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45章:星蕴螣蛇(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剑阁。

  高天之上,但见一道纯青剑气凝练如电,遁空似龙蛇纵横,发时有风雷之音殛裂穹苍,落时却如秋风落叶,润物无声;

  转瞬间横跨小半个天墉城,出现在执剑长老一脉的剑阁之前。

  微风拂过,青光一闪,那道剑气便已然出现在剑阁之中,化作了一俊朗青年,其双眉如剑,眸似点漆,鬓若刀裁,鼻如悬胆,睛若秋波。

  青年抬头,仰望着那立于铜炉之上、被一道道锁链捆缚着的绝世凶剑,两点寒眸之中,忽而掠过几许玄光,“你来了。”

  温润而缥缈的话语,在这空荡荡的剑阁之中飘响回荡,似是在与他人交谈。

  “几日不见,陵端,你的修为又进了一步,却是愈发圆满了。”

  剑阁之内,于一道叹息中,千丝万缕的红光忽然凝聚成影,化身人形,却是紫胤真人随身神剑之剑灵——红玉!

  红玉虽然是剑灵之身,但身为堂堂剑仙紫胤真人之随身神器,其一身实力却是极为不凡,纵然无人操纵,也有仙道级数。

  这青年正是红玉口中的天墉城大弟子,陵端,也即叶凝。

  此刻,望着在四极剑印所衍化出来的四象锁链中挣扎不休的焚寂凶剑,他缓缓沉声问道:“你感应到了吗?”

  红玉闻言不由一怔,但旋即便是迅速明白了玄天话语中的意思,她转身望着那柄如毒龙一般狰狞抖动的焚寂凶剑,口中点头应道:“是的,这几日,焚寂的挣扎和煞气,却是越来越明显了……”

  “八年前,负责镇守焚寂凶剑封印的乌蒙灵谷一族被灭,出手者,这八年来一直了无音讯,天墉城之弟子这些年可谓是行遍天下,但却始终未曾找到那一股势力的踪迹……”

  叶凝思考着,徐徐道,“八年后,斩妖试炼中,有小人弄鬼,偏偏在这时,焚寂又有异动……”

  “你的意思是……八年前,在乌蒙灵谷中作下那场血案的凶徒,这次盯上了天墉城,盯上了他们上次没能得手的焚寂凶剑?因此派人混了进来?”

  红玉望着负手沉思的陵端,望着这位天墉城史上最小、同样也是最妖孽的弟子,凤目中灵光一闪,顿时神色微变,立刻惊声问道。

  “这种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排除其他可能……对了,执剑长老可好?”

  话说至一半时,叶凝忽而转言问向紫胤真人,不出意外,他所迎来的,是红玉一脸苦涩的摇头。

  “主人还在闭关,目前并无其他信息传出。”

  红玉轻声问道:“陵端,主人不在,我们怎么办?是否要加强剑阁的守卫?”

  “不用,你我之实力,足矣。”

  叶凝摇了摇头,缓缓吐出的言语之中,自充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

  “咱们平日里多留心一下即可,无需再做其他动作,省得打草惊蛇,届时再想捉出那小橘贼,便没这么简单了。”

  “钓鱼?”红玉目中精光一闪,立时微笑着回道,“我明白了,这几日我会亲自布好局,守在焚寂之侧,静候来客!”

  言罢,红玉身影一闪,便化作一道红色剑光,瞬间消失在剑阁之中,与之融为一体,再查不出半分异样。

  ……

  天墉城。

  天墉城与其他仙道宗门不同,正如其名,“城”内乃是由一座座规模宏大而堂皇的大殿构造、组成的,类似于“城池”般的仙境,自昆仑山深处,辐射向附近数条山脉。

  一座座大殿依山傍水,有的自山巅凸向清天,一殿凌霄,被建造的古朴而自然,位于云深雾隐处,仙气飘飘;

  亦有的处于山之中流,建筑成群,一座座雕梁画栋、周体隐有云纹朱篆缭绕,山海异兽腾跃,体态庄严,型制恢宏……

  还有的位于山势平缓处,一重重殿阁以及偏殿廊庑,绮丽明媚,大小屋宇井然有序罗列一方,中又缀以园林花树,小桥飞瀑,雅致可人。

  外门弟子居所虽是处于山势平缓处,却又是一般风味,那一座座大殿构造的庭院、宿舍,主体大都是由青石累就,石上布满纹雕,显得简朴自然,小而精悍。

  其顶梁之柱,大都色泽青白,柱上浮雕则皆具道家之风采,有朱文、蝌蚪,熊经鸟伸,略具异能,可稍许聚集庭院内之灵气,供弟子修行。

  此时的这座庭院宿舍内,随着三月之期渐至,众弟子开始此起彼后的尝试突破星蕴术的最后一层大关——凝聚星蕴图腾!

