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36章:证丹法(2合1大章)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姓名,年龄,籍贯。”

  一身白袍,边镶紫色的肇临淡淡的抬头望了一眼下方众人一眼,不冷不淡的开口问道。

  “这位师兄,在下赵空河,今年十五岁,来自江都。”

  “你到那边去,下一个。”

  “谢师兄!”

  名为赵空河的灰衣青年,显然没想到这一关竟如此轻易的便能过去,当下明显是大喜过望,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后,便立刻小跑着向着肇临所指的方向奔去。

  而在他之后的,则是一名白白胖胖,衣着华贵,明显来自于富家的少年。

  “启禀这位师兄,在下姓宋名明,宋玉的宋,日月的明,还请师兄多多关照……”

  这个显得有些小机灵的胖子立时上前一步,详详细细的介绍起自己,顺便,似乎还想再拜个老大……

  肇临是上一批拜入门的弟子,隶属于掌门一脉,修为并不算高深,如今时值盛夏,烈日灼灼,在这等酷暑之下处理这些闲杂小事,他本就有些不甚耐烦。

  此刻再听到这宋明啰啰嗦嗦的话语,顿时不由眉头一皱,冷声道。

  “我是问你这个吗?唧唧歪歪的浪费时间!再啰嗦,直接评你不通过!”

  “是是是……”

  小胖子顿时吓了一跳,不过这一吓,却立刻让他以及他后面的那一队通过第一关者,都老实了下来,“宋明,16岁,洛阳人士。”

  在天墉城,弟子分为三种,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顾名思义,类似叶凝与陵越这种弟子,被长老或掌门主动收入门下,传承那一脉道统者,便是亲传弟子。

  而内门弟子,则要通过正式考核,被划分为某一脉长老之下,可习得该脉之特殊法术神通,这才算得上是内门。

  至于外门弟子,只要入了门都可以说是外门弟子,属于天墉城级别最低的一级普通弟子,一般除非立下功劳,否则没有修习高深剑诀的资格或者说机会。

  肇临的资质称不上上好,但也不坏,如今被归入掌门一脉的某位长老门下,属于内门弟子一级。

  按规矩来说,他虽然属于掌门一脉,但仍没有资格在此负责筛选弟子,就更别提口出狂言,直接剥夺一个弟子的评分成绩了。

  只是,法理之外尚有人情,他这一脉一向和叶凝走得比较近,而叶凝又因为此时正在后山练一枚宝丹,故此没有闲暇,就将在俗物上颇有几分天分的肇临派了出来。

  所以,此刻的肇临还代表着部分叶凝的权威,故此,即便他说出这等不合规矩之话,也无人反驳。

  毕竟在这等烈日酷暑之下,在场的弟子们修为相差无几,自然也是有着相同的感受。

  ……

  “下一个。”

  “风晴雪,16岁……”

  又过了片刻,打发了一个年龄超过限制的拜师者后,肇临淡淡的继续开口。

  这时,一位身着水纹绿衣、年约十六七岁的女子上前一步,温柔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风…晴…雪,风晴雪?”

  原本正记录风晴雪之姓名的肇临忽然一怔,这名字,似乎,是个女的啊……他愕然抬头,向着风晴雪望去,这一望,顿时令他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名为风晴雪者,乃是一名螓首蛾眉,肤如凝脂,美目眇兮的俏丽少女,这一望,不只是他,就连其他几个负责登记的内门弟子,都不由看得一呆。

  “咳咳咳……你过了,去那边吧……”

  半晌,回过神来的肇临面上微红,他偷偷再度回望了那名少女一眼,方才故作正经的轻咳了一声,便要直接令她通过。

  “师兄……”

  与他差不多同时回过神来的另一名内门弟子,虽然同样也因风晴雪的美丽而惊叹,但相较于美人,他显然更看重于规矩和此次之任务。

  “肇临师兄,这不合规矩啊,本门新弟子考核当中,可是从来没有收过女弟子,这种情况不太符合收徒的规矩啊,要是让戒律长老知道……”

  “这……”

  肇临皱了皱眉头,肇清的这话虽然不大顺耳,但却很实在,而戒律长老之威严,更是令他迅速自美色之中醒来。

  要知道,戒律长老可从来不讲情面,若是戒律长老知道,他因为喜欢一个女子,而违反门规将之收入门下,到时候,恐怕去戒律堂走一趟是必不可少的!

  戒律堂……那可从来不是一个好去处……特别是对于犯了错的弟子而言!

  只是,若是让他听从肇清之话,将那风晴雪拒之门外,他却又有些舍不得……

  “没收过,不代表不能收吧?”

  风晴雪看着摇摆不定的肇临,顿时皱着眉头道。

  “这倒也是啊,肇清师弟,芙蕖师姐不也是女子吗,怎么就不能让别的女子入门呢……”

  听得佳人的质疑,肇临心中顿时一急,当下他立刻转过头,神色严肃地望向肇清,言辞凿凿的,甚至还拿芙蕖师姐举了个例子。

  “可是师兄,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肇清苦着脸,但在肇临那越发严肃的目光下,声音却是越来越低,最终甚至直接消失。

  “很好,看来肇清师弟没有别的意见了,风晴雪,你通过了,去那边吧。”

  摆平了麻烦的肇清之后,肇临顿时又换了一副笑脸,温情款款地向着风晴雪道。

  “多谢师兄!”

