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等由人化仙的重要时刻,选择动用证丹之法,叶凝心中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的。

  其中之一,便在于他的丹道之积累远超常人,乃是集合了大唐世界之道教秘术,更有来自于遮天大世界的特殊丹法。

  再入乡随俗的与这个世界的炼丹之术相结合,方才成就了他今日这一证!

  除此之外,想要练就灵丹,他身上还有一大保证,那就是——来自于上古龙渊一族的神器,玉衡!

  玉衡除却引灵以及聚灵等等其他作用之外,在原著中还浓墨重彩等描绘了它的另一大功能——炼丹!

  无论是原著中的李潘安还是欧阳少恭,都曾多次利用玉衡来炼丹,虽然用的不是证丹法,但却仍是炼制出了不少效果奇特的灵丹妙药。

  在李潘安等人的手中,用玉衡炼制出的丹药,总是带着些许副作用。可在欧阳少恭的手中,对他在丹道之上的增益,却是大致不可思议。

  甚至令他有信心敢喊出——想要炼制一枚能起死复生之丹药!

  这种想法自然是不可能实现的,玉衡虽然强大,但也没有干涉生死轮回又或者时间的能力。

  因此,这一愿望毫无疑问的失败了——

  欧阳少恭用玉衡炼制出来的起死回生的丹药,百里屠苏将其给自己的母亲韩休宁服下后,她虽然的确能够复生行走,但却仅仅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但不可否认,这枚丹药的作用还是相当强大的,毕竟韩休宁早已死去了十几年,虽然肉身仍在,但其灵魂估计不是转世,便是彻底消散……

  给一具早已死去了十几年的尸体服下后,都有这般强大的药用,那若仅仅只是给将死之人或者重伤患者服下呢?

  玉衡之力,由此足可见一斑!

  ……

  甲字号丹室内。

  面对着青铜神鼎的道人,手中之法诀忽然变动,一枚枚极细微的真元符箓绵绵若云霞,似神链,上控制着天星神力之醇厚,下引导着地心真火之浓烈!

  此刻,在这丹药即将炼成的前一刻,青铜神鼎下方的火焰虽然没有被操纵至巅峰,但也达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程度。

  若是此时青铜神殿无法镇压住下方的烈焰,纵然这座丹室之中遍布阵法符箓,可待到地心真火出穴之时,恐怕整座甲字号丹房,都要随着从地心之中冲出的烈焰,被冲上九天!

  甚至,流毒无穷的地心真火,会将这一灵穴化为火焰山,附近之生灵尽皆将在烈焰之下,灰飞烟灭!

  青铜神鼎之中,浓烈的天星神力在此刻凝聚出了七枚星辰,死死地烙印在那一枚银白的丹丸之中,就如武林中人被打通窍穴一般,

  生生在这丹丸之上留下七枚星辰烙印,如人身之窍穴,吞吐着氤氲紫气,而这丹丸在“开窍”后受到紫气氤氲,亦是愈发圆融,混元如一,逐渐由丸成丹。

  渐渐由银白转为星辰之色的灵丹,仿佛是这世间最为光滑、圆融无缺之物,没有丝毫棱角,亦不染半分尘埃。

  遍布于灵丹之上,似实非实,似虚非虚的七枚窍穴简直仿佛天生如此,在这灵丹之上,直好似肉胎人身一般,具备七窍,并籍此通外界。

  炼丹,炼的是世界,可由于丹药总是用在人的身上的,故此,在绝大多数的丹方上,炼丹,亦是在炼肉胎人身!

  此时,这枚七星仙丹之上,那如人之七窍的窍穴,吞吐着不知由何而来、遍布青铜神鼎的氤氲紫气,不断强大,不断圆融……

  那绵绵紫气,亦随着渐渐升起的丹香,从青铜神鼎内部顺着鼎盖飘散到外界,沟通天地之力,引得这甲字号丹房之上,东天一片紫!

