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15章:灵威城(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灵威城。

  一块又一块的青石仿若龙鳞一般累成一段宏伟的城墙,其城墙虽朴实无华,但灿若云霞般遍布于其上、一缕又一缕的道纹,可见其威。

  此时之城门正开,门上有强者留下了入石数尺的三个古字,笔画勾勒间隐有道韵升腾。

  城门亦如墙,若是将其关合,想来应该就是一段城墙,只是被修士施展手段,化做凡俗间城门之用。

  城门之外有六位带甲之士充做仪仗,虽看似威武不凡,实则既无需担负守城之责,亦不用戒备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入城。

  城门虽开,其间一帘光幕自地面一缕白痕升腾而上,光华如水,隔断城内城外,却又若有若无。

  只因城内一切被那光幕隔开后,在城外皆不可见,而每时每刻当有行人至城门口入城,踏入那光幕之时,也不见有丝毫波纹,仿若无物一般,令人通行。

  叶凝跟在一位灰袍干瘦老者之后入城,当老者经过那一幕水帘之时,他清楚地见到对方脚步一顿,听见对方那隐藏在连衣帽之中的口中,传出了一道不满的冷哼。

  但一顿之后,却仍是选择入城。

  紧随其后的叶凝在经过那一审水幕之时,方才知晓,这竟是一种特殊的探查之手段!

  这种秘术就相当于一张无形大网,从人身之上一掠而过,探察称不上是森严,不会触及修士之底线,却也能捉到一些大鱼。

  其间之分断,全靠设置这门秘术者预先留下来的警戒线。

  踏入城中,其间仙雾飘渺,朦朦胧胧,灵根异植遍地皆是,虽称不上珍贵,却也颇为用心。

  这飘渺仙雾,自不能阻碍修士之目光,叶凝于城门处一眼望去,里面不像一座世俗的城池,而是一个势力,一个宗门。

  这里的植被像是倍受日月精华青睐,就连那些草木都分外翠绿,犹如碧玉雕琢而成,道旁两列古木参天,药草芬芳。

  其间竟有珍禽飞舞,异兽出没,但却无人捕捉。

  这座城显得稍显冷清,不像凡俗间城市那么热闹,纵然是商家亦无甚吆喝之音,而是各居店中,静候有缘之人。

  叶凝缓步其间,身前身后之入城者皆是默然,一言不发。

  一条大道由城门处始直通南北八方,两旁是人工开辟出来的药田,遍植灵木,内蕴点点光华,药香飘溢,沁人心脾。

  中间皆尽是由一模一样的青石板垒成,显得干净整洁。

  城中一栋栋约摸两三层楼的楼阁建筑,占地虽各不一致,但满是古风古韵,那是饱经岁月后的所得,虽不染丝毫尘埃,却使此地内涵格外丰富。

  商户行人,于其间车马停停错杂交横,其间偶或有语,但却少有争执争斗之事。

  仅从入城之景看,这灵威世家不愧是雄霸一方之枭雄,实力雄厚,底气十足,虽不及叶家之势,但在附近这片大地上,却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叶凝心中对此景自是颇为满意,旋即他随意望向两侧——

  百草宫,万妙楼,山海苑,易星府,红袖阁,连云铺,玉坊……

  入驻此间的店铺各具其名,其外观虽不一致,但大多遵循典雅古风,最为吸引人的,便是店铺之上那一个个由前贤高人手书的横匾。

  纵然目不识丁者,一观其字,便知其意,且其中深得道纹之理,暗含修行之义,对于普通之散修而言,纵仅是观看这些文字,亦可颇有所得。

  叶凝于其间缓步而行,穿过楼台宫阁,却是首先去往了一处名为连云铺的杂货铺子。

  连云铺之名,虽远不及什么万妙楼、易星府玄妙,但实则其背后连云宗之势力极强,甚至还要在灵威世家之上,绝不逊色于最巅峰时的叶家。

  在这一条街道上,连云铺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其间之雕梁画栋和占地之广,宛如一片宫苑,园景瑰丽,楼阙巍峨,金碧辉煌。

  步入连云铺,其间之画风与整座灵威城截然不同,灵威城和灵威世家是典雅古朴;而这里就是纯粹的金碧辉煌,奢华尊贵。

  连云铺正如其名,虽然华贵,但确实像是个杂货铺子,此间只要是能赚大钱的生意,这里基本上都有,不论是玉坊还是什么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地势阵图……

  除却某些犯忌讳之事外,这铺子连保镖之类的行业都有所涉及!

  或许单一论,连云铺比不上城中其他的顶尖势力,但这一脉却贵在全面,而且每一种生意都不差,可排在前五甚至前三之列。

  穿过一泓神泉形成的灵溪,踏过由纯黑乌岩铺成的小道,两岸之人参粗如儿臂,灵芝高挂九叶,更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晶莹闪闪,尽显豪富。

  一座座各具特色的辉煌宫殿遍布于其中,各有其用,分门别类,显得颇为整齐,亦与人一种财大气粗之感。

  叶凝没有注意其他,而是直接踏入最中心的那一座完全是由灵玉堆彻而成的大殿,鼻翼震动,呼吸着其中弥散而出的精粹灵气……

  叶凝目光一凝,却是转瞬投向掌控此铺之主——

  一位老神在在、端坐于由千年地元木之根精雕细琢而成的、长柜之后的老者。

  这老者一身道衣,金光闪闪,虽然显得有些爆发户,但其中那密布的灵纹,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人,其中威能之非凡。

  他手上握着一枚巴掌大的紫泥壶,若是叶凝在叶家积累下来的眼力无差的话,这紫壶应该是由元圣紫土塑造。

  湖内茶香隐逸,那茶应该是连云宗之特产,碧霄天玄茶,此茶盛销紫薇古星,但闻其味,这茶虽然只是新根所结,可其价值依然菲浅,纵然是城中心的灵威世家,每年也未必能得到几斤!

