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35章:七色虹桥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唉……”

  天墉城后山,朴素简单的洞府之中,一声悠悠轻叹,道尽了几许忧思,千百复杂处。

  叹息罢后,叶凝眼眸微沉,掩去心中之杂思,借着玉衡之异力,枯坐于后山石洞之中,默默思索着三生之事,思索着自己的人生……

  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大千世界,森罗万象,众生情缘,爱恨纠葛,一切种种,在修道人眼里,其实不过是景与情而已。

  所谓景,在道门修炼体系的概念中,是指世界一切的现象,所谓黄庭内景,正是指每个修道者的心内虚空,是其冥想内视时看到的种种景象。

  而外景则是与内景相对,它指所有不是由修行者内心产生的景象,而是一般意义上、宏观的、整个外部世界。

  对于叶凝这等来自于异界、手中掌握着以“剧情”为名,

  实际上却相当于未来要发生之事的穿越者而言。说实在的,前前后后他所经历的三方世界,在他眼里,都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在大唐,在遮天,在古剑,他所经历的一切,看似真实,但偶尔在睡梦与醒来之际的朦胧中,却总令他有种荒谬之感,

  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魇,一觉醒来,天还是那个天,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如今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颇为特殊的迤逦梦境!

  所谓的大唐双龙世界,所谓的遮天世界,所谓的古剑世界,实际上不过是一场梦中梦而已……

  而他,或许就是楚门的世界当中的那位楚门……

  ……

  或许是因为有着这样迥异于常人的经历吧,他对于世界的看法和想法,也与常人不同。

  在叶凝眼中的世界,虽然范围极为宏大,但却没有什么太过复杂的东西,也就是无数的情景现象而已!

  凡人的胡思乱想、梦境妄想,即是最低等的世界,产生于凡人内心,如梦幻泡影,旋起旋灭,一个刹那就能生灭无穷多个。

  只是其存在的痕迹太过虚幻,生生灭灭,只在转瞬,不会在这世间,留下任何痕迹。

  修道者心灵中的心想世界黄庭内景,则是更高一级的世界,它存在于修者的心中,由修者坚定坚固的意志意识所支撑,除非修者死亡,不然它就一直存在。

  这样的世界虽然处于虚幻之中,但在这茫茫红尘,有着修士力量的世界中,

  说它虚幻,它便虚幻,说它并非虚幻,它也有着些许真实,甚至能够在这茫茫世间,如雁过留痕班般,留下一点存在的痕迹……

  而在如古剑这般,有仙神存在的世界,则是有力量支撑的幻境,无论是通过法术还是法阵等等力量的运用,

  都能将原本存在于修者心中的内景短暂的显现到外部世界,内景和外景交错,对现实世界造成部分干涉。这种程度的幻境,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开始触及真实的领域。

  一般来说,高级强者所通用的神通法域之类的“法界”,西幻世界传奇强者常见的圣者领域,型月世界的固有结界……都是属于这种层次的幻境世界。

  若能具备足够的力量或者底蕴,在经历足够的时间,这样的幻境世界,未必不能一步步升级,由虚化实,成为世界……

  ……

  “修真修真,借假修真,求得真我,去伪存真……修真,或这才是我应行之路……”

  洞府之内,叶凝默默呢喃着这十六字良久,最终或是若有所思,或是怅然感慨,一切的一切,尽皆凝聚在一道短短的叹息之中。

  “哎!”

  …………

  昆仑山,天墉城。

  在当今之世,琼华早已没落,蜀山不见踪影,诺大人间,天墉城独尊第一之名。

  特别是近十年来,天墉城内有仙师屡次下风,斩妖荡魔,奖善罚恶,随着一处处盘踞于人间百十年的大妖被斩灭祛除,

  人间渐渐恢复平静,天墉城之声势更是一举臻至最巅峰。

  故世间之人,好慕仙道者,大都想着拜入天墉城修行,以希冀获得仙法。益寿延年,御剑飞行!

  只是天墉城深居昆仑山内不知名处,除却数年一度招收门人弟子之日外,非是有大机缘,大气运者,几乎无人能见得仙宗之影,拜入天墉城门下!

  故此,随着天墉城招收弟子的时间逐渐靠近,诺大昆仑山脉方圆数千里之内,无数人慕名而来,甚至有些心慕仙道之人,在闻得消息之后,便从中原各处一早赶往昆仑山。

  以至于原先清静无人的昆仑山脉,这些时日以来一片喧哗,甚至于——一处鱼龙混杂的大集市,大城镇,于其间正渐渐成形!