  “好香啊!”

  几个守在丹室之外的丹阁弟子轻轻细嗅着空气中隐隐飘出的丹香,顿时不由精神一震,连体内之法力修为都有了些许进步。

  “漫天紫气,绵绵丹香……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这次真是练出了一枚了不得的仙丹啊!”

  另一名丹阁弟子望着渐渐自丹室向外升起的紫气,再陶醉的嗅着不断从丹室之内传来的丹香,面上不由露出些许敬佩之色。

  不过这敬佩之色也只是一闪即逝,因为他忽然发现,原先只需轻轻一嗅,令他神魂一清、法力渐起的丹香,此刻却是在迅速变淡变薄。

  ‘不应该呀,如此浓郁、神异的丹香,显然大师兄应该炼制出来一枚了不得的仙丹,可这丹香怎么如此稀薄?’

  当下,这名弟子疑惑的睁开眼睛,却是发现——原来不是丹香变稀薄了,而是与他共同来此守门的弟子,此刻正疯狂运转天墉城内的采气法,迅速将从丹室之中传出来的丹香吞噬炼化!

  “你们这些禽兽,竟在神圣的甲字号丹室之外,干下如此不知廉耻之事,你,你,你们简直无耻至极……我告非,还吸,还吸,特么你们就不知道留一口给我吗?”

  沉默、寂静、无言。

  另外几名丹阁弟子压根连睬都懒得理睬他,就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自顾自的吞吐丹香,增益修为。

  叶凝所炼之丹,名为七星仙丹,乃是为求突破仙道所炼,丹阁虽是天墉城丹道胜地,可这等仙丹,至少在这几个弟子入门以来,却是从未见过!

  丹香、紫气。

  观这些个弟子所行之事,虽不大雅观,可实际上却是得了极厚的实惠,这不只是在修为增益上,更为重要的影响,还是在道行层次。

  这些丹香、紫气乃是来自于一枚即将成就的仙丹,其中可不仅仅只有磅礴的能量,更为珍贵的还是来自于那枚仙丹的一丝道韵!

  在这丹香和紫气的笼罩之下,不论是人或动物甚至是植物,都能得到极大的好处,甚至若干年后,在机缘巧合之下,

  这些动植物之中,说不得就能把握住这一丝机缘,修炼成精怪又或灵物出世!

  ……

  轰轰轰。

  青铜神鼎之中,七星仙丹,似是将要圆满,不甘寂寞,陡然散发出蕴含着七种星力的异光,混合着七窍之间吞吐的紫气,简直通体彩霞缭绕,一望便非凡物。

  甲字号丹室之中篆刻着的阵法符箓,自然也有限制丹香又或者丹药成型之异象外传的,只是天墉城千百年传承之中,又有几人能够炼制出仙丹?

  故此,丹室之中,遍布整座大殿的朱文云箓,虽然一直流光溢彩、闪烁发亮,可仍藏不住这枚仙丹将要成型之异象!

  时光渐渐流淌,被引入青铜神鼎之中的地心真火,缓缓由烈转醇,孕育得七星仙丹愈发圆满。

  外界,惊天之异象,随之乍现,在那一层层的浓密紫气中,忽然升腾起来七彩云霞,瑞气万千,有七颗星辰于其间闪烁升明,

  有悠悠之道音,应丹成之异象,为之唱和!

  如此惊天异象,方圆千里之内,世人抬眼可见,皆知天墉城之中,有异宝出世!

  “仙丹!”

  最先被这异象惊动,并发现其这异象诞生之缘由者,在这天墉城之中,自非是他人,而是丹阁之中的凝丹长老。

  原先在丹阁之中打坐的凝丹长老,此时早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丹阁之外,凌空而立,遥望着不远处的惊天异象,以及空气中隐隐送来的丹香。

  身为练了一辈子丹药的高人,他又如何不知,这异象背后代表着什么!

  这是仙丹……

  自己追逐了一辈子,也没炼制出来的丹药!

