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04章:圣旨到(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董家酒楼。

  叶凝与辟尘屹立于楼顶之上,此刻正用那饶有兴趣的目光,淡淡的投向下方众多希冀获得佛门支持的草莽英豪。

  辟尘则略微靠后,他一边看着不远处那位已经陷入幻境之中,一脸茫然、来自于净念禅院的光头大和尚;一边不无腹诽之意,他完全不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叶凝究竟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董家酒楼,嘈杂之声渐起,除了气氛尴尬的顶楼南厅之外,不少包厢内的众人此刻正议论纷纷。

  他们谁也不清楚,自己刚刚的那一番回答,能否在众人之中出彩,赢得佛门的支持,因此在一边忐忑的同时,一边相互议论,希冀能从对方那里获得一点信心……

  此刻除了令师妃暄吃鳖的南厅李阀之外,在之前的时间里,其他几大门阀和各大势力,她已一一前往并咨询了为君之道,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

  毕竟李靖和房玄龄有这份底气敢硬顶佛门,其他的人和势力为了获得佛门的支持,可不会做这种败坏好感的事情,因此无不表现得乖巧懂事,倒是稍稍缓解了师妃暄之前的尴尬。

  “当,当,当!”

  董家酒楼中心处被空出来的位置上,此时了空单手合十,手上之铜钟无风自鸣,当当作响。

  钟鸣禅韵,恬静宜人,就好似一缕清风,吹拂在董家酒楼内的众人心田,瞬间将他们心中的焦虑以及渴望缓解,他们渐渐放松、平静下来。

  “阿弥陀佛!”

  站立在了空身后的,则是做文士打扮的师妃暄,此时她双手合十,口颂佛号,神态端宁神圣。

  迎着楼外天津桥送来的夜风,师妃暄一袭淡青长衫拂扬,说不尽的飘逸俊雅,她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她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

  从楼内众人的角度瞧向了空和师妃暄所屹立之处,此时半阕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

  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锺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故即使以董家酒楼内各个枭雄见惯美人尤物,亦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她身上仿佛是穷尽了天下间所有的颜色描绘一般,极尽繁华美丽,物极必反,这种穷尽世间秀丽的颜色却营造出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然清淡的感觉。

  这种抽离世间表象的美丽,营造出一种奇异的神圣感,仿佛因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让人不由自主的升起倾慕之心。

  这种吸引并非是媚术,而是将美丽演化到了极致的一种感觉,勾动的是人身对于完美本身的追求!

  整间酒楼内,所有人都呆呆怔怔地望着师妃暄,纵然是心性不凡如出身于楼观道的李靖和房玄龄,又或是坚定如秦王李世民,都不由显出痴迷之色。

  对于这些并未经过世间繁华、人世沧桑的年轻人而言,师妃暄的美,足以满足他们的一切幻想,令他们心迷神醉,并在在他们痴迷如狂的同时,又对之敬若神明!

  “离诸名色相,实见如来藏。能转语成经,本心非傍样……”

  师妃暄檀口微启,轻轻低吟几许佛音,旋即微微向前一步,她稍仰着头,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似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当今之九州,随着魔帝杨广之死,乱像渐显,天下大乱只在刹那,思及百余年前文帝一统天下前的动乱,我等虽是出家之人,身无常务,却也不忍见此惨相发生……

  妃暄先前曾亲自询问过诸位豪杰的为政之道,诸位的一切言辞,妃暄身旁的几位大师也一一倾听在耳,是故……”

  此时此刻,了空默默的在后一言不发,师妃暄则用温柔的话语娓娓道来,言谈举止中无不充斥着悲天悯人的智慧光辉。

  然而就在观者纷纷点头,言者正谈及关键之刻,忽然只听得外界几声喧哗,令得不少聚精会神关注师妃暄的众人,不由眉头一皱。

  下一刻,一道在近几年突然名震天下的熟悉嗓音,自董家酒楼之外响起。

  “圣旨到!佛门了空秃驴、师妃暄还不赶快跪下接旨?”

  寇仲一把推开驻守在董家酒楼之外的几个大和尚,他那一贯油腔滑调中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嗓音,此刻正不断向着楼内的众人靠近。

  这一刻,众皆愕然!

  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位年轻一辈的顶级高手虽然才初出茅庐不久,但在场的众多豪雄中,有不少身份不凡之辈却是知道,他们师承于扬州推山手石龙,而石龙,正是楼观道一大长老!

