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17章:征途再起(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睁开双眸,叶凝望着山海苑以大手段使得四季常开之花,轻轻细嗅着,窗外伴随阳光而来的清香,眸子中无数道细光闪烁纷合。

  一道镜光如剑,先前打断了他的继续入定参悟,此刻则破裂演化,折射出世间万象融入识海之中,令得他识海一清,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下一刻,看似寻常的墙壁以及窗外之花坛,在他眸中,其上仿若有莫名的轨迹浮现,形成繁复深奥的规则与秩序,衍生出神秘的纹络与图案。

  像是天地之法则在演化,莫名的“道”与“理”在交织!

  无需声音与言辞,当他望向窗外之时,才猛然发现——这一刻,不但是世界变了,他观看世界的方式同样也发生了改变!

  在天地万象的背后,天地间仿若有一条条“线”在交织,演化出了原始的道;有一道道未明的规则化成了秩序,衍生出自然间的万物……

  透过现象看本质,虚空中遍布着种种纹路,繁杂而神秘……

  万物枯萎,草木凋零,化成泥土,回归本根,继而再孕生机,发芽抽枝,生机勃勃,极度鼎盛,再到繁华落尽……

  天地间有一条条“道纹”在生灭,支撑着这天地万象,支撑着他们的存在和毁灭,像是有一种永恒的法则在演变。

  叶凝如痴如醉的观看着这一幕幕,所谓的“道纹”,本来就是人们发现“道”后,模仿“道”之轨迹而成的载体,然而此刻的他,却是在直视着道的本身!

  虽然只是以他的境界和视线去看,但霎那间的所得所知,却是迅速将他在道纹上的修行,上推至极高处,有朝一日若能结合实践,必能迅速大成!

  双眸微微眨动,当那无限玄妙而深邃的一切在心间留下了丝丝庞迹后,一切的一切便如镜花水月、梦幻空花一般破碎……

  重新出现在他眼前的,依旧是那个繁花似锦的世界!

  虽然一切如常,但叶凝却是知道,现在的自己与前一刻的自己已然不同了。

  虽然只是刹那的变化,但却改变了他的视界甚至是未来!

  那一瞬间对于真实世界的认知和见识,最初显露出来的是在道纹之路上的修行突飞猛进,但在深处和隐秘处,却将影响着他的一生!

  或许他此刻所见的,仅仅只是道所包容的、为他所观测到的、某一个侧面,但……

  原来,道,便是如此!

  心中之灵光雀跃,像是在重修一般,苦海,神泉,神桥,彼岸,这四个小境界被他从最初之时始,一点一滴的进行重修,继续开拓。

  如果说原先的苦海如湖,此刻随着叶凝摄取天地灵气的方法和手段不断升级,境界不断深远……

  瞬间,无声无息的,灵威城内的灵气渐渐开始向他聚集!

  在苦海被疯狂拓宽的同时,一口泉眼已然无法满足需求,故此第二口、第三口接连出现,呈三足鼎立之势,方才构成苦海循环体系。

  神桥越升越高,其之组成和结构愈发精密,其上遍布的道纹愈发复杂,好似要捅破青天,直达真正的彼岸!

  虽未再次发生当初那种暴力无比的蜕变,但叶凝的身体从皮肤骨骼、血肉血液之处始,渐渐蔓延至深处,如骨髓,不断开始升华。

  原先叶凝自我命名的道体,此时亦是不断以他心中之烙印,模拟天地自然,演变道之轨迹,逐步向真正的先天道体靠近。

  从轮海到道宫境界的隔膜瞬间破灭,虽然还未凝练五脏,开启道宫,但自然而然的,他便有了道宫境界之修为。

  但这在他此刻之变化中,只是微不足道的。

  上古有圣人,单修唯一秘境,大成之后封圣,虽无超脱之机,但战力却狂暴无比,绝不逊色于依正常体系修成的仙四圣人!

  此时的叶凝亦是如此,他的境界愈发深远,战力远超表现出来的境界,而他的境界不要说是道宫了,哪怕是四极乃至化龙,都远不如与他相比。

  他的境界在仙台,早已寻得已道的他,虽比不上这方世界真正的仙三王者,但已初具此境之特征,此时又得了如此之造化,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的消化和吸收后。

  仙三斩道,只是时间问题!

  …………

  似一瞬,又如千年。

  二十余日光阴骤转,当叶凝睁开双眸之时,周身之气息圆融无碍,自然收敛,如若无物。

  默默睁开眼眸,反复品味着不但在他心间淡去的天地真理之烙印,将其铭刻入自己体内所修出的那数十道神纹之中。

  对于所铸之“器”,他心中已然有了个隐约的想法,此时他便在不断排列着那些神纹,融化重组,将之铸成器胚。

  然后再反复锤炼,烙印上心间留下的那丝丝烙印,使之不凡。

  ……

  当一切落幕后,感受着体内渐渐成型的“器”胚,不断蜕变着的自身,叶凝却是没有半分的欣喜,反而双目微眯,神色极其凝重。

  “啧啧~~”

  “这是先给好处么?看来这次的任务不简单啊……”

  叶凝微叹了一口气,能做到先前那一幕,让他于一刹那间观测到世界真实的,除了太上镜外,又还能有谁?

