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十四年。

  紫微垣位于中天,乃天帝所居,天人对应,是以皇帝的居所又称紫禁城。

  夜凉风急,黯天黑地,此时荧惑古星突然光芒大作,划过大半个茫茫夜空,与心宿诸星连成一线,闪烁不休,引人注目。

  未几时,荧感竟是突自天空滑落,带着一道划破天空的赤色光柱,坠入关中不可知之地。

  此时此刻,洛阳皇宫虽光鲜如稀,却早已不复叶凝前次所去时的辉煌,杨广缠绵病榻至今已数日有余,宫内一片肃然,杀机隐现。

  荒凉的大殿之中,妃子王候默默垂泪,太医战战兢兢,宫女太监小心翼翼,刚被后宫急诏至大内的大孙杨倓亦是满面悲色。

  狂风席卷着乌云,吹过这偌大的皇宫大内,发出如鬼吼幽鸣般的声音,随着杨广的昏迷不醒,气息愈发飘渺,似是暗示着某种不祥的征兆。

  在洛阳城外,宏伟高大、雕刻着种种奇禽异兽、仙人传说、道家经意的玄都观内,原本正埋头写作的叶凝忽而抬头,目光越过窗户,穿过重重的风云,投注向无尽高的长空。

  大业十四年四月四月十一日夜,有流星大如桃,似苍龙,从紫宫出,入北斗魁,贯索中,经天市坦,须臾有细流星或五或三相续,诸流星并向关中行,至晓不可胜数……

  得见此象,叶凝心中一动,一卦自心而显,立时便有了结果,对于这一结果,他并不惊讶。

  通晓历史的他对此自是早有预判,他那强大而圆满的灵觉,此刻借着这一灵机,透过某种秘不可测的玄妙方式,隐隐感知九州大地苍茫,其上灰白之气纠缠隐隐。

  位居中宫之黑龙虽是苍老狰狞,盘坐正宫,威盖天下,但却难掩颓然苍老之态,体内各色异光隐现,隐有分崩离析之势。

  隐布天下之龙种蛟属,此刻纷纷对中长嗷撕咬,有化龙之姿,却是中宫老龙有变,已无余力震慑中原,导致群龙纷起,大乱之姿。

  中原苍龙已老,真龙未现,而北方却是龙气勃发,又有草原苍狼气运入侵,攻伐中宫老龙,就在双方血腥撕咬,龙气四溢,已致天下枭雄纷纷化龙之时……

  中宫老龙腹中忽而金光隐隐,禅鸣佛韵之声不断,外以重重军气裹之,与三方夹击之下,老龙哀鸣一声。

  “吼吼……”

  这一刻,叶凝的耳边似乎听到了一声残破而不甘的龙吟,随后,但见那老龙轰然炸裂,分崩离析,施又重新凝聚,勉强维持着龙形。

  际此之时,中州太原之地,一蛟龙原先隐而不发,此际在那佛光接引之下,将老龙分崩之后的众多龙气残留一口吞尽,正式开启化龙之途。

  叶凝浑身一震,蓦然自此玄妙境地之中退出,凤目微眨,两滴血泪自双眸之中滴落而下,滴在黄花梨木桌前摆放着的宣纸之上。

  “自古气在事先,中宫大龙气运崩折,杨广危矣……”

  叶凝微叹一声,虽经过他的插手导致死因不同,可杨广还是死在了此时,这一刻,便是以他心灵之坚定,此时亦不免升起一丝感慨。

  不过这一丝感慨,转瞬便消逝于心湖之间,叶凝放下手中之大笔,忽然对着月色吸了口气。

  霎时间圆月光华大亮,无穷无尽的月之光华,混合着星斗精英,天地龙气,朝叶凝汹涌而至,透体而入。

  叶凝的道袍之上,星辉流转,显出一枚阴阳太极,圆转自在。

  吸!吸!吸!

  他这口气仿佛是古人吞食星月精华一般,时间极长,身上的筋骨肌肉也颤动不断,竟是发出了鳞甲触碰的声音。

  若被外人听到,恐怕会以为他的身上藏了一条巨蟒,此时正在对月吞吐内丹,打磨修炼!

  这一刻,太极图隐去,叶凝的嘴里仿佛吞了下一个光华隐隐的鸡蛋,微微凸起,这个凸起又顺着喉咙一路往下,自咽喉而到丹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这声响如同雷霆轰鸣,仿佛在他肚子里又容纳了一只巨大的蟾蜍或者莽牛。

  蒙蒙紫气,既似薄雾,又如轻纱,自叶凝周身向外轻转,渐渐将此间大殿笼罩,隐隐于紫雾之中,当真仿佛临帝子之长洲,入仙人之旧馆!

