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33章:逝往之幻境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呼呼——”

  在这等大度化圣音之下,自闲山庄主院之中的存在,此刻竟仍存在着些许反抗之心,浓密的寒雾,阵阵的阴风,不住地在自闲山庄之中鼓动,令人心颤。

  “晋磊,晋磊……”

  阴风鬼雾之中,一声声莫名的呼唤,飘渺而虚无,似因风而生,依风而存,随着鬼气越发浓郁,阴风愈发凛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仿佛这话语,就源自于耳畔,又似乎直接生于心间,并不存在发声的根源,此时此刻,纵然是在叶凝的感知之中,亦无法发觉这声音的来源,

  究竟是来自于某一鬼魂,还是源自于这一片诞生了那个地缚灵的大地,或者又或者说整座自闲山庄……

  唯一能为叶凝所知的,便是隐藏在那一声声飘渺诡异的呼唤之后,那度化之音对于邪气业障的拔除和度化,以至于不断响起的“嘶嘶”之音。

  然而这声音,却同样诡异的来自于自闲山庄内的各处!

  一砖一瓦,一柱一沙,甚至是花草树木,在此刻都不断有黑气在升腾变淡,消失于半空之中。

  “果然是地缚灵,这叶沉香,倒还真有了几分道行……”

  感知着那一缕缕伴随着声音而来的莫名异力,叶凝轻叹一声,不知是为了叶沉香今日之道行,还是为了百年前的那一桩血案……

  “……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已,不能更生……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巍巍大梵,德难可胜。”

  悠悠道音继续,但叶凝却也并未拒绝那随着呼唤而来的异力,想要度化地缚灵,化解其心中的魔障执念无疑是最简单的方法之一。

  而以他之道心、道性,对于叶沉香所布下的幻境,却也是截然无惧,自信不可能迷惑得了自身。

  虽然他曾经在大唐世界修炼出来的一身武功,没能带入这个世界,那一世界的功法也无法在这世界继续修行。

  可无论有没有更易世界,人之心灵的境界却是不会有变化的,或者说即便有变化,也能迅速调整、更易并恢复!

  转眼之间,似时空变化,万象皆易,原先早已衰败、杂草丛生的自闲山庄,直如时间逆流一般,瞬间臻至巅峰,雕梁画栋,巍巍古风,尽展百年世家之底蕴。

  自闲山庄或者说这一日出现在叶凝眼中的自闲山庄,遍地皆红,人声鼎沸,唢呐齐鸣,呜呜哇哇的吹着的,正是那喜庆之音。

  高堂之上,有人端坐其中;其下两排,童言鹤发之人言笑晏晏,大堂之中,有新婚之夫妇,在证婚人的引导下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就目前所展现出来的,一切的一切尽皆是欢欣之色,红绵遮首,难掩新娘之喜悦,高堂祝词,四方来客之贺,更是将自闲山庄之喜庆,推衍之巅峰。

  然而在叶凝的眼中,却敏锐的发现,隐藏在这喜庆之下的,却是勃勃杀机……那相貌堂堂的新郎官,此时,似心怀不轨!

  纵其面上不露分毫,唇角更是带笑,然在其俯首下拜之时,疃中三寸凶光,却是如淬毒之锋!

  见此,叶凝立时明悟了然,眼前这幻象,正是这自闲山庄之地缚灵,也即百年前那位叶家大小姐,叶沉香身死之景。

  果不其然,接下来所发展的一幕幕,正如叶凝所料,在礼乐和喜庆同时臻至巅峰之时,灾厄亦随之降临……

  立身于外的叶凝,默默的看着新郎官晋磊与新娘叶沉香拜堂成亲,看着他暗中下毒,在祝酒之时,数毒齐发,毒倒了自闲山庄内的所有人……

  然既似在这幻境之中,又仿佛超然于外的叶凝,却无法动摇这幻境分毫,她所能做的,唯有不断地以自己的精神力入侵这方幻境,悄无声息的篡夺掌控权。

  今日,对于幻境中的那位叶家大小姐来说,本该是人生最喜庆的一天,然而,这一天,在刹那之后,却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降临!

  在这场惨剧中,本是最无辜的叶沉香,在亲眼见证了自己的父母亲人,一个一个的在自己大喜之日的婚宴之上,全都死在了自己的眼前,最终,只剩下了她与晋磊……

  悔与恨,恐惧与癫狂的交错之下,她,彻底疯魔了!

  “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爹,为了一己私利,灭了我们碧山派满门,我之所以来行此之事,全都是为了报仇!”

  冰冷的话语,无情的剑锋,晋磊步步紧逼,一刀,一刀,不断在叶沉香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伤口,时至于此刻,他同样也杀至癫狂了!

  纵然那鲜血流溢,也洗不掉他心中的创伤,挽不回自家师妹的性命,他的心越来越痛,他的刀便越来越冷,越来越狠!

  “我要杀了你!”

  在如此特别的一日,亲眼见证着自己的爱人,将来的丈夫,化身杀人狂魔,杀了自己的父亲母亲,甚至是自闲山庄满门......

  现在还要来杀自己......

