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28章:镇煞(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啾!

  一道尖锐刺耳的禽鸟之鸣声,如一根无坚不摧的利箭,洞穿了天地之阻隔,荡漾在乾坤之间。

  没有强者的压抑,在那后山之上,百里屠苏的灵台之间,无尽的火红,由虚幻化作真实,有着一身火红色的华丽羽毛的神鸟振翼飞出,在这唳鸣声中疯狂席卷灵气。

  叶凝眉头微微一皱,其形似鸡,鸣声如凤,双目重瞳,又能驾驭烈火,力可伏魔,这应该就是上古神兽重明鸟,也就是百里屠苏的星蕴图腾了吧。

  上古神兽重明鸟,无论是在历史还是在神话之中,都是一大头瑞兽,所在之处,妖魔臣服,不祥之事,化为大吉。

  在上古神话中,甚至连古代人皇——帝舜,都与这一神兽关系匪浅,曾经还获得过重明鸟的的帮助,甚至在某些野史传说中,帝舜便被形容为重明鸟托生……

  然而此刻由百里屠苏修出的这一上古神兽、瑞兽星蕴,其周身所缠绕着的火气,却是大为不吉,殷红的双眸之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凶煞。

  显然,百里屠苏的星蕴有此变化,几乎就要转吉为煞,必然是源自于那凶剑焚寂之故了……

  “啾!”

  重明鸟的头颅高高抬起,冰冷而充满凶气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下方,注视着渺小如同蝼蚁般的叶凝,森冷之中,尽显煞气。

  这头重明鸟不同于叶凝当初觉醒的星蕴,因为隶属于瑞兽,且叶凝本身能对此操纵自如,因此在函素真人施法影响下,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

  然而本身就距离被凶剑控制只差一步的百里屠苏,却是既没他那个能耐,也没他的那份待遇,故此重明鸟外缭绕的无尽凶气,如一股狼烟般,渐渐冲天而起!

  “静心,凝神!”

  叶凝轻喝一声,他此刻倒是有些庆幸,陵越今日未能来后山练剑,要不然此刻他还要去分心救陵越,届时想要抑制住焚寂煞气,救回屠苏就更难了......

  当下他立刻抬手,五指箕张,牵引后山之上,本就无处不在的阵法秘纹,施展小五行禁法。

  瞬间五行之力“哗啦啦”地化作一道道锁链,五色锁链纵横穿梭间,形成了一个狭小的“牢笼”,将那崇明凶鸟束缚于其间。

  随后,他手捏法印,十指波动如初绽之莲,瞬间千叶齐放,“定、静、安”三重安详之意境,便在其中悄然绽放,笼罩上百里屠苏那因痛苦和焚寂煞气而皱紧的眉头,

  舒缓其痛苦,定其煞气,静其心神,安其灵魂.....

  下一刻,叶凝体内的法力如流水般经过体内脉穴的千川百河,汇成洪流,伴随着他十指间每指都生出微妙的变化,化出不同角度又曼妙无伦的动作,法力亦随之以特殊轨迹波动不休。

  “阵!”

  “神居黄庭,万物为掌指。世间浮华云烟过,入眼而不迷,入耳而不惑,入口而不味,入鼻而不嗅,触身而不坠,入神而不思……

  悟却本性还归本来,面目一明自然脱。以天地为棋,苍生为掌,万物有而神不惑······”

  此法正是大唐世界道家九秘之一,“阵”字诀!

  而此诀之精华,便在先贤手书的道德经上,其十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意!

  这十字中,仁的意思是仁爱,仁慈,对万物的仁义。

  刍狗就是草扎的狗,以前祭祀时用草扎的狗来代替活的狗作为祭品,祭祀完如同废物,随意丢弃。

  很多人望文生义,把这两句话解释为:“天地冷酷无情,轻贱、蔑视万物,就像对待草扎的狗一样。”

  其实非是如此,这个“不仁”指的是“无为”,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天地没有好恶的意识,也不怜悯万物,任其生长,自生自灭。

  而此刻便是叶凝以“阵”诀引导百里屠苏进入这一境界,不被因为这头“重明凶鸟”出现而引起的那一股煞气冲击、影响到,从而惊动封印,使得屠苏再次为焚寂凶剑所控……

  再施秘术,一道道真言以及“阵”诀秘术宛若一股清流,自进入他体内,一气化二,二分三,三生万物,瞬间将他的身体彻底浸染。

  清流所及之处,如水克火一般,逐渐熄灭百里屠苏体内因焚寂煞气而点燃的凶煞之火,牵引着他的心神定而后静,静而后安,安而后止……

  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外其身而身修,忘其形而形存,纵然焚寂煞气再凶再险,当百里屠苏臻至此境时,一时半刻也无法再危及他的灵魂……

  巨大的重明巨鸟,在那飘渺而清静的道音之下,周身缠绕着的火红煞气渐渐消散,那猩红的双瞳也缓缓返本归初,由原先的凶煞之鸟回归原初祥瑞之象!

  唳!

