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乃人剑合一之术,炼化青霜之法。”

  紫胤真人打量着这位极有可能是天墉城下一任掌门的师侄,越看便越发满意,只见此时的叶凝一身道袍,俊眉朗目,身材中正,肌肤莹润,周身似有似无,有清流绕体。

  以灵眼观之,其性光更是明亮得直溢出体外,此光纯粹无暇,极富道性,一便可知此子过往之修行必然日耕不坠,且已得修行之真义。

  再兼其淡然之心性,仙根灵骨之资质,这等修道奇才,其未来必然不可度量!

  当下,伴着心中一动,但见紫胤真人虚空一点,一道光芒没入叶凝的眉心后,消失不见。

  “这次我恐怕要闭关一段不短的时间,你既愿意教导陵越和云溪,又向来悟性卓绝……那我门下这些术法神通,你可择之修行一二,并代我授予他们。”

  “多谢真人授法,真人闭关期间,弟子定会好好教导陵越和云溪,不让真人失望。”

  叶凝知道紫胤真人传授他门下之法术,虽不乏有陵越和韩云溪之故,但更多的还是对他的看好和认同、投资……

  不过无论如何,他,从不会让这些对自己寄予厚望之人,失望!

  “好生修炼吧,以后天墉城或许就要靠你了。”

  紫胤真人说完,清瘦的身影缓缓消失不见,剑灵红玉亦随之而化虹遁去,这位得道地仙一流的人物,来无影去无踪,已然有着些许神通自成,自然而生的意味。

  函素真人静静的在一侧看着这一幕,在心中某一个角落隐藏着的那一丝担忧,于此刻终于安然落下,他微笑的看着这个得意弟子,

  一点星光自他眉心之中凸显而出,仿佛传说之中的第三目一般,呈云纹凤篆状,于此刻徐徐自肌肤之间跃出,似有形又若无物般,瞬间没入了叶凝的眉心。

  点点流光隐现,勾勒成物,化作一龙首蛇身的上古图腾文字,在叶凝的眉心烨烨生辉,愈发显得他道体仙葩,俊雅不凡。

  “为师也该走了,以后切记努力修行,不可辜负执剑长老与为师之期盼!”

  涵素真人想了想,又不放心的以神识传音叮嘱道,“韩云溪与焚寂剑达成共生关系,他区区一稚童,又如何能抵挡这上古凶剑?即便有我等之助益,也最多只能稍稍延长焚寂剑将他彻底吞噬的时间……”

  “你固然是心善,想予他一线生机,更是籍此得到了紫胤真人的认可,因此我并不介意,但切记,你你做这一切的前提,是须保护好自己,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有劳师尊挂念,弟子实在惭愧。”

  叶凝品味着那一枚印记,感受着其中那仿佛大海一般汪洋浩瀚的力量,神色不变的同样以神识传音回道,“师尊放心,弟子定能把握好各中平衡,绝不会出差错!”

  “嗯!”

  听着这句沉稳的话语,再思及自家弟子之过往战绩,函素真人稍稍放心了些许,他深深地望着自家那沉稳而聪慧的弟子,心下还是有着些许担忧缭绕。

  当下他心念一动,一个重要的决定便在此刻无声无息地定了下来,下一刻,一袭蓝中带紫的道袍便出现在叶凝身上。

  与此同时,一点心光跃动,函素真人便紧随着紫胤真人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剑阁之中。

  “谢师尊厚赐!弟子必不负师尊与紫胤真人之厚望,光大我天墉城法统!”

  叶凝神色肃然,当那一席蓝紫道袍披在身上之时,他再顾不得其他,当下立刻以最大之礼数参拜函素真人,谢其传下法统,并在同时立下自己之誓言。

  道袍加身之后,天地间的灵气仿佛像是受到这身道袍的牵引般,竟是主动的向着叶凝的周身毛孔、窍穴,源源不断的细水长流而来。

  同时叶凝也发现自己的心灵愈发清静,智慧通明,甚至仿佛距离那无所不在的天地大道,都似乎更近了一层……

  只是碍于自己本身智慧乃至于心灵之境界都高深莫测,所以这些许增幅,对于叶凝来说,除却提供一定的防御力外,并无什么作用。

  身处天墉城,以函素真人门下大弟子之身份,在这里整整呆了五年,叶凝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也知道这一身道袍所代表的意义!

  在天墉城,因为往昔历史之缘故,掌门之弟子想要继承大统,并不如其他宗门那么容易,对于继承者来讲,虽然难度提高了许多,但对于整个天墉城而言,此举却也是有利无弊的。

  天墉城有两极,虽然紫胤真人一向不爱插手俗物,但掌门弟子想要继承大统,获得他的承认却是必须之前提。

  当然掌门的意见同样非同小可,有着决定性的因素,而其他长老则大大小小的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叶凝以前虽然是函素真人门下之大弟子,天墉城第一十二代大师兄,但却并不代表他以后就一定能够继承天墉城掌门之位,只能说他是最具争夺力的弟子。

  但此刻,与函素真人身上之掌门道袍一式两制的道衣落在他的身上,眉心那一道传承印记渐渐浮现,以及紫澈真人和函素真人的认可,却是代表着,彻底定下了他的下一任继承者之位!

