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0章:青玉坛(求订阅)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的时候,人们心中常常不希望发生某些事情,可最终的结果却往往天不从人愿,你越是不希望,它偏偏越有可能发生……

  此刻的风晴雪便是如此,墨菲定律完美的在她身上,在这个世界重现,她心里越是担忧,有些事情,却偏偏发生得越发迅速,越发激烈!

  就在风晴雪与肇临二人即将登临剑阁之时,她手腕上的那忙幽都灵石突然绽放出一阵淡淡的光华,而紧随其后,一众灵蝶飞行的方向亦是不由一折,改向西北方向扑闪飞去。

  风晴雪神色一变,心中不禁愈发为自家哥哥的安全感到担忧,当下,她紧随着灵蝶飞去的方向,毫不犹豫的继续追去。

  “晴雪师妹,你等等我……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剑阁在前面,不在那里……”

  紧跟着风晴雪一路冲来的肇临,早已是跑得气喘嘘嘘,他站在剑阁前的台阶上,不住地呼唤着风晴雪,却始终未能得到对方的一言半语之答复。

  “哎哎,肇临,你这是在叫谁呢?咦……你和晴雪师妹往戒律堂跑干嘛?难道是刚刚被骂的不够,还要找上门去讨骂?”

  就在肇临准备再次追去之时,他旁边一名从剑阁前退下来的内门弟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半开玩笑,半是八卦宣泄的说道。

  “没什么,松手啊……我说律行,你抓着我得手干嘛?我还有事呢!”肇临不耐烦地推开律行的手臂,“一天到晚只知道八卦,这么闲,剑阁的事解决了吗?”

  “别提了,解决倒是解决了,可解决的不是我们,是等的不耐烦地大师兄,打了半天,什么没弄到不说,结果还被威武长老痛批了一顿,叫我们回来反思哎,烦啊,!”

  律行没好气的道。

  “什么?解决了?”

  前方的风晴雪闻言,顿时只觉大脑一昏、脚下一软,若非是一身功力醇厚,简直就要站不住脚,瘫倒在地上,“你说什么?什么解决了?是那个入侵者被解决了吗?”

  风晴雪“唰”的一声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御风折回肇临与律行所在之处,她面色苍白,望向律行时,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疾问。

  “除了那个可恶的入侵者外,还能有谁?”律行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

  望着风晴雪面上的神色随着律行的话语越发苍白,肇临顿时大感心疼,他抬手衬了一肘子律行,随后立刻道,

  “晴雪师妹,你也别着急啊,这功劳总是有的,这次错过了,还有下次嘛!下次还有类似的事,师兄我第一个通知你!”

  “是啊是啊,到时候,师兄陪你一起去做任务。”

  强忍着疼,律行反应过来后,也第一时间安慰道。

  “我,我我没事。”

  忍着心中巨大的悲痛,风晴雪继续询句向律行,想要知道更确切的结果,“律行师兄,那,那个入,入侵者是怎么处理的?杀,杀了?还,还是关,关起来?”

  “我天墉城堂堂圣地,怎会做如此妄杀之事?”见风晴雪说自己无事,律行也就没太在意,此刻,他昂起头,傲然道。

  “像那鬼面人这等卑鄙之徒,在我天墉城,自有戒律堂惩处……不过,那鬼面人如此狂悖,竟敢潜入我天墉城禁地,妄图盗取藏剑,还敢在剑阁圣地兴刀兵……”

  律行摸了摸下巴,思索了片刻后道,“我估计也就差个审讯了,审完了还得明正典刑!”

  “啊?!”

  先喜、后忧、再惧的风晴雪直吓得花容失色,“非,非得,杀人不可吗?上天有好生之德……”

  “晴雪师妹,我知道你善良、仁慈,可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律行乃是函究长老座下弟子,他的话,确实是如此。”

  肇临见机,立刻介入其中温声安慰道,“被一外人入侵到剑阁禁地,无论他是否得手,这对于我等而言,都是奇耻大辱!

  此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震慑天下妖魔鬼怪之心!若此等罪大恶极之辈都不从重处罚,日后还有谁会敬畏我天墉城?”

  “啊……”

  肇临的安慰,很显然,不但没起作用,反而让风晴雪更加惊惶。

  “戒律堂……”

  心中默默呢喃着这三个在天墉城中具有莫大威名的文字,风晴雪遥望上西北方向,目光微凝,以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

  一夜风波未平,在启明星初亮之时,恢弘而神圣的紫宸大殿内,函素真人,天墉城内的诸多长老,叶凝,早已是济济一堂。

  虽然这场入侵对于在场的众人而言,不过是个笑话罢了,可这个笑话背后透露出来的意思,却是令在场的众多天墉城掌权者不得不深思,不得不熟虑!

  “见过掌门真人,诸位长老,见过大师兄!”

