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46章:鬼面人(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尊!还请暂息雷霆之怒!”

  后山之上,但见一缕清光飞出,化作漫天紫霞,如雾如网,瞬间掩盖半阙天穹,将那两道冰寒神光收于无形之中,不兴半点波澜。

  随后,立于后山之上的叶凝嘴唇微动,些许细微之音,通过天墉妙法,便被无声无息地传到了紫宸大殿之中,函素真人耳畔。

  “师尊,¥*##……”

  侧耳倾听并推衍着自家徒弟的筹算,函素真人白眉微挑,心中之怒火渐渐消散,一缕幽冷无比的目光在风晴雪以及剑阁之中一扫,旋即敛于无形。

  “既是如此,那便先放过此女……接下来,为师就静候徒儿你的佳音……”

  …………

  “大师兄,这是……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百里屠苏看着自家大师兄袖内飞出的那一点清光,在行至山巅之时,竟化作席天盖地的紫霞,瞬间兜住一片天穹,一时间心中半是震撼,半是艳羡。

  数月不见,大师兄突破之后——传说中的人仙之威,竟至于如斯?!

  一点清光可遮天穹……如若我有这般实力,焚寂煞气岂不是只手可破?!!

  心中这般想着,百里屠苏的面上亦不由因之而流溢出了丝丝渴望之色。

  “除却翡翠谷之事外,近来我天墉城还有何事?”

  口中虽是如此说着,但于心内,叶凝却是在暗暗斟酌着自己与红玉谋划之事,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看着满脸对力量的渴望的百里屠苏,他大袖一挥,轻拂玉案,

  玉案立时发出一道如黄钟大吕般的声音,令百里屠苏于这苍劲之清鸣中心灵一轻,妄念皆消,随即徐徐醒来。

  “今日讲《太上》。”望着已然清醒过来的百里屠苏,叶凝神色不变,温润的浅浅言道。

  定下神后,百里屠苏望着叶凝,面上不经流露出了丝丝尴尬之色,但转瞬便恢复如常,“是,大师兄。”

  “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

  叶凝也不啰嗦,见百里屠苏已定下心神后,当下径直开讲,弹指轻扣在玉案上发出“笃笃笃”的声音,带着奇特的韵味,与他口中温润醇厚的经文相互映证。

  “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

  虽然不存在传说中的异象,也没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但那平平无奇的道音中,却隐隐蕴含着一种奇特的韵味。

  不知不觉间百里屠苏便感觉心神恍惚,熟悉无比的陷入一种静谧的意境之中……

  迷迷糊糊之中,百里屠苏感觉自己过去曾经阅读、背诵或抄写过的千百卷典籍,在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无一例外,皆属道家,星罗棋布,引人入神。

  数月以来,他在修行上积累下来困惑、迷茫等,此刻自然而然的被开解,化作无数的感悟如清泉一般,在此刻通通汇为长江大河,

  在其心头流淌而过,似有所得,又仿佛白马过隙,清梦无痕!

  朦朦胧胧间,仿佛雾里看花一般,空空明明,既似有所得,又仿佛一无所获……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於物……”

  冥冥之中,百里屠苏努力的想要抓住那一丝飘渺的感悟,只是不论他怎么伸手,怎么降之握住,都始终空无一物……

  就在这时,他识海一震,仿佛听到了有人在耳边呢喃,重复着《太上感应篇》的内容,令他有种莫名的耳熟。

  仔细一听,这不正是自己的声音吗?

  福至心灵一般,百里屠苏识海中无数的文字,在这一刻盘旋飞舞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急,最后干脆直接崩碎,化作星星点点的光点,环绕着他的识神不住旋转,宛如星河灿烂!

  百里屠苏“看”着这璀璨星河,心念一动识神便散化成无数念头,投入这璀璨的星河之中与道德星河相相融,融汇出一篇道意盎然的篇章,正是《太上感应篇》!

  ……

  望着进入极深之定境,渐渐开始参悟练神还虚之境界奥秘的百里屠苏,叶凝眸光微动,缓缓地停下了讲经之举动。

  叶凝对于百里屠苏当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虽然此时没再动用那金口玉言之法,可凭借着他对此法的感悟,即便是自然的讲道中,仍然蕴含着些许此法之精髓。

  叶凝此次讲道,不传法,只授道!

  此道乃是道家之道,也是百里屠苏心中专属于自己的“道”。

  叶凝名为讲经,实是传道,更是在帮助百里屠苏“悟道”。

  之所以百里屠苏在少时,会被叶凝要求研读、抄写道家经典,除却让他定心静神外,便是为了让他积攒底蕴,此为厚积。

  而每次为他、陵越以及芙蕖授课,便是传道,悟道,薄发之时;只有参透了蕴含在讲经过程中玄之又玄的“道”,才能踏入炼神还虚之境界,成为天墉城之精英弟子。

  可以如陵越一般下山行走!