  道袍有灵,虽不如剑灵红玉,却也是一件世间少有的法宝,距离上古神剑红玉那一级别只差一步。

  传承印记,这是天墉城第九代掌门开创出来的一门特殊神通,从某种意义上讲有些类似于佛门灌顶的神通秘术。

  传承印记非常难得,想要凝聚出一枚,至少需要一尊已经度过劫数,得证仙位的大能,将蕴含自己的所有修道经验知识,凝聚出的一枚特殊印记。

  而且想要如叶凝的这一枚般具备奇效,更是需要在飞升之前夕借助飞仙之光练就!

  师长将此印记打入弟子的灵台,弟子修行中如有疑问,可向灵台扣问,灵台印记具有师长大部分修行智慧知识,所以弟子问灵台并不逊色于直接问师父。

  而且因为传承印记不具备感情的因素,弟子叩问灵台之时,于传承印记之中所得到的答案,定然不偏不倚,不会对弟子未来之道造成太大的影响!

  在天墉城内,这一枚印记,自第九代掌门开始代代相传,唯有在确立正统传人之后,方才会由掌门传给下一辈。

  有此印记,天墉城之传承可以说是对于叶凝一览无余,舍此之外,平时若有疑问,也可扣问灵台,及时得到讲解!

  修行界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指踏入练神还虚之后的修行,已经不能再依靠师长的指导,应该摆脱师长的束缚和影响,我自求我道。

  个人有个人的道,每个人得到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炼神还虚之后,便是每个人开始寻找独属于自己的“道”。

  师长能做的也不过是为弟子讲述自己的经验,传下一些道法神通而已。

  而这传承印记,就相当于一个无处不在、紧随于弟子之侧的,涉猎范围极广的,师父……

  ……

  再向着紫胤真人闭关之场所一拜后,叶凝缓缓起身理了理道袍,收起青霜剑,神色肃然的向着剑阁之外,一步一步的行去,自此时此刻起,天墉城之法统,将由他来承继!

  当叶凝踏出剑阁之时,围绕着剑阁的众多弟子,早已被先前离去的凝虚及还虚两大长老斥去,唯有几位还不知道紫胤真人已经离去的剑阁守卫,肃然而立,神色端正。

  叶凝看了他们一眼,旋即便身合一道剑光,带着凌厉的剑啸声向着后山之地,瞬间穿空而去。

  “咦,大师兄进去才这么一会儿,怎么就换了一身道袍?”

  一个眼尖的守阁弟子见得叶凝破空离去后,看着他身上变幻的道袍,此时灵气氤氲,一看便非凡物,顿时不由惊诧地嘟囔了一声。

  他这一声嘟囔,在将其他几位弟子的目光引过去之后,却是令几位老牌弟子,神色速变!

  “蓝紫道袍,云纹图腾……”

  一个弟子呢喃一声,目光中有着些许迷离,也有着些许震撼,不过更多的却是了然,但不见丝毫质疑。

  显然,叶凝这个大师兄在这些弟子中,还是具备着一定威信的。

  “这是……”

  “传承道袍?紫辰衣!”

  几个弟子互相对视了几眼,旋即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

  对于叶凝这位当代大师兄,几百年不世出的奇才,说他将来会承继掌门之位,这些弟子并不怀疑,也不怎么疑惑。

  毕竟在叶凝这种存在面前,天墉城同辈、甚至老一辈弟子中,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掌门之位,舍他其谁?

  所以无论叶凝行至何处,不管他们心中做何想法,所有人都要恭恭敬敬地,称他一声大师兄!

  然而,现在……掌门和执剑长老就确立他为下一任掌门,是不是,太快了些?

  毕竟大师兄入门才不过区区五年呢,对于天墉城这等仙家福地来说,五年,太短暂,太渺小了,即便在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眼里,五年,比起俗世间凡人眼里的五个月,或许都差不了多少!

  “真不愧是,大师兄啊!”

  几声轻叹,也不知是羡慕还是敬畏,从这几个弟子口中袅袅升腾,随风而散……

  ……

  剑阁后。

  韩云溪渐渐苏醒了过来,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感受着自己那突然轻松起来的身体,忽然犹豫的道:“真人,我是不是又让你为难了?”