  “当~~~”

  这一日,随着遥在昆仑山深处的仙钟一响,整片昆仑山脉都不由为之一静,原先嘈杂一片、人声鼎沸的“升仙集”亦随之迅速安静下来。

  升仙集前,早已人山人海的无数求道者排成了一条长龙,此刻众人纷纷翘首以待的仰望着天穹,似乎在等候仙人下凡又或者什么神迹出现一般。

  有刚来者看到这一幕,不由心生疑惑,可还不待他们开口向旁人询问,便只见得在那朗朗晴空之下,一道七色神虹自遥远到不可思议的彼岸而来,

  跨越漫漫虚空,化作一架横跨南北的天桥,一端架在云层深处,看不清踪影,另一端则没入升仙集前的大地之中。

  虹桥绕云雾,似实又若虚,然而那些排在长龙前列的求道者,却是纷纷眼前一亮,几乎所有人都如饥渴了三日三夜一般,迅速向那虹桥登去,顺着长桥不断前行。

  在这些求道者的足下,有些人脚下的虹桥仿佛实质一般,他们行走于其上便仿佛行走在陆地一般顺利;而有些人足下的虹桥,则如水波一般流动,令行者受阻,速度缓慢。

  还有一些人脚下的虹桥则如烟雾一般飘渺,他们虽也能在这虹桥之上稍稍行走几步,但不过数步,便往往自那虹桥之上跌落,失去升仙之机。

  虹桥如龙,蜿蜒盘旋,尽处不可见,走着走着,走着走着,外界日升月异,光阴转换,然而虹桥之中却依旧是那般,前方漫无际,后视不见归途!

  “这都快一天了吧?怎么还不到天墉城啊?”

  虹桥之上,有人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不禁有些疑惑的发问,他之名为周浩,数年前,他有一个哥哥也曾经如这般前往天墉城拜师,只是在最后一关被刷下。

  虽然有关于天墉城试炼的信息,早被仙人施有妙法,朦胧间令人尽忘,可有关于天墉城的一些基本的信息,仍是在这些试炼过程中被渐渐传到了外界。

  就周浩所知,天墉城和升仙集之间的距离,似乎没这么夸张啊?

  “仙师之妙法,你这等俗人,又如何能知?”

  闻言,人群中有人嘶笑一声,显然对于这种现象并不意外,或者说,对于这次试练的任何现象,他们都早已有心理准备。

  周浩不愤的抬头,目光向那说话者的方向望去,却只见那一方向,所有人都在埋头赶路,似乎根本无人理他。

  这让他不由轻哼了一声,这才低下头,继续赶路。

  ……

  虹桥之上,求道者之中。

  一身白色华衫,面目俊朗,年约二十余岁,气度儒雅,显得风度翩翩的青年听得这段对话,却是不由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他试着运起法力,穷尽神目,但以他的修为,哪怕穷尽千里万里之遥的距离,向下看不到来处,向上见不到尽头,所能看到的只是那无穷无尽的向远方延伸七色虹桥。

  青年当然知道,这种考验性质的虹桥,绝不可能是真的无穷无尽的。

  不然的话,别说是区区没有修行的凡人,哪怕是青年这种修为不浅的修士,也不可能真正走到那七色虹桥的尽头。

  故此,这条升仙路必然被设置了某些触发条件,一旦被考验者满足条件,就会自然的走到尽头,走下虹桥的那一端。

  不过就算知道是这样,青年也看不穿这个升仙路所设置的名堂,更看不出来其中真正的考验是什么。

  故此纵然他一身法力通玄,神通手段无穷,可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不但不能运用法力强行破阵,甚至还要收敛体内的法力波动,使之不被发现。

  与此同时,他还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虹桥上的其他人物。

  似是要从这些人之间,寻找消失者的共同点。

  以青年的目光和灵觉,虽无法看清这虹桥,却也远不是虹桥向外散发的简单幻术所能迷惑的,在他的感知里,自己等人走上这段虹桥,实际时间却还不到半个时辰。

  然而在这其间,已有无数人无声无息的在虹桥之中消失,有些是不符合要求失败的,但也有极少数是满足了虹桥之要求,被传送到了另一端……

  青年向来自诩法力高强,又曾在这人世间孤独的行走了千年,纵然局限于规则内时,他无法看穿这虹桥。

  可想要看破一些简单的迷幻之术,从被传送到另一端者中找到共同点,对于他来说,却仍只是小菜一碟。

  在这虹桥大部分人的感知中,约摸又行走了大半天的功夫,青年遥望着前方的一个神色坚毅的少年,小心翼翼的以秘法感知着他的心绪……

  时光稍转,不过一二十个呼吸的功夫,在青年的感知中,那少年竟渐渐消失,没入虹桥之中,消失后,却出现在隐藏于迷雾之中的另一端。

  从预判到关注,再到那少年的消失……

  青年没有再关注他人,而是抿着唇细细思考,又过了些许时间,在青年眼前一亮的同时,他缓缓施法对自己进行伪装,同时放空思绪,学着那少年,不断前行。

  1,2,3,4,5……

  约摸十一二息的功夫,青年只感觉自己脚下虹桥的质地,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但他仍谨守心神,不断前行,又过了三、四个呼吸,云雾散去,虹桥的尽头,只在足下!

  而在他的前方,同样有着数列人排开,近在他之前的一名少年,赫然便是刚刚他所观察之人!

  显然,站在这一条条队伍中的,都是先他通过虹桥试炼之人。

  在众多队伍的最前方,摆放着几张桌子,桌前坐着几位天墉城弟子,此刻却是在负责给通过第一关之人登记……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