  “只可惜……”

  他缓缓起身,不急不徐的行至窗前,将自动半开的窗户彻底推开,望着窗外如金沙般弥漫的阳光,照耀在皮肤上的丝丝温煦,细嗅着爬满高楼,台前楼下的花香。

  “……我没有拒绝的能力……”

  伴着未曾说出口的呢喃,叶凝五指轻轻捏紧,神色微冷,骨骼摩擦得噌噌生响。

  “开始吧,继续选择意识穿越,不用控制时间,正好我还可以借着这个时间试试炼炼丹,摹刻道纹……太上镜!”

  ……

  对于叶凝的态度,太上镜自然不会有半分在意,在经过了名义上的程序后,镜身一侧,一道镜光带着如苍茫混沌之初始般的气息,

  瞬间洞穿苍穹,在直接融入了遮天大世界的世界胎膜后,便消失不见。

  ……

  苍茫界海,无边无涯,兆亿世界于其中如尘埃一般浮沉,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尘埃落入海底,被生生磨灭,又有无数尘埃凭空凝聚成形,化做了一个可以孕育生命的新世界......

  而就在这无数灰尘里的一颗赤色的尘埃内——

  天外忽然有一道灰光闪现,穿过云海、越过雷霆,如同一颗流星般出现在天空,旋即仿佛突然瓦解般,消失不见!

  ………………

  混沌初生,盘古开天辟地,诞生天地。空间分离。

  衔烛之龙诞生,割裂黑暗,带来光明,其睁目为昼,闭目为夜。时间分离。

  衔烛之龙收养一条水虺为子,即为钟鼓。而后为支撑天地,衔烛之龙陷入永眠。

  在这一过程中,没有了衔烛之龙,天地陷入永黯,然随着时间的流逝,盘古双眼却是渐渐幻化为日月,代替衔烛之龙为大地带来光明。

  两位大神身份逆转,陷入“神隐”。

  钟鼓生性暴躁,遵守父亲嘱托,一生永驻不周山,等候父亲醒来。

  盘古殁,众神生。

  盘古死后,所留灵力清气极盛之地孕育众神。

  诸神居于洪涯境内,以不同的方式关注天下生灵,保住天地不至于陷入混乱,只有被选中之人才能进入洪崖境侍奉左右。

  ……

  太古时代,众神尚在人间,火神祝融制凤来琴,托请女娲为琴赋灵,其名为太子长琴,以父子情义相待。

  太子长琴温和沉静,喜爱在榣山奏乐怡情,于此结识好友水虺悭臾。

  数百年后,悭臾闯下大祸,躲入不周山中,天界派太子长琴等仙人下界追捕。

  长琴认出是昔日故友,手下留情,因此而犯下弥天大祸,致不周山天柱崩塌,天地几近覆灭之灾。

  悭臾与长琴均遭天界重罚,长琴被毁去凤来原身,贬下凡尘。长琴仙灵思念挚友,眷恋榣山不去。竟被人间铸剑师所捕获。

  铸剑师借长琴仙灵魂魄,引三界万千怨煞之气,凝聚于凶剑焚寂之中,长琴不甘为剑,一半仙灵挣脱而出,逃离中皇山。

  数千年里长琴流落人间,受尽苦难,通过渡魂之术不断转生,因为种种原因,渐渐变得残忍无情……

  ……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巍巍昆仑之上,仙雾飘飘,冀近神灵,由昆仑八派主宰。

  白石铺成的诺大广场之上。

  一名身着锦衣的俊朗少年此时身体微晃,面上之神色变幻无常,但不过两三个呼吸间,瞬间万化归一,只是少年眸中原先之稚嫩,最终转变为了深邃。

  静静地站着人群中,凭借着余光看着身边林立着的、一个个激动的少年,叶凝心中微动,来自于少年的记忆,此时被他迅速翻阅。

  “周端……自幼生活在天墉城下,出身富商之家……似乎还是某一世家的旁枝……数日前被天墉城派去招收弟子的长老认为天赋优异……后被带上天墉城……”

  叶凝心中思绪变幻,就着已知之信息,迅速判断现如今之处境。

  “天帝,诸神,女娲……天墉城,记忆中,这似乎是一个修仙门派……门中有仙人出没,御剑乘风,时常有‘仙人’经过记忆中周端生活的卫城……”

  “唔……天墉城,天墉城……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信息太少,还不足以判断那种令我熟悉的感觉究竟源自何处……不过,这应该是一个强大的仙道世界。”

  “而且,现在似乎……应该就是……”

  叶凝豁然抬头,望着天际出没于白云间的一道剑光下落,转瞬便傲然立于广场之上。

  心中的呢喃,这才言出,“……传授这天墉城修仙功法之时!”

  传授修仙之法……怪不得附近的这些孩子,这么高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