  “不,是我之前考虑欠佳了。”紫胤真人道:“从今以后,你就留在天墉城吧。”

  “留在天墉城?”韩云溪讶然忍不住又惊又喜的看着紫家真人的眼睛,呆呆的道。

  紫胤真人看向韩云溪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眼前这少年不仅是自己故友之子,而且性情坚忍,明明无法离开焚寂太远,但在幽都时,却一直强忍、一声不吭……

  他就算是铁石心肠,此时也不免为之触动,更何况他本就是满怀悲悯之心呢?

  当下,他微笑着道:“你若是愿拜入我门下,日后,这里便是你的家了。”

  韩云溪又是一惊,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巨大的欣喜,他立刻翻身下床,跪地参拜:“徒儿拜见师尊!”

  紫胤真人欣慰一笑,在他望向外界之时,忽然神色迷离的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孩,正是屠苏草生长之季,

  南疆的屠苏草连绵百里、漫山遍野……今日你入我门下便是新生,从现在一刻起,你叫百里屠苏吧。”

  “百里屠苏?”韩云溪不由得为之一怔。

  “不错。”紫胤真人解释道:“你复姓百里,名则取自‘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之意,望你不再受焚寂鬼煞之气所控!

  从今往后,往事无须再想,也无须再提,从此刻起,你只需记得,你叫百里屠苏,以后会由你师兄的陵越和大师兄陵端,教导你修行......”

  ……

  剑光如虹,划破空气,呼啸着从剑阁向着后山不断疾行,遁破大空。

  就在这时,纵身为一道剑光的叶凝,却是忽然听见,下方某处悠悠传出的、几缕熟悉的剑鸣声。

  叶凝向下望去,但见距离后山不远处,陵越正在那里修习剑诀。

  “大师兄,我在这儿。”

  在叶凝停下剑光向下望去之时,修为已不浅的陵越,自然也很快发现了异常之处,当他抬起头发现叶凝的存在后,

  连忙停止练剑,满脸笑容的仰天高呼一声,招呼着自己平日里最为景仰的大师兄下来。

  叶凝目光越过陵越,直接望向他之身后,在那里,一个一身红衣的小女孩约摸六岁左右,扎着两根小辫子,圆嘟嘟的小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拉着陵越的衣角,好奇注视着叶凝。

  “大师兄,这是芙蕖师妹,是掌门真人的女儿。”见得叶凝望向自己身后之人,陵越连忙开口介绍。

  “紫胤真人回来了,你怎么会和芙蕖师妹在这儿?”

  对于芙蕖,叶凝自不陌生,不过在原著中,芙蕖只是涵素真人的弟子,但在电视剧中,却变成了涵素真人的女儿。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方世界的变动,应该更偏向电视……

  “大师兄,是我叫陵越师兄出来陪我玩的。”

  小芙蕖奶声奶气叫了声师兄后,便极聪慧的替陵越向着叶凝开口解释。

  “乖。”

  叶凝落下剑光,微笑摸了摸小芙蕖的头,不过小芙蕖对他这一举动,似乎不怎么愿意,因此不停地摇动着脑袋,想要摆脱叶凝的手…

  说起来,小芙蕖可是天墉城内的一大开心果,不只是陵越,几乎所有弟子都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娃娃。

  叶凝亦是如此。

  毕竟涵素真人是他的师尊,对他又恩重如山,而且芙蕖不但是涵素真人的女儿,本人更乖巧可爱,他自是没有理由不喜欢。

  “不错,又在练气化神境界的修行中又进了一层。”

  叶凝微笑着取出几件早已准备好的玩具,递给芙蕖,随后又抽空查探了一下陵越的修为,倒是令他颇为诧异的发现,相较于之前,陵越的修为,竟又有了不小的变化。

  “大师兄才厉害,都已经练神还虚,比一般的执事长老还要强了!”

  陵越一边羡慕的说着,一边好奇地望向芙蕖手中那简单而有趣的小玩具——

  那是什么?

  好像挺简单的……又好像很难,芙蕖师妹好像很入迷……

  叶凝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身为前世给今生开挂的伪开挂党,他和陵越毕竟是不同的。

  当然,陵越的资质也非常不错,五年来修为步步高升,在练气化神境界中已经不逊色于一些老弟子了,当然,若不是如此,他也入不了紫胤真人法眼。

  “陵越,你还是带着芙蕖回剑阁吧,紫胤真人很快应该会有所吩咐,我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哦,大师兄慢走。”

  陵越先是忽然有些失落,但很快又兴奋起来,“芙蕖师妹,咱们回剑阁玩吧?!”

  “好啊,大师兄再见。”

  芙蕖一边恋恋不舍地玩着手中的玩具,一边顺着陵越的话语,乖巧的向着叶凝打了个招呼。

  “小芙蕖,回见!”

  叶凝失笑着摇了摇头,这两个小家伙,原来是从小就这么要好啊,怪不得……

  剑光再起,宛若一道长虹,腾奔越风,自这边而起,瞬间便直抵后山,叶凝平日里的闭关之处。

  (ps:二合一大章,四千八百字,补昨天和今天,求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