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06章:离开(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佛道信仰之争中,可不同于江湖,什么我辨不过你的思想,但我可以消灭你肉体的这一套虽然有用,但却是永远无法斩草除根的!

  就如叶凝和杨广的那一套,虽然确实打断了佛门的崛起之势,可那又如何?杨广死后,佛门现在依旧在活蹦乱跳!

  等他以及自家师尊不在这方世界了,说不得佛门就要发起反攻,又或者积蓄个几十上百,再来反攻道门!

  如道教代替原始巫教信仰,佛门更替古萨满教,在这样的争斗中真正想要战胜对方,并彻底将对方踩在脚下……

  实力是必不可少的,但却不是绝对的,想要真正的胜利还是要靠信仰之间的争斗,所以叶凝花了大代价修了道藏。

  但这,还不够!

  要一劳永逸的战胜佛门,还需要一些其他手段!

  大唐双龙世界的武道上限,便是破碎虚空,他虽然能够做到以一人之力压服天下,但却不可能长驻此方世界,彻底禁绝佛门的信仰。

  毕竟,宗教这个东西,你越是打压,它反扑得越厉害。

  特别是这种被后世几千年历史所证明的大教,生命力更是顽强到恐怖,即便是天帝踏英招之后的红色时代,在已经证明了无神的时代里,佛门依旧能够顽强生存,甚至蔓延至其他国度!

  正因为如此,叶凝方才传信给杨倓,准备立汉人梵,分化气运,挑动他们彼此之间的战争。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的?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二鬼子永远比鬼子对自己的同胞更凶狠!

  外道之争可以忍,但大道之争势不可忍!

  ……

  一切的一切,他的手段便是如此。甚至,他还准备扶持几个活佛、大喇叭之类出来,让佛门之中彻底成为一团乱麻。

  再者,中原的胡教虽然是越少越好,但佛门可以去域外啊草原什么的,在中原之外他自然不会管!

  甚至于有时间的话他还可以扶持一把,成立什么喇叭教之类的……

  毕竟中原佛教力量太盛,自然要打压一二,可道门若是连什么威胁都没有,却也不好,这样会丧失警惕、进取之心……

  内有一团乱麻的佛门,外有腐蚀了草原的喇嘛教,正好可以对道门形成一定的威胁,又不至于让佛门翻盘!

  再着,若是在域外或者草原宣扬喇嘛教,对中原也是有益无害的嘛。

  毕竟佛门教导信徒忍受苦难,等待来世福报,乃是极为利于统治者统治下层的宗教。

  当今之突厥等种族就好似草原之狼,遇到天灾人祸,便想着劫掠战争,夺取别人的财富、粮食,填补自己的损失,实在是最为危险的不安定之源。

  若能用喇嘛教转变思想,将这种狼性阉割,那对于饱受其侵略之苦的边疆等地乃至于中原,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再者,喇嘛不就是变种的佛门,而佛门僧侣是不能结婚生子的。

  当喇嘛的多了,自然就减少了精壮劳力,甚至可能会出现一家儿子全部当了喇嘛,无人继承家业的奇葩。

  这差不多就相当于一种减丁减口政策,而且这还是极为隐性,短时间内不容易被发现的的!

  在古代帝国,人口便是一切,一个人口负增长的民族,还想称王称霸?简直做梦!

  因此,草原之信仰——长生天什么的必废,喇嘛教必兴!

  叶凝这可是跟千年后的蛮清学来的大招,蛮清自己就是关外来的异族,对于怎么对付异族也是驾轻就熟。

  若干年后的蛮清一套佛门组合拳下来,可是将那帮蒙古王公唬得一愣一愣的,光看自清朝开始,那些蒙古贵族与国力退化成什么样子,便可见一斑了……

  ……

  辟尘一脸恐惧的望着叶凝,望着这个心机深沉、手段凶残,偏偏看起来却飘逸如仙的年青道人,心中满是无限的敬畏与恐惧。

  这等心计,这等手段,难怪眼前这个年青道人能在如此之年龄做下如此之丰功伟业!

  想来若非自己早早地愿意臣服于他麾下,中间虽然也有一些因缘际会,但总的来说,仍算得上是忠心耿耿,恐怕现在早就被他玩死了吧……

  叶凝仍在继续说着,可辟尘此刻却恨不得在此刻捂住自己的耳朵,或者令自己变成瞎子和聋子,这等机密之事,又岂是自己这一小小教外别传的旁系弟子能够知道的?

  毫无疑问!

  叶凝这是要用到他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大用。

  可他这一小小的,被放在魔门之中的暗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又有什么可以做的?

  只有那一件了!

  辟尘真想让叶凝闭嘴,又或者将自己的记忆清空,可无论是哪一样,他都做不到,他也无法拒绝叶凝,只能哭丧着脸去想办法完成叶凝的要求……

  “佛门的底蕴还雄厚着哪,他们真正的底牌从不是顶尖的那一批高手,而是遍布于天下、精通武功的僧侣,撑起他们,敢号称代天选帝,也正是这些武僧……”

  “没有李世民吊在前面,你以为他们现在还会继续像现在那样,不断将自己的底蕴武僧拿出来,一个接一个的消耗在战场上?”

  “还有李建成……”

  叶凝淡淡的看着辟尘,声音漠然的道,“有些东西,得手的太过轻松反而不美,若是经历一些挫折,反而能让他为成长一些,对咱们也更合适一些……”

  “你,明白了吗?”

