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05章:弃胡佛,立汉梵(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胡门外道,难立大雅之堂;蛮夷腥膻之气重,于国无益,于道无助。斯无君无父,不通礼道者,安以昂藏之躯行天下?

  今令尔辈沐我华夏文明之辉,摒弃前嫌,遵循礼道,弃胡佛,而立汉梵,以此之能,劝人向善,当可立于茫茫青穹之下……

  即刻施行!

  大业一十二年四月六日。

  中书令臣郑玄明宣

  中书侍郎臣崔凤举奉

  中书舍人臣姜烨,少保寇仲行

  奉敕如右,牒到奉行。

  .........大业一十二年四月六日。

  ..........................侍中臣李塨

  ..................黄门侍郎臣裴矩

  ......................给事中臣王烨”

  短短几百字的圣旨,寇仲却是宣得不疾不徐,抑扬顿挫。

  但端坐于董家酒楼各间包厢之内的众人,乃至于此时正伏地听召的了空、师妃暄等人却是听着这徐徐道来的圣旨,不由神色一变再变。

  寇仲名义上虽然代表的是江都小皇帝,可实际上不论是寇仲还是小皇帝,楼观道都是其身后最大的靠山,而在道门之中,楼观道又是最为急于对付佛门的先锋主力军……

  因此这小皇帝敢下如此之圣旨,并且派寇仲前来宣旨,其中之意没有半分掩藏……

  这份圣旨中的意思,十有八九是来自于楼观道,来自于那位天下第一剑手,护国显圣洞真元穹青玄真人!

  要知道,最初的灭佛之策就是出自于他与杨广二人,如今杨广已死,而那位却是在玄都观之中,编成道藏百余卷,汇天下道经之大成,如今这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没有他的同意,在当初定下的灭佛之策上,谁敢擅改一字?

  这位和佛门之间可以说是早已是势不两立,虽然他本人从未吃过佛门什么亏,可自他出道至现在,佛门,却是不知有多少高人死在他手下!

  如天台宗的实际创始人、南宗禅的创始人和领袖智顗(音‘矣’)大师,天台宗的智慧、三论宗的嘉祥、华严宗的帝心尊者、禅宗四祖的道信……

  因此令了空和师妃暄摸不着头脑、倍感困惑的——便是对方为何会愿意突然放过佛门一把?

  须知,在当年灭佛之策初出之时,不知有多少佛门高僧大能曾经亲自皇宫,与这位论道,可却纷纷败在他的座下,无一人能够改变他的心意!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了空和师妃暄对视了一眼,心中警惕之心大作,可无论他们怎么思索,纵然师妃暄已修成心有灵犀之境界并极度接近剑心通明……

  却也无法从那一片朦胧中,以自己那敏说的剑心,把握住那位青玄真人隐藏在圣旨之中的心思。

  说实话,从叶凝击败奕剑大师傅采林,又伙同杨广宣布灭佛之策后,早已经被列为佛门最需要关注的头号大敌,对于那时势力广大正值巅峰的佛门来说,关于叶凝的情报自然收集的十分的详细。

  师妃暄清楚的知道叶凝的成长轨迹,三岁识字学道、四岁开始练功,五岁学剑,七岁学易,十三岁入得先天之境,剑法有成。

  十七岁出山,就一连击败包括了真在内的谢延光、尤楚红的等多位成名高手……

  他此时之表现虽然出色,堪称是妖孽,但还在所有人能够理解的范畴之内,这等天才虽然稀少,可在茫茫青史之中,仍有许多妖孽作出过不逊色于他的成就。

  但是在叶凝回山之后的数年里,其进步之大简直是呈一发不可收拾之状,宗师和大宗师之间的距离何止云壤之别?

  世间不知有多少宗师,自始都被困在宗师境界,无望大宗师之途!

  可叶凝却在短短的三四年里,从刚踏入宗师境界,却是一举迅速步入大宗师,甚至在这一境界之中仍是在突飞猛进!

  甚至可以说是——其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着一定的进步!昔日之石之轩也曾登临大宗师境界,可面对四大圣僧之合力,却仍不得不退。

  然而叶凝在刚踏入大宗师境界不久,不过才初步稳固修为,却是挥剑斩杀了四大圣僧,甚至在这一战中再次做出突破,遂于高句丽战场斩杀踏入大宗师境界数十年之久的奕剑大师傅采林……

  再至后来,连名传天下的智顗禅师舍命一击都无法伤其分毫,散人宁道奇见其面,便自叹弗如,天下第一刺客石之轩亲自出手,亦是无功而退……

  由此始奠定了其天下间无人可掠其锋芒的盖代道门大宗师地位,天下第一剑客!

  思及此处,了空和师妃暄忍不住苦涩地轻轻叹息一声,这位护国显圣洞真元穹青玄真人,实在是颠覆了所有人的武学常识,妖孽到世所独一,古往今来在寻不出第二个!

