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48章:陵越归来(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狼啸月,人心惶惶,其不世之凶威,震慑得这帮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心中一怯,当即那原本绵如流水、密不透风的流光剑阵,立时不由为之一缓。

  隐藏在自己的星蕴天狼之中的鬼面人见此,顿时心中大喜过望。

  虽然在这流光剑阵之中,剑气成百上千,但那天狼之躯却也是颇为强横,一时半会之间,虽然一道道流光剑气斩却了他不少皮毛,却始终无法将之彻底攻破。

  此时此刻,只见那头天狼毛发飞舞,狼嗷阵阵,纯青之爪牙带起如刀戈之寒风,似要撕裂虚空一般,翻掌间拍碎了八九上十道剑气。

  就在这一刻,随着一道道剑气的破碎,在那一丝微小的漏洞出现之时,鬼面人瞬间冲破剑阵边缘一角,当下便要舍却狼身,保住自己从中逃出!!

  “禁!”

  见那鬼面人就要从流光剑阵之中逃脱,驾着一朵白云在天际观战的叶凝摇了摇头,在对这些弟子的素质稍感失望之余,

  他屈指一点,其他弟子必须结印诵咒的定身、禁锢之术,此时却是被他于不经意间一指点出,一股无形之束缚力量就此蔓延。

  突遭这股无形力量之禁锢,鬼面人的身形顿时不由因之一滞,被强行定在了半空之中。

  “破!”

  鬼面人舌绽春雷,又是一门来自于幽都的特殊法术被自然而然的用出,随着语音之波动,鬼面人的身躯亦因之一震、再震、三震……

  但终究,还是没能破开叶凝水手布下的那一道禁锢之术!

  …………

  “哪里走!”

  望着前方那不断向下逃遁的黑衣人,百里屠苏轻喝一声,浮光遁法于此刻爆发出前未有之的极巅之速,简直快逾清风,胜过电芒!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

  默诵着早已烂熟于心的道家真言咒词,百里屠苏手中法诀一变,一点赤艳艳的电光,竟自其掌心之中迸发,做雷鸣之音,呈闪电霹雳之状……

  瞬间,后发先至。

  赤雷自虚空之中蔓延至那黑衣人身侧,伴随着“轰隆隆”的一声惊天雷鸣,雷中带火,于殛发之际,生生将那黑衣人轰成一具焦骸!

  百里屠苏倏的停下步伐,皱着眉头打量着那具已经沦为焦骸的残躯碎骨,绵密如实质一般的精神力量自灵台之中散出,反复在这具焦骸之中搜索。

  只可惜,其身上之一切,尽皆已在那道赤雷之咒下化为焦骸,再也寻不出半点异状!

  “出手还是太重了,那黑衣人身上本该有一些能显示其身份之物,可现在,全毁了……”

  百里屠苏不无懊恼地皱起了眉头,只可惜因为他身上焚寂煞气之故,叶凝并未传授给他太多攻击之法,除却这五雷咒、朱雀咒等寥寥几咒外,

  他会的攻击之法,屈指可数!

  这黑衣人是他在前往剑阁的半路上,忽然见到的一个入侵者,当时在情急之下,他追过去时便被此人发现,二人一路追逃至此,百里屠苏方才借机一举施展五雷咒,将之击杀。

  “屠苏师兄,你怎么会在此地?这,这是?”

  密林之中,忽然走出一个一身白衣,手上还携带着几件祭器的年轻男子,男子在看向百里屠苏之时,目中隐晦地吞吐着一点寒光。

  “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愕然侧身,“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怎么会在此地?天墉城弟子无故不得下山,难道你不知道吗?”

  天墉城入门虽易,出门却难!

  门内更是规矩森严,其中有一条门规,便是——弟子无故不得私自下山。

  很显然,此刻的欧阳少恭,已然触犯了这条门规!

  深更半夜之际,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忽然出现在天墉城下山的小道上,而在不久之前,剑阁之中忽逢变故,警钟三响,又有黑衣人欲要潜入其中……

  思及此处,当百里屠苏再次回眸望向欧阳少恭之时,目中已然警惕十足,先前动手施咒的右手,此时更是隐泛赤光!

  “师兄,别,别动手!”欧阳少恭蓦然回过神来,望着百里屠苏眼中的警惕与手上的赤光,顿时不由眉头一皱,当下连连解释道。

  “屠苏师兄,你忘了?昨天我向你请过假的!昨天,就是昨天清晨!”

  百里屠苏一怔,昨天?请假?

  ……

  “屠苏师兄,我......我想下山一趟。”

  昨日清晨,欧阳少恭忽然找上门来,开口便是如此惊人之语。

  正在闭目修行的百里屠苏眉头一皱,缓缓睁开眼睛,沉声道,“你可知我天墉城之门规?弟子私自下山,戒律堂必定严惩。

  而你又只是一新入门之弟子,敢行如此大胆之事,恐怕会被直接逐出天墉城!”