  没想到惊喜来得如此之快的风晴雪,立刻乖巧的向着肇临道了声谢后,方才向着前面过关者的那一条队伍行去。

  “这位师兄,天墉城并无文明规定不招收女弟子吧?既然如此,收不收本就在可许可不许之间,戒律长老又怎会因此而惩罚两位师兄呢。”

  站在风晴雪身后的,正是先前那名风度翩翩的白色华服青年,青年看着面犯花痴、还未回过神来的肇临和一脸郁闷之色的肇清,顿时不由笑着向肇清开解。

  “这倒也是……”

  肇清想了想,的确,天墉城并无明文规定不招收女弟子,而戒律长老同样也没说过这话,如此一来,倒还真像这名新人说的那样,是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你说的对,是我有些小题大做了。”肇清抬起头,心中忧愁稍解,他看着那名风度翩翩的白衣青年,顿时好感大生,“姓名,年龄,籍贯?”

  青年一笑,当下道:“师兄,在下名欧阳少恭,来自琴川,今岁恰好二十……”

  “你通过了,欧阳少恭!师兄我很看好你,希望你能成功进入天墉城,拜入我们戒律堂门下!”

  肇清指尖动,自己桌上和肇临桌上的毛笔便自动起舞,大笔如缘,迅速留下了几个文字,随后他抬起头,望向欧阳少恭之时,已是满脸笑容。

  “多谢这位师兄!”

  欧阳少恭微微一礼,一举一动间,自有一股清雅的贵族风流气质。

  ……

  “肇临,你在那里笑什么?”

  就在肇清与欧阳少恭说话之时,一位身着蓝色道衣的女子自后方行来,这名女子与风晴雪年龄相当,却是娇俏可爱,如一朵初绽红莲般清雅动人。

  “啊?没,没笑什么,芙蕖师姐,您怎么来了?”

  正犯着花痴的肇临,突兀的听到后面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顿时不由一惊,吓得浑身冷汗直冒,连声音都有些结巴了。

  他赶忙起身,回过头望向蓝衣女子时,更是迅速转换了话题,“难道是大师兄又或者掌门又有什么命令要师姐代为传达?”

  “爹这几天都在闭关修炼,大师兄更是一直在练丹,能有什么命令,我只是闲极无聊,过来看看。”

  芙蕖并没有深究肇临失态的原因,她妙目一转,却是迅速发现了站在一众男子之间,显眼无比的风晴雪。

  “咦?那一队应该是过关了的吧,怎会有一名女子?”

  肇临面上立刻一僵,“芙,芙芙蕖师姐,我,我……”

  看着一脸忐忑、理亏之色的肇临,芙蕖轻哼了一声,当下不再理会凌端,而是看向风晴雪。

  “你为什么上天墉城?”

  “我想学天墉剑术,御剑飞行,行侠仗义。”

  “天下修真门派那么多,就我昆仑山中,便有一个专收女弟子的大派,你为何偏偏选择以前从未收过女弟子的天墉城?”

  “天下修真门派虽多,但天下第一门派却只有天墉城,而且,看师姐你这么英姿飒爽,我也想跟师姐你一样。”

  风晴雪撇了一眼一脸忐忑之色的肇临和肇清等人,立刻便知道芙蕖的身份不一般,很有可能关乎她此次行动之成败,当下毫不犹豫的拍了个不大不小的马p。

  芙蕖在天墉城之中,虽然极受宠爱,也一向深得肇临这一批弟子的敬畏,但却从未被人有过如风晴雪所表现出来的这般“仰慕”、“尊敬”的经历,

  一时之间,收获了一枚小fans的她,脸上虽是不禁流露出丝丝得意,但还是努力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天墉城确实没有禁止女弟子报名的先列,那你就试试吧。”

  “谢谢芙蕖师姐!”

  得到这一天墉城内明显身份非凡之人的许可后,风起雪顿时心中喜不自禁的连番雀跃,云溪,你还好吗?我来找你了……

  心中思绪翩翩,面上风晴雪却是学着肇临的样子,工工整整的向着芙蕖行了一礼。

  “不用谢我,毕竟肇临已经许你通过了,至于能不能进天墉城,这还得看你自己的本事……”

  芙蕖带着丝丝微笑,回首瞥了一眼面带忧色的肇临后,翘起雪白的下巴,领如蝤蛴,“怕什么,我会跟我爹说一声的。”

  “多谢师姐!”