  ……

  ‘怪不得原身在记忆里,留给连云宗的评价,只有土豪两个字,这还真是……不差钱!’

  叶凝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旋即神色郑重的问道。

  “前辈,不知您这里可有一些上层的丹道之术?贫道对此方面之事颇有兴趣,若有一些详述道纹之法的秘典,贫道也不吝重金求购。”

  “哦?有倒是有。”

  老掌柜不急不徐的抬起头,浑浊的目光望向叶凝之时,一丝诧异一闪而过。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相信你也应该清楚,这些秘法价值匪浅,而且想要习练此法,不但耗资巨大、若是资质不行的话,甚至纵然耗空了一大宗门,也未必能成。”

  “前辈说的应该是数年前望月宗的笑谈吧?请前辈放心,贫道既然求购此法,自然早已清楚其事,贫道自信,对丹阵之道还是颇有几分天赋的。”

  叶凝淡淡一笑,所谓的望月宗笑谈,乃是数年之前望月宗因为某一遗迹之故,倾家荡产的在宗门之内培育嫡系精通道纹、阵法之道的高手……

  结果不但空费了不少资源,甚至连遗迹最外层的那一层大阵都未能通过,望月宗某位长老和其培养起来的几位阵法高手,尽皆丧命于其中,使得望月宗元气大伤。

  不过叶凝敢行此道,自然也是有着几分底气……

  “年轻人好志气,日后你若能在这几方面有所成的话,或可来我连云宗,相信你也知道我连云宗的名声,本宗之供奉,从不会令人失望。”

  老掌柜呵呵一笑,他虽然不觉得眼前之人能在这几项上取得什么成就,可却并不吝于多说几句好话。

  毕竟眼前这道士羽衣飘飘,丰神如玉,仙姿无垢,出尘而高雅,年纪虽轻,但一身修为更是即将踏入道宫,一看便非池中之物!

  若是能在其尚未崛起之前结下一些善缘,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宗门,都是好的……

  想到这里,老掌柜翻掌一块满是岁月之沧桑刀痕的玉牌,还有一页仿佛由云霞构成的玉纸,此纸周围缭绕着的种种灵气,竟成云虎之状!

  玉牌普普通通,在岁月的磨砺下沧桑而古旧,似乎一纹不值,唯有那一页玉纸最是玄奇,周身云蒸霞蔚,一看便非凡物。

  然而,这两者之价值与其之面貌……却是,恰恰相反!

  “此牌之内藏有一门四象丹经,借四象之力阐述丹道之秘,除却根本的丹法外,尚有数百种丹方。”

  “千纹秘录,据传出自于数百年被灭掉的某一大教,其内收入了数千余种道纹,上万种组合之法,虽然缺乏高层次的秘法,但能收录得如此之全面,坊间少有。”

  说着,老掌柜带着一丝骄傲之色,得意的将手中之两物递给叶凝,似要任他检查。

  叶凝不客气的接过后,以神识之力探入二者之中,顿时二者之中各有百余大字烨烨生辉,从最基础之处阐述丹法和道纹之秘,简单而全面,确实非凡。

  令得叶凝连连点头,只是在他正好听得若有所思之时,一切却戛然而止!

  叶凝顿时无奈的看了那老者一眼,“前辈,不知这两门秘典物多少灵玉?贫道要了!”

  在紫薇古星上,灵玉的价值和用处,大都类同于北斗上的源石,甚至这两者或许就是大同小异的同一物种。

  无论是源石或者灵玉,均是集大地灵气之精华,修炼、祭阵又或者练器等等,种种妙用无穷,是修士必不可少之珍宝!

  老掌柜不急不徐的品了品茶,方才笑眯眯的道,“这两门秘术可是我这连云铺内的镇铺之宝,一般人看都不给看一眼,今日也是见与你这小道士有缘,方才将其取出同你鉴赏。”

  “卖是不可能卖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卖的,不过我可以允许小道士你每样观看一遍,能记住多少是多少,至于价钱嘛,你随意好了。”

  “贫道谢过前辈!”

  叶凝低头微微一礼,旋即取出一枚赤炎铜精,置于长柜之上,这是前身在一次历练中所获得的奇遇,叶家并不知晓,这才被叶凝取出充作交易物。

  “叮、叮、当!”

  老掌柜枯黑的手指轻轻弹在赤炎铜精之上,使之发出一阵又一阵清脆悦耳的鸣声,最后其指掌间灵光一闪,

  一根手指,一块巴掌大的铜块,二者竟是发出了一道响若洪钟般的声音!

  “啧啧,上品铜精,少见的很哪,小道土你家底倒是不浅。”

  口中啧啧一笑,老掌柜手上这动作倒是不慢,他从指尖弹出两道星芒,落于玉牌和玉纸之上,似堕于水面一般,显出点点波纹。

  顿时,在一层云光霞气中,二者仿若被揭开了一层封印,那一行行玄妙的文字,仿佛穿梭了空间,在叶凝的识海闪烁浮现。

  一道道于心间响起的声音,阐述着丹法与道纹之秘,交织着道与理,隐约间,叶凝感觉有两扇恢弘的大门向他打开,其间有丹香十里,无穷道纹……

  似繁华落尽,又如返璞归真,丹香愈来愈浓,浓至极限香转薄,道纹越来越复杂,在繁琐的尽头又归于简朴……

  最终一切落幕,两篇瀚如烟海的文字,彻底被铭刻于叶凝心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