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99章:和氏璧(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才这么点功夫,那道藏你竟是真的编成了?”

  歧晖翻看着将道门经义混同归一的道典,感受着字里行间绵密细腻、无所不包的心思,一时间心中倒是颇为感慨。

  道藏可是道门道统最为根基的事物,只要这东西在,道统就不会断绝,教义也就不断,因此不论是歧晖还是苏道标,对于此物都是相当重视的,只是他们毕竟身份不一般,不可能常年居于玄都观。

  故而,久未来玄都观的歧晖也没想到,叶凝竟然能在区区三年之间,就编成了这一卷史无前例,堪称是功德无量的道藏!

  叶凝淡淡一笑,没有炫耀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到了歧晖右手边,一个雕刻着繁琐细密的道家符咒,由铜混其他金属铸就的铜盒。

  “师兄已有许久未曾踏入玄都观的大门,不知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师兄手上这铜盒内,又藏着何物?”

  以他的精神之力,远在歧晖携着此物踏入玄都观之时,便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那波动正是来自于他面前的铜盒。

  一道道宛若潮水般的异力变幻莫测、呈放射状散开,甚至令他体内千锤百炼的真气都开始波动。

  不过他的道心、修为均已打磨至巅峰境界,因而只是须臾便摆脱了这一境地,恢复了平静。

  然高手相争,本就只在一瞬之间,和氏璧能让叶凝这一等级的天人高手都受到影响,当真不愧其千年异宝,传国玉玺之名!

  不错,此铜盒之中所承载的,正是传国玉玺!

  歧晖目中掠过一抹失望,他没有丝毫的遮掩,反而是略带感叹的说道,“你小子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这和氏玉璧放在师尊面前,都能令其动神,可你却是仿佛不受影响一般,真叫人奇怪!”

  叶凝哑然失笑,“非是我未曾受到影响,只是我并未表露出来,而且迅速恢复了罢了……这是怎么了?慈航静斋怎么舍得将全国玉玺交给师兄?”

  “今天的佛门,早已不是当年的佛门了。”

  歧晖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似乎此刻的佛门已不被他放在眼中,“慈航静斋拿出此物,是希望在这隋末乱局之中,咱们能够支持李阀,好不使佛门前期的投入,满盘皆输,导致最终一蹶不振。”

  “当然,正如他们当年捧出杨坚所得的好处,此刻对于元气大伤的他们而言,想要最快恢复,就只能借助一代帝王的力量!”

  说到这里,歧晖傲然一笑。

  “如今的天下,早已不是当年佛门独压天下的局面,他们想要捧出李门伐这头潜龙,自然得先拜拜码头,只是梵清惠没想到的是——咱们所选择支持的——本就是李阀!”

  “所以,你师兄我一个子儿都没有付出,只是一句空话,便让这一桩千古异宝,落入了我歧晖的手中!”

  在歧晖得意洋洋的话语中,叶凝屈指一弹,原本机关重重的铜盒,可在这一刻随着真气的细微的震动,略微过了两三个呼吸,便自动打开。

  但见铜盒之上,蜀锦之中,一方瑰丽的玉玺,正在绽放着奇异而绚烂的光芒。

  玉璧纯白无瑕,宝光闪烁,镌雕五龙交纽,手艺巧夺天工,旁缺一角,补上黄金,内里却仿佛有着流水般的光芒。

  此时随着铜盒的打开,和氏璧的异力再无遏制,迅速暴涨至巅峰,散发着一种极为奇异的波动,与周围无垠虚空共鸣着,仿佛随着声音振动的一根根琴弦,天地之力随之加身。

  受着这异力的干扰,歧晖顷刻间脸色青白交加,体内真气汹涌澎湃,胡乱混行,当下他心中暗骂一声,连忙脚步匆忙、熟门熟路的向后退去,迅速离开这和氏璧的辐射范围。

  然而,此刻处在最中心位置的叶凝却是夷然不惧,他的右手,直接按在和氏璧那雪白的玉身之上。

  轰!

  在他的手掌和玉璧碰上的一瞬间,一层层朦胧薄雾自动散去,此刻他仿佛感觉到了整个宇宙,玄奇而深奥的自然之理,亦在他面前一层层揭开面纱。

  无数的奇异景象,不断在胀缩间闪现于在脑海之内。满天的星斗,广阔的虚空,奇异至不能形容的境界,时空无限地延展着!