  肇临和肇清同时松了一口气,二人对视了一眼,望向芙蕖之时,已是极尽感谢。

  ……

  天墉城,甲字号丹室。

  在天墉城中所有通了地火的丹室,尽皆由丹阁长老掌控,甲字号丹室在其中名列魁首,以往除却凝丹长老亲自出手炼丹外,少有人能进。

  不过近些年来,随着叶凝在炼丹之造诣上的增长,再兼之他那非同一般的身份,这两年来,甲字号丹室也渐渐向他开放。

  甲字号丹室独立于天墉城建筑群中的某一处灵穴之中,整座丹房都依循着特殊规律,共由十二万九千六百五十块饱经丹香熏陶的砖石垒成。

  其穹顶高悬,上刻天璇星图,四天八野,曾被天墉城高人施展特殊神通,能够接引周天星辰之力;

  在大殿的正中央,正有着一座巨大的青铜神鼎,镇压着下方汹涌沸腾,不断向上喷薄而出的地心真火,此火虽烈,

  却被浩大的周天星辰之力和四面八方的阵式死死压住,只能如滚烫的岩浆一般,不断的翻滚涌动,却不能真正喷涌而出!

  在周天星辰之力和地肺真火的交界处,天星之力和地心真火反复拉锯,来回碰撞,不见混乱,反而诡异的形成了一种有规律的、可供利用的循环波动。

  能承受这两股巨力的碰撞,那青铜神鼎自然也非凡物,其造型古朴,三足两耳,鼎盖遍布星辰,象征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鼎腹上也满刻着许多奇禽异兽与山岳风云之状,还有不少丹书古篆,形制奇古,光彩灿然。

  这是一件神器,传承至上古,鼎内丹香浓郁,具备奇能,虽一直未生灵,却只是人为抑制,而非材质级别不行。

  此时鼎中烈焰雄雄,鼎畔有一道人,面目俊朗,正向鼎而坐,手中之控火法诀,变动时,如清风流水,自在写意。

  道人双眉端凝,看似全神贯注于在外界操纵法诀,控制地心真火和青铜神鼎炼这一枚丹药,实则却是将神识投注于丹炉之中,感悟丹药之变化,共受淬炼。

  古书言:“以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铅汞银砂土、精神魂魄意为五行,性情为龙虎,气为真种子,年月日为火候,混元如一为丹成。”

  就中之真义,便为证丹。

  道家之丹法,与世俗间的炼丹之道并不相同,也不存在什么药性、丹毒。

  在道家丹法中,青铜神鼎中的那一枚正不断受淬炼的丹药,对于炼丹者而言,从来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乃是炼丹之过程!

  这也是道家金丹大道和其他‘溘药流’修炼法的区别!

  青铜神鼎,依循阴阳、五行之道所铸,在炼丹之过程中,便宛若一方世界,而其中其中丹药之炼成,则是在模仿天地运转。

  可以这么说——炼丹其实相当于炼的是世界,而世界的组成,阴阳五行可谓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基础。

  丹药之中同样蕴含着阴阳五行,需遵循天地规则而成,故此可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世界之规则,因寻常之时大道难得,为此,前人大能便创出了这一丹法。

  通过炼丹的过程,来感悟天地、证得大道。

  在道家,真正的丹道大能,从来不是能炼制出什么丹药,服之便可长生不老,不死飞仙,拥有拔山填海之力;而是能用一颗丹药模拟天地之运转,蕴含天道法则,一丹一世界!

  故此,所谓证丹,就是在炼丹的过程中,观察药性之变化,和丹药炼成之过程,籍此感悟炼丹过程中所显现出的部分大道规则,增长境界。

  至于所谓的丹药,练成之后除了特殊的药用外,对于修道者而言,无非就是用来缩减修行时间,增长些许法力罢了!

  此时丹室之中的青年道人,叶凝,所用的便是这一道家证丹法,他将神识投注于青铜神鼎之中,将外药和内性相合,

  与种种药材融一体,亲身体验这一种种药材之间,所产生的反应和其中所蕴含的道理。

  品悟青铜神鼎之最初,犹如混沌初开之前,一切浑浑沌沌,昏昏暗暗,但随着外力的波动,犹如盘古开天辟地,成就世界。

  而一株株药草在地心真火和特殊法诀的作用下,则遵循天地之理,不断产生各种反应,演化阴阳五行之机变,逐渐将那一初开之单调的世界完善,变得姹紫嫣红,万象纷呈。

  随着鼎中丹药之变化,汲取天星、烈火之神能,渐渐圆润合一,化作一枚圆坨坨,丹香四溢的宝丹,如果说最初的世界,便如凡人之幻境,一触即灭。

  此刻随着药性圆润,渐渐成丹,这方世界在足以自相圆融的法则的支撑下,则不断成长,渐渐自成体系,能够长久存在。

  至于最后,丹药将成,四溢之丹香飘香十里,鼎中之火势渐熄,天星之力渐隐,然其中之法则变动却是恰好相反,愈发重要。

  叶凝将神识投注于其,细心感悟丹药上法则之变动,随之亦反映在肉身之上。

  十年积蓄,他的修为早在练神还虚之境界中走至极境,绝不逊色于天墉城中,任何一名常年闭关修行的上一辈长老高人,距离如函素真人般成道,只差一步。

  故此,在这最后一步,他选择了集三界丹道所成的证丹法,在炼丹之过程中证道,丹成道证,丹毁掉道衰!

  此刻,同着这枚仙丹即将要被练成,他心中之种种感悟,早已积蓄成海,此刻亦只差一层薄膜,就将喷涌而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