  叶沉香疯了,彻底疯了,悔恨交加之下,燃起了无尽的复仇之火,这一刻,在晋磊的刀下,她奋力的挣扎……

  这不是为了逃生,而是要与晋磊同归于尽,堆满胸膛的恨和隐藏在心底之下的爱,以及其他之纠结,全都了结!

  只是,本就不善武功,现在又中了毒的她,又岂是碧山派的高徒,一心复仇的晋磊的对手?

  “死!”

  一声冷喝,晋磊双眸早已因杀戮而微红,他高举利刃,冰冷的锋芒,斩断了恩怨,欲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埋葬在死亡之中......

  时空换转,模糊了幻境与真实的界线,叶凝只觉眼前一幻,诸相更易,一柄染血的利刃,正高高扬起,蓦然间,便要向他心口落下!

  只在那一刹那间,原先幻境中一身嫁衣的叶沉香,瞬间转变为了旁观者,也是入局者的——叶凝!

  这一刻,晋磊唇角,那一缕狰狞残酷而痛苦疯狂的笑,是如此的真实;那染血的一刀,更将生死都斩断,转瞬就要没入叶凝的心口……

  若是常人,促经此变,或是恐惧,或是震惊,或是设法自救……无论如何,定会有刹那的停顿间隔,而在这一刹那间,那柄利刃便足矣没入受害者的心口!

  然而叶凝却非是常人,纵使在如此之险境,他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半分恐惧又或是诧异等心情,反而是泰然自若的轻轻道:

  “尘归尘,土归土,逝去的早已逝去,应该放下了,转瞬百载光阴过,叶姑娘你如此眷恋尘世,又有何用?无论是自闲山庄还是你念念不忘的晋磊,在岁月之下早已化为一捧土灰……”

  在叶凝那淡淡的话语声中,梁血的利刃,瞬间至上而下,刺破了他的肌肤,一股无比阴冷的寒意,似要随之而冻结他的心脏。

  然而叶凝体内法力一震,这点阴气便自然如冰雪消融!

  唰!

  染血的利刃随之而冰消瓦解,然转瞬之间风云再变,诸相更异,视界亦随之变化,依旧是那方伏尸处处,血流成泊的婚堂。

  浓郁的血腥与没入怀中女子心脏的利刃,令叶凝瞬间明了,此次他却是与刚刚互换了个身份。

  在这次的幻境之中,他似乎成了那晋磊,而那地缚灵,则归于本身叶沉香之躯窍!

  而不同于先前所经历的种种,此刻一开始,便是叶沉香生前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晋磊杀叶沉香!

  “无量天尊!”

  化身为晋磊的叶凝,松开手中之利刃,不做丝毫反抗,他微微低道,神色悲怜,手捏道印,口涌真经,以心应心。

  “混洞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上无复祖,唯道为身……”

  “晋磊,我等你等的好苦,你把我们叶家害得这么惨,竟然还敢一走了之……我好恨……”

  叶凝怀中,原本那清秀悲愤的女子,面容瞬间变易,血贯双瞳,獠牙如匕,狰狞怖人,其周身之滚滚尸香,更是令人发指!

  “百年了,一百年了……我在这里苦苦等了百年,今天终于等到你送上门来了!我叶家满门老小,无辜的受害者,报仇雪恨的时候来了!”

  伴随着身穿血红婚纱、叶沉香无比疯狂的狰狞嘶吼,周遭大殿之中,顿时涌出无边怨气,一道道阴魂恶鬼之身影,争相浮现而出,仇恨,怨念,充斥天地。

  “你逃不掉了,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尖锐的嘶啸,无穷的恨意,叶沉香双手之上跟根指甲疯狂蔓延生长,乌黑若匕,带着滚滚之恶臭,直奔叶凝胸前袭来。

  “放下吧,百年前的一切早已随风吹雨打去,不论是你,还是晋磊,还是这座自闲山庄,逆天驻世百年,终该归去了……”

  淡淡的话语声中,只听得呲的一声,五根乌黑的手指,瞬间没入化身为晋磊的叶凝的胸膛,一颗红艳艳的心脏,在那五根手指旋转搅拌之下,瞬间化为血泥!

  “我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我,杀了,你!”

  双手如轮,疯狂连抓,不过短短数个呼吸,这具晋磊之身躯,在叶沉香的爪下,已是千疮百孔,五脏六腑,早已因尸毒而作烂泥。

  当幻境中的晋磊,或者说叶凝,无力的跌倒在地,叶沉香蓦然一怔,她停下已经被染得黑红的双手,静静的看着那个她又恨又爱之人倒在地上。

  双目之间,忽然流露出两行晶莹的泪珠。

  “死了,你终于死了……晋磊,你……死了……”

  几句轻轻的呢喃,说不清最终究竟是爱还是恨,叶沉香怔怔的向后退去,在她的身上,怨力不住的消散,整个人也随之化作了一缕流烟,随着风,飘散在了空气中……

  怨气消解,灵魂飞散,眼前的一幕幕,宛若定格的画面,突兀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只剩下一块残破玉珏,孤零零的躺在地面之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