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九十章:取经(求订阅,求票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哼。”

  歧晖口中轻哼一声,随意取过案上之香茗,轻轻品了几口,倒也没在说什么,毕竟慈航静斋《剑典》的威力,他当年也曾见识过的,自然知晓其之可怕。

  事实上,为了保证自家传人之道心,许多道门、包括楼观道,都会故意错开慈航静斋传人,下山游走江湖之时间,提前或延后自家弟子出山之行……

  由此,便可见道门对于慈航静斋这一派系的忌惮!

  ……

  原著中寇仲和宋缺评论梵清惠和师妃暄时,寇仲以“仙化”来形容师妃暄,这“仙化”二字用的极为巧妙,可以说是一针见血的道出了慈航剑典的目标及奥秘。

  道门女观虽多,可实际上仍绕不开几个流派,当初的地尼便属于其中的天女一派,她赖以成就大宗师的《彼岸剑诀》,虽然不伐汲取了大道门各派之精华,可其之根基,仍属于天女一系!

  宋缺说由《彼岸剑决》升华而来的《慈航剑典》,是静斋首创的以剑道修天道的秘籍,可这话放在歧晖这儿,却是嗤之以鼻。

  剑在道门中的地位极高,古往今来不知多少道家高人配剑,以剑修道者绝不在少数,慈航静斋也绝对说不上是首创。

  事实上,在很多传承悠久的佛道两门心中,与其说慈航剑典是以剑道修天道,倒不如说是以心灵靠近天道的秘籍。

  因为在他们的剑法修行中会极其注重心灵的变化,有着行走江湖,历练红尘的规矩,甚至如魔门花间派一般,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同样慈航静斋的魅惑之术,其实根本就不是世俗间的魅术,是他们用心灵靠近天道、感悟天道后受到的影响。

  可以说慈航剑典虽是集道佛魔三家之成,但实际上他们前期的修炼目标和当世流行的目标,虽然大体一致,但实际上却并不相同。

  在这个时代,武者讲究的是破碎虚空,道家讲究的是羽化飞仙,佛家的目标是涅槃成佛,而慈航剑典却是以蝼蚁之身靠近天道,令天道感染自己,将自己化作天道一个部分……

  若仅如此,慈航剑典虽然前期的确厉害,可在后期,实际上却是再无破碎虚空之机!

  毕竟他们已经将自己修成了此方世界天道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渺小部分,凭借着他们的力量,又怎么可能能够脱离得了浩大的世界呢?

  因此地尼在剑典的最后一页中写下了她创造的坐死关修行法,此法危险非常,可若能成功,却或有一线破碎之机,但究竟如何,却是无人知晓……

  故而小辈弟子在慈航静斋传人面前出丑其实很正常,因为她们身上的美,往往带着天道的浸染,拥有一种超越凡尘的神性。

  这种神性,对于世间所有的男子乃至于所有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甚至即便是女子也同样会受到吸引,只不过没有男子那般强烈。

  哪怕是狠辣冷酷如邪王,雄才大略如天刀,甚至无情、强悍如后世的魔师,也不得不拜倒在这种魅力之下,情根深种而不能自拔……

  慈航剑典修炼出的道胎,对于男子的威力,就如同道心种魔大.法的魔种对于女性的吸引力一般,哪怕你明知道那是致命的火焰,却还是如飞蛾一般,不可自拔的扑上去。

  当然,对于众男子而言,究竟能不能得偿所愿,又或是成为一条甜狗,甚至情到浓处情转薄,渐渐脱离这种魅惑,这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

  ……

  “唉。”

  轻嗅着大殿之内,缭绕着的淡雅檀香,正值鼎盛的香火之气,陈姓道人看着歧晖面上之神色变化,却也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慈航静斋……地尼……

  事实上,如今佛门势力泛滥至今,慈航静斋和地尼,均在其中,功莫大焉。

  慈航静斋,自不必说。

  至于地尼,则是慈航静斋开派始祖,当年在其出家之前,曾是道门之大宗师。

  她为了寻求天道,为了羽化飞仙,曾经游历天下,遍览诸多古籍,最后甚至是加入了佛门,一手创立了慈航静斋,给天下道人开了个极为不好的头!

  地尼究竟有没有破碎虚空,至今无人知晓,但她以道门大宗师之身份,化道为佛,对道门而言,却无疑是晴天霹雳。

  在那个时候,胡教不过一间小小的白马寺,故此前之道门虽有所警惕,却并不将之放在眼里!

  可自地尼弃道入佛之后,却是给道门当时高手,带来了极其严重的信仰打击!

  令不知多少道门之人,对于自家所学,能否成仙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更给许多高名之士留下了胡教高深莫测的形象。

  故而在后来,不知有多少道门高人在进无可进之时,为了羽化飞仙,复制地尼的修炼之途,开始与佛门合作——

  毕竟,如宁道奇这般级数的人物,除了追求最后一步,羽化飞仙外,也没有其他的希求了!

  那个时候的道门,甚至比现在还要松散,还要不成体系,因而在一阵阵乱象之后。

  胡教不断扩大,道门却无甚出手之力,直到达摩东渡,传下佛法,立下禅宗一脉,佛门势力便渐渐开始压过道门!

