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44章:大衍易术(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日月如水,韶光如歌,在宛若仙境般的天墉城内,对于修仙者而言,不过转瞬的旬月光阴,已然过去。

  翡翠谷内碧灵妖虎之事,暂时已成了一桩疑案,欧阳少恭的动作干净利落,手笔又不同于当世,再加上那碧灵妖虎早已被百里屠苏的一道朱雀咒化为灰烬。

  一时间,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当然,“松”只是表象,天墉城目前依旧处于外松内紧之中。

  函素真人之所以未曾大索凶徒,只不过是不愿大肆声张,且自信于天墉城内的禁法,以及自家弟子的手段而矣......

  如今,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最为基础的修行后,新入门的弟子中,一干表现得比较优秀的几位新人,已经开始练剑。

  目前负责授剑的,乃是百里屠苏与肇临二人。

  出于欧阳少恭与风晴雪身上疑点重重,并一直未能洗清的缘故,肇临借故说他二人心性、根骨不足,尚需要打磨一段时间,便一直未曾教他们练剑。

  却不曾想,二人本就身怀绝技,对天墉城的基本剑法并不怎么感兴趣,因此,这般做法,虽令二人心中颇为忐忑,但却并未拒绝。

  而且如此之举动,正好给了二人自由活动的机会,让他们有了接近各自目标的时间和正当借口,在谨慎了一段时日后,并未发现什么不对的二人,便开始各自活动了起来。

  某一日,一个“偶然”的机会,百里屠苏意外的发现,欧阳少恭竟被某位刚修行了剑术的新入门的弟子欺负后,出于多重心思,在为欧阳少恭解围后,二人的关系渐渐亲近起来。

  这欧阳少恭除了一手医术外,还有一门相当惊人的绝艺——他自太子长琴那一世带来的琴艺!

  太子长琴的琴艺自不必说,那可是连火神祝融与天帝等诸天神仙都极为喜爱,几乎可以说是可通天道的一门大仙术!

  继承了这门琴艺的欧阳少恭,常常在后山弹琴奏乐怡情,凭借着自己高超的琴艺,他很快就将自己和百里屠苏之间的关系,再度推上一层楼。

  不单单百里屠苏,就连天墉城内不少长老真人都被他吸引,请他奏乐。

  自此,每天下午,欧阳少恭在做完自己的事情后,都会来到碧波潭边,为百里屠苏以及一些在此清修的长老弹琴奏乐,渐渐蔚然成为一景。

  不说欧阳少恭在后山混的风生水起,风晴雪在此时此刻,却是有些郁闷。

  她本是幽都灵女,来到天墉城也只是为了寻找在幼时有过一段交往的玩伴——韩云溪!

  但在旬月之间,一番找寻下来,天墉城上千余人几乎被她问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韩云溪的下落。

  倒是肇临,曾带着她去见了一个叫韩云溪的少年。

  只是,那名少年却是个天生缺了灵智的痴人,而且在他身上,也没有半点的煞气波动,虽然肇临一直说他就是韩云溪……

  但风晴雪却知道,他不是!

  其实,她心里也隐隐有些猜测,当初韩云溪是被执剑长老带回天墉城的,而就目前所知,执剑长老门下只有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个弟子,陵越的年龄明显不符......

  唯一与之相符的,也就只有百里屠苏了,只是,百里屠苏的性格,与她幼时记忆中的韩云溪迥然不同,而且对她——竟无半点的印象。

  她心里隐隐然觉得,这其中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缘由,但却又怎么也想不通,韩云溪,百里屠苏,到底谁才是她想要寻找的那个人……

  …………

  紫宸大殿。

  函素真人与叶凝一上一下,端坐于大殿正中心之处,二者周身紫气凛然,朦朦如雾,在这朦胧间,却是在共同以天墉城掌门一脉秘不外传的大衍易术,推演天机。

  所谓易术,即推演天机之术,而大衍,又代指天道,以此为名,足可见这门易术之威!

  此术,乃是天墉城掌门一脉至高秘术,凭借此法,天墉城历代掌门往往可以顺天应人,趋福避祸。

  数百年前,世间少有人知道天墉城,即便知道,也不过是昆仑八派之名,天墉城位列于其中。

  然而现在,昆仑八派之名,却是因天墉城而显赫,世人先知天墉城而后知昆仑八派!

  以区区数百年之时间,将天墉城发展至如今这地步,其间之因素固然不少,紫胤真人的战力更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可这门易术,却同样也曾为天墉城的发展立下过赫赫功劳!

