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01章:大明尊教(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凝沿洛堤漫步,堤边杂植槐柳,树绿成荫,风景迷人,天上则白云蓝天,春光明媚。

  此时洛阳城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般,车轿川流不息,热闹非常。行人中不少身穿胡服,显是来自西域的商旅。

  只看眼前的繁荣,谁都感受不到城外的世界战争连绵,生灵涂炭。更想不到洛阳正陷于内外交煎的地步,成为各大势力倾轧角力的轴心。

  仅这片繁荣,便足以证明刚刚登基的新皇虽然年纪尚轻,可却绝非无能之辈,也难怪他虽身在如此之乱局,却依旧能顺利登基,至今仍端坐于皇位之上!

  当然,他能在如此之艰难的局势中腾挪转圜,除了手中的军队外,楼观道在其背后若隐若现,同样事关重要……

  毕竟,这是一个武道世界,而且还是可以单人破军的高武世界!

  而这亦是杨广在“病逝”之前,给他留下来的最大的几个底牌之一!

  叶凝行过人潮涌涌的大街,漫步横街里巷,她无论走到何处,街巷纵横,所见者尽皆方格整齐,犹如棋盘。而民居则平均分布在棋格之中,秩序井然。

  此刻,道旁正有一群小孩在一处空地上玩耍,其天真的欢笑声填满周遭的空间,不由使他想起与自己于前世度过的童年岁月……

  ……

  天津御柳碧遥遥,轩骑相从半下朝。

  穿过横街里巷,自街巷中的淳朴风情中走出,转入贯通皇城南端门和定鼎门的天街,槐柳成荫的大街两旁,万家楼阁林立。

  钟楼鼓楼遥遥相望,举目都是客店、皮店、竹竿行、羊毛行、杂货店、纸张店、棉花肆、鲜果行等竞相设立,盛极一时。

  街道上自是行人如鲫,车轿川流不息,一派繁华大都会的热闹情况。

  叶凝此行的目的地乃是尽头属于荣凤祥的一间别居,也是他最近的落脚处。

  ……

  “福生无量天尊,辟尘见过显圣洞真元穹青玄真人!”

  一身道袍,卖相极佳,辟尘向着无声无息的直接出现在他身前、束手而立的紫袍道人微微躬身,神态谦卑而又恭敬,不敢有半分逾矩之处。

  “不知真人今日前来所谓何事?辟尘一定知无不尽,尽无不言!”

  “哦?那我要大明尊教的消息呢?”

  叶凝背束着双手,他的身体在窗前的那一抹皎洁的月色下,好似若隐若现般彻底融入了月光和这片天地,完全不存在于辟尘的感知之中。

  “这……”

  此刻,当他最不希望被眼前的那人知道的四个字,从对方口中说出时,辟尘顿时面上一僵,额间隐约竟有冷汗渗出。

  他就知道,这位自接下修道藏一事后,已经数年未曾履过尘世的道门大宗师这次前来见他,绝非小事,因而他先前一直在心中祈祷,希望这件事对方未曾发现……

  只可惜……

  “真.真人,我知道了,这些塞外蛮夷虽然隐藏的极深,可只要进入了洛阳,就难逃我的掌控,我马上派人前去搜寻,一旦有消息,便知立刻并报给您!”

  辟尘眼神闪烁间,带着丝丝皮笑肉不笑的意味,苦着脸答到。

  “呵!”

  裹挟着风雨欲来之势,叶凝忽然转身,一股无形的威势裹挟着澄澈的月光、漫漫的黑夜,瞬间笼罩在辟尘的身上,浩大而无孔不入的气机,震慑得他体内真气之运转都出现了漏洞。

  然而更令他魂飞魄散的,却是叶凝接下来的话话——

  “那倒是奇怪了,辟尘你在这间院子里究竟藏了什么宝贝,竟能勾来这么多的刺客?啧啧啧,还有一个居然是赵德言那个级别的?”

  “这…这……”

  辟尘张开嘴,讷讷无言,这个几年前便轻易折服了他的小道士,如今之修为、气势,更是令他无法升起半点违逆之心……

  再思及对方所做之事,辟尘心中思绪微转,当下便想要开口辩解,可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一时间竟是急得满头大汗!

  “几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又大了不少,看来得找个机会削削了,辟尘你看今天如何?”

  悠悠清吟,此刻听在辟尘的耳中,却仿佛是那九幽勾魂,摄魄之音,吓得辟尘简直魂飞魄散。

  “青玄真人,你有所不知,这大明尊教希望能够借助我洛阳商会的力量,捧一把王世充,王世充的地位和身份放在这洛阳城中,虽算不上是最尊贵的,

  可却相当重要,而且颇有潜力,所以……再者由于他们这次来的又急又突然,而且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我就没有上报。哪知道这么凑巧,竟正好……”

  辟尘神色尴尬的站在那里,口中说着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话语,可在他的心中,这一刻却是在渐渐的滴血。

  面对着这位以一已之力,逆转佛道两门之局势的狠人,话一开口,他便再不敢有所隐藏,只能苦笑着闭着眼睛,将自己所知之事全盘托出。

  他心痛,肝痛,全身上下都痛!