  观丹香和异象所在之方向,炼制仙丹者,十有八九,定是在那甲字号丹房之中!

  还虚真人深吸了一口丹香,细细品味、把完着丹香之中的药材配置以及功能作用,面上神色变动间,不知是颓然还是欣喜。

  区区十五年,一个新入门的小小晚辈,便走到了他这辈子都未到达的终点,不论是修为,还是他引以为傲的丹道,此刻在对方面前,尽皆,不足为道!

  若是他人炼制出上品仙丹,还虚真人恐怕早就簇拥了上去,想要从对方那里取经,可现在炼制出仙丹的却是他的一个晚辈,甚至还在前些年还向他出言请教……

  这让还虚真人如何拉得下脸向一个晚辈弟子请教,可若是错过,他又万分舍不得……

  …………

  甲字号丹室之中,有仙丹在不断淬炼中成型。

  而天墉城之外,这一届招收的弟子,在肇临和芙蕖的主持下,已经经过了三轮试炼,通过者足有十余人。

  其中尤以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天资最为出众,男子名为欧阳少恭,原是行走世间的大夫,医术非凡,乃是为求起死回生之术拜入仙门;

  女子名为风晴雪,容貌秀丽,性情温婉,据说是欧阳少恭的同乡,也是这些年来天墉城唯一……将要招收的女性弟子!

  此刻,三轮试炼已过,对于这些过关者而言,距离拜入天墉城门下,还剩下最后一道天堑——斩妖试炼!

  肇临和一众内门弟子拱绕着芙蕖,再度视察了一遍通过考验的众人后,肇临沉声开口:“你们已经通过了本门基本的根器测试、道德考校……

  接下来这最后一关,掌教真人本是交予大师兄负责,但大师兄尚有要事在身,因此,就由我和芙蕖师姐安排你们进行斩妖考核。”

  闻得斩妖二字,不少人便是心中一动,毕竟十年来,天墉城仙师斩妖除魔之说法早已深入人心,故此,十余名过关者中,当即便有人面带好奇的出声询问:

  “请问师兄,这考核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肇临带着一丝回忆与一丝趣味的端起脸,严肃的道:“今日黄昏,会有人带你们进入翡翠谷,那里晚上常有妖灵出没……

  只要你们在那里平安的度过一个晚上,明早卯时顺利出关,便就算通过考核!”

  闻言,众人不由得为之一怔,斩妖,斩妖,难道还真要他们斩妖不成?

  白衣华服青年欧阳少恭看着瞬间肃静下来、一脸沉重的四周众人,眼睛一转,却是忽然道:“诸位师兄,我们又不会法术,怎么除妖?到时候可别被妖怪除了!”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为之而渐渐骚动起来,虽然拜师天墉城的确很重要,可再重要,也没他们的性命重要啊!

  他们大都只是普通人,即便少数人有些根基的,却也是浅薄之极,在有妖怪出没的地方,不要说是斩妖了,就是在妖怪面前保护好自己都做不到!

  碰上了妖怪,他们人再多,也只有送菜的份!

  “这个你们就放心好了,按照惯例,进入翡翠谷的时候,自然会有我天墉城真传弟子随行保护,绝不会罔顾任何一名弟子之生命!”

  肇临有些不满的望了一眼欧阳少恭,但还是尽职尽责的道:“不知大家是否还有疑虑?”

  “如果没有的话,那大家现在可以各自散去,回到安排好的房间了,今日黄昏,自然会有人前来带你们进入翡翠谷进行……”

  就在肇临正要说出斩妖考核四字之时,芙蕖忽然撞了他一下,指着东方之渐渐向着这边蔓延而来的紫气和丹香道:“肇临师弟,你看那里……”

  肇临不由为之一愕,旋即他顺着欧阳少恭那一脸震惊的神情,向着侧面望去——

  但见东天之上充斥着绵绵紫气,更有七颗神星伴着异光祥云,瑞气千丈、道音隐隐……

  “这,这,这是?这莫非大师兄这些日子一直在练的丹药,要练成了?”