  ……

  朦胧紫雾中,大衍易术如一架桥梁,托着函素真人与叶凝师徒二人的意识不断蔓延上升,最终直入一冥冥玄奇之地。

  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见之不存,思之无物……

  在这等恍惚飘渺之境地中,函素真人与叶凝师徒二人的意识,顺着其间自然运转之轨迹,不断下沉、下沉、下沉……

  似是千年,又如一瞬,一条不知自何处而来,又将流向何处的浩瀚河流,此刻汹涌澎湃着卷起千朵浪花,滔滔不绝。

  函素真人与叶凝便处在其中,顺着河流、浪涛席卷之势,虽不断下流,但却高居浪花之巅,俯视下方,观测下流河段之景……

  只是转瞬间,风云变幻,那一朵曾傲视大河,风流倜傥、俯视乾坤的浪花,便自高端跌落,渐渐汇入下方河流之中……

  随着那一朵澎湃浪花的跌落,函素真人与叶凝的意识便顺着其势,瞬间自那等妙境之中退出,回归现实。

  此刻,师徒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瞬间便发觉了对方眼底的一丝昏沉,再不复以往之莹润无暇。

  不过此刻的函素真人,却是没有闲暇之心,顾及自己因推演天机而带来的损失,此时他双眸恍惚,先前那刹那之景,再次在心中闪现。

  “什么时候的事?这世间的劫气、血光竟已如此之盛,连我派的大衍易术,也无法透过那劫气,推演天机?!”

  函素真人仔细思索着自家历史上历代掌门人留下来的线索,再类比某几代祖师留下来的一些记录,顿时不由瞳孔一缩。

  “就在不久前,师尊。”

  叶凝的神色相当平静,他之前虽然没有推演过这方面的天机,但却早已有所预测。

  “正如您所看见的,血光与劫气已经彻底浸染大衍易术推衍出的未来之景,很显然,不久之后必然会有一场大劫,席卷天下苍生!”

  “大劫……”

  函素真人默默呢喃着这个形象无比的词语,神色和思绪很快恢复了往日的镇静,“大劫先不管!你我连那贼人都推演不到,很显然,对方在这一劫中,必然身份特殊!

  陵端,你即刻着令百里屠苏和肇临,不,你也出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立刻筛选出最可能的嫌疑人,再确定目标!”

  “师尊,放心吧,这些事我会即刻处理的。”

  叶凝目光幽幽,直如两盏照破黑暗的青灯,“这世间,只要人走过,便会留下痕迹……天机可以掩盖,但这痕迹,却往往很难全部将之摧毁或掩盖……”

  口中虽是说着如此之话,但在叶凝此时的心中,却是将对欧阳少恭的警惕性和他所能造成的危机性,提升到了最巅峰。

  天墉城一脉的大衍易术,讲究的是顺天道而成人事,这是一门需求较低,但功能却极强且级别非常高的顶尖易术。

  两名人仙凭借的此法,都不能推演出丝毫有关欧阳少恭的痕迹,这令他很不可思议。

  如果欧阳少恭是全盛之时的太子长琴,推演不出还有可能,可他此刻不但身上只剩下一半仙灵,甚至以渡魂之法在这世间驻世千年,实力衰微至极……

  可饶是如此,二人却依旧,一,无,所,获!

  叶凝心中思绪急转,再结合原剧情末尾之时,紫胤真人所谈论的话语,他心中一震、再震……

  终于了然!

  毫无疑问,欧阳少恭或者说太子长琴背后,肯定还有继续罩着他的大能,而这大能,估计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上古火神,祝融……

  毕竟这位可是与太子长琴,以父子之情相待!

  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头已修成应龙的悭臾,又或他神,不过无论如何,这些上古仙神,都不是此时的叶凝又或者天墉城,甚至是紫胤真人能够得罪得起的!

  所以原剧情之中,纵然欧阳少恭为祸天下,甚至卷起海啸,有着灭世之心,紫胤真人以及其他在人间修行的大能者,都无一人出手对付欧阳少恭,

  只能由占据了太子长琴另一半仙灵的百里屠苏,去勉力应对,靠着与之同归于尽,拯救世界!

  这不是他们不愿救世,不愿出手,而是欧阳少恭的的身份实在太过不一般,既然已经有人出手对付他人,那他们又何必去招惹那与之有父子之情的上古火神祝融呢?!

  虽然太子长琴早已被贬下凡间永去仙籍,而且下凡后亲缘情缘浅薄,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

  看上去他似乎只是上古那一战后残留下来的炮灰,而且现在还过的相当凄惨,可造成这一切的乃是天帝,是这方世界第一人!

  他能一言将相当于超级神二代的太子长琴贬下凡间,永受疾苦,可在人间修行的这些小小地仙,却是万万不能,也不敢去动那太子长琴转世之身的。

  所谓落毛凤凰不如鸡,这句话也得看情况、看菜下碟。

  太子长琴虽然被贬下凡间,可他背后那位上古火神却仍旧是神威赫赫,那修成应龙的悭臾,同样也具备着翻天覆地之威!

  有着如此之后台的欧阳少恭,在人间那些大能修士、老怪物眼里,谁敢得罪?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