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07章:风云变幻,道途朦胧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业十六年。

  以净念禅院为首的部分佛门接下杨倓之圣旨后,这一部分佛门的反隋势力渐渐由明转暗,同时自身开始较之于之前千百倍的速度,迅速汉化。

  至于慈航静斋,她们更是获利极大,因为这一派本就是由道转佛、不剃头的尼姑,故此只需稍一更改,便彻底改头换面,可再度堂皇正大的行走天下。

  至于绵延各地的小寺庙,在一卷圣旨下,不知有多少寺庙僧侣见得如净念禅院、慈航静斋这等大势力都默认了那一圣旨,立时纷纷汉化道统,迅速更易。

  唯有数量最多的中层次的寺庙以及部分大寺庙,小寺庙,对这卷圣旨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江都皇城那中的那小皇帝对他们的侮辱,因此不但不愿更正,反而是加大了对反隋势力的投入!

  ……

  大业十六年八月。

  江都皇庭和部分道门对于那些未曾进行汉化的佛门大力打击,使之于旬月之内,损失惨重。

  在这一役中,已完成汉化的众多佛门虽有心制止,可他们自己都不过是泥菩萨过江而已,本就自身难保,何来救人之力?

  此役之后,被攻破的原佛门之积蓄通通被江都皇庭收入皇宫,一部分地盘被道门接手,而一部分佛家经典、功法以及地盘什么的,则是被江都皇庭赏赐给了已进行汉化的宗门。

  原佛门和已汉化佛门,籍此渐渐产生了矛盾,特别是那些被分割了寺产,武功外泄的大寺庙,心中更是对那些汉化佛门埋下了一根深深的毒刺。

  不过从表面上看,双方之间虽然颇有微词,但仍旧是一个整体。

  ……

  大业十七年。

  叶凝于众目睽睽之下,由洛阳至北,一路漫游至塞外。

  佛门遂抓紧机会,大力加大对李阀以及李世民的支持,以李世民为首的玄甲精兵和佛门武僧在数日之内,迅速平定西北金城的薛举、薛仁杲,生擒武威异军首领李轨。

  而太子李建成麾下的李靖率军则击败入侵河东的刘武周、宋金刚,随后挥师北伐,大举击破即将统一河北之地的夏王窦建德,

  随后窦建德被李建成召降,刘黑闼等部均投入李建成麾下,使其麾下之力量迅速膨胀。

  与此同时,江都皇城之中的杨倓也已经基本上掌控朝廷力量,故命张须陀挥军击溃李子通、杜伏威等一批义军。

  并于此同时大兴仁道,儒门之势力在其麾下达到了一个巅峰,从而一震杨广死后之颓气,再显大隋之威风!

  与此同时,大业十七年末。

  身处于塞外之地,上京龙泉府的叶凝,刚送走了在与他论道之中,被他以道心彻底降服的‘天竺狂僧’伏难陀。

  上京龙泉府又有小长安之称,在这塞外之地,这里是叶凝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它位于牡丹江中游,城环长白山余脉,南傍镜泊湖,景色优美,气象宜人。