  时至今日,若非道门出了一尊天人,一尊大宗师,在顶尖武力层次,佛门大败亏输,且这尊大宗师又与皇帝关系密切,道门想要反压佛门,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当今之天下,道门的顶尖高手其实还比不上道门,他们真正依靠的,还是遍布于天下的精锐僧兵和信徒……

  思及此处,陈道人忽然向着歧晖,遥稽一礼:“说来还要感谢楼观道,感谢青玄大宗师,若非是楼观和青玄真人多方努力,贫道也看不到今日之盛状。”

  “道兄何出此言?”

  歧晖顿时笑眯了眼睛,但他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庄重的样子,淡笑着反问道。

  “当今之佛门有两大旗帜,一是以慈航静斋、净念禅院为代表隐世佛门势力,他们虽然隐世,但是潜势力遍布高门大阀,不可小觑,而且有宁道奇为助力。

  二是四大圣僧为代表的俗世派,他们广传佛法,身体力行,在民间影响之大,还要胜过慈航静斋,若非青玄真人以一敌四,将之斩杀于道旁,极大的破去了佛门在民间的威望。

  再兼道友与楼观高人助杨广大破高句丽,重振威名,并得其之助益,推动灭佛,使得各大门阀、家族不敢妄动……”

  陈道人深吸了一口气道,“如今时值动乱,慈航静斋和各佛宗早已跃跃欲试,若非诸位,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么一副灭佛之景,而是群道退避,万家生佛了!”

  “贫道且代门下弟子及吾派传承和历代祖师,在此谢过诸位道友!”

  歧晖闻言,顿时神色一肃,他没有再过推辞,而是直接受了这一礼,方才缓缓降之搀扶而起。

  事实上,当今天下之所以能有今日之景,楼观道的确是出力最重,付出极多。

  若非出了叶凝这么一个妖孽传人,而且歧晖又不计代价的付出,想要见到道门盛世,恐怕只有往后推上数百年了!

  灭佛能有如今之势,功居首位者,便是叶凝剑斩佛门四大圣僧,此四僧不但武功绝顶,而且身体力行,智慧高深,在天下名望极重。

  甚至在另一方世界,这四人,个个都是名留青史的人物,曾被记载在一方世界的史书之上。

  禅宗四祖道信之名,更是随着佛门的兴盛,名垂千古,纵使千百年后,仍为世人所知……

  而紧随其次,便是一尊天人大宗师,给这天下带来的,无可抵御的压力!

  排第三的便是歧晖,歧晖给叶凝的、那不顾代价的付出和支持!

  毕竟,此时此刻,在这灭佛一役中,楼观道不但功劳可居第一,在这里一役之中的损失,亦同样远超第二!

  楼观道遍布关中、绵延至天下各地的道观,已不知有多少,被佛门信徒以及僧侣冲垮击毁!

  ……

  “道兄可知,如今灭佛之大业未成,杨广在私底下却已联系过联系魔门各派不知多少次,杨广之心,不可不予以警惕啊!”

  看着一幅仿佛要死坐在这大殿之中,誓不离开的歧晖,陈道人大感头疼饮了一口香茗,不得不再次转换话题。

  然歧晖却始终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仿佛没有半点怒火,他在这里品着香茗,打着坐,仿佛可以坐到地老天荒一般。

  即便是面临如此之诘问,他亦是神色不变的淡淡一笑,“纵论古今,各有为君王之中,又有几个不是孤家寡人、无情唯我之辈?

  帝王,从不欠活人恩情!”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是我楼观道精挑细选、于灭佛所必需的,一代“武”帝!”

  “陈道兄,贫道在你这也坐了这么久了,也不好逼你,和你再打什么机锋了……

  我奉陛下之命,收集天下之道书,供奉于玄都观之上,欲集天下道书之精华,成古往今来之一藏……你总不能让贫道空着手回去见圣天子吧?!”

  “道藏之事,关乎我道门千古之大业,天师道、茅山二派之主,亦表示此事极为重要,不但取出多年库藏道书,更是亲自派遣了数位前辈前往玄都观修道藏……”

  歧晖抬头望了一眼神色有异的陈道人,心知对方此刻定是在暗中腹诽,不过他却是恍若未见的继续缓缓说道。

  “贵派之道经,我不取那核心几本,只要其他收藏,贵多而不贵精,如何?”

  细品着对方话里话外露出的丝丝威胁之意,陈道人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

  修道藏虽的的确确是道门千古大业,可这块蛋糕的大头肯定要被楼观道吃个透,其次就是天师道和茅山宗这两头大鳄。

  如自家这般小门小派参与进去,不但未必能获得好处,甚至会被他们吃个点滴不漏。

  终究是实力不足啊!

  “唉……既是如此,那就多谢道兄之宽容了,贫道……便依了道兄就是!”

  歧晖闻言,此刻终于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大善!贫道在这里便代吾之师弟,代我道门,谢过道兄之慷慨!”

  陈道人破颜露出一脸苦笑。onclick="hui"