得一脸不苦涩的背下了那一口大黑锅……

  八年了,自当年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八年时间,广陌为什么会突然失去了记忆?

  这八年,他去了哪里?又为何会在八年之后的现在,单枪匹马的闯上天墉城,前往剑阁盗剑?

  既然已经不记得前尘之事,为何他还能如此熟练地运用幽都法术?但却从不见他回归幽都?

  要知道,幽都,对于修行幽都法术之人而言,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居所,更是他们力量的一种本源所在!

  即便风广陌不记得回归之路,可遵循着内心之中幽都对他的呼唤,想要回到幽都,这并非是什么难事啊……

  千般杂思,万般困惑,令幽都婆婆思来想去,都摸不着半点头脑,纵然蛇首神杖柱得地面咚咚作响,亦无半点收获。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