  脱离煞气之缠绕后,小五行禁法再也无法束缚得住上古神兽重明鸟,当下在那一道尖锐的鸣叫声中,重明鸟振动着火红却泛着温馨之意的双翼,带着希望之火,展翅翱翔,直冲九天。

  ……

  “这小子,还真给他成了!”

  紫宸大殿之中,道袍飘飘,仙气盎然的函素真人,此刻凝视着后山的方向,感受着煞气消解,祥瑞之气逐渐升腾而起的重明鸟,

  顿时不由摇了摇头,不无惊意以及感慨的轻叹一声。

  对于这个得意的弟子,函素真人远远比别人想象中的还要看中得多,他是真的将叶凝当做自己乃至天墉城的传承之人来培养的。

  故此,即便是每日修行,他也会留一分心神放在后山之上,在百里屠苏因为觉醒星蕴,而惊动焚寂煞气的那一刹那,函素真人便立刻发现了他身上的变化!

  甚至紧随其后,他立刻就做好了应对可能会爆发的、焚寂煞气的准备!

  只是出于锻炼弟子……

  以及……想让自家徒弟明白妇人之仁不可有、自己做出的选择就必须承担其后果等等微妙的心思和期望,他才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想看看叶凝的反应。

  不过这一等,倒是让他惊喜非常的见到,他本以为叶凝面对这等上古凶剑所传出的煞气,最多也就能不慌不乱,稍稍压制一下……

  可谁曾想到,叶凝竟别出心裁的施展手段,没有正面与之对抗,反而从侧面带着百里屠苏的心神从那等混乱之境脱离,不受焚寂凶剑侵蚀……

  施展这种手段的代价极小,也无需太过高深的法力,可在此函素真人的眼里,能想出并且用这种方法解决问题的叶凝,确实令他更加的惊喜以及……欣慰!

  因为这种手段虽然简单,但所需求的技术含量却更高,境界更深更远!

  自家徒弟能以秘法带着百里屠苏进入那等境界,从而不受煞气侵扰,毫无疑问,他本人之境界,绝对早在其中,甚至更在其上!

  法力的雄厚,对于函素真人而言,那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因为能提升法力的东西太多了,随着自家徒弟修炼的时间长了,法力自然而然的便会涨上去。

  可这种境界却是常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就是他自己感悟此境,都是在百余岁之后,而天墉城内的许多长老,甚至修炼了一辈子,其心境都未达到这一境界!

  原来,在自己还不清楚的角落里,不过短短数年,自家这个弟子竟已经成长到了这等境界……

  如此之境界,如此之实力,陵端,他已经可以出师了!

  ……

  此时尚在后山之上的叶凝,自然不可能知道远在紫宸殿中函素真人的想法,而此刻的他,亦是不能有半分的分心。

  五道虹光流转,其间之精华勾勒成锁,五色虹锁一端没入后山大地之中,欲要汲取大地之上种种阵法之力量;另一端则深深的刺入到了百里屠苏体内的五脏之中。

  此刻,叶凝正在进行的秘术,也是他这段时日专门推演出来一门秘术,其间之精义便是将那小五行禁法,融合部分遮天世界的道宫体系修炼法,

  铭刻在百里屠苏的五脏之间,修成五座特殊的道宫,用以镇封、分解并容纳甚至是炼化焚寂煞气。

  这种手段并不简单,而上古凶剑,焚寂之煞气更是恐怖异常,以叶凝之手段,想要一步成功自然是不可能的。

  此刻他所做的,仅仅只是在种下五枚种子,并输入一定的营养,期待着这五枚种子以后生根发芽,能如他所预料的,长出一枚他所需的果实。

  “哗啦啦……”

  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量不断从后山、从这天地之间,顺着五色虹锁,被导入百里屠苏的五脏之中,强化着他那脆弱的器官,强其本质,点化灵光。

  “哗啦啦……”

  白绿赤黑黄,带着五色光华的虹锁渐渐淡化,可那锁链却依旧存在,一边在那空明幻虚剑印之外再次布下一层防御,这层防御更是涉及百里屠苏体内的每一个角落。

  一边则是汲取天地间的五行之情,为那五脏启灵。

  双管齐下间,本就只是因为为焚剑煞气所侵蚀的星蕴诞生,而引起的一点焚寂煞气,很快便被绞杀殆尽,屠苏那紧皱着的眉头,随着痛苦的消失渐渐松解。

  下一刻,叶凝收回法力,停下道音,仔细观察着此刻屠苏体内煞气的变化,直至发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后,他方才真正的松手,闭目打坐静修。

  连续施展数般妙法,叶凝虽然根基深厚扎实,可仍是消耗不浅,不过在刚刚镇压焚寂煞气之时,他所得到的验证和收获,亦是同样收获匪浅。

  袪除了煞气后,百里屠苏因为没有了叶凝的引导,从而不断自那等妙境中堕落,一切皆如水中花,梦中影一般破碎。

  可饶是如此,雁过留痕,风过留声,一颗细微的种子,却是因此而种在了百里屠苏的心中。

  那枚种子,便是由“阵”字诀的一点精义而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