  数日以来,外门弟子住所范围之内,小则一屋一室,大则遍及附近十米、五十米、百米……

  天地元气之波动,令得这几日的天墉城格外富有活力,众多长老和老弟子凭借着自己的经验,观测这些新入门弟子突破时的动静范围,以初步评判其所凝聚的星蕴之等级……

  天地元气波动范围大,星蕴级别高的,若是在其他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话,众多长老早已在暗中较劲,誓要收得佳徒……

  这一日,天将破晓,残月斜照天墉城,一点曦光自东天而起。

  风晴雪端坐于自己庭院内,一处枯黄蒲团之上,纵有蒲团之静心异能,亦难掩她此时心中思绪之繁杂,面容之愁苦。

  如今三月之期将至,目前尚无天墉城内长老向她表明收徒之意,也就是说,若是在三月之期到来新薪心火大典之中——

  她若还不曾突破星蕴之境,便必会被打为外门弟子,再无法自如在天墉城内行走!

  可若是突破,以她之星蕴图腾,天墉城内高人一看,便知她来自何方,届时又该如何?

  纷飞之思绪,在风晴雪脑海中急转,最终那一切之后果,尽被她心中一个念头压下……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有幽都秘术在身,若是尽力收敛,未必会被人发现,可若不突破的话……我还没有找到云溪,怎可如此?’

  思念一定,在黎明前略显黯淡的星光月映下,她的秀发闪闪生辉,曼妙的背影中渐渐升腾起些许蓝光,深邃中带着些许清灵之意味,超凡脱俗。

  此刻,在风晴雪的眉心之间,丝丝白雾自周身汇聚而成,化作一方椭圆印记,而在这印记之中,隐隐有一头背生双翼的青蛇,渐渐凝聚成形。

  这头背生双翼的飞蛇,身披青鳞,眼含青光,周身萦绕着一种吉祥美好的韵意,映衬得风情雪神圣而飘渺,仿佛人间仙子……

  然,此刻在风晴雪的眉心之中,却有一枚扭曲的昏暗蝌蚪符文正从无变有,渐渐出现在那头飞蛇之上,宛若一枚眼眸一般,不断向外蔓延,

  这枚符文既似一道锁链,将飞蛇的两道翅膀锁缚于蛇躯之上,又仿佛一道封印,将那两道翅膀,封印于另一处空间之中,不再显世……

  “嘶~~~”

  没有了双翼之后,这头古蛇迅速变大,其张口一吞,附近百十米之内的所有灵气便被它瞬间吞噬一空,迅速消解变大,宛若在不断成长一般,

  最终再如它出现之时一般,消敛于风晴雪的眉心之中。

  “这样应该不会有事了吧……”

  风晴雪睁开两枚隐泛蓝光的秀眸,面上带着些许久违的轻松之意,“这一关算是过了,不过……云溪,你究竟在哪里啊?”

  ……

  “柴桑之山,其上多银,其下多碧,多泠石赭,多白蛇飞蛇……飞蛇又名螣蛇,乘雾而飞者,为天上星宿,随侍女娲,位比勾陈……”

  最先发现风晴雪那处小院之内的动静的,不是他人,而正是欧阳少恭,几乎在那螣蛇出现的一刹那,他便立刻锁定了螣蛇以及风晴雪的位置。

  “如此之星蕴……果然是幽都之人。”

  这一刻,与欧阳少恭一同说出这句话的,乃是一直在天墉城紫宸大殿内,注视着外门弟子所在之处的函素真人!

  幽都虽然极少出世,而且神秘非常,但对于一手掌控着天下最具盛名的修仙门派——天墉城的函素真人而言,想要揭那一层神秘面纱,并不困难。

  特别是紫胤真人将百里屠苏带回来的那天,在剑阁之中与他所说的那些话语,更是令函素真人对这一门派戒心十足。

  “螣蛇星蕴……”

  函素真人眸光微转,点点紫气映得宛若云霞,在这一双紫眸之中,他定睛望去,原先帮助风情雪进入天墉城的幽都秘术,迅速便被这道眸光洞穿窥破。

  在有了准备之后,风晴雪的手段即便再玄妙隐秘,可她所掩盖的一切,在函素真人这等大修士眼前,几乎只瞬间便被一览无余。

  “小小年纪便能在炼气化神境界中修到如此地步,又是螣蛇星蕴……幽都这是想干什么?竟然派本代灵潜入我天墉城?!”

  函素真人的目光迅速转冷,先前之疑惑,在这一刻,瞬间串成一线,彻底了然。

  幽都对于焚寂凶剑的窥视,他早已有所知,但却从未想到,对方竟然敢因此派人潜入天墉城,妄图窃取凶剑!

  妄想!!!

  纵然函素真人的心境一向平静宁和,而且从一开始就不赞同将焚寂凶剑这样一枚定时炸弹,放在自家天墉城内。

  可在这一刻,他仍是不由为幽都的大胆举动而感到惊讶,以及……震怒!

  若是幽都好好说话,派人前往天墉城求取焚寂凶剑,他未必会不同意,可如今幽都这样的举动,却是将他心中的这一想法彻底斩灭!

  幽都!

  两道冰冷如万古寒川一般的眸光,自紫宸大殿之中射出,当即便要将那幽都灵女拿下,锁于戒律堂内,严正典刑,以峻天墉之法,以儆天下心怀叵测之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