  “看这方向,的确是在大师兄练丹的方向,再加上空气中那里传来的丹香……”

  芙蕖忽然笑着拍了拍肇临的肩膀,道:“炼了这么久,看这形势,大师兄还真练出了一枚了不得的仙丹好妙药啊,肇临师弟,这里由你继续负责,我去看看!”

  口中虽有着些许商量之意,但芙蕖整个人却是瞬间化作一道剑光,向着紫气所在的方向奔袭刺去。

  “哎哎……芙蕖师姐,大师兄即将出关,我也想去看看啊……”

  望着芙蕖远去的背影,肇临忍不住嘟囔一声,大师兄一向为人和善大方,今次花费数年练成神丹,必定喜悦之极……

  只可惜……

  肇临无奈地望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心中轻叹一声,看来这次是没机会再见大师兄了,唉,真是遗憾啊。

  ……

  “如此惊天异象,这等丹香……估计已成仙丹一级,大师兄?花费数年练就神丹?想不到天墉城这一辈,竞还有如此丹道高人!”

  人群中,欧阳少恭微闭着眸子,鼻翼轻轻震动,不断辨别着空气中渐渐稀薄的丹香,只可惜如此之手段,虽是令他小有所获,却始终无法一探究竟。

  “天墉城,大师兄,我记住了!”

  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欧阳少恭的神色很快恢复了平静,他此次前来天墉城,能见到一位能炼制仙丹的丹道高人固然可喜,见不到也无所谓。

  要知道,他此次冒险来洗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了韩云溪与焚寂剑,也就是今时今日的百里屠苏,或者说在屠苏体内的那一半仙灵!

  ……

  “天墉城大弟子,能炼制仙丹?”

  另一边的风晴雪同样心中一惊,不同于肇临和芙蕖,她竟是如欧阳少恭一般,瞬间便辨认出了引起这等异象存在——仙丹!

  “天墉城大弟子,剑仙陵端,我在幽都就曾听说过他的名字,传闻他是千年难得一出的绝世天才,同样拥有神兽星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出身于幽都,并且身为灵女的风晴雪年纪虽轻,可一身修为并不低,目前差不多也达到了炼气化神境界的巅峰。

  不过无论是炼气化神,还是炼神还虚,世间对于这两个境界的界定一直都很模糊,虽说是巅峰,但在这之上,炼气化神境界中,未必没有更深层次的修行。

  而幽都在封印之术、剑技与剑诀方面或许不如天墉城,但幽都法术却同样独步天下。

  故此,风晴雪年纪虽轻,但一身之修为战力在炼气化神境界中,倒也少有对手。

  …………

  甲字号丹室。

  原先向着青铜神鼎闭目而坐的道人忽然睁开眼眸,其左眸之中,竟有七道星辰闪烁;右瞳之中,更有着一枚丹药,从无至有,渐渐成形。

  “人仙之道,今日证矣!”

  口轻低吟一声,带着几分朦胧迷茫与恍然的叶凝,右手却是分毫不差地拍在青铜神鼎之上。

  轰!

  在一道略显沉重的轰鸣声中,顶盖旋转着向上升起,一道璀璨如星辰般的仙丹,立时向着空中飞去。

  这一刻,天空中仿佛出现了两颗太阳,一大一小,一远一近,愿得那门自然是真正的大日,进的那个却是仿佛一枚星辰般的七星仙丹!

  这一刻,七星仙丹之上,诸色皆隐,唯光芒绽放,以至于在方圆万里的生灵眼中,骤然出现这一幕双日争辉的场景!

  “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由我,不由天!”

  口中轻声喃着第一世广为流传的话语,此刻的叶凝,在探手将那一枚“星辰”握住并吞服后,却是忽然觉得这一句略显嚣张的话话,

  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