  原著中,徐子陵觉得和氏璧奇寒刺骨,寇仲却觉得滚烫如水。

  但此刻的叶凝却两者均有,他的心灵沉浸于无尽异象之中,体内却只感觉一冷一热两股异力,在玉璧之中阴阳相交,生生不息……

  此时被自己的真气引动,那两股异力似乎就要破璧而出。

  这种力量异常精纯,几乎堪比叶凝在踏入天人境界之时、所感应到的那股来自于天地核心、宇宙本源的力量……

  不,不是几乎堪比,而应该就是,就是这片天地宇宙核心的本源力量!天地最本质的源力!

  怪不得和氏璧之异能可以令人洗经伐髓,提高资质,原来这块玉璧之中,竟然蕴含了大唐双龙世界中的一部分天地本源!

  叶凝若有所悟的轻轻呢喃一声,下一刻,他以自己的心灵力量触动着这块和氏玉璧,宝璧立时莹亮生辉,彩光流溢。

  那是难以描述的一种强烈感觉。就像和氏璧活了过来般,放射出无与伦比的精神异力,描绘出一幅又一幅的图景,不断的融入他的心灵之力。

  奇怪而陌生的景象纷纷呈现,令人烦躁得几欲疯狂大叫,似若陷身在不能自拔的噩梦里。

  叶凝神色不变,入神坐忘,仔细的分析着其中的有用之处。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然此刻在叶宁的感应中,这和氏璧内却似乎是万物归于三,三合二,二归一,一化道……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这一刻,世界在叶凝的眼里、心里,再也不再与原来一般。

  那一热一冷两股异力随着叶凝的心灵力量,渐渐的流淌入他的四肢百骸,周身数百个穴窍,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十二重楼……

  最后在运行了整整一个大周天之后,在叶凝头顶百会穴相遇!

  这两股极端对立的力量一经碰撞,就立刻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反应,仿佛天地开辟,地水火风衍生,无穷无尽的力量涌动。

  叶凝只觉浑身一清,个人与天地间的一道屏障被直接打破,二者如水乳交融一般,仿佛回归母胎之中,叶凝周身四亿八千万个毛孔都在舒张着,贪婪的吞噬着天地间的元气。

  这是一种外人难以想象的状态,个人与天地,既是一体,又仿佛两个,就好似胎儿在母体之内,通过脐带与母亲两位一体,不断汲取营养成长,关系无间!

  阴神阳神交融,己身与天地合一,他的心灵瞬间拔高了无数,站在了“天”的角度看向世间,那是何等的淡漠,何等的沧桑……

  人世间的种种,所谓的因缘瓜葛,爱恨情仇,天下苍生……在这一刻,在那茫茫宇宙,在天地同乎心的视觉中,一切都不过沧海一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一切种种,不外如斯!

  此时此刻,叶凝的心中是无尽的漠然与沧桑,体内的两股阴阳相对的异力随着心灵的变化,自动的从他体内退出,再度涌入和氏壁内。

  原先光芒大放的和氏璧,此刻随着一股股异力返归本身,其光辉渐渐收敛,最终返璞归真,其异力也不再向外辐射。

  叶凝并没有去试图汲取这和氏璧内的力量,汲取这方世界的本源之力,到了他这一步,一切神通悉具自足,和氏壁内的源力也无法给予他多少,最多只能降低他浪费在积蓄中的时间。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天道贵平衡,是故损有以以补不足。

  他现在的时间还长的很,并不怎么急着破碎虚空,对于此刻的他而言,相比起自身一步一步修炼带来的收获,他完全没必要借助和氏璧的力量缩减这一时间!

  随着和氏璧内异力从他体内退出,那种宇宙在乎心,天地在乎手的境界以及感知,也随之而不断堕落,最终从他身上剥离,融入了和氏璧之中。

  …………

  “师弟,师弟!”

  朦胧中,几句似乎隔着千山万水,又仿佛在耳畔响起的声音,缠绕于他的耳畔。

  叶凝缓缓定住心神,略显空洞的眸子,此刻向左移动,望向随着和氏璧异力的收敛,再度从外面踏入玄元殿的歧晖。

  此刻,刚踏入玄云殿内的歧晖只感觉浑身一冷,他的目光碰到叶凝那漠然无情的双眸后,顿时不由一震,浑身冰凉,如浸冷水。

  “好一尊和氏璧,好一桩千古异宝!”

  略略过了些许光阴,叶凝的面上终于出现了丝丝人气,但仍是稍显冰冷的声音从他口中说出,他忽而将和氏璧收入盒中,并合拢铜盒,并将之递向歧晖。

  “师兄,此物之内的奥妙我已尽知,它于我已无用处,你可以拿走了。”

  “哦。”

  歧晖呆呆的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只是直接接过铜盒,转身离开了玄元殿。

  直至四五十个呼吸之后,早已远离了玄云殿的他浑身一震,这才从那等境地脱离,顿时不由面露惊愕、茫然之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