  辟尘咽了咽干渴的喉咙,恨不得哭出来的面上,僵硬地露出一丝笑容,“了,了解了。”

  “很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操作好了,组织很相信你,希望你也能不负组织所望!”

  叶凝平静的注视着辟尘,声音和蔼的道。

  特么我一点也不希望组织相信我啊!饶了我吧!

  即使在心中疯狂的腹诽着,甚至在那一瞬间,他在心中策划出了无数种逃跑手段,可在叶凝那淡漠的目光下,一切尽皆成了空。

  即便千般不情,万般不愿,他最后还是艰难地从口中乖乖吐出了一个“是”字。

  直到从对方眼中看到那一丝满意,他才松了一口气。

  辟尘先是在心中暗骂自己的没底线,可在另一边,却是迅速转换思想,不由自主的思索起了圆满完成叶凝交给他的任务的法子!

  ………………

  了空以眼神和师妃暄进行一阵交谈后,他忽然双手合十,长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了空接旨!”

  无论这枚馅饼里究竟有没有藏着毒药,现在的佛门都无法拒绝江都皇庭所颁发的这枚着诏令。

  因为这枚诏令中代表的不仅仅只是江都皇庭,还有其背后的天下第一高手之意志!

  无论如何,现在的佛门,都已经没有了拒绝他的资格……因此,了空也是小小的算计了一把寇仲。

  这圣旨本是颁布给他和师妃暄两人的,但此刻他却是独自一人接下了圣旨,这表示如果这枚圣旨出了差错,他会独自一人扛下这份因果,而师妃暄则被保护着不在其中!

  寇仲本来出身草莽,虽然在楼观道之中学识颇有所增,可哪里知道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规矩,更不清楚这枚圣旨既然宣的是两人,就应该是师妃暄和了空一起接旨。

  因此,一时之间倒是给了空成功的蒙混过关了!

  此时交接过圣旨以后,寇仲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不过他自己对于这一套也不怎么习惯,因此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双眼滴溜溜的转着,却是准备找个理由呆下来。

  “寇兄,妃暄一直以为寇兄亦是反抗暴的勇士,没想到今天……”

  师妃暄面色疾苦地向着了空低喧了一声佛号,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将目光转头向寇仲。

  “妃暄自离斋之后,从未与人动手,但今晚却可能为了各种原因,不得不破此戒,还望见谅。”

  寇仲大笑一声,今日来此宣旨前,他就做好了翻脸的准备,纵然此刻面对的乃是近来大名鼎鼎的师妃暄,可他又有何惧?

  他拍了拍腰间的井中月,豪气冲天的道:“江湖中人,彼此交手,有何见谅可言?无非功力高低罢了,胜败均是由己,不怨他人!师小姐既愿破戒出手,小弟又有何惧之?请!”

  “妃暄本不愿出手,但阁下已经引起了妃暄的警惕之心,为了天下的百姓,不得已要全力出手了。”

  师妃暄那对令人神魂颠倒的秀眸射出锐利得似能洞穿别人肺腑的采芒,它在寇仲脸上来回扫视几遍后,最后以平静的语调淡淡道:

  “寇兄若肯从此退出江湖的话,我们间的一切瓜葛便一笔勾销,此后各不相干。”

  “哈哈哈哈,何需多言,自听闻师小姐乃是慈航静斋之高徒后,小弟早就有想要称量称量慈航剑典的心思了,今日既逢因缘际会,请!”

  “锵!”

  寇仲一震刀鞘,外貌平平无奇,甚至表面还有一层黄锈的井中月瞬间跃然掌上。

  长生紫气一转,这柄大刀当即闪出一层朦胧的黄芒,刀气凛冽,直似上古留下的神兵利器,可破石催云,这种锋锐之感,令董家酒楼内的众多围观者都不由同时色变。

  纵然是师妃暄、了空,也不由为之而神色郑重,再不敢小觑眼前这年轻刀客。

  显然,这些日子寇仲虽在江湖上四处漂泊,几遭追杀,可却并非一无所获,不但修为颇有进意,甚至就连原著中的本命之刀,都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

  “好刀!”

  高楼之上辟尘轻赞一声,不甚熟练地转换了先前的话题,“此刀外表虽然朴实无华,但曲线优美,刀刃弧度与刀身、刀柄配合得恰到好处,

  无论直刺或者劈砍都颇为便利,透过真气,更可发出如此神异黄芒,可见铸造者之巧夺天工!”

  叶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刀好不好无所谓,让你办的事办好就行了!”

  “是、是、是!”

  辟尘顿时缩了回来,唯唯诺诺的道。

  叶凝回首望着场中的了空,口中轻哼了一声,旋即身影一转便消失在董家酒楼之上。

  ……

  楼内。

  修为最高的了空手持铜钟,正蓄势待发的为师妃暄压阵,然而,忽然间他却是面露苦笑,站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任凭体内原先聚集的真气自动散去。

  那一股磅礴无形、好似泰山压顶,又如暴风雨来临前之黑夜般紧紧锁着他,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气势,了空虽然不熟悉,可猜也能猜得到。

  能让他都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的气势,当今之天下,有如此之动机者,舍那位青玄真人外,还能有谁?!

  谁能想到,这位已有数年未曾出过玄都观一步的天下第一高手,今日竟是来了此地?!

  不过,这位究竟是为了寇仲这个天赋颇高的弟子呢,还是为了江都小皇帝的那一卷圣旨?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