  “我知道,可是我必须下山!”

  这一刻,说出此话之时,欧阳少恭面上神色坚毅至极,显然是已笃定了心思。

  “你千幸万苦方才拜入天墉城,为何现在这么轻易的就要放弃?”百里屠苏皱着眉头,一时间竟是有些不解。

  欧阳少恭一脸坦然的悲声道,“实不相瞒,屠苏师兄,我上山求仙的原因,就是想要求得起死回生之术,复活我挚爱的妻子!

  她是我活下去的目的,也是我活着的意义,明天是她的祭日,所以我必须要下山!”

  ……

  “既是如此,那你这是,已经祭奠好了?”

  百里屠苏恍然回神,望着欧阳少恭这副模样,果是如此。

  他还记得,昨日至最后,自己不但同意了对方的请求,似乎还给了他一个下山采卖药物的借口……

  只是先前因为紧张以及欧阳少恭出场环境的特殊因素,这才一时间未能及时想起。

  “嗯。”

  谈及此处,纵然是昔日低调沉稳的欧阳少恭,此时亦难免心情低落,不愿多言。

  百里屠苏见了,心中更是愈发加愧疚,“少恭,佳人已逝,还请节哀!”

  ……

  剑阁之外。

  渐渐自那天狼凶威中回过神来的众多弟子,顿时羞怒交集,当下纷纷大喝一声,再度运转剑阵,向那鬼面人围去。

  此时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众弟子的汇集,组成这座流光剑阵的弟子,已然达到了数十近百,剑阵之凶威,简直弥天塞地,无孔不入。

  而鬼面人虽然随着那道天狼之星蕴的消散,逐渐摆脱了禁锢、定身之术,再度恢复了灵动,可去了一大底牌的他,

  面对着更多更加强大的弟子,其最终之结局,已然可以预见!

  反而林中小道之上的百里屠苏处,此刻却是再度风波骤起。

  就在百里屠苏收起法诀,开口安慰欧阳少恭之时,忽然间,有十数道与先前那死于五雷咒下黑衣人一般无二的身影,自两旁树林之中窜出。

  有森然之刀光,在那些黑衣人掌中闪烁浮现,简简单单的带着万夫莫当之气势,直奔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劈来!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潜上我天墉城?!’

  百里屠苏一脸愕然,他完全没想到,今日竟然会有如此之多的不速之客入侵天墉城……

  自他有记忆时始,便一直在天墉城之中修行成长,可发生如此之事者,这还是第一次……天墉城,究竟发生了何种变故?

  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成功入侵?!

  瞬间拔出随身佩剑,百里屠苏忙诵咒言,“神首循黑道,冥冥超至灵。暗明期朔望,阳德晦**,高镇黄旛阙,茅戢耀霜铃……”

  霎时间,天墉城之制式青锋剑上,瞬间迸发出一道道锋锐剑气,在百里屠苏的操纵之下,翻动如银蛇般灵活的迎向一众黑衣来人。

  而在他身侧的欧阳少恭,亦是同样毫不犹豫的出手应敌,只是因为修为浅薄,初踏修行之道,他的表现,却稍稍有些狼狈。

  百里屠苏在后山之上、叶凝手下,已修行十年,其修为之精纯,在前些时间已然达到了炼神还虚之境界,再加上天墉城密传的咒法、剑术。

  纵然这些黑衣人也是一方高手,此刻更是数十余人齐齐迎上,但一时半会之间,于剑气吞吐之下,他不但可以轻松应付,甚至还稍占上风!

  只是,此地除了他之外,却还有一个“修为不济”的欧阳少恭……

  此时此刻,早已解除心中对欧阳少恭之警惕的百里屠苏,在自己一人面对众多黑衣人之余,甚至还不得不时常出手、解救早已落入下风的欧阳少恭……

  如此再三,纵然百里屠苏之修为远超他人,在这等来回之下,亦不免渐渐落入下风,凶险非常!

  眼见得二人将有性命之忧,百里屠苏咬紧嘴唇,在即将耗费代价施展密咒之刻,忽然间,高天之上,有一道湛蓝神光破空而下,随之挥洒出无边耀眼剑气。

  剑气纵横所向之处,十数个围攻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的黑衣鬼面人,全都被生生击飞了出去,撞倒在数丈开外的古树又或青石之上!

  流光泄地,莹莹生威,在那湛蓝剑光之中,赫见一道英姿挺拔的身影,卓然而立,潇洒出尘。

  得见此人,百里屠苏顿时心中大喜过望,不但放下了即将运转的密咒,口中更是连声高呼,“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闻言,与百里屠苏相背而立的欧阳少恭眉头一皱,这一路上的种种变化,他都算到了,而且事情之发展,大致皆如他的算计。

  可谁曾想到,前面虽然顺利了,可在最后那等最最关键之时刻,早已下山游历的执剑长老紫胤真人门下大弟子陵越,竟会突然回山,出现在此地!

  这简直……天不从人愿,天要亡我!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