  羯族粟末为契丹和高丽两国间的游牧民族,自‘龙王’拜紫亭冒起,声势大起,势力范围东至渤海,南抵大隋辽东六群,西南与契丹、突厥比邻。

  因为拜紫亭自少仰慕中土文化,故龙泉府全依长安的样式建造,其政治制度、文字至乎服装习俗全向我们汉人看齐,故龙泉府有‘小长安’的称谓。

  伏难陀身材瘦高枯黑,高鼻深目,穿着橙杏色的特宽白袍,举止气势极为慑人,头以白纱重重包扎,令他的鼻梁显得更为高挺,眼神更加深邃难测。

  一眼看去很难确定他是俊是丑,年龄多大,但自有一股使人生出崇慕的魅力,感到他是非凡之辈。

  这位来自于天竺的狂僧,其武功已经在宗师境界走到了尽头,他麾下的势力更是席转龙泉等地,虽无国师之名,却有国师之实。

  拜紫亭立国之事,他亦是幕后的一位推动者,显然也是一个颇有野心的人物,不过即便他的势力和野心再大,可在叶凝面前,却也算不得什么。

  在听闻叶凝来到上京龙泉府后,他没有摆任何花样,而是相当老实的亲自来见叶凝,无论是礼仪态度,均挑不出一丝差错。

  龙王拜紫亭麾下之领地,南抵的辽东六郡,便是昔日之高句丽,在叶凝斩杀高句丽前,伏难陀曾经吃过傅采林的亏。

  可以说他比傅采林麾下的弟子,更为了解这位奕剑大师所拥有的力量,窥一斑而知全豹,从傅采林身上逆推叶凝之力,这个相当聪明的“苦僧”,瞬间便失去了反抗之心。

  伏难陀好辩善辩,论实力他自然不是叶凝的对手,可论及辩论之术,纵横塞外无敌的他却从未怕过谁,而叶凝对他的梵我如一之道也相当感兴趣。

  因此在上京内的某一间简单客房内,这位来自于天竺之地的魔僧,与中原天人无上大宗师叶凝,进行了一场相当凶险的辩论。

  天竺魔僧不负其名,在他结合塞外以及天竺的武道、滔滔不绝地佛门口灿莲花之术下,饶是叶凝引经据典,将清谈之术发挥到巅峰,可仍是不由处在了下风。

  不过幸好他还有物理辩论之法,他的修为也远在伏难陀之上,在双方辩论之巅峰之时,叶凝悍然发动道心之攻击。

  在这等层次中,伏难陀又怎是叶凝的对手?而他的修为也远没有达到他自己吹出来的那种——梵我如一之境界。

  不过三招两下,伏难陀本就有着瑕疵的道心,便迅速被叶凝降服,化为外道护法。

  伏难陀梵如一中的‘梵’,在天竺佛门中与“我”或“彼一”、“梵天”相同,都是浩大、宇宙、至高至全至上之终极实在,不可超越、不可规范、唯一唯我,

  是创造诸神和天地空三界的力量,是某种超然于物质但又能操控物质的力量,是创造、护持和破坏的力量。

  类比过来,便是中原概念的‘天’!

  梵我如一,便是天人交感。

  而最高的梵我合一,便是天人合一的至境!

  一个‘如一’,一个‘合一’,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可惜,在叶凝看来,伏难陀连梵我如一都欠奉,否则也不会被原著中的寇仲侥幸宰了,只能以一个模棱两可的梵我不二掩饰。

  不过,话虽如此,这个和尚的武功却是实打实的宗师级,理论方面也做得不错。

  若非不断犯错,也不至于死得那么憋屈。

  端坐于静室之中。

  叶凝目光悠悠,楼观道的积累,在他踏入天人合一之天人至境后,便已然消耗殆尽,想要上企破碎虚空之路,接下来的那段积累还需他自己补足。

  纵观黄氏武侠世界,能够做到独自破碎虚空的,只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上宗师令东来。

  其他的人,哪怕是心坚手狠如庞斑、天才如浪翻云之流,也需要有一个对手进行生死一战战,搏斗升华,才能打破天人之限,晋级破碎虚空的无上境界。

  对于破碎虚空,叶凝也仅仅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虽然很多人都赞叹他拥有破碎虚空之资质,来日定能破碎虚空,可实际上他自家知自家事。

  他虽然自认自己的武道信念、资质、意志为不逊于庞斑浪翻云,但想像无上宗师令东来那样,独自破碎,他仍没有一丝把握。

  破碎和天人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但这一线隔开的却是两个世界!

  想要从天人踏入破碎境界,这其中的积累或者说铺垫,远远不止个人那么简单,但很可惜的是——这个时代正好处于武学的低潮,大宗师已经是世上的巅峰武力。

  纵观中土域外,在他降临此世之前,根本找不出一个突破到了天人之境的无上宗师级人物。

  当今之时代,唯一一个踏破天人之道者,还是潜力早已耗尽的自家师尊,令他想像庞斑浪翻云这样寻个对手,互相磨砺,彼此促进都不可能!

  在陷入从天人踏入破碎虚空之境间的迷茫后,偶尔间,叶凝也想找几个道标,以印证自己所走的破碎之路是否正确,只是……

  生在这个世界,遍数古往今来所有破碎一级的人物,舍却不符合自己实际情况的,唯一能够做个目标,树立在自己道途前面的,也就只有无上宗师令东来和传鹰了。

  除此之外,据他所知的道门中另一个破碎的前辈,天师孙恩都不足为道,甚至于同为开挂者的剑圣燕飞之流,亦只能让他叹而远之。

  纵观燕飞这一生,除了前期有丹劫嗑药之外,中间尚有天心三佩这种bug级神器,外部更有天人境界的孙恩早就蓄势已待,正等着最后的那一步!

  叶凝虽然也颇通歧黄、炼丹之术,可想要练出丹劫,那只能是做梦!

  至于传鹰……

  只可惜……

  叶凝目中掠过一抹叹息之色,那战神殿果真是一无上玄妙之地,纵然鲁妙子得了他的信息,将那一块区域几乎扫遍,也未曾真正的找到惊雁宫的所在。

  偶尔传来信息,也只不过是某些地方疑似叶凝在介绍中所形容的留马岗,但终究,只是一无所获。

  想要完成从天人到破碎这一段距离之中的积累,他也只能走无上宗师的路子,汲取宇内八荒六合各个文明文化之精粹,独立破碎。

  “唉……”

  也只有步入他这一境界,才知自己之无知,而天地之浩瀚神秘、精彩绝伦。

  天地之浩浩,而自身则宛若顽童稚子,愈前行,愈有所获,便愈知天地大,而已身则愈发茫然……

  口中悠悠传出一丝轻叹后,叶凝收摄心神,挥剑斩断了浮杂之念,跏趺而坐,静静的参悟着伏难陀带来的天竺佛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