  在这一瞬间,叶凝的思维千百倍的活跃着,粉碎了那梦幻般的迷茫,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的心灵变得深邃起来,一个更深层次的视界在他的心灵深处展开,时光在她的触觉中变得缓慢……

  过去一刻的欢呼雀跃的心情犹自不变,现在一刻的心灵跃动真是存在,未来一刻的心情变幻清晰可见,刹那成为了永恒,过去现在未来的界限在这一刻被打破!

  叶凝忽而睁目,鬼使神差般将案上之大笔取出,他的心灵静若万古寒川,不移不动;他的思绪动若晴空闪电,转瞬千里。

  他手中之大笔,此时在宣纸之上龙飞凤舞。

  “夫道也,性与命而已。性,无生也;命,有生也。无者,万物之始也;有者,万物之母也。一阴一阳之谓道,生生不穷之谓易。易即道也。道生一,一者混沌也。一生二,阳奇阴耦,即已二生三矣……

  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道非欲虚,虚自归之,人能虚心,道自归之……虚其心,忘其形,守其一,抱其灵……”

  笔耕不缀,悠悠自然,此时此刻,叶凝已然将一生之精气神凝聚于笔锋之上,不断书写着集他此生之大成的道诀,此书一成,他之道,自成!

  随着一行行统合他一身大道的字体,自笔间泄入纸上,叶凝双眼之间骤放精芒,一黑一白,宛若阴阳两鱼,在相互吸引的同时,不断的进行着细微的碰撞和融合。

  “夫玄者,神之魁也。天以不见为玄,地以不形为玄,人以心腹为玄……天浑行无穹不可见也,地不可形也……

  天地之正中,虚悬一穴,开阖有时,动静自然,号之曰玄关一窍,又号之曰众妙之门……”

  当最后一个字写罢,大笔忽而间自他手掌之间,灰飞而去,宣纸之上千百个字,两点殷红,隐隐泛光,色泽皎洁。

  际此大龙陨落之际,中原大乱之机,叶凝截运成道,随着叶凝手中这一篇关乎于他自身大道的功诀写罢,集大隋之国力,道门历代之精英,道藏终成!

  道藏一成,道门气运便隐隐相合,经义圆融,至此,无论是于佛于魔,道门已立于不败之地,此道藏在,道门高人只会源源不断,无有断绝之机!

  ……

  随着道经书成,叶凝双目立时微闭,一声清越的笑声震动四野,窗户、大殿,不由为之轻颤,附近的一大片竹林,更仿佛是有灵性一样,簌簌发抖,青叶纷飞。

  笑声浩浩荡荡,荡漾青天苍穹,空中的朵朵白云在无形的真力之下崩散,消失。

  浓密的紫气如云如雾,勾连天地之势,自玄元殿不断向上升腾,遍染风云,结合天地间之元气,竟呈紫气东来之势,弥盖一方天空!

  识神居中,阴神阳神似太极两仪,在道经书成的那一霎那再无抵触,相互融合,锋芒尽消,精纯至极的太阴气和太阳气裹挟着阴神阳神,于天道下,

  遵循天道定下的先天法则,形成了一个神秘莫测,交融星空的太极元神,阴神、阳神各占一半,如太极双鱼般来回运转,反复不休!

  元神一成,一股洞彻一切的心灵之力便自其衍生而出,叶凝虽从来不知,此刻却仿佛是本能一般,天生就懂得使用这股力量。

  他心念一动,心灵之力随之而动,遍布全身,自身肉窍中最细微、最精深之处的种种奥秘,随着心灵之力尽皆出现在自己的心中,仿佛用传说中的天眼观看一般,巨无细漏,精微之至!

  叶凝原先在大宗师以及之时,自以为已经打磨得完美无瑕的肉窍深处,在无法察觉的之地,还有着道道暗伤,丝丝裂缝,左肩之上,点点佛光,隐隐约约……

  当下叶凝心中一动,元神之力自动而出,体表的诸天窍穴吞吐,牵引着天地之中的元气精华进入其中,修复肉窍之中的暗伤裂缝。

  紫气如雾,朦朦胧胧,与天地间某一神秘大力合一,将叶凝的肉身笼罩其中,此时的叶凝仿佛已经彻底融入了天地之中!

  他周身之暗伤、污秽,便仿佛是天地间的不谐之处,自动引来天地元气冲刷洗礼,这一刻,他的毛孔之中一股浑浊的汗水兼着丝丝血痕、浊气流出……

  洞彻一切的元神指引,在绵绵无尽、神秘浩大的宇宙之力下,所有的暗伤均被一一弥补,肉窍之中的杂质污垢全都被排解了出来。

  此时此刻,叶凝双唇微启,一口雪白霜牙已增至四十颗,周身隐泛清香,紫气缭绕,一身之气质渐转飘渺高雅,好似谪世真仙。

  他立于此,便自然而然地与天地交融,非亲眼目睹,常人感知只若无物,修得此境,他已可正立无影,飞身托迹,隔垣洞见,若是占得天时地利,呼风唤雨不过等闲。

  这便是天人之能,天人之体,真身无漏,神通自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