  ……

  如果说师妃暄和了空是在担忧这卷圣旨背后阴谋的话,那令在场众人警惕之心大作,甚至是急不可待、想要将这圣旨破坏的……

  便是担心佛门会因为这卷圣旨的缘故,放弃反隋,或者说因为没了灭佛之威胁,从而大大削减对于义军的支持力度!

  毕竟佛门现在之所以摆出一幅与隋朝势不两立,甚至连寺庙内的和尚、僧侣都亲自出山,充作战将、铁骑反隋,那是因为在灭佛之策下,他们根本就没有了生存的余地。

  为了自己,他们只能反隋,也必须反隋!

  但现在有了第二条出路,这些号称四大皆空的和尚,会不会再如之前那般,在反隋战场上用自己的命去拼,用佛门的底蕴去攻打隋军?

  众人扪心自问自己,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如历史之上的那般,杨广突兀地在江都被宇文化及所杀,他麾下支撑着自己仍能坐稳皇位的十万禁军又裹挟着宇文化及北上……

  是的,是裹挟!

  杨广所带的数十万禁军,大多是关中人,思乡情切,宇文化及通过谋逆之手段得之,自然不可能镇得住军心。

  故为了获得这在乱世之中最大的本钱,他只能选择北上,选择与瓦岗寨李密死磕,最终数战之下,这两个扑街货通通扑街,成为了为王前驱的货色!

  现在的江都朝廷,不但地盘最为宏大,而且还有着十数万禁军在手,若是小皇帝杨倓不顾忌边疆威胁,选择将遍布于边疆各处的大隋精锐军队召回,

  那他的实力更是能迅速攀升至能稳压天下所有豪杰的巅峰!

  ……

  董家酒楼之顶。

  得益于叶凝之力,未曾被下方众人感知到的辟尘此刻悄然回首,带着与下方众人相同的面色,诧异的望向叶凝。

  毫无疑问,时至于此刻,在这位的带领下,佛门已然被打压至了数百年的最低峰,若是继续打压下去,说不得能将佛门驱逐出华夏之土……

  可现在,在这等关键时刻,叶凝为何突然让小皇帝下旨,放松对于佛门的逼迫?

  如此一来,这岂不是令他昔日之手段,前功尽弃?!

  暗暗揣摩着叶凝的心思,辟尘心中满是疑惑。

  “嗯?”

  忽然,一道淡漠熟悉的嗓音再次于耳畔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一抹冰冷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

  辟尘顿时心中一苦,暗骂自己没事找事,前祸未消,又再次惹来了这个煞星的关注!

  “何事?”

  简单干净的两个字,却是令辟尘暗暗叹息一声,如遭大难,旋即他思绪急转,不多时,随着一点灵光闪过,倒是让他想出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青玄真人……咱们楼观道不是支持的是唐王世子李建成吗?您看那李世民和佛门一幅勾勾搭搭的样子,竟还借着佛门之势,折辱世子的颜面!

  老道敢保证,此人十有八九不太安稳,恐怕也是对那皇位起了心思的。今日正值佛门选帝大会,不如让老道杀了李世民,顺便将这锅盖到佛门头上?!”

  辟尘越说越起劲,语气之中的那杀气便越发森然,说到最后,仿佛他自己也相信了这便是他之前所思所想之语。

  他侧着头,似乎是在等候着叶凝的命令,同时他体内的真气狂涌,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能为叶凝行那荆轲刺秦,要离杀庆忌之举!

  “呵呵,你杀了李世民,谁来给我做靶子?你吗?”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叶凝不但没有同意他的想法,反而冷笑一声,说出了一句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话语。

  “啊?靶子?”

  辟尘目瞪口呆的喃喃重复着叶凝的话语,在思及对方之形象,忽而浑身一震,目中射出一抹带着惊悸与不可思议之色的目光,望着叶凝。

  “您,您的,意思是,是……”

  叶凝撇了他一眼,用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淡淡道,“这么好的靶子与佛门之破绽,我又怎么舍得杀了他呢,要是杀了他,佛门抱着头缩起来怎么办?要不,你再将去佛门吸引出来?”

  事实上,从印度到中原,佛门拥有相当丰富的侵入他国之宗教信仰并战胜对方、取而代之的经验,而在乱世之中,佛门的那一套也的确是最为擅长发展信徒的。

  至少,比道门擅长……

  佛门从南北朝时始,千辛万苦打下来的积累和基础,又岂是他一人之力能够将之抹除的?知道在南北朝中,佛门之信仰,可是亡了数个朝代!

  如此之积累,何等浑雄?!

  因此,纵然他是天人强者,最多能打压一时,却也打压不了一世!

  佛门要真的做了缩头乌龟,缩在自己的大本营之中,不管怎么弄都不出来,即便叶凝有惊天本事,可总不能直接找上门去,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一拍死他们吧?

  若是如此做的话,恐怕这天下不论是是佛门还是魔门,甚至是其他各个道门,差不多都要人人自危了!

  那楼观道以后,还要不要在宗教信仰圈里混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