  也就是说这两人与如今名气正盛的楼观道关系不浅,甚至极有可能是核心人物!

  因此寇仲和徐子陵虽然像两根搅屎棍一般,四处得罪人,但得益于背景和不浅的武功,他们却仍可活得相当潇洒。

  有着楼观道这一背景,即便是他们再得罪那些实力,可只要不触及底线,绝大多数的势力仍愿意对寇仲和徐子陵容忍三分,向楼观道表示善意,以争取楼观道的支持……

  要知道,楼观道的实力可还在佛门之上,当年的杨广之所以能从那即将彻底毁国败家的末世帝王,混成隋世宗,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他得到了楼观道的助力……

  楼观道青玄真人剑斩奕剑大师傅采林,助其平定高句丽,这才一举让他从那泥泞之中脱身,并迅速从高句丽吸血,让他有了回旋、延长国祚的本钱!

  ……

  董家酒楼之中,不少和寇仲徐子陵二人有隙的小势力,一时间忍不住面露古怪之色,似有些摸不着头脑……

  要知道,今时今日能坐在这里的,哪个不是起兵反隋的义军?就算不是,也是走在造反的路上!江都小朝廷的诏令对他们来说,连个屁都不如!

  按照大隋律,他们所有人都是该杀三族九族的不赦之徒!

  且先不论这圣旨的真假,寇仲和徐子陵这两只人人喊打的小强,莫非以为拿了小皇帝的圣旨,就能让他们有所忌惮乃至于俯首听令?

  怎么可能?!

  过去不论怎么看,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小强都绝非愚鲁之辈,一向狡诈多变,可今天怎么就突然变蠢了?

  还是另有阴谋?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唯有矗立在董家酒楼之顶,早就等待已久的辟尘闻言,却是不由精神一振,他小心翼翼的抬头望了一眼负手而立,一副淡然自若,风流潇洒的叶凝……

  隐隐约约间,他似乎已经猜到了,这应该就是叶凝所准备的应付佛门的手段!

  纵观这位青玄真人过去针对于佛门的手段,便可得出——他是从来不吝惜于借力的!

  借帝王之力,更是这位的看家本领,须知,当初正势值巅峰、力压道魔两门、雄霸天下的佛门,可就是被这位用类似的手段,给生生搞残的!

  …………

  “君令再此,尔等竟如此之狂悖无礼!好胆!尔等僧侣,可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见得师妃暄、了空,乃至于佛门众僧都作出一副恍若未闻的模样,早已被道佛不两立思想洗脑的寇仲顿时冷笑一声。

  “陛下本还准备宽恕你们的罪过,让你们改过自新呢,可我看你们这群目无君父之辈,早已病入膏肓,改无可改哩,还不如继续推行世宗皇帝的灭佛之策!

  不,还得更厉害才行!得让你们这些目无君父之辈知晓,我皇绝不逊色于世宗皇帝之决心与毅力!已然拥有敢于与之俱毁,再造乾坤之心!”

  此言一出,了空顿时无奈的暗叹一声。

  此刻,他与辟尘差不多想到了一处,毕竟不论是寇仲还是小皇帝,他们和楼观道之间的关系都相当亲密,这一条如此精准地针对佛门的旨意,说不得就是来自于楼观道呢?

  须知他不同于别人,他的净念禅院就在洛阳城外,真的逼火了那位小皇帝,小皇帝要与佛门两败俱伤的话,那恐怕最先倒霉的,就是净念禅院了!

  随着了空的低头,一个个大和尚沉默了片刻,也不由一个接一个的低下了自己那骄傲的头颅,无力的跪伏在地上,静静地迎接着来自于寇仲的圣旨。

  师妃暄娇躯一颤,令人不自觉便从心里生出心疼之感,忍不住想要为她分忧……

  只是在这等情况不明的危机之下,即便是佛门大名鼎鼎的净念禅院之主了空禅师都屈服了,他们又怎么敢出言反对?

  心疼也只能是“心疼”罢了!

  因此,在沉默了片刻后,师妃暄还是跪了下来,她虽是方外之人,可也在大隋的统御之下,无论如何,此刻的她也需为慈航静斋的安危着想……

  望着跪伏一地、光秃秃的秃头,一个千娇百媚的带发修行者,寇仲用鼻孔轻哼了一声,倒是做足了姿态。

  他环视了一眼楼内的众人,旋即这才取出一卷明黄圣旨,自中打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