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91章:论道散人(求订阅求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峡。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

  此时明月取代夕阳,升上灰蓝的夜空,风闲气清,三峡猿声悲啼,催人泪下,满地银辉月色,显得更为凄美。

  叶凝傍着溪流而坐,轻轻洗濯着章武剑斩灭不知是第五波还是第六七波刺客后染上的污浊。

  在银色霜华下,他一身紫色道袍,面容庄严而又肃穆,手中之动作一丝不苟,不疾不徐,仿若神仙中人,谪世出尘。

  “开岁倏五日,吾生行归休。

  念之动中怀,及辰为兹游。

  气和天惟澄,班坐依远流。

  弱湍驰文纺,闲谷矫鸣鸥。

  迥泽散游目,缅然睬曾丘。

  虽微九重秀,顾瞻无匹俦。

  提壶接宾侣,引满更献酬。

  未知从今去,当复如此不?

  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

  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

  洒然自在的道音从远方遥传过来,不用吐气扬声,却字字清晰地在叶凝耳畔响起,仿佛来者正在他耳边呢喃细语。

  叶凝没有回头,只是唇角溢出一缕淡淡的笑意,他淡声低吟道:“世人皆言三峡峡谷与黄河相同、既有雄伟险峻的瞿塘峡、秀丽幽深的巫峡和川流不息的西陵峡,为长江之最,贫道却不以为然。

  大河的周围奇景首在前段金沙江内的虎跳峡,长达十数里,连续下跌几个陡坎,雪浪翻飞,水雾朦胧,两岸雪封千里,冰川垂挂、云缭雾绕,峡谷纵深万丈,几疑远世,才是长江之最!

  宁道兄,以为然否?”

  叶凝从容自若的提起长剑,转首回望向身后,一根细长圆润的食指轻轻在剑锋之上一弹,顿时细小的水珠四溅,迎着霜华,长剑之上似有一道利光闪过。

  “贫道之前自三峡入蜀之时路过虎跳峡,便很希望能够在那里与称心如意的对手来一次生死对决,可惜现在对手虽是称心如意,地点却选在了此处!”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道有体有用.体者元气之不动,用者元气运于天地间。所以物极必反,福兮祸所寄,祸兮福之倚……

  混沌生三神,南为南帝,北为北君,中央之神名浑沌,待南帝北君极厚,于是南帝北君聚在一起商议报恩之法,想出人皆有七窍,以作视、听、饮食和呼吸,于是为浑沌每天凿一孔,七日后浑沌开七窍而亡。”

  在曼声低吟中,宁道奇负手走出,五缕长须随风轻拂,峨冠博带,身披锦袍,一股自然之气不住从周身溢出,从天灵与涌泉灌入,与天地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直似宇宙之一体,如空谷,如山川。

  “天下既有其事,即有其理,老道平生唯顺天事,从不逆而天行,道兄此言差矣。”

  说到最后,宁道奇展颜微笑,尽显一代大宗师之风姿气概。

  “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终。故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死者生之效,生者死之验,此自然之道也。好一个散人!”

  便是叶凝见了这尊名震天下百余年的大宗师,此刻也不由在心中轻声喝彩,宁道奇的确不负他那偌大的名头,果真非同凡响,道行深厚。

  他拥有一双清辉而晶亮的眸子,就中充斥着一对与世无争的眼神,瞧着它们,就像看时与这尘俗全没关系的另一天地去,

  仿佛能永恒地保持在某一神秘莫测的层次里,当中又蕴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从容飘逸的目光透出坦率、真诚、逍遥。

  从这双眼睛和他先前所吟的诗篇中,便可得出,宁道奇固然与佛门有着极其深厚的合作,但却绝对并未像昔日的地尼那般弃道入佛,其一身之功底,依旧是极其纯粹的道家精义。

  “道兄何来?”