  随着最后到来的、代表着执剑长老一脉出席的陵越缓缓步入大殿,向众人见礼,这堂会议,正式拉开了序幕。

  “免礼、起身!”涵素真人向着陵越示意后,目光又望向诸位长老,尤其是戒律长老函究真人,“说说你们对咋夜的看法吧!”

  “掌教真人,诸位。”

  戒律长老函究真人当仁不让的走了出来,声音低沉的道,“昨夜在陵端将那鬼面人和三十余黑衣人交给纪律堂后,我们连夜用秘法,已经拷问出——”

  古朴、严肃,仿佛面上天生就不会有感情流露的函究真人望了一眼在座的众人,继续道,“虽然那些来袭之人早已被人在识海设了禁止,我们所能获得的记忆无多,

  不过根据我的经验,还有那些黑衣人体内所运转的功法和秘术神通,大概还是可以判断得出,他们应该是来自于青玉坛,这次夜袭我天墉城,是为了焚寂!”

  青玉坛!

  这三个字一出,紫宸大殿内都不由为之一静,甚至有不少长老渐渐皱起了眉头。

  青玉坛乃是当今修行界,声名赫赫的修行大派!其底蕴之底蕴雄厚,在衰败了二百余年后的今天,居然还再度兴起,最近二十年来不知惊呆了多少人的眼睛!

  这一宗门位于南岳衡山,为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虽然一向名声不太好,但因为他们擅长炼制丹药之术,故此,至今仍与不少修行门派关系密切。

  其当代坛主雷严,不但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已近仙道,其手段能力更是非凡,仅用了二十余年时间,便一举将衰微的青玉坛带至如今之鼎盛境界……

  雷严,青玉坛,绝不可小觑!

  就在诸位长老蹙眉思索之余,叶凝忽然开口道,“师尊,诸位长老,不知你们是否发现,那潜入剑阁的鬼面人虽看似用刀,可在很多地方,他似乎都动用了幽都禁术!”

  幽都!

  又是修行界的一大巨头!

  叶凝此言一出,紫宸大殿内的诸位长老不禁纷纷向他又或戒律长老望来,似是想要确定这条消息的真假。

  “陵端所言不错,若是我未曾看错的话,缠绕在鬼面人手中那把刀之上的风力,乃是来自于幽都的风灵禁术!”

  戒律长老缓缓道,“这也是让我感到奇怪的一个地方,他体内的力量虽是来自于幽都,但却仿佛并不怎么会用似的,其体内法力之运转相当粗糙……”

  “还有,这些入侵者之中,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都跟幽都扯不上半点关系……相反的是,这个精通风灵禁术的幽都巫者,在青玉坛中,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难道是青玉坛和幽都结盟,想要共犯我天墉城,夺取焚寂凶剑?又或者说这仅仅只是巧合?那个通常幽都巫术的鬼面人,仅仅只是意外习得了部分幽都秘术?!”

  有人做出了如此判断,但在开口之余,却是难以自圆其说,故此与周遭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紫宸大殿内渐渐陷入了寂静与深思……

  ……

  “掌门,诸位长老,大师兄!”就在众多长老沉吟之余,对于此事背后之事了解不多的陵越,却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

  “幽都或有嫌疑,又或仅仅只是被放出来的烟雾弹,咱们暂时不得而知,可青玉坛,却是已经可以确定下来了!”

  陵端一字一句的道,“昨晚在那鬼面人前往剑阁盗剑之时,屠苏和少恭在山下刚好遇到了那些黑衣人的突袭。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

  那帮炼气化神境界的鬼面人,肯定是为了分散我们天墉城的注意力,两方同时下手,针对焚寂和屠苏——”

  “能做到这一步、有如此的势力者在这天底下本就不多,而今那些看似江湖散客的修行者体内,有来自青玉坛的法力波动……”

  剩下来的话,陵越没有说,但他未尽之意,已是昭然若揭。

  “陵越说的不错,事情一件一件来,咱们不急。首先,我觉得青玉坛应该就是罪魁祸首。

  咱们本就有些怀疑它,按现在得到的消息,以青玉坛为凶手倒推,咱们之前收集到的线索便可彻底串成一线……”

  凝丹长老思索了片刻后,亦是如此道:“其次,是幽都的问题,在目前可以闭合的线索链上,除此事之外,并无幽都——

  也就是说幽都参与此事的可能性较小。既是如此,咱们可以先料理了青玉坛,再回过头来慢慢验证幽都之事!”

  “不错,凝丹长老此言在理。”

  “我附议!”

  ……

  “诸位!幽都和青玉坛的势力,确实不小,但我天墉城何惧之?”

  听着大殿内的喧闹之音,威武长老函晋真人眉头一皱,旋即冷声道,“此事既是发生在一起,何须分成两步执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