  …………

  过去,现在,命运……

  百里屠苏恍惚间感觉自己失去了形体,松松散散之间,过去在天墉城中修行的画面一幕幕闪过,在后山诵经修行,在剑阁练剑,跟随陵越师兄在天墉城外灭妖试剑……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这一刻,百里屠苏前半生所经历的一幕幕的激情,一点点的感动,此刻仿佛被一根根无形无相的“丝线”串联着不断纠缠过来,缠绕在他的心间,缠绕在他的识神之上。

  “……所谓转祸为福也。故吉人语善……胡不勉而行之。”

  冥冥若有若无中,自家大师兄那温润醇厚的讲经之声再度传入耳中,立时,百里屠苏只感觉那一根根丝线尽皆凝成一股。

  一幕幕的画景渐渐凝聚、化作一点灵光,明晃晃,亮堂堂,奇妙无穷!

  福至心灵,识海之中的百里屠苏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其一把攥在手中。

  轰!

  既似晴天白云响五雷,又如顿开枷锁走蛟龙,随着那线、那一点灵光在手,原先被压抑着的一切感悟在此刻如岩浆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嗡!”

  百里屠苏檀中气海之上,一道漏斗形的绯红漩涡凝聚成型,原本无形无相,仅能凭借心神感应才能接触的天地灵气,恍如实质地浮现出来,五色灵光闪烁。

  周身四万八千毛孔,在这一刻尽皆洞开,贪婪地吸收着天地元气,洗练着他那几成火灵之体的肉身。

  练神还虚。

  将成矣!

  ……

  转瞬之间,又是数日已去。

  这一日黄昏,碧波潭畔的庭院之中,踏入练神反虚之境界后,刚从后山归来的百里屠苏盘膝静坐于蒲团之上。

  此时,他没有再如往常一般进行修行,而是静心参悟着踏入练神反虚之境界后,自身之上的变化。

  此刻,识神合而阴神出,神融于虚空之中,在这一刻,百里屠苏的心神感应越发灵敏了,以往朦朦胧胧,雾里看花的感觉一扫而空。

  如果说原来他距离那无所不在的大道有十万里,那么现在,根据百里屠苏自我的判断,他与大道之间的距离,在踏入练神反虚之境界后,已然只剩下九万里!

  就像近乎于瞎的近视者,突然恢复了正常视力一般,百里屠苏面上带着一丝发自于内心的喜悦,近似于贪婪的接收着自己对于道的感悟,唯灵台一片清明。

  除却对于外界的感知更加灵敏,仿佛觉得自己距离道更近了一层外,另一个更为明显的好处,是在隐约之间,百里屠苏对于自己的命数有了一定的感应。

  原本他在易术修行之上,甚至算不上入了门,可现在对于自身命数之感悟,他却还要在一般的刚入门者之上!

  只是这种感觉,令他此刻并不甚愉悦,因为在这等境界中——他首先感知到的,是一股铺天盖地阴影,笼罩在自己灵台之上,其间蕴藏着深沉的杀机,

  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更有若有若无的血光,缭绕在自己的识神之中。

  冥冥之中,百里屠苏忽然心生感应——自己在不久之后定然会有一场死劫,此劫可谓是九死一生,若能度过,他定能获得天大的好处。

  可更大的可能,却是失败!

  在此劫之中,他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万劫不复的下场!

  ……

  天墉城,剑阁。

  入夜之后,这里一片宁静,剑阁乃是执剑长老一脉的修行地,其中更是常有天墉城历代积累下来的大多数宝剑、灵剑,此处对于天墉城来说,可谓是重要无比!

  因此,剑阁之中,除了执剑长老一脉的修行者外,也就掌门涵素真人以及公认的当代大师兄陵端,能够无需通告进入此地。

  除此二人之外,即便是芙蕖,即便是众长老,即便是外面守阁护卫,亦不能擅入半步!

  突然,风声乍起,一点幽影运转莫名之神通法术,身融于黑暗之中,借黑暗前行,他小心翼翼的绕过一处又一处的守卫,踏过一道又一道的禁法……

  短短数个呼吸之后,那道黑影,竟是以一种莫名之神通,恍若无物般的闯入了设有仙人一级阵法的剑阁之中!

  此时,剑阁内的大殿,灯火通明,但却诡异的并无一人,那一道黑影在大殿内的灯光之映照下,渐渐由虚返实,化作人形。

  来者,或者说来人,藏匿于一身黑衣之中,面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黑色鬼面具,浑身上下,隐约竟是散发着一种类似于风晴雪身上携带着的气息。

  这鬼面人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四面八方,在发现殿中感知不到任何人的气息,也并无半分异样之后,鬼面人胆气微微一壮,

  当下,他一步一步、缓缓的向着封印焚寂凶剑的四极剑印逼近!

  赤红之古剑,如一头狰狞可怕的恐怖凶兽,虽被四道封印牢牢封锁,但仍是挣扎不休,无尽之煞气冲腾而起,令人因畏生敬,继而远之。

  但来人面对着那波动不休的煞气,却是没有半分惧意,甚至在靠近焚寂凶剑的时候,他隐藏在那狰狞鬼面具内的双目,却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了几分欣喜与势在必得。

  天墉城乃是天下第一大派,内部高手如云,虽然他仰仗着先前之法术,恍若无人、无物般来至此地,但位于他感知中的那一道道庞然气机,仍是让他心惊不已。

  可以说,虽然有妙法在身,但能够如此轻易地潜入剑阁、靠近焚寂凶剑,还真是超乎了他的意料!

  当下,见得目标在前,鬼面人为避免风险,不敢有半点的迟疑,他立刻探出一只手来,似有形似无形,竟是想要就此取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