  叶凝再次出声问道,不过此刻他却是缓缓将章武剑收起,先是稽首一礼,方才询问。

  “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老道先闻令师已悟通天人大道,又知道兄以双十之龄,步入大宗师之境,喜不自禁,是故此行乃是欲与道友一论大道,为前往终南山求道做准备。”

  此刻,宁道奇同样也为叶凝深不见底的修为所动容,此时叶凝的状态便是天地人形成一个浑圆的整体,内天地与外天地交相呼应,

  既是天人感应又是天人合一,且能在那种截然不同的道境来去自如,让他把握不住叶凝在下一刻究竟会有怎样的变化。

  如此修为,如此境地,在兼之可护道伏魔的无上剑术,果真不愧天下第一‘道尊’之名。

  “道兄以自身的生死,体会天地的终始,自然之道,从而超脱生死终始,令青玄不禁想起庄周内篇逍遥游中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的巨鹏神鸟。

  事实上,道兄谦虚自守的心法,已臻浑然忘我的境界,深得我道门致虚守静之旨。”

  叶凝从容漫步向宁道奇,声音悠扬、清静。

  “道兄之所求,大抵是泯视生死寿夭、成败得失、是非毁誉,超脱一切欲好,视天地万物与己为一体,不知有我或非我的‘至人‘,逍遥自在,然青玄一身之所得,未脱老子之道,恐怕要让道兄失望了。”

  “道友莫要愧煞老道矣,老子主无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子五千精妙、庄周寓言?唯是创造不占有,功成不自居耳。

  老道一生之所学,不过‘清静虚无’四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道友以为然否?”

  叶凝沉吟片刻,忽而道,“道兄修老庄之道,如贫道所料无差,应首主‘虚’字,此字当是道兄一生道法之精华所在,然否?”

  “道友法眼无差,所言极是。”纵使被对方将自已一身之道,以一字总结而出,宁道奇依旧是神色不变,坦坦荡荡,蔚然大方。

  “大道之数‘虚实相生,有无同在’,数始于一而终于五,天以藏德运化,妙其所以为数之始终而神其所以为用之消长者……”

  忖度着宁道奇面上的思索之色,叶凝微微一笑,“故虚一与五,退藏于密秘而弗用,则其用四十九焉而已耳。老子所谓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是当其无而有大衍之用也,何如?”

  “虚实相生,有无同在?虚一与五,退藏于密秘而弗用,则其用四十九焉而已耳!”

  宁道奇双目一亮,目中露出一抹深思,不过须臾,便显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闻言,宁道奇那敏锐的心灵不由为之一动,他迅速将叶凝的一席话语联想至自身之困惑,再以此填充自身之感悟……

  这一刻,这区区三十余字,便仿若一道闪电,将宁道奇久困于心中之迷雾一划而破!

  这道闪电虽未将宁道奇心中的疑惑彻底一扫而空,却也在迷雾中照亮了一条能够直抵终点的道路,令宁道奇可以顺着这条道前行,不必再盲人摸象似的胡乱行走!

  可以说,这三十个字,就是他以后修行的纲领及方向,然而此时却被叶凝无私的如数坦然道出,这顿时令他大为感激。

  纵使自身这个年龄数倍于叶凝之上,宁道奇却仍是坚持着长身一拜,“天数二十有五之倍数,自太极而两仪而四象而八卦,虚实相生,有无同在……

  此意恐是圣人千载不传之奥旨,道友此言大赞,老道知矣,多谢道友慷慨!”

  宁道奇一身道行之精华,散手八扑,其精要大抵在于‘运元气于周身之内,进而行真元于天地之间;从无为而有为,有为而无为,进而有为而无,无为而有’。

  此前他专注于“虚”之道,却是一直未曾感悟到“虚实相生”之境,故使他在天人道途上颇为茫然,而今被叶凝点破,并直言“虚实相生,有无同在”后,苦修近百余年、积蓄深厚的他顿时恍然大悟。

  此三十字,实是他一生道途之最终目标!

  而今被叶凝点出,就好似在茫茫黑夜之中,叶凝点亮了一盏灯,照亮了终点,即使它距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而这段路途依稀黑暗……

  可能在这黑暗的途中,见到终点那一缕光,对他来说,这已是远超他预期的大收获,日后他若能成仙得道,羽化飞升,此三十字,功莫大焉!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