  时至今日,辟尘已经与大明尊教之间相互勾勾搭搭了数年有余,已经建立了一定的默契和关系,就等着时机成熟,借助他们的实力夺取好处。

  可谁知道数年未曾迈出玄都观一步的叶凝,今日竟是突然来袭,而且还发现了他这一段时间心中最大的隐秘,让他数年心血毁于一旦!

  不过大明尊教和他之前的图谋虽然令他不舍,心在滴血,可他更无法得罪无论是实力,还是计谋均深不可测的叶凝……

  所以,他咬着牙,哭丧着脸,只好出卖大明尊教了。

  ……

  “汝等当知,即此世界未立以前,净风、善母二光明使入于暗黑无明境界,拔擢骁健常胜大智甲五分明身……”

  忽然间,这间静谧而又颇显空旷的大宅之中,几丝悠悠飘渺的塞外胡音,渐渐不知从何处响起,由外而内,越来越大。

  “哗~~~”

  富贵却又不显庸俗的大门忽然无风自启,门外却是一片幽深、黑暗与深邃。

  “装神弄鬼!”

  一声呵斥,带着雷霆一般的阳刚之煌煌正气,霹雳炸响,瞬间便驱散了这来自于域外的音攻之术,将那阴森黑暗之气,一扫而尽!

  似遇狂风骤雨,那层朦胧黑雾被一扫而尽,原先空无一物的门口处,忽然显出一行人影。

  为首者乃是一昂藏英伟的华服大汉,他三十来岁,鼻子稍长,阔嘴角像永远挂著一丝笑意,充满自信,显然是那种不断要找事实来证明他才是最强大的那一种人。

  紧随其次的,则是一个中年贵妇,她面如满月,体形丰腴诱人,气质高贵,穿锦靴,戴貂领,身穿紫金百凤衫、杏黄金钱裙,

  头结百宝花髻,长裙前据拂地,后裙拖拽尺余,双垂红黄带,奇怪的是仍予人飘逸灵巧的感觉。

  她手捧一枝银光闪闪,长约两尺像饰物多过像武器的银棒,面上挂着迷人的笑容,似是情深款款的瞧着叶凝。

  在这二人的身后,又有五男五女分成两列,扇形排开。

  见此情景,辟尘之神色瞬间煞白一片,口中更是暗骂不已。

  大明尊教的最高领袖大尊从不露面,共在暗中主事所以一般教务由莎芳管理,并统率五明子五类魔和大批盲目忠心的众徒。

  原子则身份神秘,与大尊情况相同,不为教外人知晓,不过叶凝从原著中却是知晓,上一代原子乃是王世充,而这一代则是石之轩的二徒弟影子刺客杨虚彦。

  五明子之首为“妙空明子“烈瑕,此人与五类魔中的“毒水”辛娜娅,同为大明尊教最出类拔萃的人物,据祝玉研所说,两人的武功比莎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由于莎芳负责管理教务,所以论及身份地位,却是比这两人略高一层。

  此刻许开山和莎芳摆出这一阵型与叶凝对峙,明显是想以人数的优势来对抗叶凝,这让辟尘心中怎么不惶恐,怎么不担忧?

  就在他准备开口辩解之时,叶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

  “有点意思,大明尊教中地位最高的大尊、善母、五明子、五类魔,竟然全部云集于这小小的洛阳城中,区区一个上代原子王世充,应该没这么大的本事吧?”

  一步踏出,叶凝之面容平静如水,神态如万古寒川,他那并不算雄伟的身躯,此刻却仿佛是那巍峨泰山一般,镇压在这群妖魔鬼怪。

  简简单单的一步,并未夹杂其他动作,可其带来的威势却是令‘大尊’许开山,‘善母’莎芎等几人面色大变。

  以他们的修为、境界,自然能感受得到眼前这位年轻道人的可怕,这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强大,无需开口,无需宣扬,他立身于此,天地可证,万物皆明!

  对于辟尘先前毫不犹豫的出卖,他们原先是极为愤怒的,可现在见了这人,感受着其好似天地一体,如神如魔的威势,

  他们这才知道,为何心黑手狠、胆大包天如辟尘,此时却是如此容易屈服——这确实是一个极度可怕的人物!

  “青玄真人果然见多识广,连我们这个小教派都知晓,不过真人你却说错哩,“妙空明子“烈瑕,“毒水”辛娜娅可不在这里……”

  此时此刻,最先开口的不是地位最高的许开山,许开山被身后十人拱卫在中心,却是没有半分开口乃至于动手的意思。

  反倒是‘善母’莎芳娇笑一声,温柔迷人的款款说道。

  “真人斩奕剑大师傅彩林、灭佛兴道……您的传说可是已经传遍了中原乃至塞外各地,被天下共尊为当今第一高人……

  却是不知真人为何对那号称‘代天选帝’的佛门视而不顾,反而跑来找我们这立身于蛮荒之地的小小教派的麻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